第七百零八节:人中豪杰 - 蛊真人

第七百零八节:人中豪杰

?天庭战场。 前线如火如荼,龙公领袖天庭诸仙与北原一方,厮杀一团。 而后方因为气墙阻隔,却显安静。紫薇仙子统领全局,时刻关注着各个方面。 “嗯?”鸡笼犬舍即将撞上帝君城的一幕,顿时令紫薇仙子心头一紧。 “正元前辈,快快出手,救下帝君城!”她瞬间做出决定,口中高喝,神色不可避免的有一丝紧张。 正元老人微微点头:“仙子勿忧,人意已然积蓄足够了,而我的使命也即将完成……开!” 一瞬间,正元老人身躯狂颤,仙元爆涌,七窍流淌出鲜红血迹。 他专修人道,但到底只是七转而已,作为钥匙开启仙窍留下的人道手段,十分勉强。对于他而言,每一次都是超越极限的痛楚。 但正元老人从未流露出一丝的苦意。 此刻,他的脸上有着殉道者的幸福光辉。 继万众一心杀招之后,仙尊遗留的人道手段,再度催使。 帝君城战场。 “把他们都给我碾死!”房家蛊仙哈哈大笑,满脸狰狞之色。 视野中,帝君城越来越近,只要将它撞毁,就是惊天的战绩!不仅是蛊仙个人名扬五域,整个房家都会因此受益,声威大涨,成为北原正道势力的楷模。 “好!”方源见到这一幕,也不由暗中喝彩。 他有一股预感,这一撞只要功成,对他冥冥之中大有好处。 方源有智道造诣,因此这种感应非常灵敏。但他运道境界不行,并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到是运道方面的益处。 但就在这时,异变突生。 一道蒙蒙白光,在帝君城上一闪即逝。 这道白光出现的快,消失的更快。 不知为何,鸡笼犬舍凶猛的气势陡然消散全无,它虽然仍旧在冲锋,但却再不能让人心惊胆寒。 打个比方,之前的鸡笼犬舍宛若乘风破浪的战舰,而现在则好像是一艘破船,无人驾驭,随波逐流。 然后,在众仙惊愕的目光中,鸡笼犬舍开始垮台、崩溃,无数的碎片随风飘散。 它不断分解,像是经历了无数岁月折磨的老房子,终于寿终正寝,在狂风下,一块块拆开。 大量的蛊虫飞舞飘散,同时更多的蛊虫尸体洒落而下。 前一刻,士气旺盛,要撕天裂地的房家蛊仙,也不见丝毫的动静。 哪怕其余的房家蛊仙,在此刻齐声呼唤。 一股不妙的情绪,笼罩房家蛊仙的心头。 很快,他们的感觉应验了。 从破碎的鸡笼犬舍中,跌落下一具具的尸首,赫然是前一刻还生龙活虎的数位房家蛊仙! “怎么会这样?!” 房家蛊仙惊呼,呼唤这些房家蛊仙的名字,但毫无回应。 “这是什么杀招?只是一击,就令整个仙蛊屋破败,里面的蛊仙更是无一幸免?!”就连方源也不由地悚然动容。 即便是五百年前世记忆中,都从未有过的这样的一幕。 这是中洲天庭的老底子,在今天被方源和西漠蛊仙逼出。毕竟方源前世,魔尊幽魂逆天成功,并且潜伏到了天庭深处,这样的大战并未发生过。 当然,也有可能是方源的记忆出现了问题。毕竟他曾经被天意摆布,成为棋子,屡次利用春秋蝉重生,前世五百年的记忆并不牢靠。 “这是仙道杀招——家破人亡!”厉煌双眼放光,心中振奋至极。 他旋即仰望天堂方向,心中暗道:“看来那边,人意已经成功积蓄了。” 意识到这一点,厉煌心中升腾起无穷底气。 他的吼声在沉寂的战场中回荡:“诸位同道,你们还在等什么?天庭已经开始动手,接下来就是我等反攻之时!” “没错,让这些入侵我中洲的贼子们好好尝一尝我中洲之威!”清夜附和。 下一刻,广袤的中洲大地上,开始升腾起无数的白色光芒。 这些白光光辉,一点点,一团团,仿佛是灯光烛火,亿亿万万,又如同大个的蒲公英,随风悠悠飘扬,缓缓上升,逐渐漫布天空。 “这又是什么杀招?”西漠一干蛊仙惊疑不定。 方源变作阎帝,动用魂道杀招护身。眼下冬裘被破,方源只能依靠再次一级的魂道防御手段了。 他身处在漫天的白色光点之中,这一幕也令他底气缺乏。 他出手试探,小心翼翼。 但这些白色光点,并无反击之能,它们仿佛虚幻光影,方源的试探都对它们毫无影响。 这记仙道杀招虽然磅礴浩荡,囊括整个中洲,但并无丝毫攻伐之威。 随后,这些光点宛若鱼群飞游,群鸟归巢,纷纷汇聚、依附在中洲蛊仙的身上。 一位位中洲蛊仙,身上的白色光晕越来越多,但始终都不明亮,光线蒙蒙温和,根本谈不上刺眼。 这一幕,不仅发生在帝君城战场中,更同时发生在天庭战场、不败福地战场,以及其余种种角落,天南地北。 这便是人道杀招——众望所归! 万众一心、家破人亡,乃是元始仙尊的人道手段。 而众望所归,和接下来的这一招,则是星宿仙尊在人道上探索的成果了。 天庭中,正元老人再一声大喝。 人道杀招——人中豪杰! 附着在中洲蛊仙身上的白色光晕,开始迅速削减,而蛊仙本身的气势则随之节节暴涨。 “他们的气势变了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看到这样一幕,其余四域的蛊仙皆惊疑不定。 “好强,好强的力量!”中洲蛊仙们则感觉非常奇妙,全身上下涌动着一股全新的力量。这股力量是如此的浩荡和澎湃,宛若是汹涌的浪潮,不断地冲击心房,又旋即涌向四肢百合。 一切的疲惫,全都一扫而空。 脑海清明至极,强烈的战意蹭蹭上涨。 这种情况在厉煌、紫薇仙子、陈衣等人身上尤其明显。 “退。” “快快后撤,暂停攻势。” “先看清楚情势再说。” 西漠的仙蛊屋不断后退,眼前的情势真的吓到了西漠这群人。 方源眯起双眼,却在此刻出手,他要以攻代守,进行试探。 阎罗子飞射而出,扑向厉煌和清夜。 厉煌深呼吸一口气,狞笑一声,阳莽背火衣呼的一声,猛地膨胀数倍,熊熊燃烧。 阎罗子还未接近他,就猛地自燃起来,旋即化为乌有。 “魔头,且吃我一招!”厉煌来攻,方源抵挡。 几个回合下来,方源心中震动:“这个人道杀招,将厉煌一身战力至少增幅了两倍!” 这不是道痕增幅。 道痕增幅是针对仙道杀招的威能。 人中豪杰是针对蛊仙本身! 在八转层次,增幅一倍就已经非常恐怖了。比如说盗天魔尊的成双入对杀招,可以分出一个分身,战力完全和本体等同。这就相当于一倍增幅。 而这记人中豪杰,至少增幅两倍。更叫人震惊的是,不只是厉煌一人,而是成百上千位的中洲蛊仙! 众望所归搭配人中豪杰,这其实是两大九转杀招一起爆发的威能! 就好像是红莲魔尊开创的前有古人、后有来者,星宿仙尊的这一套杀招——众望所归和人中豪杰,亦是不遑多让,震神惊仙。 更糟糕的情况出现了。 中洲一方的仙蛊屋,也开始汇聚一层蒙蒙白光。 人中豪杰的效用,也扩张到了仙蛊屋上。 这是因为仙蛊屋本身,也算是仙道杀招,为蛊仙支配。人中豪杰既然能够增幅其他仙道杀招,仙蛊屋自然也在范围之内。 中洲一方得此强助,比得到两倍支援还要可怕,扬眉吐气! 蛊仙作战,不是越多人越好。 因为蛊仙之间,往往缺乏配合,不同流派的道痕相互排斥,一加一往往小于二。 蛊仙若要联合作战,往往是共同驾驭仙蛊屋,或者充当仙道大阵的阵眼。但在这个方面,蛊仙大部分的作用,不过是提供仙元,修补仙蛊屋、仙阵罢了。 和这两者比较,上古战阵占尽优势。尽管它已经被时代淘汰,但能充分挖掘出蛊仙本身的潜力,大有可取之处。 不管是仙道大阵,还是仙蛊屋,都是搭建好的,固定的杀招,所以手段就那么多。 但上古战阵不同,蛊仙会的手段,上古战阵便会,并且威能更强大更玄妙。 上古战阵是真正能够将众多蛊仙的力量,巧妙地结合起来的方式。 这也是为什么,七极荒都能够抗衡龙公,令龙公也无可奈何。对于组并七极荒都的七位蛊仙,他们的力量都巧妙地凝结在一起,一加一大于二。 从这个方面而言,人中豪杰的精妙,还要更胜成双入对一筹。 因为成双入对,只是分化出一个分身,战力和本体相同。而人中豪杰却是直接增幅本体,达到两倍以上。本体本身的强大,远比得到一个战力相同的分身,更加可贵! 压力暴涨,西漠蛊仙被中洲一方,打得节节败退。 “方源你哪里走!” “留下命来!” 厉煌、清夜夹攻方源,方源也不得不且战且退。 人中豪杰的增幅是全方位的,两位八转的速度更快,对付方源,他们进退自如,始终把握主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