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一十节:命运歌 - 蛊真人

第七百一十节:命运歌

?华彩云不禁苦笑。 原来这一切,看似成功在望,不过是天庭精心策划的一个巨大陷阱! “正是如此。”张阴等人从容而笑。 青岳安等人反应过来。 “为了让我们安心,你们居然任凭我奴役了悲风老人,真是居心叵测。”沈从声寒声道。 “这并非是我们的打算,也并非是龙公大人的谋划。”张阴摇头,俨然是四人之首,“你们可知,你们的一切行动都未逃过紫薇仙子的推算。令我等潜伏,也是紫薇仙子的安排。” 宋启元的目光,又再次投射到龙宫身上:“这么说来,这座八转仙蛊屋其实是一座奴道仙蛊屋了……居然能够奴役八转蛊仙,还多达四位!并且还能继续镇压和奴役帝藏生……古往今来,这恐怕是奴道第一的仙蛊屋了!” 张阴等人面色微变。 青岳安、华彩云、沈从声均看了宋启元一眼,立即明白宋启元并未放弃。 虽然遭遇了如此惊变,但是宋启元等八转蛊仙强者,又岂是这么就容易放弃的人? 况且他们虽然遭受了暗算,身上有伤,但战力仍旧保存很多,继续拼杀争夺,仍旧大有希望。 暗算八转蛊仙,不是那么容易的。 绝大多数的仙道杀招,一旦催动起来,就有气息横溢。 所以,张阴等人并未酝酿出什么恐怖杀招,他们遮掩杀招的气息就相当吃力了。 能够隐藏杀招气息的手段,十分罕见。 就目前而言,也就南疆的武庸掌握着。其余人,哪怕是天庭成员,都未拥有。 轰轰轰! 雷霆炸响再起。 宋启元等人不甘心放弃,和张阴等人展开厮杀。 不败福地战场。 白沧水带着陈衣且战且退。 武庸等人相继出手,试图逼迫她远离背后大阵,从而在阵外剿杀掉天庭的两位八转。 白沧水左支右绌,险象环生。 南疆诸仙带给她极大的压力,尤其是武庸,任何杀招的气息都被他遮掩起来,猛地爆发,令白沧水十分忌惮。就算武庸不动手,她仍旧要时刻注意这个危险人物。 “放我下来,你快走!”陈衣道。 他身中绝世怪招送友风,动弹不得,只有等死。 此刻,他的衣袖、眉毛、头发都在消散,四肢也不健全,送友风的恐怖威能眼看就要彻底消去他的四肢,然后蔓延到他的躯干了。 好在送友风并不传染,只针对陈衣一人,白沧水这才有胆量将陈衣护在身边。 “你以为我是要救你?”白沧水暗中传音。 陈衣微微一愣。 他忽然明白过来。 果然,白沧水继续传音道:“我是故意这么做,不甘放弃你的样子,置自己于险境,就是吸引南疆诸仙的注意力,给后面的人拖延时间,让他们布置出更多的仙阵。你已经死定了,但你还能发挥一些余热。我或许也会死,但只要能拖延时间就好。为了天庭,为了中洲,为了天下人族,牺牲算得了什么?” 陈衣沉默,他忽然想微笑,在这一刻死亡显得无足轻重起来。 他虽然对权势非常迷恋和执着,但本身亦有着人族大义。他和白沧水一样,并不惧怕牺牲。若非如此,紫薇仙子也不会将他提拔为天庭一员。 但陈衣始终没有微笑起来,反而脸色更加苦闷和痛苦,他要演戏,配合白沧水迷惑南疆诸仙。 “就让我在人生的最后,发挥一点余热吧。”陈衣坦然,他视死如归。 不过就在这时,一曲歌声传入了他的耳中。 在如此激战下,谁还有心思唱歌? 陈衣楞了一下,旋即就被歌声吸引。 和他一样的,还有白沧水、武庸等人。 歌声缥缈又沉重,似乎充满了矛盾,非常独特。 起初,歌声只是像一条山间的小溪,在缓缓潺潺流淌。随后,小溪好像变成了岩浆,扩张成了长河,在连绵的群山中,仿佛巨龙游荡。 与此同时,岩浆巨河下的山峦变成了浪潮,哗哗哗,此起彼伏,跌宕不休。 岩浆和浪潮碰撞、交流,激起遮天蔽地的水汽。 水汽凝结成一朵朵的青云,青云直上似乎要送去九霄云外。 忽而电闪雷鸣,雷电击穿青云,场中诸仙便仿佛从云端跌落,心底一片空虚。 虚虚实实,高高低低。时而意气飞扬,时而颠沛流离。时而弓背弯腰,时而展翅翱翔…… 战场中,战事停歇下来,所有人都沉浸在歌声里,忘乎所以。 但歌声忽然中断,诸仙迅速清醒。 池曲由满脸凝重之色:“这究竟是什么歌?好生恐怖,居然让我等深陷其中,无法自拔!” 乔志材面色苍白,满脸余悸之色:“幸好歌声忽然中断,否则我们恐怕无一幸免,都要着了道。” “这是什么歌?”翼浩方发问。 一位八转蛊仙走出大阵,他一身红白衣袍,意态风流,从容笑道:“这是我新创的命运歌。” 正是凤九歌! “哼,命运?好大的口气。”巴十八冷哼。 “难以置信!这首命运歌居然救下了我的命。”陈衣的欢呼声传来,他只剩下躯干和脑袋了,但是送友风已然停歇消散。伤势虽然恐怖,但是陈衣的命算是保下了。 南疆诸仙一呆。 武庸的送友风,乃是八转层次。凤九歌的命运歌,以命甲仙蛊为核心,同样是八转! “又是你!”武庸死死盯着凤九歌。 上一次,他要杀方源,是凤九歌护住了方源的命。 这一次,他要杀陈衣,同样是凤九歌出手,阻止了陈衣的牺牲。 连续两次,都是凤九歌坏了武庸的谋算! 并且这两次,都相当的关键。 饶是武庸身为不世枭雄,胸襟广阔,能忍人之所不能忍,此刻也不禁怒意勃发。 “凤九歌,你果然是绝世的奇才。”武庸双眼迷成一条缝,他的声音平淡却宛若寒风,冰冷彻骨,“来,使出你的所有本事,我倒要好好领教一番。” 说着,飓风刮去。 这是武庸的无限风,一直在肆虐战场,宛若巨柱撑天踏地。 这一击可是足足消耗了武庸身上过万的风道道痕! 无限风经久不息,风势磅礴浩瀚,以碾压之势压向凤九歌等人。 凤九歌苦笑:“武庸大人神威莫测,在下只有暂避锋芒了。” 白沧水依旧拖着陈衣:“差不多了,我们走!” 三人身后的大阵,随即扩张。有这样的接应,他们顺利地退回了大阵。 一进入阵中,凤九歌猛地大吐一口鲜血,面如金纸,摇摇欲坠。 “你怎么了?”白沧水连忙一把扶住。 凤九歌微笑,脸色相当难看,呼吸虚弱至极:“我这招命运歌,只是草创,一半的曲目都未完成。此次不得不施展,自身因此遭受了重创。” “凤老弟甘冒奇险,救下老夫一命。此等救命之恩,老夫终身不忘!”陈衣叹道。 “如今中洲大乱,南疆诸仙来势汹汹,我既是救你,实则是为了整个中洲大局。”凤九歌微微摇头道。 陈衣看了凤九歌,又看了看白沧水,想到两人皆奋不顾身的举动,不由豪迈大笑:“不管局势有多危急,有我等不计牺牲,不惧死亡的精神斗志,此次中洲必胜,天庭必胜!” 天庭。 一直遥遥关注着不败福地的紫薇仙子,吐出胸中浊气,面露微笑。 “好一个凤九歌,好一首命运歌!” 天庭的命运蛊大计,紫薇仙子是知道的。长生天也对命运蛊有着野心。天庭想要谋取鸿运齐天仙蛊,长生天想要抢夺宿命蛊,都是对命运的企图。 然而,真正迈出一步,走在前面的,并非这两大超绝势力,反而是一位蛊仙。 “凤九歌!”紫薇仙子口中呢喃。 尽管她一直都看好凤九歌的才情和天赋,但现在她陡然发现,原来自己仍旧是大大地低估了他。 陈衣的牺牲,在紫薇仙子看来,已成定局。因为送友风一旦中了,就是无解的。除非之前就严加防范。 没想到这个历史记录,直接被凤九歌悍然打破。 历史上,从未有过正面破解送友风杀招的情况。毫无疑问,既大同风之后,凤九歌又一次开创了历史! 帝君城战场。 一阵阵欢呼声,在帝君城中萦绕。 中洲炼蛊大会最终的大比拼,成功完结。 这也就意味着,这里再也不是天庭的要害之处了。 察觉到这一点的西漠蛊仙,纷纷后撤,企图转移。 他们终究没有摧毁了帝君城,破坏掉中洲炼蛊大会。 “一切都结束了。” “唉,还是让天庭得逞了。” 西漠蛊仙灰心丧气,但他们想要撤离并不容易,中洲一方都受到了人中豪杰的增幅,不想就让他们这么轻易走了。 方源心情沉重。 他已经拼尽全力,但没有办法。 天庭的手段层出不穷,令他大出所料,目不暇接。 说到底,还是天庭的底蕴太过雄浑了,方源比不上。 尽管他屡屡得到尊者传承,又巧取豪夺,实力突飞猛进,进步之神速骇人听闻。但天庭和中洲却是历经了三百万年,有着无数精英良才一代代的心血积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