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五节:古月一代,五大飞僵 - 蛊真人

第一百八十五节:古月一代,五大飞僵

?这洞口并不大,原先应该是被赤土掩埋。但这一次,血湖不断地掀起滔天血浪,导致周围四壁的赤土受到冲刷而倾塌,沉入湖水当中。 因此,洞口才显现出来。 不管如何,这洞口似乎是个希望。方源立即转变方向,向这洞口游去。 轰! 半空中,又传来一声剧烈的炸响。巨大的气浪冲击周遭,方源被狠狠地向前推了一把。 “该死!”他咒骂一声。 大量的赤土倒塌下来,又将这洞口掩埋。 铁手擒拿蛊! 半空中,铁血冷深吸一口气,瞧准时机,右手缓缓伸出。 在他面前,空气陡现一阵阵涟漪,一只黑铁巨手显现出来,似缓实快地按住血河蟒的尾巴。 血河蟒极力挣扎,蟒身鳞甲沾水,滑不溜秋。 铁手抓握不住,滑过蛇鳞,让其逃脱,迸发出一阵金红色火星。 但铁血冷战斗经验丰富,也不气馁,忽的微微后仰,鼓起腮帮,对准血河蟒猛地一吹。 呼! 一股漆黑的火油,如瀑布倾泻。在半空中,又化为一道龙形,张牙舞爪地缠上血河蟒。 油龙蛊! 血河蟒大怒,咆哮撕咬。 黑色油龙体型并不逊色血河蟒,但终究只是四转,且不是实体,不一会儿就被血河蟒撕破绞烂。 铁血冷反而一笑。 畜生就是畜生,如果是蛊师亲自操控,便会看出这种经典而平常的战术。但血河蟒到底只是被炼化,虽然有蛊师的意志在身,但却没有常人的智慧。 油龙被灭,空窍中的油龙蛊也遭到反噬。 铁血冷并不在意,停止催动油龙蛊,又开始催动火龙蛊。 他爆喝一声,雄躯一震,从空窍中射出一道火苗似的蛊,很快就形成一条火蛇,缠绕在自己的身上。 火蛇飞出去,越变越大,眨眼之间,就长了鳞甲,伸出鹰爪、鹿角、马脸、利齿。成了一条巨型火龙。 这火龙蛊也只是四转,但和血河蟒战斗,却令血河蟒痛得嘶吼。 皆因先前油龙被灭,大量的黑油沾染在血河蟒的蛇躯上,此刻和火龙纠缠,顿时蟒身着火,炙烤血河蟒。 除了蛇躯,黑油还漂浮在湖面上。此刻被点燃,鲜红的血湖上燃起冲天的火海,空气温度迅速攀升。 火龙并非是血河蟒的对手,屡屡遭受重创,身躯越来越小。但每当如此,它就钻入火海中一滚,身躯便又回复几分雄壮。 在这火海中,火龙有地利优势。 血河蟒和火龙缠斗片刻,蛇躯一直被灼烧,空气中都传出焦肉的味道。 血河蟒生性狂暴,一旦受到压迫,必会爆发出强力反击。但此刻,它却不得不选择退缩。舍了火龙,一头扎进血海深处去。 人是万物之灵,拥有能够创新的智慧。在铁血冷的战术下,两只四转蛊,就将五转的血河蟒战退。 但蛊是天地之精,蕴含天地密码,法则一角。血河蟒的能力,便是超强的自我恢复力。 它沉入湖底,血水不断滋养它,极快地愈合它身上的创伤。火龙蛊有地利,它更有地利。只要这片血湖长存,它就是打不死的小强。 方源的处境,更加凶险。 血湖表面浮起的火焰,不断蔓延,熊熊燃烧,火舌舔舐,在他身上炙烤。 天蓬蛊的压力更大了。最紧要的还不是这点,而是方源呼吸越加困难。 火焰燃烧,消耗大量的空气,这处地下空间,本来就属于半封闭性质,空气难以补充。方源渐渐感到窒息。 “油龙蛊、火龙蛊虽然在相互配合下,可以战退血河蟒。但到底是暂时的,只要有大量的血水,血河蟒的恢复力十分可怕。等它再冲上来,状态又恢复巅峰,恐怕火龙蛊就不是对手了。不对,这点太浅显,铁血冷不可能不知道。那么他……” 方源沉浮在燃烧的湖水中,思绪电转。 想到这里,他心中一紧。 若他所料不差,铁血冷战退血河蟒,就达到了战术意图。 铁血冷想要赢得充裕的时间,而常常有一种情况需要如此,那就是接下来的杀招,需要酝酿。 果然,就在下一刻。 铁血冷悬浮在空中,忽然伸开双臂,嘴里发出深沉的吼叫。 原本盖压四方八极的正气,被他收敛起来,全神贯注地将五转真元灌入到青铜面具上。 青铜面具逐步发亮,起先只是微光,但几个呼吸的功夫,就绽放出刺眼至极的碧光,宛若太阳碎片。 碧光照耀四周,如君临天地。一时间赤土、血胡、火海,都被染上一层古朴的碧绿之色。 碧光中,蕴含着一股奇妙的力量。 在这股力量的牵引之下,山石开始震荡崩塌。 洞顶处,一块块的巨石崩落,向青铜面具飞去。四周的赤壁,也有大量的土石,由下而上,缓缓飞升。 铁血冷的神情,已经被青铜的光笼罩。大量的山石汇集到青铜面具周围,相互凝练在一起,形成人形。 泥石不断汇聚,石人越来越大。 从起先的一米,疯长到三米……五米……八米……最终达到十八米! 山丘巨傀蛊! 顶天立地的巨人,降临血湖战场。 它双足立在血湖深处,湖水只达它的腰侧。它身躯极为雄壮,双臂上能跑马车,拳头上能站大象。 它的脸面古朴,是放大版的青铜面具。 “火龙来。”它开口道,声浪震天荡地。 在火海中翻滚的火龙,便飞上去,如蛇般缠绕在巨傀的右臂上,龙头搁在巨傀的右肩头。 又飞出油龙蛊,化作一道漆黑油龙,缠上巨傀的左臂,将硕大的龙头搭在它的左肩上。 左右双龙,山丘巨人,如巨灵天神降临! 方源极力向洞口游去。刚刚山泥飞聚,形成巨傀,导致原先遮蔽洞口的赤土消失,重新显露出那洞口来。 这战场越来越凶险了,洞口也随时会被重新掩埋,方源不敢久留。 火海渐渐熄灭,血湖中突地掀起滔天赤浪。 血河蟒从湖地发出进攻,缠绕住巨傀,滑行而上。巨大的蛇头如冲城撞锤,对准巨傀的脸面。 这一击势大力沉,正要被撞实了,巨傀的大半个脑袋都要被击烂。 “铁手擒拿!”巨傀一喝,空气破开,飞出一只铁手,抓捏蛇头。 轰的一声巨响,铁手被毁,血河蟒的攻势也被一阻。 铁血冷赢得喘息之机,巨傀双手一前一后,抓捏住血河蟒的身躯。 油龙和火龙伺机而动,攀上血河蟒。双龙合并,形成熊熊热焰,炙烤血河蟒。 血河蟒痛得连连嘶吼,极力挣扎。但这一次,铁血冷岂容它轻易逃离,巨傀双手如铁钳,死死地制住血河蟒。 血河蟒逃脱不得,蟒身被烤的焦黑,传来肉糊的焦味。它激发了凶性,索性不逃了,修长的蟒躯重新缠绕在巨傀的身上,开始猛力收缩,展开绞杀攻击。 巨傀虽是山石凝造,但本身赤土松软,被血河蟒力绞,腰间很快就缩水了一圈。 咔崩崩的声音中,碎石迸溅。 在死亡的刺激之下,血河蟒爆发出巨大的力量。 方源终于一只手攀上洞口边缘,巨傀忽然传来几声咳嗽。 铁血冷旧疾复发了! 巨傀双手一阵松动,血河蟒嘶叫一声,蟒身猛地先前窜动一大截。 巨傀双手收紧,血河蟒将蛇口长得巨大,露出尖锐的蛇牙,蛇头疯狂摇摆前够,但就差那么短短一截。 血河蟒奋死反击不成,渐渐力竭,眼看着就要被烧死。 但就在这时,血湖中央突的升腾起氤氲的血雾。 “血狂蛊!”方源眼中闪过一丝忌惮,连忙登上洞口,向深处转移。 血雾迅速地弥漫开来,血湖表面的火焰彻底熄灭。 血湖中央,出现一个漩涡。 漩涡越来越大,起先只是在中央地带,但很快扩散,漩涡边缘触及到周遭四壁。 “哼,古月一代,你终于忍不住了吗……”巨傀一声冷哼。 漩涡最中心,忽的巨浪喷涌,高出湖面十米。 血浪中,一个竖直的大红棺材,缓缓上升,显露出来。 “呵呵呵呵呵……”干涩又奇诡的声音,从棺材中传出,让人听了寒气陡生。 “小辈,敢坏吾大事,自己找死,吾就成全汝!”话音未落,棺材盖就砰的弹射出去,一具干瘪的枯尸,显露出来。 他赤面獠牙,一头红毛如血,深深的眼眶中,双眼如将要熄灭的火炭。 他没有皮肤,红色的条条枯瘦肌肉,依附在白骨上。显得干瘦而又精悍。 “小辈,汝身上忧伤,居然还敢来挑衅吾。今日汝必死无疑!!”干尸说话,却不见嘴巴动弹,乃是腹部发音。 他口口声声都是“吾”、“汝”,这是近千年前的古人用语习惯。 “五转血鬼尸蛊!难道他真的是一代?”方源心中诧异,却不吃惊。 在这个神奇的世界上,活了数百年的蛊师,大有人在。除去用最正统的寿蛊增添寿命之外,一些歪门邪道,亦能让人长存于天地。 就比方说二转游僵蛊。 这蛊用久了,就令蛊师彻底化身僵尸,只要定时吸血,就能活动自由,苟且长存。 眼前的古月一代,就是用此法门。 血鬼尸蛊乃是游僵蛊晋升到五转的一个重要分支。和修罗尸、天魔尸、梦魇尸、病瘟尸并称为五大飞僵。 寿蛊难寻,一代就转身为血鬼飞僵,自葬于此!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