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一十二节:愿和方源联手 - 蛊真人

第七百一十二节:愿和方源联手

?不败福地战场。 “这是什么阵?”武庸问道。 在他身边,是翼浩方、池曲由两位八转,以及南疆的一干七转精英。 而在不远处,则是药皇领袖,百足天君、楚度等北原诸仙。 在商议后,双方达成了短暂的盟约,一齐联手,进攻天庭。 但双方到底只是第一次合作,盟约比较松散宽泛,彼此之间还有戒心。但武庸其实已经非常满意。 “北原、南疆合作,这在历史上都尚属于首次!” “有北原援兵相助,我方兵力再不捉襟见肘。就算天庭来了援兵,留守在外的巴十八和凤仙太子,也足够支撑一会,让我们有充分的反应时间。” 武庸心中暗道。 身旁,池曲由开口道:“此阵应当是新阵,我从未见过有此阵的记载。” 武庸点点头,故意大声地道:“如此,只能先闯阵试探一番了。” 北原那边顿时有人接茬,正是药皇,他手拄拐杖,笑眯眯地道:“南疆盟友稍待片刻,且做休整。我方新来乍到,战力完好,正可试探。” 武庸顿时一脸欣喜之色,抱拳道:“北原仙友的勇名五域传颂,武某等人拭目以待,若有异变和不妥,定会竭尽全力支援一二。” 药皇点点头,当即点了一将,前去试探大阵。 这一批北原蛊仙,乃是冰塞川刻意安排。药皇再得知了冰塞川的命令之后,这才以长生天的名义,将这些人统合一起,带到此处。 早在之前,冰塞川便驾驭劫运坛,领着一帮悍将,冲杀进天庭中去。 不是冰塞川无故分兵,而是顾虑重重。 突袭天庭是何等的大事,必须要隐秘。他担心若是人员扩散开来,召集太多,会导致突袭计划失败,战术提前暴露,令己方陷入被动,乃至大败亏输。 所以,冰塞川只挑选了最能信任的几位。 不得不说,他的举措是正确的。 因为凤仙太子就是灵缘斋安插在北原的,身份层次最高的间谍。 北原一方,当然是以药皇为首。 天庭战场失利,冰塞川传信出去,首当其冲就是联系药皇,其次才是方源。 药皇因此深知此次强攻,事关重大。天庭那边强夺宿命蛊的希望越加渺茫,可以说不败福地战场成了最关键的一处地方。只有将其捣毁,才能令天庭此次修复宿命蛊的计划止步。 这样一来,天庭势必就要再次尝试修复宿命蛊。拖延下去,也是留给其他四域一些希望。 所以,药皇和南疆诸仙联手,还是诚意十足。 武庸故意大声开口,药皇便知他的意思,当即接下头阵,表明自己的心意。 天庭团结一致,中洲万众一心,而南疆、北原的合作则是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一幕,可谓开历史之先河,双方戒备都未放下。 为了此次能够攻下天庭大阵,双方皆愿精诚合作。 北原一方派遣的不是别人,正是吞财童子廿二富。此人儿童模样,七转巅峰战力,专修宇道,擅长自保。 这大阵不同寻常,仿佛一处地下溶洞。洞中空间巨大,蛊仙们渺若蝼蚁。洞内有无数石笋,有的从头顶洞壁垂下,有点则仿佛草木竖直生长。石笋五颜六色,泛着斑斓光晕。 廿二富在众仙的注视下,小心翼翼地闯入大阵。 他早已名传北原,精修宇道,纵横沙场,不仅能在险境中保全自身,更能见缝插针,大发利市,获取财富。因此人称吞财童子。 但此刻,廿二富心中升腾起十二分警惕,不敢有丝毫大意。 这可是天庭大阵,稍不留意,自己这身白花花的肉,就搁在这里面了。 廿二富闯入阵中,大阵便运转开来,四周石笋迅速生长,七彩光晕罩住廿二富。 在其他人看来,这片大阵营造出来的地下溶洞,就好像是张开口的恐怖巨兽,此刻忽然闭上嘴巴,无数的石笋利齿相互咬合,要把廿二富困杀在腮帮子里,咀嚼成渣。 廿二富机警非凡,见到一丝不妙,转身就跑。 那七彩光晕十分难缠,竟阻碍他的移动手段,甚至还在渗透他的防御。 “这七彩光晕乃是玲珑七巧阵,我等快快出手,攻击光晕,助廿二富脱困,迟恐不及。”池曲由看出一些端倪,连忙喊道。 南疆、北原诸仙一起出手,杀招纷飞。 廿二富得此强助,终于险而又险脱离了光晕围拢,杀回到北原一行人中。 “好险,若没有你们出手,我一个人肯定栽在这里了。”廿二富犹有余悸地道。 “你的脸上……”忽然,努尔倩手指着廿二富,面容有些惊悚。 “怎么了?”廿二富用手摸脸,却摸到了一片硬质的玉石。 “你还是中招了。这么看来,这座大阵并非是简简单单的玲珑七巧阵,还有玉笋阵。”玄极子道。 北原长生天有四荒仙人、八极子。 其中玄极子精通阵道,造诣非凡,曾用化名孙名录坑害过雪胡老祖。 玄极子的话,令池曲由点头赞同:“此阵应当就是玲珑七巧阵和玉笋阵的融合大阵。” “那该怎么破?”武庸望着蔓延过来的七彩玄光,还有无数石笋,催促道。 池曲由自信的微笑道:“若是之前单凭我们这些人手,要破此阵,有许多困难。但如今我们有北原仙友相助,也顶多只是麻烦一些罢了。” 就在南疆、北原诸仙联手的时候,方源也在和厉煌、清夜大战。 “这个人道杀招真是麻烦!”方源眼中寒芒闪烁不定。 厉煌、清夜得到杀招人中豪杰的加持,对方源紧追不舍。倒是那些仙蛊屋,追杀方源的只有两座,剩下来的不是对付西漠诸仙,就是去地沟搭救幸存的中洲蛊师去了。 得到冰塞川的消息后,方源一路奔驰,但方向却是反的,他距离不败福地越来越遥远。 “是时候了。”方源忽然大袖一挥,飞出无数阎罗子。 仙道杀招——见面曾相识! 阎帝状态下的方源,迅速形象大变,化为阎罗子,投身当中,混淆视听。 “方源,你哪里走!”厉煌大喝,身披火衣,烈焰熊熊。 “你中了我的侦查杀招,单凭区区手段,就像逃跑?”清夜一身白袍,不断冷笑。 两座仙蛊屋还有些迷茫,但这两位天庭八转却是直扑方源的真身而来。 显而易见,中洲天庭方面对于方源的见面曾相识,也重点关照,进行了克制性的准备。 “真是麻烦。”迫不得已,方源只好一路升天,进入白天之中。 九转仙道杀招——天相! 在此招作用下,方源迅速查找到了一大群的黑白颠倒云。 “不好,拦下他。” “摧毁这些颠倒云!” 厉煌、清夜战斗经验非常丰富,一下就看出方源想要借助颠倒云撤离的企图。 方源哈哈一笑:“二位不妨再试试,能否看破我的真身!” 仙道杀招——万剑鬼蛟! 这是将上古剑蛟变、万我、阎罗子、阎帝、见面曾相识相互融合的杀招,也是方源前一段时间改良杀招的最大成果之一。 杀招一出,轰然一声,无数漆黑如墨的龙形魂兽飞出,这些魂兽的爪牙、尖角、鳞甲都是银白之色,时刻泛射出森森的剑气。 成千上万的鬼蛟,漫天飞射,有的扑向追兵,有的则四下胡乱飞舞。 “好厉害的手段!”接触交手后,厉煌、清夜顿时变色。 这杀招对他们都有威胁,尤其是鬼蛟自爆,威能不俗,不仅是有魂兽自爆的厉害,而且还有剑气纵横,犀利非凡。 厉煌身披阳莽背火衣,都不堪其扰,数十下自爆后,阳莽背火衣阵阵摇曳,火势明显地衰落下来。 清夜的境况,更加狼狈,他左支右挡,心中难以置信:“这杀招威能怎如此巨大?” 这是当然的。 万剑鬼蛟杀招和武庸的无限风,有着相同的弊端和代价。那就是永久消耗蛊仙身上的道痕。 只不过,无限风施展一次,要消耗上万道痕。方源这一次施展万剑鬼蛟,则是四千魂道道痕。 厉煌、清夜被纠缠,方源真身趁此良机,立即钻入黑白颠倒云中。 从白天进入黑天,方源立即摧毁颠倒云,然后催动以定仙游为核心的仙道杀招。 几个呼吸之后,他消失在原地,来到了不败福地战场。 “没想到不败福地就在此处!”方源感慨。 冰塞川既然叫他来,自然也要将不败福地的所在地告知他。 这里可不像石莲岛或者龙鲸洞天,方源可以依靠杀招直接传送过来。 “什么人?”方源的出现,立即引发了南疆、北原联军的警惕。 “我!”方源冷喝一声。 喝问的蛊仙满头大汗,心里压力巨大。早在方源回答的前一刻,他就发现了,非常后悔自己冲动下脱口而出的喝问。 毕竟方源可是当今天下名震五域,凶威远播的大魔头! 方源迅速扫视战场,那撑天拄地的巨大龙卷飓风——无限风,最为吸引方源的视线。随后,他的目光就在凤仙太子的身上稍微停顿了一下,然后扫过巴十八等留守在外的蛊仙。 “你来了。”楚度带着不轻的伤势,飞上前去,迎接方源。 凤仙太子、巴十八用复杂的目光看着方源。 厉煌等人追得方源太紧,方源好不容易才寻找到机会,暂时摆脱了他们,来到这里。 此刻,武庸、药皇等人不仅破了玉笋玲珑阵,而且又连破两阵,如今暂时陷在第四阵中。 楚度在第二阵中发挥出了举足轻重的作用,但也因此负伤,考虑到方源要来,便特意留守在外迎接。 有着冰塞川调度,北原一方自然清楚方源会来支援。这样一来,南疆诸仙也都知道了。 方源给北原、南疆都带来动乱,这两域的正道势力都吃过他的亏。北原的八十八角真阳楼被方源捣毁,南疆诸多超级势力都被方源勒索过。 但现在,他们要合作一起对付天庭。 “再厉害的大阵,又如何能挡我的路!” “时间紧急,不容多说,你们让开,我要自爆纯梦求真体!” 方源对楚度点点头,旋即就杀向大阵,争分夺秒。 楚度等人大喜,他们等候方源,愿意和方源合作,也是为了这一点。 方源拥有梦道手段,只要自爆纯梦求真体,让梦境弥漫,就能破解大阵,无往不利! 方源的到来,很快就被药皇等人知晓。 药皇望了一眼,不远处的武庸等人,故意开口道:“哦,方源来了?” 武庸神情微微一滞,旋即转头看向药皇:“让方源先签了盟约,再告诉他,我愿不计前嫌,暂时和他联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