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一十六节:劫运坛反击 - 蛊真人

第七百一十六节:劫运坛反击

?不败福地战场。 “他们在干什么?”陈衣率先发现方源等人的异动。 凤九歌仍旧脸色苍白,他打量一阵,不禁眉头微蹙:“他们竟是在布阵!” “阵中阵?”白沧水冷哼一声,“这未免太过小瞧我等了。” 阵中布阵,难度极高。尤其是在敌阵之中布阵,更是难上加难。 和仙蛊屋不同,仙阵一般都对周围的环境有所要求。周围的天然道痕会多仙阵有许多影响。 天庭一方自然不会坐视方源等人如愿以偿,立即催动大阵,一波波攻势宛若浪潮,连绵不绝,扑向刚刚铺设的阵基。 “休想!” “有我等在此,你们安心布阵。” 武庸、药皇等人占据阵基四面,纷纷出手,将天庭的攻势阻挡下来。 阵基当中,池曲由、玄极子、方源三人一起出手,紧急布阵。 “三百六十只火鸦蛊铺设完成!”玄极子擦了擦额头的汗。 “五转单刀蛊还差四十四只,什么时候送来?”池曲由呼唤,联络着各个蛊仙,宝黄天成了最有利的输送渠道。 方源身躯微微一震,手中仙蛊宛若疾风暴雨般落下,一时间噼啪作响。 几个呼吸之后,他吐出一口浊气,停下动作:“六转闪链仙蛊,已经布置妥当了。” 池曲由、玄极子迅速瞥了他一眼,暗道:“难以置信!这方源的智道、阵道造诣竟雄浑如斯。不仅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推算改良出全新的五界大阵,而且铺设仙阵的手法都如此流畅。” 方源的阵道境界有宗师级数,虽然不及池曲由、玄极子两人,但是他的布阵经验十分丰富。 洁身自好仙道蛊阵、四通八达上古战阵、龙鳞海食道仙阵、盘丝蛊阵、血红仙元阵、太古年兽钓来阵、光阴泄洪逐流阵、我意封天阵,以及年华池(本质也是仙阵)等等,他都亲手布置。 因此,现在布置五界大阵,虽然只是第一次,但并不怯场,手法熟练。 “若是我一个人布阵,时间会拖延下来。但是现在有池曲由、玄极子联手,便能迅速地布置出五界大阵。快!快!快!”方源全神贯注,争分夺秒。 天庭战场。 “厉煌、清夜等人已经赶赴至不败福地战场。武庸的无限风杀招,已收到风满楼的压制。凤仙太子的身份并为暴露。但方源等人竟开始布置阵中阵,意图不明。另外,我方的援兵已快要抵达藏龙窟战场了。”紫薇仙子向龙公及时地汇报情况。 龙公一边作战,一边回应:“凤仙太子的身份虽然现在没有暴露,但也不排除方源知晓,却隐瞒不报的因素。这一点需要注意,让陈衣等人注意情况,随时接应凤仙太子。” 紫薇仙子:“是。” 知道局面仍旧在己方的掌握当中,龙公便收束心神,再一次集中精力,看向七极荒都。 “火候差不多了。”龙公握了握自己的龙爪,感受着身体中澎湃如潮的力量。 仙道杀招——龙御上宾! 施展了这个杀招之后,寿命便只能减少,不能增长。与此同时,龙公获得越来越强的战力! 短短片刻,龙公的战力再次突飞猛进,达到一种骇人听闻的程度。 吼! 一声龙鸣,紫金龙形气劲爆涌而出。 轰——! 七极荒都根本来不及反应,只看到龙公的身影忽然在半空中消失,随后整个身躯便宛若流星,无以伦比的巨力涌来,根本无法抵挡。 七极荒都猛地倒飞出去,然后狠狠地砸在气墙上,巨人的身上迸裂出无数的缝隙。 “该死,他的速度又快了!” “我们的侦查杀招被龙公尽数抵消,根本无法捕捉他的踪迹。” “这样下去,太被动了。” “这才多久,龙公的战力竟开始碾压我等。” “既然如此,那就以攻代守,不断催动杀招轰击四周,总能打到龙公身上!” 北斗七仙迅速交流完毕,七极荒都巨人抬起头,就要再次踏入战场。 龙公的身影忽然出现在巨人的上空。 “还想站起来?”龙公狞笑一声,体魄雄健,右手龙爪猛地拍下。 轰——! 和七极荒都巨人相比,龙爪渺小若蚁,但却给七极荒都巨人带来巨大的伤害。 气浪狂涌,七极荒都巨人的整个脑袋都被拍烂。无头巨人被巨大的力量,狠狠地镇压到地面上,砸出人形的深坑。 一时间,烟尘滚滚,土石飞溅,天摇动地。 “啊……”龙公悬停高空,缓缓收回右爪,口中发出满足的呻吟声。 力量,全新的力量再度涌遍全身,刺激着龙公的肌肉又膨胀几分,浑身骨骼迅速生长,块块龙鳞变得越加坚厚巨大,龙角宛若王冠,此刻变得越发狰狞,一根根的尖刺向四周延展。 龙公整个人再次壮大一圈,早已超过正常人的高度。一栋草屋的屋顶,大概只及他腰际。 他紫色长发,原本飘逸柔顺,垂至腰间,如今一根根发丝也坚硬、壮硕起来,一直垂到他的脚边。一道道紫金色的电光,在发丝间闪烁不定。 在他身后,他的龙尾变得越加修长,原先一丈不到,如今却延展数丈。 “龙公,给我死!”一位北原八转,忽然出现在龙公的背后。他志在必得,酝酿良久的杀招就要轰上龙公的后背。 啪。 刹那间,龙公身后的龙尾一甩,将这位偷袭的八转北原蛊仙狠狠地抽飞出去。 噗。 北原蛊仙大吐鲜血,脊椎被一下子抽断掉,五脏六腑移位,最要命的是仙道杀招反噬,直接陷入濒死状态。 下一刻,又有三位北原蛊仙,同时出手,三记杀招陆续轰在龙公的身上。 “命中了!” 但下一刻,这三位北原蛊仙的欣喜之色僵滞在脸上。 烟尘消失,龙公屹立不倒,紫金龙鳞已经覆盖他的全身肌肤,闪烁着金属的光泽。 一丝伤痕都没有。 “这?!” “我等三人明明是已经算计好的,这三招相互配合,威能递增!” “这是何等的防御!” 三位北原蛊仙震惊,同时感到不妙,连忙爆退。 “你们是在给我挠痒痒么?”龙公缓缓转过身去,淡漠的龙瞳盯着爆退的三位北原蛊仙。 三位蛊仙立即心中警兆大起,仿佛山峦压来,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几乎要让他们窒息! “龙公休走,你的对手是我等!” 七极荒都巨人得到喘息之机,再次站起身来。刚刚被打爆的脑袋,已经恢复了大半。 “哼,北斗七仙你们已经无法阻止我了。”龙公冷笑,淡淡地瞥了一眼七极荒都,便将目光聚焦到劫运坛之上。 红莲魔尊的前有古人杀招,就落在劫运坛上。只要不断轰砸劫运坛,造成一定程度的伤害,前有古人杀招必定崩溃消散。 没有了这些历史上的北原强者干扰,天庭成员立即人多势众,长生天再无还手之力。 劫运坛中,冰塞川满头冷汗。 “可恶,宿命蛊又修复了一些,前有古人杀招形成的北原强者,战斗力都下滑了一大截。” “反观天庭成员,则受到这人道杀招的增幅。” “关键是龙公无法阻挡,这种战力已经大大超越了八转的界限了,即便人道杀招对他没有助益……” 正思考着,那边龙公再次把七极荒都打趴下。 摆脱了纠缠之后,龙公狠狠地杀向劫运坛。 “呼!”冰塞川吐出一口浊气,眼眸中闪烁出坚毅的光,“最后一搏就在此刻!” 轰——! 劫运坛忽然暴射出强光,宛若太阳般不可逼视。 战场中几乎所有的蛊仙,都不得不闭上双眼。即便是龙公都得将眼眸眯成一条线。 他心中疑惑:“冰塞川如此疯狂地催动劫运坛的手段,就不怕影响干扰前有古人杀招么?” 前有古人杀招只是寄托在劫运坛上,这种宙道手段和运道杀招相互掣肘。 劫运坛为了保持前有古人杀招,一直都未真正施展自家的种种威能妙用。如今冰塞川忽然催动,叫人意外。 运道的强光,暂时阻挡住了所有人。 劫运坛在光辉中,宛若出闸的猛兽,向炼道大阵狠狠地冲撞过去。 “快快拦住他!”紫薇仙子惊呼。 “嗯?”龙公则惊讶地发现,前有古人杀招仍旧在持续运转着。 那条光阴长河的虚影,已经刻印在了战场中,虽然在消散,但速度极为缓慢。显然能够继续维持很长一段时间。 “红莲!”一时间,龙公又惊又怒。 他意识到自己落入了红莲魔尊的算计当中。 他对前有古人杀招的了解,来源于对应配套的后有来者杀招。 当初,他和红莲魔尊战斗,轰击红莲数次,将后有来者杀招破坏。 “师父,好手段,居然看出了此招的破绽。”记忆中,红莲魔尊嘴角溢血,却仍旧微笑着,双眼熠熠生辉。 “这个孽徒,他是故意的!还有这个冰塞川,阴险狡诈,明明可以自由行动,却忍耐不发。”龙公心中怒火直冒,这一幕出现得太突然,让他也来不及阻挡。 劫运坛酝酿已久,猛地爆发,威势骇人。 天庭成员在人中豪杰杀招的增幅下,压着北原诸仙打,不知不觉间原本严密的防线,已变得松散。 看到劫运坛冲撞过来,数位天庭成员不闪不避,催动仙道杀招。 但在运道的强光下,他们催动的杀招竟大多都惨遭失败,大量天庭蛊仙遭受强烈反噬。 仅有的几道杀招虽然催动成功,纷纷打在劫运坛上,却根本无法动摇劫运坛。 劫运坛一路冲撞,将沿途的数位天庭蛊仙都撞得骨断肉绽,然后宛若流星坠地一般,撞在炼道大阵上。 轰! 炼道大阵立遭重创,破碎大半。 监天塔的塔顶,显露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