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一十九节:巨阳对星宿 - 蛊真人

第七百一十九节:巨阳对星宿

?不败福地战场。 “敌方都进入大阵,看来是想要充分发挥出五色烟瘴的威能。厉煌他们有麻烦了。”陈衣一直密切地关注着战况。 “我们要出去支援吗?说不定能联合这批援军,击溃敌方大阵。只要大阵一破,核心仙蛊摧毁一两只,他们恐怕就再没有什么翻盘之力了。”白沧水建议道。 陈衣思考了一下,还是摇摇头:“不必犯险,现在大局对我们极为有利。让他们回来,进入九九连环不绝阵中来。” 陈衣不仅没有主动出击,反而要收回厉煌等兵力。 他打定了拖延时间的主意。 方源飞出大阵,开始对付厉煌等人。 在五色烟瘴当中,厉煌等人和方源苦战,受制良多,束手束脚。 吃了不少亏后,厉煌下达撤退命令,一行人钻入九九连环不绝大阵之中。 一时间,双方都钻入各自的大阵,原本厮杀声充斥的战场,只留下无限风刮起的呼呼风声。 武庸和方源都留在阵外。 前者小心地操纵无限风,避开五色烟瘴,从另一个方向扑向天庭大阵。 后者则藏身在五色烟瘴之中,跟随着烟瘴的蔓延,逼近天庭大阵。 “就这样支撑下去,只要天庭战场平定下来,就是我方的大胜了。”九九连环不绝阵中,陈衣大声地鼓舞士气。 但他的话刚刚说了一句,就听到轰的一声爆响。 众仙连忙看去,就见到五色烟瘴翻滚不休,方源一方的五界大阵陡然炸毁,一位身影从遮天蔽地的五色烟瘴中,仿若一枝利箭,飞射而出。 “凤仙太子你做什么?!” “杀了他,他定是天庭的内奸!” “池曲由大人你怎么样了?快来人救醒池大人!” 异变陡生,南疆和北原的蛊仙都乱做一团。 “凤仙太子,你休想逃走!”在阵外的方源和武庸,纷纷转身,阻截凤仙太子。 白沧水大喜过望:“原来是凤仙太子在阵内出手,破坏了敌方大阵!干得好!” 一些不知道内情的蛊仙,看到这番情景,都目瞪口呆。 “快快快,凤仙太子乃是我灵缘斋的人!快去支援他啊!”一位灵缘斋的太上长老连声催促道。 不消他说,陈衣已下达命令。 厉煌、清夜、白沧水三人飞出大阵,前往接应凤仙太子。 方源和武庸被他们三位阻截。 凤仙太子本身实力不弱,又得到支援,顺利地进入九九连环不绝阵中。 天庭诸仙却不知道:这位被他们主动接应,放进大阵中的凤仙太子竟是假的! “终于进来了。”方源暗自冷笑,杀意盈胸。 仙道杀招——见面曾相识! 这是经过方源重点改良的杀招,更要算上他吞并了兽劫洞天后而暴涨的变化道痕,因此威能翻了数倍。 就算天庭有所准备,也没有发现方源的真正身份! 此刻,真正的凤仙太子其实还在五界大阵之中。 五界大阵由方源改良,当然设计了阵中之阵。这个内阵就是囚禁住凤仙太子的牢笼,由数位八转蛊仙亲自镇守着阵眼。 至于五色烟瘴中的“方源”,则是翼浩方假扮。 南疆八转蛊仙翼浩方,亦是变化道蛊仙。 他虽然没有见面曾相识这样的手段,但是身处在五色烟瘴之中,又有其他八转蛊仙为他遮掩侦查杀招,因此没有露馅。 至于五界大阵,是真的自爆了,海量的凡蛊瞬间灭亡,参与组阵的仙蛊也各有损失。 不如此,哄骗不了陈衣等人。 陈衣被蒙在鼓里,还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天庭方面紫薇仙子提前对他们的通知。 陈衣等人知晓了凤仙太子的真正身份,因此激战中都一直保持着关注,时刻注意凤仙太子。 一旦凤仙太子有所异动,捅了对面背后一刀,他们就会积极配合,扩大战果。 如今,凤仙太子不发动则以,一发动就破坏了敌人的大阵,战果巨大! 陈衣等人因为早有了心理准备,所以立即对方源采取了接应。 “我重生的秘密曝光,天庭定然会顾虑到凤仙太子的身份暴露。而当前大战关乎宿命蛊大局,若是关键时刻,天庭定然会掀开凤仙太子的身份,维护大局!这就是我可以利用的一点了。” 方源心底冷笑,伪装成凤仙太子,一副伤势沉重的样子,在天庭诸仙期待的目光中,他堂而皇之地踏入九九连环不绝阵的核心。 灵缘斋的一位太上长老首先迎接上来,她微笑着道:“欢迎回家。” 方源蓄势待发,已准备动手了。 “因为我不是真正的凤仙太子,一旦和他们交流就要暴露身份。” “而且我没有武庸的遮掩手段,酝酿杀招的时候,气息必定流露出来。” “所以真正动手的时机,就在于刚进入大阵的那一刻!因为被追杀,所以身上仙招都还未散去。” 方源正要下狠手,异变陡生! 整个战场上,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。 “那,那是什么?” “九转杀招!似乎是从北原而来!” “运道的气息。” “它的方向……好像是对准了天庭!” 敌我双方在这一刻,都忘了战斗,而是仰望长空。 一道巨大的光柱,横亘苍穹,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天庭的方向轰射而去。 这道光柱是如此的庞大,就好像是一条巨河,横霸天地。 所到之处,排开一切的空气,光柱前行,发出恢弘的声响,震耳欲聋。 如此浩瀚磅礴的杀招,让所有人都为之失神。 就算是陈衣、武庸,甚至是方源,都感到自身的渺小! 无可阻挡,所向披靡! 光柱从北原上方的黑天发端,一路冲刷,刺破界壁,直接轰进天庭之中。 天庭剧烈震荡,地动山摇,无数仙蛊屋龟裂破散。 “这是?!”龙公猛地抬头,前一刻他意气风发,神威赫赫,把七极荒都和劫运坛揍得找不着北。 但当光柱冲向他来时,他骇然失色,在这一瞬间,沦为砧板上的鱼肉。 他动弹不得,被光柱牢牢锁定,仿佛是琥珀里的虫子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光柱轰袭而来。哪怕他此刻的强大战力,已经让其余的八转蛊仙望而兴叹。 “九转杀招!这是巨阳仙尊的手笔!” “巨阳仙尊果然是留了后手!不对,他不是来对付我的,而是直奔宿命蛊。” 龙公忽然明悟,他满脸狰狞之色,极力挣扎,一次次地尝试催动仙道杀招。 但恐怖的一幕发生了,他的杀招从未有一次催动成功过。杀招催动屡屡失败,让他不断承担反噬伤害,嘴角、眼角都溢出鲜红的血迹。 天庭诸仙人仰马翻,有些不自量力的想要阻挡光柱,尽数灰灰! 没有哪一位八转蛊仙,能够阻挡光柱的前行。 “巨阳仙祖大人!” “主人……” 这一刻,冰塞川、毛里球都泪光闪烁。 但就在光柱要轰袭到炼道大阵的时候,众仙的耳畔忽然响起一声幽幽的叹息。 随后,在一缺抱憾亭中,双尊对弈的幻景再度浮现。 和无极魔尊对弈的星宿仙尊,她抓起一把棋子,挥洒出去。 一瞬间,无数星芒闪烁,璀璨耀眼,完全不输给巨大的橙黄光柱! 星芒组成巨网,拦住光柱的前行。 光柱越来越慢,越发纤细,围绕它的星芒正在吸收和转移光柱的力量。 “星宿仙尊大人!” “是星宿仙尊的手段!” 天庭蛊仙大喜过望,纷纷遥望一缺抱憾亭,崇拜和激动之情溢于言表。 龙公大口喘息着,光柱距离他极近,几乎要贴在他的脸上。但最终,光柱完全停止下来,被星芒巨网兜住。 “该死,就差一点啊。”冰塞川大为懊恼。 龙公乃是天庭一方的最强战力,同时也是旗帜般的领袖,一旦他阵亡了,必定会令天庭士气暴降,而长生天一方还有劫运坛和七极荒都,一切就还有希望了! “星宿这个婊子……”毛里球狠狠咬牙。 光柱忽然再度异变,它不断自转,速度越来越快,表面都形成了一圈圈的螺旋气旋。 一缺抱憾亭中,星宿仙尊的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惊异之色。 轰的一声,光柱陡然炸裂,分出数百股庞大的橙黄气流,分别冲入冰塞川、毛里球等等北原强者的体内。 毛里球目瞪口呆。 它原本已生出死志,被这股橙黄气流冲刷四肢百骸,身上所有的伤势都痊愈,仙窍中一颗颗仙元凭空凝结。 一股白金色的淡淡光晕,笼罩在长生天的成员身上,带给他们强大的增幅。 这种增幅助益的效果,比人中豪杰还要强大数倍! 光柱被星芒巨网阻截之后,竟灵活变招,转而帮助长生天的成员。 “龙公,我们再战!”冰塞川咆哮,状态恢复到此生的巅峰状态。 劫运坛也笼罩着一层光晕,在冰塞川的操纵下,猛地飞出。 龙公不闪不避,和劫运坛狠狠对拼。 结果劫运坛冲势受阻,龙公却宛若炮弹,向后方倒射,撞毁了五六堵墙厚,被气墙挡下。 噗。 龙公脸色一白,吐出大口鲜血。 他胸膛内凹下去,胸骨几乎全都折断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