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二十节:北原上风 - 蛊真人

第七百二十节:北原上风

?天庭战场。 “杀啊!” 喊杀声震耳欲聋,北原诸仙士气狂飙,攀升至前所未有的巅峰! 这是巨阳仙尊出手,意义非同寻常,他的这些后辈传人无不士气大振,战力暴涨。 “怎么会?”天庭蛊仙惊愕,忽然僵滞在高空,动弹不得。 在他的眼前,北原历史上的著名强者,智道蛊仙刘惠吐出一口浊气:“差点被你杀了啊,就差那么一点,真是可惜啊。” 天庭蛊仙额头滴下冷汗:“你的这个杀招,明明无法束缚住我的。哼,真正厉害的仍旧是巨阳仙尊罢了,你不行!” 刘惠冷笑:“那你为何不说之前,我等都受到宿命的压制呢?再者说,行与不行又有什么关系?生死胜败才是真正大事,去死罢。” 他轻轻挥手,带走对方的性命。 他双眼狭长,目光冰寒彻骨,不怀好意地打量周围:“下一个是谁?” …… “你攻破不了我的防御,别白费劲了。”天庭蛊仙岿然不动,浑身上下笼罩着光晕,坚厚至极。 北原蛊仙玉阳子深呼吸一口气,他感受着身体内的全新的澎湃力量,一扫之前的颓丧和忧愁,自信飞扬起来:“现在的我可和刚刚不一样了啊。仙道杀招——瓦解!” 玉阳子原名耶律瓦,修行律道。成为蛊仙之后,屡立奇功,但耶律家内部的不公却让他得到应得的待遇。一气之下,他叛出家族,成为魔道蛊仙。 晚年的时候,耶律家受挫,遭受多个黄金部族的联合排挤和打压,八转修为的耶律瓦被大张旗鼓地邀请回来,成为耶律家太上大长老,重归正道。 他依靠自己的努力,达到寻常蛊仙难以企及的成就,令整个家族都低头,承认曾经做过的错误。 耶律瓦的人生经历透着传奇的色彩,激烈了无数的后辈。不过就算他回归耶律家,担任太上大长老之职,也并未改回原名,仍旧自称玉阳子。 “怎么会?!”天庭蛊仙大惊失色,他引以为傲的防御不断崩解,随即彻底消散。 得到巨阳仙尊的资助,玉阳子直接逆反强弱差距。 与他对战的天庭蛊仙,很快就惨死在玉阳子的手中。 …… 锵锵锵! 三位天庭成员,联手对付耶律旗。 袁贲乃是八转蛊仙,专修骨道,战力惊人。生前堪称北原蛊仙界战力第一,就算其他四域也时常听闻他的勇名。 他的身材并不魁梧,反而有些干瘦。但他浑身穿戴的白骨铠甲,坚硬厚实。他右手持着白骨长枪,左右挥舞,激荡风云。左手把着一柄白骨短剑,剑光森寒,令人心悸。 得到一股橙黄光气,袁贲开口长啸,铠甲上陡然暴射出无数白骨尖刺。 围攻他的一位天庭蛊仙躲闪不及,被上百根骨刺刺成了刺猬,惨死当场。 袁贲趁势奔袭,一枪捅穿了第二位蛊仙的心脏,一剑劈掉第三位蛊仙的头颅。 但他的脸上却没有激动和喜悦,而是淡淡的落寞:“可惜了,你们蛊虫不足,发挥不出真正的实力。我又得到先祖帮助,此战……胜之不武!” …… 轰! 一声爆响,龙公像是炮弹一般,被打得倒飞出去。 龙吼声起,龙公迅速稳住身形。 忽然,一个巨大的阴影,狠狠地覆盖下来。 龙公猛地抬头,就看到劫运坛宛若山一般压来。 龙公冷哼一声,仍旧不闪不避,龙爪捏成拳头。 “龙公大人,我来助你一臂之力!”天庭蛊仙吴双对准龙公,催动杀招。 仙道杀招——无双! 下一刻,龙公深呼吸一口气,双拳向头顶上的劫运坛挥舞。 仙道杀招——乱龙拳! 无双——乱龙拳!! 刹那间,拳影翻飞,掀起惊天暴烈拳风。数以千万的拳影仿佛惊涛骇浪,击打得劫运坛摇曳不定。 “龙公这个家伙,还真是够强!”冰塞川咬牙。 劫运坛也受到巨阳仙尊的助益,整个战力比之前暴涨数倍,仍旧无法力压龙公。 不过就在这时,一位巨人飞扑而来,加入战场。 正是七极荒都! “龙公,去死吧!”七极荒都巨人大吼一声,张口一吐,暴射出无数漆黑尖针,攒射向龙公。 “糟糕!”附近的天庭蛊仙吴双看得睚眦欲裂,他想要支援,但却被其他的北原蛊仙阻挡。 北原的蛊仙向来战斗经验丰富,这些被前有古人杀招召唤而来的蛊仙,更是历史上的强者。激战这么久,他们早已经养成默契的配合。 龙公正在施展乱龙拳杀招,抵抗劫运坛,却在同时遭受七极荒都的袭击。 这漆黑尖针杀招极其厉害,气势爆涌奔腾,还未射到龙公身上,龙公就感受到一股凌厉的刺痛感受。 龙公眼中精光一闪即逝。 仙道杀招——澄龙澈瞳。 侦查杀招一出,他立即洞彻漆黑尖针的许多底细,知晓此招蕴含暗道精华,专克防御手段。他若是依赖自己的龙鳞,或者九龙护身印,只怕会被射成马蜂窝,当场重伤! “那就以攻对攻!”龙公猛地张口,猛地吐气。 大气汹涌,转瞬之间一记仙道杀招成形! 仙道杀招——气流剪! 无数淡白气流,向漆黑针雨对冲过去。 气流划破长空,形成一道道的弧线,仿佛是锋锐的刀刃,所到之处根根黑针都被斩断。 气流剪和漆黑针雨对撞,各自消散大半。 但也有少数漏网之鱼,纷纷袭向龙公和七极荒都。 同一时刻,龙公闷哼一声,身上插了十几根漆黑尖针。而七极荒都的身躯也被气流剪削掉了好几块骨肉。 这些伤害,都被七极荒都中的北斗七仙分别承担。 他们忍住伤痛,齐心合力催动七极荒都,这一次直接杀向龙公。 龙公叹息一声,只得强行后撤! 交战以来,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后退。 敌势之强,令龙公不得不撤。 他的杀招龙御上宾,的确能够在八转中制霸,尤其是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光,更是能对八转蛊仙予取予求。 但是,在九转杀招面前,龙御上宾杀招就相形见绌了。 除了本身的威能之外,还有玄机变化的方面。 巨阳仙尊发出的一击,原本是攻伐杀招,从北原一路轰击到中洲的天庭,横跨两大域,威势不减,浩荡磅礴。 天庭本身的防御极强,但是却不是巨阳一击的对手。 好在最后关头,有星宿仙尊出手,方才将巨阳一击挡下。 但挡下之后,巨阳一击便变化了性质,竟转变成了增益手段,投注到战场当中,令整个战局再次颠覆。 杀招的实用技巧主要有这么几种:连招、变招、附招、拆招。 所谓变招,就是以某个杀招为基础,加以变化,达到另外的效用。比如方源的万我杀招和力道大手印,前者是后者的基础。 但方源催动万我杀招,万我杀招绝不会变成力道大手印,这两者是有区别的。 而巨阳一击好像是说变就变,前一刻还是攻伐杀招,下一秒就变成了增益手段。 巨阳仙尊在变招技巧上的造诣,已经彻底超出龙公的理解范围了! “我身上的力量正在消散。” “看来巨阳仙祖的力量并不能持久啊!” “快,趁着力量还在,不可恋战,冲破对方阵线,夺取宿命蛊!” 时间推移,北原蛊仙们渐渐发现了不妥之处。 巨阳一击转变性质之后,带给他们强大的助力,但是这股力量也在迅速地消散。 巨阳一击的爆发程度,要比人中豪杰杀招更高。但是从时间持续,空间范围上来讲,无疑是人中豪杰杀招覆盖的范围更广,持续的时间更长。 龙公脸色变了。 他以一己之力,纠缠住劫运坛和七极荒都已是勉强,如今北原诸仙齐攻炼道残阵,他根本防守不住。 天庭诸多蛊仙集结起来,站在炼蛊残阵之前,组成防线。 在北原蛊仙疯狂的冲击下,防线岌岌可危,悬于一线。 各种仙道杀招相互对轰,不时的就有蛊仙尸体从高空跌落下去。 双方拼杀,惨烈到了极致,围绕着这个薄弱的防线,蛊仙阵亡的数量节节攀升。 北原一方孤注一掷,天庭成员则是坚守不退。 双方都在增兵。 从天庭的仙墓中不断地苏醒,一位位天庭成员赶赴沙场,支援阵线。 而光阴长河的幻景中,北原强者也接连登场,二话不说,展开冲锋。 阵线摇摇欲破,紫薇仙子早已经身赴战场,拼尽全力抵挡着北原诸仙的凶猛攻势。 忽然,紫薇仙子的身边浮现出一个淡淡的人影。 是北原的蛊仙强者刘流溜! 此人虽然是八转强者,但在历史上并没有多少好名声。他生前,刘家只有他一个八转蛊仙,按照惯例应当是他担任太上大长老的职位。 但是刘流溜从小到大,从不正面作战,欺软怕硬,只要出手一贯都是突袭偷盗。 他的名声太坏了,根本不能让旁人尊重、信服。 若是他担任刘家的太上大长老,反而会拖累整个刘家,影响刘家的形象和声誉。 刘流溜是个例,在整个北原的历史上都较为罕见,独树一帜。不过也正因为他的这种风格,才令他生存至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