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二十四节:来因去果 - 蛊真人

第七百二十四节:来因去果

?“厉煌大人!!!” “天呐,怎么会?” “干得好!” 不败福地战场,厉煌的尸体飘落而下,惊呆了无数人。 方源狞笑,一边继续冲向毛脚山,一边冰寒彻骨的声音传遍整个战场:“谁敢阻我,就是这个下场!” 一时间,赫赫魔威,震慑天地,中洲一方士气大减,武庸眼中闪过一丝阴芒,药皇等人皆有惊容。 楚度的神情较为复杂一些。曾经方源六转渡劫的时候,他还在场和方源交手。 没想到这才数年过去,方源已经成为这般人物,只能让他抬头仰望! “算上之前的第一次万剑鬼蛟,这一次的万剑鬼蛟,还有一击万一鬼蛟剑,消耗了上万的魂道道痕!” 方源暗中冷静分析。 万剑鬼蛟杀招虽然强大,但是却永久性地消耗方源身上的魂道道痕。 一次万剑鬼蛟,就要耗费四千魂道道痕。斩杀厉煌之后,方源的魂道道痕直接削掉了上万。 当然,方源的魂道道痕还没有这么多,都是依靠变化道痕替代的。 总体而言,万一鬼蛟剑这等手段虽然强大,能够击杀掉拥有阳莽背火衣的厉煌,但代价也是极高的。 道痕对于一位蛊仙而言,重要性不言而喻。 永久消耗道痕,就是直接削除底蕴,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绝不可轻易动用。 而且此招也有一项弊端,就是魂剑速度并不出众,很容易被躲闪。 方源也是看到战机——厉煌因为要保护毛脚山不能随意闪避,这才施展了此招。 “毛脚山……” 看着视野中越来越近的毛脚山,方源心中也颇有感慨。 谁能想到,大名鼎鼎的不败福地,就寄托在毛脚山上。从表面来看,这座山十分普通,仿佛一个土丘,毫不起眼。 但实际上,它却是天庭修复宿命蛊的关键地点之一,如今更是成了这场旷世大战胜负的重中之重。 “方源!!”下一刻,另一道身影忽现,阻挡在方源俯冲而下的路线上。 是陈衣! “武庸没有杀死你,就让我来结束你的性命吧。”方源冷喝,再次酝酿万一鬼蛟剑杀招。 陈衣满脸凝重之色。 就连厉煌都身陨了,面对万一鬼蛟剑,他更没有抵抗的把握。 “嗯?这是!”关键时刻,陈衣忽感胸口灼热,仿佛烙铁烙在自己的血肉里。 一股强大而又玄妙的力量,流转而出。 随着这股力量的喷涌,陈衣的衣裳破开,袒露胸膛。 只见他的胸口处,画着一幅画,一幅风中大树摇摆的画儿! “啊!”陈衣心头惊呼,“这幅画不就是我许多年前,第一次继承了元莲真传后,莫名烙印到我身上去的么?” 与此同时,一股信息直接传达到他的脑海深处。 “是元莲仙尊大人的布置!” 陈衣又惊又喜,按照这股信息,他连忙催动最强的手段。 仙道杀招——因果神树! 顿时,青烟袅娜,从陈衣的身上升腾而起。 然后在他头顶大约六尺的地方,就缓缓停住,不断流转,形成一棵大树形状。 大树树干粗壮,枝干茂密,绿叶葱葱。树叶丛中,还结了数十颗果实。果实委千奇百怪。有的好似漆黑核桃,有的好像粉桃,却大如脸盆,有的果壳上长满尖刺,有的果实镂空,从外可见里面的果肉、果核。 因果神树迅速成形,画中的力量旋即灌输到因果神树上去。 陈衣的耳畔似乎想起元莲仙尊的声音:“看好了,这是基于因果神树基础上的连招——来因去果!” 杀招催动,仿佛风起,青烟随风摇晃,因果神树仿佛在风中飘舞。 万一鬼蛟剑杀奔而来,宛若流星霹雳。 但刚刚逼近因果神树,忽然咻的一声,万一鬼蛟剑骤然消失。 “嗯?!”方源惊愕。 刹那间,他感觉到自己和杀招万一鬼蛟剑的联系,变得微乎其微,就好像是万一鬼蛟剑和他的距离,被骤然拉长了十万八千里! “这是什么手段?似乎有传送的威能?”方源顿时眯起双眼,眼缝中厉芒爆闪。 仙道杀招和蛊仙之间的联系,都有一定的距离限制。超过这个限制,仙道杀招往往分崩离析。 方源的这记万一鬼蛟剑,是因为基于万剑鬼蛟杀招,带着奴道的特性,因此被传送出十万多里之外,还能维系这一丝联系。 但这丝联系已经非常微弱,再超过一些,就要超过限制,导致杀招自行崩溃。 如此一来,方源就要遭受杀招反噬的伤害。 万一鬼蛟剑杀招如此强大,反噬伤害自然也绝不弱小,当场吐血肯定会有。 “可以强制传送杀招?”武庸从方源那里获悉了情报,“那么我倒要看看,你如何针对我的送友风呢?” 武庸冷笑。 他的身影再次浮现在陈衣的身后。 仙道杀招——送友风! 但武庸刚拍到陈衣的肩膀,忽然视野中景象大变。 一瞬间,他就被传送走,脱离了不败福地战场,回到了南疆。 “这?!”武庸惊得呆住,站在山峰顶端发楞。 旋即,他反应过来,脸色铁青,无比难看,迅速将情报传达回去。 “连八转蛊仙都能被强制送走?!” “这是什么杀招?” “因果神树还有这等玄妙威能?” 南疆、北原众仙都是震撼不已,反观中洲一方士气大振。 “就这样防守下去!”陈衣大喜,但方源的呐喊声随即让他脸色重新凝重起来。 方源大喊,重振士气:“我发现了!他的这招每一次传送,似乎无可抵御,但次数明显是有限的。因为两次传送,都相应消耗了树上的两颗果实!” “这么快就被发现了么?”陈衣苦笑不已。 “让我来!”百足天君飞来,他身躯轻轻一抖,化身万千,从四面八方宛若潮水般涌去。 这是典型的奴道战术,消耗战思想。 因果神树随风摇舞,树梢上一颗果实骤然消失。 百足天君本体旋即无踪,随后方源等人都收到他的消息——他被传送到了东海! 诸仙哗然。 方源沉思起来:“这一次,百足天君本体被直接传送,奴道战术彻底失败。按照道理,难道不是单单分身被传送么?居然直接影响了本体?!” 这时药皇等人冲杀过来。 “慢着,楚兄你们先出手。”方源指示道。 楚度出手了,他遥遥一击,被陈衣承受下来,至于楚度也消失在原地。 他被送回了北原,来到了北部冰原上。 并且因为距离过长,他和刚刚发出的杀招失去了联络,导致杀招崩解,自己遭受反噬。 接下来又有数人出手,无一例外都被传送出去。 方源忽然恍然大悟:“看来是因我是完整的天外之魔,所以本体不受杀招的影响么?” 想到这里,方源发起猛烈的攻势。 但因果神树虽然无法影响他,但是对于他的杀招却是可以影响。 方源的手段都被当场送走,送出去的距离有长有短,有的在中洲,有的就在其他四域,甚至被送到黑白两天中的都有。 当然,陈衣也很不好受。 没多久他就开始七窍流血,面色越加惨白。 支撑这种奇妙杀招,显然负担极大。 “可恶,明明毛脚山就在眼前,就因为陈衣一人……”药皇咬牙切齿,十分无奈。 清夜等人赶来支援,和北原、南疆诸仙再度展开厮杀。 方源躲过风满楼的扑击,指挥众多万剑鬼蛟杀向陈衣。 陈衣头顶上方的因果神树,不断地晃动,无数万剑鬼蛟就当场消失,被送往世界各地。 距离近的还好,距离远的直接崩溃,令方源承受杀招崩解的反噬伤害。 方源感到相当棘手! “威力弱的杀招,即便被送走,也根本不能消耗因果神树上的果实。而威力强的杀招,虽然能消耗一颗果实,但若送出去的超过距离限制,我就要承受反噬之苦,搞不好就是重伤濒死了。” 方源不敢轻易动用万一鬼蛟剑了。 他现在不依靠冬裘,也不依赖逆流护身印,防御手段弱于厉煌。若是万一鬼蛟剑崩解,他就麻烦大了。 方源的运气不错,方才那一记的万一鬼蛟剑没有对他造成伤害。 “怎么办?”方源心中焦急。 冰塞川那边,一直都在传达天庭战况,方源自然知道宿命蛊的修复又开始了。 “这是木道手段,我在这方面境界不足,短时间内根本破解不了此招。” “看来只好使用笨法子,采取消耗战术!白凝冰你们去吧!” 方源眼中精芒绽射,毅然下达了命令。 白凝冰等七转蛊仙,纷纷冲向毛脚山。 因果神树发动,每送走一个七转蛊仙,树上的果实就消耗一只。 “该死的方源,居然这么快就找到了最合算的兑子之法了。”陈衣心中同样焦躁,他双眼充血,虚弱至极。 大量的七转蛊仙消失,终于换来树上的果子消耗一空。 没有果实的因果神树,彻底随风飘散了。 陈衣低下头来,气息衰落到了极点。 “挡路的东西,死吧!”方源凶狠扑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