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二十六节:命败 - 蛊真人

第七百二十六节:命败

?监天塔内。 龙公轻轻地抚摸着宿命蛊,默不作声,泪流满面。 宿命蛊,形如蜘蛛,黑白两色,原本气息微弱,有着一道赤红伤痕,几乎要将它切成两半。这是红莲魔尊所造成的伤害。 但如今! 赤红的伤痕已然消失无踪,完好无损的宿命蛊,静静地趴着,气息健康洋溢。 生死由命,成败在天! 世间万物,都有自定的生命轨迹,不容改变。 这就是宿命。 对于天庭,宿命蛊代表了很多很多。 依靠宿命蛊,人心思变,元始仙尊带领人族崛起,天庭创建! 依靠宿命蛊,星宿仙尊筹谋,天庭抵御三大魔尊! 依靠宿命蛊,元莲仙尊继往开来,天庭始终占据天下第一蛊仙势力的宝座,岿然不动,牢不可破! 宿命蛊,对于天庭,绝不只是一只九转蛊虫,而是精神,是一代代天庭蛊仙心中始终飘扬的那一面旗帜! “多少年了,多少年了……”龙公喃喃自语。 心中的澎湃,渐渐平息。 龙公不再激动得浑身颤抖,他如释重负。 是的,如释重负! 和大多数的天庭蛊仙不同,修复宿命蛊对于龙公而言,有着更多的意义。 因为,对宿命蛊造成损害的,不是别人,正是他悉心教导出来的徒弟! 换句话来讲,他也是伤害宿命蛊的凶手! 多少年来,龙公抱着自责的心。为了修复宿命蛊,为了赎罪,为了忏悔,他不惜生命,催动龙御上宾杀招。 即便是在沉眠当中,他也是惴惴不安,惶恐不已。 “彻底修复宿命蛊,我能做到吗?” “一定要修复好它,一定要!” “否则,我怎么面对其余二公,我怎么面对普罗大众,我怎么面对一代代天庭的后辈,我怎么面对这堂皇人道?!” 这是龙公心中常年萦绕的声音。 而现在,龙公终于做到了! “不只是我,而是多亏了诸位同道啊!所有的牺牲,都是值得的。”龙公面露微笑,欣慰无比。 此时此刻,他的龙角已经折断,披头散发,浑身浴血。 他伤势颇重,更可怕的是寿命将尽。 他就要彻底死亡,连一丝魂魄都不存留。 在这生命中的最后时光里,虽然并非他感觉最幸福的时刻,但却绝对是他最放松,最解脱的时刻。 于是,理所当然的,他感觉到了累。 累。 太累了。 身心俱疲。 多少年的折磨,心中的重担终于放下,爆发的大战,身上的伤势,都让他疲累不堪。 “真想好好休息一下啊。”龙公的呼吸也平缓下来,龙瞳如海,饱含着无比复杂、深邃的情感。 他慢慢地收回自己的手,最后留恋地看了一眼宿命蛊,然后他缓缓转身。 他的目光透过监天塔,扫视战场。 虽然还是有着激斗,但劫运坛已经后撤很远了。 “是时候结束了,这一场大战……”龙公深呼吸一口气,声音忽然拔高,传遍整个天庭,“长生天,你们就想如此轻易地退走?呵呵,这样的想法,是否太过天真?” 龙公操纵着监天塔,缓缓飞升上空。 这座五域赫赫有名的仙蛊屋,如今是真正的九转仙蛊屋! 在天庭诸仙的注视下,监天塔开始绽射出冲霄的明光,宛若君临天下,插入战场。 监天塔,监天塔! 它要监察天下,顺应天意,替天行道! “这是真正的监天塔啊!” “多少年了,终于重现……” “我真是有幸,能在有生之年,看到这样一幕。” 无数天庭蛊仙泪眼朦胧,在这一时刻,多少人寿尽,却带着异常满足的微笑。 “撤——!”冰塞川的声音,显得嘶声力竭。 即便是悍勇如长生天,此时的撤退也显现出惶急之色。 “没有用的。”监天塔内,龙公轻声开口,眯起的龙眸透露出一丝傲然。 监天塔猛地爆发出光辉! 仙道杀招——命败。 光。 全是光。 白色的光。 充斥天下地上,四面八方。 这是货真价实的九转杀招! 命中注定的攻击,无法躲闪,不论采用何种手段躲避。 命里叫你败,你就必须败。 这是无法抵挡的攻击。 白光散去,天庭众仙傲立战场,而北原历史上的诸多强者,都带着难以置信,或者震撼,或者苦涩的笑意,分崩瓦解。 刻印在战场上的光阴长河虚影,也缓缓消失。 劫运坛崩溃大半,惨不忍睹,好像是平凡的茅草屋遭受了飓风袭击。 劫运坛中,冰塞川、牛魔、五行大法师都重伤吐血。 “快走。”冰塞川气息急喘,操纵着半残的劫运坛。 空中再次闪耀起橙黄的光辉,这是巨阳仙尊的后手,开辟出来的撤退的路。 劫运坛顺势钻入橙黄光辉之中。 “想走?” “哪里逃!” 天庭诸仙一拥而上。 “你们快走!”毛里球咬牙,强行支撑着摇摇欲倒的身躯,带着决然之色挡在天庭诸仙之前。 “诸位天庭仙友还请退下。”龙公却是下令道。 天庭诸仙诧异。 紫薇仙子:“龙公大人?” 龙公叹息道:“给天庭留一些底蕴罢。” 众仙默然。 这一战,天庭伤亡惨重。 太惨重了。 由于缺乏仙蛊,八转蛊仙几乎是用血肉之躯来抵挡长生天的猛攻,这些人牺牲了太多太多。 对于天庭而言,因为有着仙墓,他们的八转蛊仙众多,少的是仙蛊! 龙公一直都记得,之前星宿意志显形,特意关照过他,让他多多沉眠几位八转蛊仙。此举必有深意,但此番大战,天庭仙墓却是苏醒了太多的八转蛊仙,又牺牲了无数。 这就导致不仅没有增添新的八转蛊仙沉眠,反而又倒贴了无数出去。 宿命蛊虽然修复成功,但这一点却让龙公心中很是不安。 “如今我天庭已彻底修复了九转宿命蛊,再加上我本人,试问当今天下,何人能与我放对?就算是九转蛊尊的手段,我也能依赖监天塔力拼。诸位不妨回去仙墓,若事有不济,再唤醒诸位便是了。”龙公继续劝道。 “既然如此的话……” “也是,有宿命蛊和龙公大人在,还有什么敌人能够阻挡?” “那我们就继续沉眠吧。” 绝大多数的蛊仙都回转了仙墓,但也有少部分留下。这些人寿命都快要耗尽,和龙公差不多,再沉眠也没有多少意义。 龙公便留下紫薇仙子等数人,打扫战场,看守天庭,自己则率领另外一批,驾驭监天塔,追出天庭去。 劫运坛带着长生天的残兵败将,虽然逃出了天庭,但那又怎样? 他们的速度绝对比不上监天塔,又身处中洲地域。 龙公要将这些人留下,不管是杀戮还是俘虏,无疑都能彰显天庭赫赫神威,也好让其他四域蛊仙知晓,什么是冒犯天庭的代价! “什么?长生天败逃,天庭彻底修复了宿命蛊?!” “唉,此战是我们败了,快撤。” “逃!拥有宿命蛊的监天塔,必然是当今世上第一的仙蛊屋!” “不管是龙公还是监天塔,我们都不是对手啊。” 得知了这个消息,一瞬间不败福地的战况,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 南疆、北原诸仙都有了退意,方源也同样如此。 他心中十分遗憾,但也没有办法。 但他没想到的是,几乎下一刻,他就看到了残破不堪的劫运坛,还有紧随其后杀来的天庭追兵。 巨阳仙尊当初不知是怎么想的,居然就将撤退的门路,布设在了毛脚山的上空,一直无人发现。 “很好,就让老夫将你们都一网打尽!”龙公畅怀大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