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二十九节:陆畏因叛变 - 蛊真人

第七百二十九节:陆畏因叛变

?不败福地战场。 在这一刻,方源等等南北诸仙都展开了舍生忘死的冲锋! 方源位于最前方,充当最尖锐的枪尖。 他成了南北诸仙唯一的希望,身上肩负着他们的期盼。 “何其讽刺,何其狼狈!此战到了这步田地,我等竟要将赌注压在仇人身上。”南北诸仙的心情都相当复杂。 “和方源同流合污,果然都是一群邪魔外道!”天庭蛊仙鄙夷,围杀过来。 还有什么可说的? 一切为了利益,一切为了生存,一切为了胜利! “方源!给我停下来!”一位天庭蛊仙扑向方源。 “我来挡他,方源你继续前行吧。”百足天君大喊一声,冲上前去。 两座仙蛊屋冲撞过来,南北诸仙的仙蛊屋斜插而上,一左一右挡在方源身边,为他护驾。 八转蛊仙火并,仙蛊屋像是一只只的蛮牛,只来得及对撞。 方源眼中闪烁精芒。 这是他前所未有的体验,他也万万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神奇一幕。 他居然得到了南北诸仙,如此无私的不计个人牺牲的帮助! “我们退,快快快,拉开距离!”监天塔开始后退。 方源等人的最后一次冲锋,气势实在是太猛,宛若疯虎。关键时刻,天庭成员虽然在身后围剿,但并未有多少人抢得过来护卫监天塔。 龙公艰难地撑起双臂,将帝藏生的上下牙关一寸寸地抬升而起。 尽管他背对着方源和监天塔,但是依靠着众目睽睽杀招,他掌握着当今战况。 “方源是他们的唯一希望,只要将他干掉……南北诸仙的士气必将降至最低点,甚至因为希望破灭,他们还可能会直接投降!” “不仅如此,方源这个贼子身具春秋蝉,还是红莲的最终希望。” 在这一瞬间,龙公的记忆深处,一幕浮现上来。 红莲浑身浴血,伤重濒死,拼尽全身残余力气,这才艰难地站立在龙公面前。 龙公静静地瞧着他,声调有些嘶哑:“洪亭,你已经毫无希望了。放弃吧,投降吧。我给你悔过自新的机会。” “到了这一步,师父你仍旧不愿意放弃我么……呵呵呵。”红莲魔尊笑出声来,“但是很遗憾,师父,我的希望还未破灭。” “哼,你还有什么希望?还有什么依仗?” “我的希望不在这里呢,师父啊。我把它留给了……大时代。就在大时代即将开幕的时候,你会看到他的。他会如我一般,杀进天庭。” 龙公叹息一声,用坚定不移的声调道:“那么我会阻止他,一如今天,我阻止了你一样。你是我的徒弟,你犯下来的错误,为师替你弥补。你的种种希望,为师都将会亲手……扼杀!” 吼! 龙公猛地怒吼一声,双臂一振,将帝藏生的牙关撑开,身影消失在原地。 锵! 下一刻,帝藏生的尖锐龙牙狠狠地闭合在一切,撞出刺眼的金星。 但龙公已经赶到了方源身后。 他的大手向方源抓来。 一瞬间,方源感到一股无以伦比的力量,死死地拽住自己,强劲磅礴的危险气息充天彻地,宛若海啸一般,要从自己的身后将自己彻底淹没! “龙公!”方源咬牙,蓦地回头,催动杀招要和龙公硬拼。 “扼杀你!”龙公琥珀般的龙瞳,倒映着方源清晰的面目,声调冰寒彻骨,杀意弥漫。 但下一刻,一座仙蛊屋横插进来,挡在两人之间。 “方源,走!”多位南北诸仙齐声大吼。 方源冷哼一声,扭头就走,继续追杀监天塔。 龙公受阻,大吼一声,杀招催动而出,双爪一撕!坚厚无比的仙蛊屋在他手中脆弱如纸,被撕扯开来。 龙公继续追击,才刚刚迈出几步远,百足天君出现在他的面前。 龙公大手一抓,将百足天君抓碎。 下一刻,百足天君再度扑来。 “没有杀死?”龙公诧异了一下,他刚刚明明催动着侦查杀招,察觉到是百足天君的本体。 但眼前的百足天君,同样带给他本体的感觉。 龙公脑海中念头一动,顿时明白过来:“是可以在瞬间,将本体和分身立即替换的杀招么。” 正是如此。 百足天君原本是北原著名的散修八转,而后收取黑家地盘,创建百足家,加入北原正道之中。 长生天为了大局,积极拉拢整个北原蛊仙,百足天君首当其冲。 百足天君接受招揽的条件之一,就是长生天库藏中的一份仙道杀招。有了此招,他便可将自己的分身和本体相互切换。 这是百足天君有感当年,自己进攻黑凡洞天屡屡受阻,特意索要过来的。 正因如此,百足天君本体被来因去果杀招传送到东海之后,他能迅速切换,直接又回到了不败福地战场。 “烦人的苍蝇。”龙公微微皱眉。 百足天君屡屡阻拦他,虽然不能抵挡他的一击,但每次都在间不容发的时刻,将本体切换出去。 他表现得极其惊艳,竟拖延住了龙公的追击。 不过很快,就有其他的天庭蛊仙出手,针对百足天君。 百足天君很快陷入危局当中,自顾不暇。 龙公再次追上方源,但五行大法师早已护在方源身后。 “来吧。”五行大法师撑起他最强的防护手段——五行环。 这是仙道大阵,浓缩成一个五色圆环。 “再不济,也能撑得几个呼吸吧!”五行大法师咬紧牙关。 但下一刻,龙公停都不停,直接冲破五行环,继续追杀方源。 五行大法师防御杀招被破,立即遭受巨大反噬,伤势很重。但他迅速吞咽口中鲜血,奋不顾身,向龙公追去。 龙公看都不看他一眼,随手甩出一记龙形紫金气劲。 这是气道杀招! 五行大法师怒目圆瞪,被龙气紫金气劲击中,轰的一声,炸成无数肉沫碎骨,当场陨落。 五行大法师的死并未震慑南北诸仙。 很快,翼浩方舍身攻击,企图阻挡住龙公的脚步。 龙公被他拖延了几个呼吸,但很快就击毙了翼浩方。 “我的时间不多了。”龙公面色不显,心中却逐渐焦急起来。龙御上宾杀招让他强悍到某种恐怖的程度,屠杀八转蛊仙如屠鸡狗,但他的寿命就要到达极限了。 在南北诸仙的舍身忘死的阻截之下,方源终于赶上了监天塔。 反观监天塔则被冰塞川催动劫运坛,遥遥牵制住。 仙道杀招——大盗鬼手! 方源捞了一把,运气不错!捞出一只七转仙蛊来,以及大把的凡蛊。 不过这对于监天塔而言,并非多大的损伤。 尤其是方源清楚,大盗鬼手虽然依凭着鬼不觉杀招,但终究不是货真价实的九转杀招,对于宿命蛊是无法有效的。 “真正有威胁的还是梦道杀招!”方源没有梦道的攻伐杀招,只能动用纯梦求真体自爆。 但这种粗糙的攻伐手段,监天塔早已有所防范,方源非得有一个绝佳的战机,否则胡乱运用,只会自找损失、劳而无功。 方源的战术是动用大盗鬼手,不断逼迫监天塔,以图创造出战机,来自爆纯梦求真体。 他不知道南北诸仙还能支撑到什么时候,但这是现下最佳的战术。 但当方源催动第二记大盗鬼手的时候,一位八转蛊仙陡然现出身形,轻轻松松将他的大盗鬼手挡下来。 “陆畏因,你干什么!”南疆蛊仙见到该人,立即叫破他的身份,又惊又怒。 陆畏因则手指着方源:“我徒叶凡死在你的手中,方源,你纳命来罢。” “陆畏因,你是乐土传人,是南疆蛊仙!” “就算你要为徒报仇,又何必急在一时?” “速速让开!” “和我们联手,共同击败天庭!否则……” 南疆蛊仙群情激奋,纷纷喝斥。 陆畏因却摇头不已:“一切都迟了,天庭宿命已成,大势在手。依靠方源这个魔头,只会徒增伤亡,难改失败的结局。认清现实吧,诸位,顺势而行,方能避免生灵涂炭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