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三十节:白凝冰叛变 - 蛊真人

第七百三十节:白凝冰叛变

?陆畏因虽无攻伐杀招,但其余方面却是强悍非凡。 他轻轻松松挡下南北诸仙的含愤攻潮,即便是方源一时间也拿他没有办法。 “不愧是乐土传人!”诸多天庭蛊仙皆投来重视的目光。 短短时间,陆畏因竟以一人之力,防住了南北众仙的狂猛攻势,战场中的天庭蛊仙几乎无人能做到这种程度! 直至此刻,南北诸仙方才明白陆畏因的厉害! 尽管陆畏因没有攻伐手段,但是综合实力还在厉煌、陈衣之上。 南北众仙恨死了陆畏因,这份仇恨甚至比对方源还要强烈数倍! 皆因陆畏因的出现,破坏了南北联军的最后一抹渺茫的希望。方源等人的攻势宛若狂澜汹涌,却被他一人尽数挡下。 “哈哈哈。”龙公大笑,他还在和帝藏生纠缠,陆畏因代替他挽回局面。 龙公觉得:陆畏因出手相助远比他亲自出手还要令他高兴。 因为这代表着乐土一脉的臣服。 “这就是人心啊。想当年,宿命蛊一出,元始仙尊依靠它,改变了多少人族蛊仙的意志,唤起了无数人的抗争精神。如今,同样如此!” 有损的宿命蛊,不值得敬畏。 但是完整的宿命蛊,如同历史上的记载,它是旗帜! 它对于人族的意义,大大超过它本身的实质。 这是人心所向,是大势所趋。 人心难以改变,但天庭掌握了宿命蛊,就能令大量的敌对蛊仙难起争锋之意,最终令他们叛变、投靠! 这一来一去,不知道要节省天庭和中洲多少的精力和麻烦。 龙公不由庆幸紫薇仙子的选择,利用众目睽睽,这一幕幕战况将广传中洲,乃至播散五域两天。 陆畏因的投靠是一个标志,是一个楷模,意味着将来会有大量的蛊仙投靠中洲,对天庭俯首。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。 尤其是陆畏因,乃是乐土传人。 将来许多蛊仙犹豫是否投降叛变的时候,就会想“就连陆畏因这样的乐土传人都改弦易辙,我又算得了什么呢?” 如此一来,心中的坎儿就迈过去了。 陆畏因的行为,像是一场无形的风暴,影响迅速弥漫,很快扩散到中洲各处。 早就准备开溜的各域蛊仙,撤退得更迅速了。 与此同时,在灵缘斋的大本营,赵怜云蠢蠢欲动。 “怜云仙子,你要上哪里去?外面十分危险啊。”不真子劝说着。 赵怜云笑道:“我有爱情蛊护身,而眼下正是敌方胆寒逃窜,我辈建功立业之时,此时不出击更待何时呢?” 赵怜云的意愿,很快得到灵缘斋诸位太上长老的认可。 之前中洲大乱,各路牛鬼蛇神出手,掀起各地烽烟,局面混乱,天庭为了修复大计,从中洲十大古派中抽调了大量蛊仙。 中洲十大古派虚弱,而地盘广大,只能大量放弃领地和资源,明智地选择龟缩防守。 如今,通过众目睽睽杀招,留守在各大驻地中的蛊仙明白了大局的变化,许多有识之士都明白是反攻的时候了! “让这些胆敢冒犯我中洲的宵小都授首!” “打,把这些卑鄙的家伙打得屁滚尿流。” “哇呀呀,心中的憋屈和愤怒,都统统还给你们!” 很快,以中洲十大古派为首,掀起反攻浪潮,其余中洲各地残留的正道、魔道、散仙都纷纷出手,迅速收复失地,对还留在中洲的四域蛊仙下狠手。 四域蛊仙节节败退,有的当场留下了性命。 这些战况同样因为众目睽睽杀招,让不败福地战场中的本方蛊仙知晓,一时间士气爆棚。 方源等人处境更加岌岌可危。 龙公不胜快慰。 这正是他想要看到的情景。 在宿命蛊这面旗帜下,几乎中洲的所有蛊仙都被号召起来,团结一体。 这种团结的力量,相当可怕。天庭史籍中早年人族的崛起,早已证明了这一点。 在这一刻,龙公更加深刻地体会到:天庭世世代代都彰显宿命蛊,故意树立这面旗帜的意义! 这是一种心灵深处的暗示,一种强烈到难以抵抗的号召。 宿命蛊本身只是九转仙蛊一只,甚至还不能被人直接催用。但在天庭运用当中,赋予了它超越它本身的精神和意义,然后又用人族的历史无限放大这种影响。 仔细想想,很神奇不是吗? 宿命蛊本身的实用性,远远不如智慧蛊等其他九转仙蛊。但被天庭用来,却是改易人心,团结大量游离散乱的战力,让无数人团结一体,众志成城。 陆畏因的叛变…… 剑一生这种散仙和糜蓝光这种被十大门派抛弃的正道蛊仙,主动联手,埋伏设计大藏仙人…… 以赵怜云为代表,各个中洲蛊仙掀起反攻浪潮…… 其他四域蛊仙的主动撤离,士气暴跌…… 种种这些变化,很难用仙道杀招去做到,即便是万众一心这等层次九转杀招。 但是现在,龙公单凭一只宿命蛊,就做到了这些。 蛊师、蛊仙养蛊、用蛊、炼蛊,不提其他两个方面,单论用蛊——天庭运用宿命蛊,已经脱离樊笼,超越蛊虫本身的极限,达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无上地步! 这是一种艺术,仔细想想,震撼人心。 天庭诸仙四面围剿,八方追讨。 南北诸仙被困在包围圈中,有人嘶吼,有人流血,有人惶急,有人视死如归。 方源的心中也蒙上一层厚重的阴影,他冲不破陆畏因的防护,而监天塔已稳住阵脚。 龙公将帝藏生故意引得远远,开辟第二战场。 “敌人已大势已去。”这是几乎所有天庭蛊仙的心声。 “哈哈哈,最终还是要看我力挽狂澜啊!” 就在这时,一个令方源熟悉的声音传遍战场。 与此同时,仙蛊屋龙宫浮现而出,竟就在监天塔的背后! “是白凝冰?她怎么会驾驭龙宫?”方源惊愕。 其余蛊仙更是如此。 白凝冰的偷袭早已是蓄谋已久,在众仙惊愕之时,龙宫中爆发出一股浓烟,飘向监天塔。 监天塔如坠泥沼,危急关头,塔中蛊仙催动手段。 仙道杀招——虚塔不败! 一瞬间,监天塔去实化虚,利于不败之地。 “虚化的手段,呵呵。”白凝冰冷笑一声,“你太小看我了。龙灵!” 她的身边站着一位童子,此刻嘻嘻一笑:“主人,看我的!” 浓烟笼罩监天塔,监天塔虚化成功,竟也难挡被浓烟侵蚀。 “这是——梦道的攻伐杀招?!”方源一方又惊又喜,而天庭众仙自然是又惊又怒。 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两方人马心中同样都有疑惑。 时间向前回溯一小段…… 中洲,藏龙窟战场。 战斗已经进入到胜负的关口。 天庭诸仙的支援,令龙宫的四大龙将处境大为好转。 但这些支援,早就在东海数位八转蛊仙的意料和应对之中。 他们相继爆发,令战况焦灼。 四大龙将仍旧只能龟缩在龙宫中防守,而短时间内天庭支援而来的蛊仙,也冲破不了东海蛊仙的阵线。 但就在这时,一道身影降临战场边缘。 正是白凝冰! 原来之前,陈衣借助元莲仙尊的手段,施展出了仙道杀招来因去果,暂时抵挡众仙冲击。 方源迅速找到了最佳的兑子之法。 白凝冰在方源的命令之下,冲击阵线,被来因去果传送出去。 白凝冰定睛一瞧,竟发现自己身陷险境。 这是八转级别的战场,打到惨烈程度,万万不是她能掺和的! 白凝冰就像撤离,但不管是东海还是天庭的蛊仙,竟在下一刻同时向她出手。 天庭蛊仙见白凝冰乃是敌方,自然是要铲除。 东海蛊仙则不愿意白凝冰离开,将这里的秘密暴露出去,所以也要杀人灭口。 一瞬间,白凝冰陷入生死关头。 “苦也!”她深深明白,面对八转蛊仙的杀招,即便是她转变成白相,也根本于事无补。 死亡来临,她一点都不害怕,只是不甘心,还有深深遗憾,不禁口中呢喃:“我就只能走到这里了吗?” “不会的,主人!”关键时刻,一声清脆稚嫩的童音,忽然传来。 随后,龙宫猛然一震,捕捉到白凝冰将她直接挪移到龙宫深处。 这一幕让在场的八转蛊仙都惊呆了,战况都为之一缓。 “你是……谁?”白凝冰进入龙宫之中,发现面前站着一位奇特生灵。 它童子模样,但头上有角,背后有龙尾,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,晶莹剔透,纯真可爱。 它望着白凝冰,开口道:“福地有地灵,洞天有天灵,而在龙庭中,便有我——龙灵。” “龙庭?这不是仙蛊屋龙宫吗?还有,你为何称呼我为主人?”白凝冰当然知晓龙宫的情报,心中越发疑惑。 龙灵笑了笑:“当初龙人蛊仙们创建了龙庭,但龙公不允许,因此改了名,将龙庭改成了龙宫。至于认你为主,也是当下唯一的办法。因为你是逃脱宿命的龙人,和天庭对立,也是当下唯一的主人人选。” “主人啊,我终于等到了你。龙公并不知晓我的存在,我躲藏起来,营造出让他炼化龙庭成功的假象。天庭权势实在太强大了,还请主人出手,解决眼前危局。将来率领龙人一族崛起,顺应天意,击败人族,使龙人成为天地主宰。” “什么意思?”白凝冰听得皱起眉头,觉得匪夷所思,“我不过七转蛊仙,就算有着未来身,也不是八转。更何况现在战况,就算八转修为,也万难解决此处的困境啊。” 龙灵便道:“主人,你要有信心。宿命蛊早有启示,人族当败,龙人当兴。我们龙人一族将是下一个天地主角,合该我龙人取缔人族,统治天地了。可恨龙公枉为龙人之祖,他是我族最大的叛逆。” “龙庭的威能并未完全发挥出来,是因为缺少一位真正的主人。当然,龙庭眼下只是八转仙蛊屋,即便充分发挥威能,也难以突围。所以还请主人亲自出手,收服帝藏生!” 白凝冰诧异:“帝藏生岂是我能收服得了的?” 龙灵自信微笑:“主人,你切不可妄自菲薄。龙人当兴,神兽开道。帝藏生正是天道所生,天生憎恨人族,实际上是我龙人一族的神兽。眼下龙庭无法收服它,是因为只是一座仙蛊屋而已,缺少真正的主人。而有了您,一切条件就都具备了。” 白凝冰连连眨眼,半晌才反应过来。 她心中还有许多的疑惑,比如说龙人当兴,不是人族当兴吗?宿命蛊如果是这样说,为何天庭还要千方百计地修复宿命蛊呢? 白凝冰将心中的诸多疑惑统统按下,她的心情不免兴奋起来。 “呵呵呵呵,真是有趣啊。” “没有想到就在死亡的那一刻,事情迎来了转机。” “天庭似乎还有许多的隐秘……” “我虽然是人族,通过秘法,转变成了龙人。但带领龙人一族崛起,推翻人族的统治……这种事情光是想一想,就热血沸腾啊。” “对抗天庭很有趣,但带领龙人崛起更精彩啊!” “哈哈哈哈,有意思,有意思!” 白凝冰眼冒精芒,哈哈大笑,她对龙灵道:“不管你是什么东西,有着什么谋算,我都可以不管。反正你不出手救我,那一刻我就已经死了。你提的目标,实在是有趣得很,我接受了!该怎么弄?” 白凝冰与众不同,她是真魔,一切凭自身喜好出发。什么事情觉得精彩,就干什么事情。 所以人族的身份,根本束缚不了她。 陆畏因背叛南疆阵营,而她直接背叛了人族! 龙灵大喜过望:“主人有您出手,帝藏生臣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” 龙灵激动得流下泪水:“太好了!我几乎都要绝望了,没想到主人您终于来了,我的等待没有白费!” “如今天意始终被星宿意志影响,导致宿命蛊中的启示也发生了变化。但是没有关系,天庭中大量沉眠的蛊仙阵亡,星宿意志失去后援,天道意志已将她压下。您的出现便证明了这一点。” “眼下,我们先收服帝藏生,再杀回去,参加大战。不管是天庭,还是南北联军都是狗咬狗。虽然我们巴不得他们都死了,但这却是千载难逢的良机,我们可以乘机抢夺宿命蛊。” “只要宿命蛊在手,龙人当兴的启示再次出现,我们就能效仿当年的元莲仙尊,战旗在手,改易人心,龙人一族的崛起将势不可挡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