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三十二节:龙公的牺牲 - 蛊真人

第七百三十二节:龙公的牺牲

?虽然摧毁宿命蛊,对于人族还是有害的,但是有着星宿意志,仍旧不会改变五域大局。 因为当宿命蛊不存在时,天庭无法运用,天道同样无法利用。 在双方持平的情况下,人族又拥有如此巨大的优势,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其他种族崛起? 但是红莲并非天外之魔,怎么能完全摧毁得了宿命蛊? 重生无数次,红莲仍旧找寻不到彻底摧毁宿命蛊的方法,这一次重生便是来劝说龙公,让师父站在自己身边,一齐出力。 没成想天庭有着这样的秘密,红莲的谋算落空了。 姜还是老的辣。 红莲要劝说龙公,龙公也等待这个良机,来劝说自己的得意弟子。 “洪亭啊,收手吧。”龙公情真意切,“为师说了这么多,就是想让你回头啊。正道不是只有荣耀和美名,还常常伴随着牺牲。为了人族,为了天庭,星宿仙尊牺牲了她自己!而你呢?你的父母双亲,你心爱的女子为你而死,铺垫了你成就仙尊的路,他们的牺牲是有必要的,是有价值的。你还不明白吗?洪亭!收手吧!” “不,我绝不会收手的。”红莲的目光始终坚定不移,“抱歉了,师父,让你一次次失望。不过这就是我要走的路。” 龙公摇了摇头,脸上流露出苦涩之意,他深呼吸一口气:“为师没有失望,你若是直接答应下来,为师反而会怀疑。我知道你的意志不会轻易的动摇,这一点早在为师的预料之中。那么,接下来,就让为师用自己的例子来教导你罢。” “什么意思?” 就在红莲疑惑之时,龙公催动了早已准备好的手段。 仙道杀招——龙人寂灭! 红莲疑惑的神情迅速消散,取而代之的是震惊,他感知到了这记杀招的实质和效用。 红莲惊呼出声:“师、师父,你竟然将世间所有的龙人都杀死了?!这当中可是有着您的儿孙啊。如果我没有记错,你所有的子孙血脉都已经转变成了龙人!” “没错。”龙公的身躯在颤抖,声音也在微微发颤,“为师乃是龙人之祖,天地间第一位龙人。开创龙人转变之法的时候,就已经布置了后手,使得为师能够利用自身的源祖身份,十分轻易地就能铲除其他龙人。” “龙人当兴的启示出现时,为师就想动用这个手段。然而那个时候,星宿意志显化,指点为师不妨将龙人暂且留下,未来有用。” “为师犹豫过,彷徨过。为师的子孙后代,洪亭你也见过,含饴弄孙,享受天伦之乐是为师晚年的最大慰藉。唉,为师早已经老了。” “师父……”红莲欲言又止,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安慰龙公。 龙公眼眶泛红,差点落泪,这是红莲从未见过的一幕。 他哽咽道:“为师其实明白得很,就算没有龙人当兴,但龙人一族始终会是我天庭的隐患,是我人族的隐患。因为龙人一族和其他异族不同,它是由为师开创,由人族转化而成。它就像是一棵吸血的藤蔓,长着人族的大树上,时刻汲取着人族的血液不断壮大自身。” “龙人寿长,乃是仅次于寿蛊的延寿之法,寿蛊稀少,而想要延寿的人何止亿万?龙人会越来越多,而人族会越来越少。” “更可怕的是,龙人就诞生在人族之中,天生就能降低人族的警惕之心。又有为师这样德高望重的尊者之师护持,谁能打压和干扰?” “照此下去,总有一天,龙人会盖压人族。若是意外再次发生,宿命蛊中再有龙人当兴的启示,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。” 说到这里,龙公深深地看向红莲:“当你此次深入天庭,前来劝说为师,为师忽然明白,这或许就是星宿意志指点的时机。龙人一族不应该存在,但它的泯灭也要有所价值。这份价值就是来劝导你啊,我的徒弟洪亭!为师要把牺牲的精神灌输给你,要把人道正统的精神展示给你!” 红莲:“师父……” 龙公雄躯颤抖,眼泪终于流淌下来。 他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子孙后辈,他的心如刀割,充满了悲痛,但却未有一丝的懊悔。 他的声调陡然高昂,对着红莲吼道:“洪亭啊,我的徒弟!你的路是走不通的,你是战胜不了天庭的!” “因为天庭的强大,不只是表面上的积累,不只是宿命蛊。” “而是一代代的蛊仙,抛头颅、洒热血,奋不顾身的牺牲!他们维护人道,守护正统,一代代人前赴后继!” “没有这等牺牲,人族恐怕还在异族的蹂躏和奴役之下,不会有当今如此美好的生活。” “洪亭,为师教导你,天庭栽培你,你享受的是我们古往今来先辈们的奉献、牺牲的成果啊!” “所以,回来吧,洪亭!” “遵从宿命的安排。” 红莲:“……” …… 不败福地战场。 龙公的回忆只是一瞬,他的目光再次变得锐利无比。 他遥遥看向龙宫,冷冷一笑:“可惜可叹!龙灵,你的存在早已经被紫薇仙子推算出来。这一切,不过是将计就计而已。” 下一刻,他催动仙道杀招。 他曾用这记仙道杀招劝说红莲,可惜最终没有成功。 但如今斩杀白凝冰,乃是绰绰有余! 仙道杀招——龙人寂灭! 一瞬间,白凝冰身躯狠狠一震,心脏像是被人一把攥紧,她委顿倒地,大吐鲜血。 龙灵惊叫:“怎么回事?!” 它并不知晓当年的秘辛。 事实上,它是在龙人一族被龙公所灭之后很久,方才诞生形成的。 在龙灵惊恐的目光中,白凝冰迅速死亡,渐渐丧失体温的尸体躺在偌大的龙宫之中。 天庭。 紫薇仙子正一步步走出关押魔尊幽魂的大阵。 天庭战场还未打扫,紫薇仙子就前来魔尊幽魂的关押之处,紧急视察一番。 “我多虑了。纵使当年幽魂魔尊如何强势凶残,但如今的魔尊幽魂只是一团残魂罢了,蛊虫、仙元统统没有,怎么能翻起浪花?更别说什么脱困了。” “哦?龙灵也暴露了,一切都在计划之中。”洞察到这一点,紫薇仙子微微一笑。 龙灵的存在是她推算出来,早先她就有疑虑。因为无主的龙宫竟然能收取四大龙将,灵性超越寻常。 待她算出龙灵的存在后,龙灵欺瞒龙公,造成龙公炼化龙宫的假象,天庭方面也就心知肚明了。 龙公问计紫薇仙子,紫薇仙子便将计就计,设下藏龙窟这个陷阱。 这个陷阱不只针对东海蛊仙,更谋算龙灵、帝藏生。 若没有这份运筹帷幄,紫薇仙子如何敢利用众目睽睽杀招,将不败福地的最终战况广为散播呢? 紫薇仙子步入一座仙蛊屋中,借来的仁蛊赫然在内。 她心中暗暗思量:“接下来,就是要针对方源的春秋蝉了。” 不败福地战场。 轰! 龙宫被狠狠击飞,龙灵在里面慌乱尖叫,六神无主。 梦道攻伐杀招被打断,监天塔恢复旧状,脱离虚化状态。塔中天庭蛊仙大笑,此次诱敌之计大获成功。 “可恶,原来这一切都在天庭的算计之中,战况从未脱离他们的掌控!”方源面沉如水,不得不承认,“这一战我们输了!” 冰塞川也意识到这一点,但他仍旧大声嘶吼,调遣蛊仙冲向监天塔。 监天塔飞退,速度极快,让南北诸仙越加绝望。 “该撤了!”方源眼眸转动,他有着定仙游为核心的八转杀招,若是运用得当,还是有突围的希望。 然而这个时候,以陆畏因为首,天庭一干蛊仙为辅,将方源等人团团围住。 方源一方宛如困兽临时反扑,十分疯狂。 陆畏因见机使出一记仙道杀招,名为八方净土。 此招乃是防御杀招,不仅能够防御自身,更能加持他人。 八方净土杀招作用之下,在瞬间形成一各个沙土圆球,罩住蛊仙,轻松挡下各个仙道杀招。 即便是劫运坛的杀招也是如此。 一时间,敌我双方都流露出惊异之色,陆畏因展露出来的实力再次超越了众仙的意料。 陆畏因的发挥,将南北诸仙彻底拖入绝望深渊的更深处。 另外一边,龙公摆脱帝藏生,杀进龙宫中去。 帝藏生想要追击,却被监天塔等等仙蛊屋暂时拖住。 “龙公,你这个最大的叛徒!”龙灵尖叫,躲在龙宫深处。 龙公一时间也找寻不到,仙元不要钱似地灌输而出,再次强行炼化龙宫。 他笑道:“还要多谢你了,为我等解决了帝藏生这个大麻烦。如今只要我彻底执掌了龙宫,帝藏生也不得不屈服于我,天庭将会获得历史上最强大的传奇太古荒兽!” 龙灵气得哇哇大叫,一边大骂龙公卑鄙阴险,一边积极抵挡龙公的强炼,同时紧急召唤帝藏生。 帝藏生怒吼连连,企图冲破阻拦。 天庭阵线摇摇欲坠,关键时刻,监天塔再次发威,催动出命败杀招。 帝藏生首当其冲,被狠狠的打压下去。 方源一方的蛊仙在命败杀招下,瞬间折损大半。 九转仙道杀招的威能,实在太过恐怖。 惟独方源完全免疫命败杀招之威,傲然独立。 “方源,你别想好过。” “你是逃不走的。” “这些仙道杀招都是特意为你准备!好好尝尝吧。” 近十位八转蛊仙围困方源,大量杀招笼罩住他,一时间竟令他难以调动仙窍中的蛊虫。 “是想针对我的春秋蝉?可恶!”方源咬牙,奋起全力催动杀招反攻。 他不惜道痕损耗,万千剑魂鬼蛟飞舞,但仍旧被天庭蛊仙压制住,竟是突围不得。 忽然一声响彻天地的龙吼,帝藏生巨硕的龙头横冲直撞,撞乱方源的包围圈。 这头传奇太古荒兽也是急了,对其他不管不顾,硬挨着无数杀招,奔向龙宫回援。 “哈哈哈,晚了!”龙公大笑,他已炼化龙宫大半,并且快要抓住龙灵。 龙灵尖叫:“就算是死,我也不会让你如愿!” 轰! 一声巨响,龙宫自爆开来,无数碎片四下飞射,原本恢弘的龙宫只剩下一小片地基和几根庭柱。 “就是此刻!”趁着这个混乱,方源终于挣脱了一些束缚,分身悍然催动仙道杀招——春秋必成! “魔头要反扑,我来护卫诸位仙友。”陆畏因大叫,再次催出八方净土,护住无数蛊仙。 “就是现在!”同一时刻,紫薇仙子也迅速动手,催出一记仙道杀招——一视同仁! 龙公直接撕破护持自己的八方净土,手里托着残余的龙宫,杀向方源。 途中他遭遇帝藏生,帝藏生却是主动低下了头,表示臣服! “方源你也去死吧。”龙公瞬移一般,出现在方源的面前。 生死存亡关头,方源连忙催动杀招,但却被其他天庭蛊仙的种种手段拖累。 砰。 一声闷响,他被龙公一击打爆,血肉骨渣四处飞溅,魂魄更是当场彻底崩解消散。 他死了。 方源一死,最后的希望也就没了。 冰塞川等残兵败将失魂落魄,一时间楞在原处。 有人主动投降,冰塞川等人却是大吼一声,仍旧扑向龙公。 龙公冷笑,连连抓击,冰塞川等人无一幸免,尽数身亡。 片刻后,南北诸仙死的死,降的降,这场旷世的大战终于落下了帷幕。 “我们胜利了!” “天庭威武,龙公威武!” 众仙欢呼,中洲更是掀起欢腾之声。 龙公面色平淡,目光扫视一周,停在陆畏因的身上。 陆畏因垂首:“龙公大人有何吩咐?” 龙公轻笑一声,意味深长地道:“还要多亏你借出仁蛊来,此次大战你弃暗投明,天庭将不吝封赏。” 陆畏因连忙出声感谢。 龙公又暗自传音,询问紫薇仙子:“那杀招起效了吗?” 紫薇仙子:“是。要对陆畏因下手吗?” 龙公暗中回道:“无妨,留着他。若我们暗害了他,以后谁敢投靠我们?那杀招不过是一层保险,不管方源有没有重生,只要大势在我,重来一遍又有何妨?” 说到这里,龙公深呼吸一口气:“我们的谋算达到了。” 紫薇仙子的声音有些哽咽:“是啊,借助宿命蛊修复,我们吸引了四域蛊仙入侵,激发了中洲上下同仇敌忾之心,剔除了内部敌人。大时代来临,我们中洲将万众一心,团结一致,我天庭的命令,必将得到衷心的遵从和贯彻。” 她知道龙公就要死了。 龙公哈哈一笑,对于自己的死亡不以为意,他还鼓励紫薇仙子:“有你在,我很放心。” 智道蛊仙并不在于前线拼杀,更多的意义在于谋划大局。 “师父!”这个时候,在凤九歌的带领下,凤金煌哭泣着,来到龙公的面前。 她也知道了,眼下此刻是龙公的最后时间。 龙公摸了摸凤金煌的脑袋,开口道:“人总有生老病死,况且落叶归根,旧的不去,新的如何能来?徒儿你不必过于伤悲。” 同时,龙公又暗中传音,叮嘱道:“煌儿啊,成就仙尊,带领天庭,走向巅峰吧。我们中洲被其他四域夹在中央,属于四战之地,没有地利。但我们也有我们的优势,我们拥有门派制度,后劲十足。原先就算是中洲十大古派,也只是勉强镇压维持中洲局面。无数门派、散修魔道,早对我天庭霸占诸多修行资源,十分不满。” “而如今这场大战之后,人心变化,众志成城,有着复仇的心思,几乎再无内患隐忧。天庭将会是中洲人心所向。天时地利人和,天庭存在数百万年,拥有宿命蛊,早已有了天时。此战后,便拥有五域中最大的人和。去征服吧,去统一人族!去建立千秋万代都不曾有过的霸业!” “为师,能给你做的,也就只有这么多了。” 说完这句话,龙公收回目光,留恋地望向天边。 远处的天空,残阳如血。 夕阳的光映照在龙公身上。 他的龙角折断,却更显霸道狰狞。 龙瞳莹润,还有战意残留。 龙鳞上伤痕累累,血迹斑斑,一对龙爪下不知有多少八转性命。 天庭诸仙围绕着他,悬浮在周围,静静地望着他。 无人话语。 帝藏生俯首,宛若巨大的石像,一动不动。 大地震颤,发出一阵阵的沉闷的隆隆之音。 这一刻,包裹着五域的界壁彻底消弭,地脉勾连,原本隔绝的五域彻底统合一体! 没有了界壁阻碍,五域将自由流通。同时天地二气的差异也会逐渐消弭,五域一统再无客观障碍。 龙公微微一笑,用对未来满怀期待的情感轻声道—— “啊……大时代,来临了。” 这是他最后的一句话。 话音落,他缓缓地闭上了双眼。 龙御上宾,寿尽而亡。 如同这夕阳,一代传奇在此刻落幕! 但他的无敌身姿,深深地刻印在了无数中洲人的眼底。 他的牺牲和奉献的精神,宛若火炬,燃烧在无数人的心中! 龙公,龙公!

下一篇   赠书活动名单核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