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三十三节:分身重生 - 蛊真人

第七百三十三节:分身重生

在这片漆黑的空间中,有一条宽阔无边的大河。 它滚滚流淌,奔腾不息,不见起源,也不见终点。 天地秘境——光阴长河! 光阴的河水苍白无色,但掀起的每一滴浪花在相互碰撞的时候,却会迸射出鲜艳夺目的色彩。 每一滴浪花,都是一个故事,一个曾经发生的画面。 亿兆兆的浪花不断盛开,相互碰撞,整个光阴长河宛若烟火流淌,五颜六色,缤纷绚烂,幻美至极。 一只小巧的蛊虫,它浑身包裹着一层翠绿色的光团,忽然出现,一头扎进光阴长河的河水之中。 这只蛊虫头部、腹部是棕黄色,表面上有树木年轮般的纹理,见证了岁月,流露出沧桑和厚重之意。 它背部的双翼很宽大,半透明,就好像是两片嫩绿的树叶交叠着。 小小的蛊虫,在偌大的光阴长河中毫无起眼,渺小得连一只蚂蚁都不如。 蛊虫扎进河水中后,透出一股坚定,一路逆流而上,追溯过往。 …… 宝黄天。 一股热潮掀动起来,蛊仙们相互交流,议论纷纷。 掀起这股热潮的只是三根胸骨,附加一段战斗的画面。 “难以想象,方源这魔头已经有如此战力!” “唉,他成长何其迅猛,已然是当代的魔道巨擘。” “方源乃是天外之魔,又有春秋蝉,重生归来,修行起来自然是有巨大优势的。” “我认出来了,这是天庭的蛊仙雷鬼真君,没想到居然被方源压着打!” “雷鬼真君井斓,这可是老前辈啊,她居然还活着?” “中洲天庭也不过如此嘛,枉为人族第一势力。他们一直在通缉方源,结果派遣了八转蛊仙,都让方源揍得如此狼狈。” 天庭中,陈衣脸色难看,紫薇仙子气得身躯微颤。 “方源这贼子实在是阴险狡诈!”紫薇仙子咬牙切齿,因为宝黄天中的战斗影像方源只是截取了他反攻成功,痛揍井斓的那一段。 一旁的陈衣眉头紧皱:“紫薇大人,我们是否要将这消息,告知雷鬼真君大人呢?” 雷鬼真君井斓是天庭最近方才苏醒的蛊仙强者。 井斓追杀方源,一个不小心,被方源反攻。 方源依赖万蛟和乱方混向雾拖延她,自己则深入五域界壁之中。 井斓再度启程追杀时,方源和她的距离已经拉得很大。 紫薇仙子推算不出方源的具体位置后,井斓便在界壁中迷了路。 “紫薇!方源那魔头究竟在哪里?”井斓传音过来询问,她气急败坏,语气很冲。 原本以为手到擒来,最终自己却落得重伤,狼狈万分的下场,这让心高气傲的井斓,如何能接受这样的现实? 她把牙齿咬得嘎吱作响,迫切地希望擒杀方源,一雪其耻! 紫薇仙子沉默了一下,缓缓告知了井斓事情。 “什么?就连你出手,也能跟丢他?!”井斓暴怒,非常不满。 “方源的智道造诣,已经今非昔比。不过他终究是要前往琅琊福地去的。我们在那边已经有了布置。此战虽未擒拿此贼,但同样所获极大,不仅是消耗了他大量的仙元,而且还逼迫他暴露出无数底牌。他这样的蛊仙,又岂是能一战而决的?”紫薇仙子语调缓和,劝诫井斓。 井斓沉默,立足原地,一动不动。 良久,她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脸上的愤怒已经全然消退。 “是我小瞧了他,此人惊才艳艳,不愧是天意选中,又被影宗不得不选中的继承人。下一次战斗,我绝不会犯轻敌的错误了。” “比起方源,现在还有一件更麻烦的事情……”紫薇仙子将方源在宝黄天售卖胸骨的事情,委婉地告诉了井斓。 井斓刚刚平复的心境,顿时又掀起愤怒的波涛:“什么?这个家伙,居然把我的胸骨拿出去卖?岂有此理,简直岂有此理!” 井斓立即沟通宝黄天,果然见到自己的胸骨,气得怒发冲冠,双眼一片赤红。 旋即,井斓便看到方源痛揍自己的那番光影,她差点将一口钢牙都咬碎:“该死的家伙……将来你落到我的手中,我必定要把你抽筋扒皮,挫骨扬灰啊!” 方源一边飞驰,一边留神关注着宝黄天。 他在心中冷笑。 他和井斓一战,虽然是失败了,但以七转对战八转能取得如此战果,实乃虽败犹荣。 三根胸骨和那段战斗影像,实质上是方源的赤裸炫耀,是他的赫赫战功! “一场战斗的胜败是其次的,更重要的还是收益和战损之间的比较。这场战斗我虽然失败,但收获的东西恰恰是我需要的。” 方源企图回收上极天鹰,遭受陆畏因的阻拦而失败。 凤九歌入侵琅琊福地,发现智慧蛊,并且带走了古月方正还有荡魂山。 方源自爆荡魂山,引发雷鬼真君井斓的苏醒。同时,陈衣的因果神树杀招有了用武之地,紫薇仙子利用这个线索,推算出他的位置。 雷鬼真君井斓因此准确地狙击到了方源,但因为种种因素,被方源跑了。 “天庭发现并入侵了琅琊福地,他们绝对会再次进攻。琅琊福地对我而言十分重要,不容有失。” “要对抗天庭的再次进攻,必须纠集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。四族大联盟正可以利用!” “此战之后,我声威大振,在四族大联盟中必将拥有更多的话语权,甚至会被这些异族蛊仙看做是对抗八转的希望。” 疾驰的途中,宝黄天中不断有蛊仙向他询问价格,想要收购雷鬼真君的这三根胸骨。 但方源怎么可能会卖? 这是打击天庭声威的最好机会,也是他提拔自家名声的良机,他绝不会舍本逐末去卖了这三根胸骨。 “我必须抓住每一次的机会,不断地打击和削弱天庭的威望,不断地在其他蛊仙心中积蓄勇气。将来某个关键时刻,就会有更多的蛊仙动手,敢捋天庭的虎须。” “说起来,这些问价的人中有没有天庭的成员?应该会有的吧。甚至雷鬼真君也在其中,也大有可能啊。呵呵呵呵。” 方源轻笑一声。 他在苦中作乐,心中仍旧很沉重。 天庭发现了琅琊福地,第二次进攻不知何时,琅琊福地很是危险。 一旦琅琊福地失守,对于方源而言,绝对是一记重创。 因为长久以来,方源就一直巧妙深入地和琅琊派合作,他多次在关键时刻获得巨大帮助。琅琊福地就相当于他的大后方。 但是要对抗天庭,绝非那么容易的。 单靠他,还有琅琊福地、四族大联盟,真的有希望吗? “现在还远远不到放弃的时刻!” “此番回到琅琊福地中去,我便汲取了那股长毛真意。就算将来琅琊福地失守,我也尽全力压榨出了琅琊派的好处了。” 正这样想着,方源忽然身躯一震,流露出惊骇诧异的神情。 他乃是不动神色,城府极深的魔道枭雄,怎么会如此失色? 就在刚刚,方源的宙道分身告诉了他一份万分珍贵的情报。 “分身重生了?” “春秋蝉带着数年后的意志,回到了宙道分身身上。” “原来我第一次尝试,是以失败告终,还是让天庭彻底修复了宿命蛊!” 旋即,方源的神色平静下来,心中掀起的惊涛骇浪也在迅速平息。 方源目光深幽,双眸宛若黑夜。 自从他将春秋蝉留给宙道分身,他就预料过可能会有这样的情形出现。所以他很快就接受了这份事实。 天庭展现出来的实力,让他心头仿佛压上了一整座山脉! “但这样才更有意思,不是么?”方源的眼中流露出一抹笑意,冰冷且又狂热。 畏惧? 那是什么东西? 就算失败上万次,百万次,千亿次,只要有机会,方源就从未想过放弃! 记住手机版网址:m.

上一篇   赠书活动名单核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