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三十六节:杀仙夺财 - 蛊真人

第七百三十六节:杀仙夺财

北原。 秋刀原。 一位蛊仙赤脚行走在草地上。 他身材魁梧,皮肤呈现红铜般的色泽,穿着马甲,露出肩膀,裤腿挽起,露出小腿。 每当他踏出一步,他都会在草地上留下血液形成的足迹。 他便是蒙屠。 刀道准大宗师,七转蛊仙,巅峰战力,蒙家七转中名列前三的强者! 为了突破刀道上的境界,蒙屠自愿镇守秋刀原,效仿人祖终年苦修,几乎不问世事。 他沉默如铁,一步步行走在秋刀原上,双目紧闭,眉头微锁,思考着刀道上的至理。 忽然,他睁开双眼! 只见一头头的鬼怪,发出鬼哭神嚎的声音,向他扑杀过来。 这些鬼怪恐怖渗人,大体上都是人形,但形容丑恶,外貌狰狞,青面獠牙,手爪如刀,一个个的眼珠子都充斥血色,浓郁的杀机刺激得蒙屠汗毛直立。 “这是什么鬼东西?!”蒙屠又惊又怒。 他和这些鬼怪交手,惊骇地发现这每一头鬼怪竟然都有七转的战力! 饶是他七转巅峰战力,面对这些层出不穷,绵绵不绝的鬼怪攻潮,也得退避三舍。 不过,就在他要撤退的时候,攻击他的鬼怪猛地发生自爆。 这个变化,大大超出蒙屠的意料,着实打了他一次措手不及。 轰轰轰! 鬼怪接连自爆,威力极大,蒙屠吐血爆退。 “这些鬼怪合击,法度森严,配合默契,定然是蛊仙在背后操纵!只是不知道是魂道蛊仙,还是奴道?” 蒙屠心中蒙上一层厚重的阴影,正给家族传信求援时,忽然天地骤变。 待蒙屠反应过来时,他已经身陷一处仙道战场之中了。 “这是什么仙道战场,铺设得居然如此之快?!”蒙屠眼中闪过一抹骇然。 交手到现在,他连对手的真面目都没有见到过。 “阁下究竟是何方神圣,为什么要与我蒙家为难?”蒙屠大喊。 幕后黑手方源轻轻一笑,却不理他,而是开始酝酿落魄印。 方源并没有武庸的遮掩手段,落魄印一开始酝酿,便风起云涌,滔天的气势卷席整个阎罗战场。 他的位置也因此暴露出来。 蒙屠刀锋一般的目光立即扫视过来,便见得方源是一位相貌普通的蛊仙,一身灰袍,平平无奇,落到人堆里照不出来的那种。 但方源此刻的气势,让蒙屠感受到了极大的震撼。 蒙屠甚至都有些茫然:“明明只是七转巅峰修为,为什么能驱动八转的杀招?” 其实落魄印只是准八转,气势骇人。方源此刻还没有八转仙元,此刻催动的落魄印杀招是经过了一番删减的。 蒙屠一咬牙,向方源冲杀过来。 北原蛊仙就是如此的悍勇! 方源轻轻一笑,好整以暇,仿佛蒙屠不存在似的。 大量的人形鬼怪阎罗子,浮现出来,奋不顾身地阻拦蒙屠。 阎罗子的数量规模让蒙屠绝望! 方源的落魄印酝酿完毕,遥遥一击。 在阎罗子的逼迫下,蒙屠左遮右挡,躲闪不及,被落魄印击中。 一瞬间,他的脸上涌现出死灰之色。 他死了。 魂魄彻底消亡,一丝一缕都没有留下来。 方源打扫战场。 蒙屠的肉身尸躯完好无缺,仙窍也遗留下来,还有里面的大量修行资源和三只仙蛊。 前世蒙屠自爆,方源只得到一只刀翅仙蛊,今生收获颇丰。 撤销了阎罗战场后,方源又搜刮整个秋刀原。 地底下埋藏的饮刃酒,是他此行的主要目的,都被方源收集起来。 除此之外,还有海量的凡级刃蛊。 仙级的刃蛊就不要想了,因为它在在南疆蛊仙铁区中的手中。 “上一世蒙屠自爆,出乎我的意料,令刀道道痕刻印到了秋刀原上,使得这片资源点潜力非凡。” “但今生蒙屠根本还未想到自爆,就被我杀死了。现在又被我劫掠一空,这片秋刀原将再无往昔的辉煌。” 方源几乎将这里搜刮一空,最后他淡淡地瞥了一眼,转身即走。 他并没有回转琅琊福地,因为还有仙材未搜集到。 炼制万我仙蛊,有四大主要的仙材,分别是饮刃酒、刃蛊、正反狙神针、浮生火。 如今前两者已经到手,就剩下后两个了。 方源来到神针谷。 这是人造的山谷,乃是七转蛊仙睡姑专为刺神猬所设。 睡姑是北原散修,修为有七转,战力并不突出。但她掌控的刺神猬却是太古荒兽,又是剑道。 刺神猬有一项天赋本领,能将,浑身尖刺暴射而出,让人来不及躲闪,屠神杀仙不在话下。 若是睡姑和刺神猬配合良好,便有斩杀蒙屠的可能。 正因如此,方源上一世时,蒙家的蒙自在、蒙召调查蒙屠死因的时候,一度怀疑过睡姑。 方源偷偷来到神针谷附近,并不入谷,而是故技重施,催动阎罗子杀进去。 很快,神针谷中就传来睡姑的惊啸:“好胆!居然敢犯我神针谷!” 阎罗子接连自爆,睡姑狼狈万分,扭头就跑。 “想去和刺神猬汇合?”方源冷笑一声,借助阎罗子自爆的余威,令阎罗战场迅速成形,将睡姑困在里面。 睡姑发出和蒙屠相差不多的惊呼:“这是什么仙道战场?竟然迅捷如斯!” 方源缓缓现身:“不然。和流言笼相比起来,速度上还是差距很大的。” 睡姑用满是忌惮的目光看着方源:“阁下何人?我睡姑与你无冤无仇吧?还请高抬贵手,阁下想要什么,一切都好商量。” 方源微微一笑:“我想要你的命。” 睡姑脸色顿时煞白。 阎罗子一拥而上,睡姑险象环生,一面艰难抵抗,一面惊惶叫喊:“留我一命,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!等等,我将控制刺神猬的方法教给你,如何?这个筹码来换我性命!” 方源淡漠地看了她一眼:“别演了,一个能在蒙家和慕容家之间周旋的人,岂会贪生怕死?” 见方源识破,睡姑怒吼一声,终于施展出真正的实力。 她的实力居然不弱,和外界风评相差很多,她在阎罗子的重围中杀出一条路来。 但这又有什么用呢? 她无法破解阎罗战场,始终是瓮中之鳖。 方源开始酝酿落魄印。 睡姑向他冲杀过来,试图阻止方源积蓄杀招。 但她实力比蒙屠还要差许多,蒙屠都不能阻挡方源,又何况是她? 睡姑惨笑:“我区区一届散仙,向来与人为善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只想经营自己的一份田地。没想到人在家中坐,祸从天上来。你这个恶魔,总有一天,你会得到报应!你怎么对他人的,都会千百万倍地返还给你自己!我的下场,就是你将来的下场!” 她大声诅咒方源,发泄着心中的怒火和恐惧。 方源声音冰寒刺骨:“看来你还不知道自己的罪。” 睡姑瞪起双眼:“我何罪之有?” 她怒不可遏,方源不仅要杀她,还要污蔑她。 睡姑冷笑:“你一个魔道蛊仙,居然学起正道,想要污蔑对手,占据大义?哼,简直不伦不类!你若纯粹一些,我或许还能高看你一眼。” “你怎么没有罪。你的弱小就是罪啊!”话音刚落,方源便射出落魄印。 没有任何意外,睡姑中了这招,防御杀招如纸片般撕裂,她当场阵亡。 方源收了她的尸躯,尽夺她的仙窍。有点美中不足的是,睡姑的仙蛊几乎都被她自己摧毁了。 方源收起阎罗战场,先扮做睡姑,将刺神猬身上的正反狙神针都收走。 刺神猬战力降至谷底,方源直接出手镇压了刺神猬,将其收入至尊仙窍。 而这座神针谷,方源也没有放过。 他动用拔山蛊,直接拔走,塞进仙窍里去,原地不留分毫,抢得一干二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