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三十九节:野生仙蛊 - 蛊真人

第七百三十九节:野生仙蛊

方源落到山谷中,寻了一处山洞,简单搭建了一座凡蛊屋,默默修行。 影无邪等人都留在了石莲岛上,熟悉未来身杀招。 方源重生归来,自然省略了这一步骤。 未来身对方源最大的帮助,并非修为、战力等等方面,而是定仙游。 有了未来身杀招,方源就能利用它,在五域两天中四处转移。 当然,像是龙鲸乐土这样的地方,是无法直接进去的。 仙蛊唯一,此时此刻真正的定仙游仙蛊应该在凤九歌的手中。然而只要蛊仙研发出相应的杀招,就能发挥出类似的威能,替代自己想要而不可得的仙蛊。 这是用蛊的奥妙。 方源的宙道分身,沐浴在智慧光晕之中,不断地推算。 其中一个主要的内容,就是改良阎罗战场,增添宙道的仙蛊进去,使其具备宙道仙级战场的优势特长。 上一世,方源时间太紧,不仅要提升自己的修为,还要对付天庭,更要谋求红莲真传。天庭对他施加了巨大的压力,方源一边抵抗还要一边经营自己的仙窍。 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,方源陆续推算出阎罗战场、落魄印、万剑鬼蛟等等杀招,已经是拼尽全力了。 蛊仙推算出一个寻常威能的杀招,至少要三四年的时间。 方源拥有智慧光晕,高超的智道手段以及超出寻常的流派境界,这才能在上一世创造出杀招方面的奇迹。 而这一世重生,这些杀招自然也跟着带回来。 方源直接拥有了上一世的杀招成果,并且还能在这一世,继续提升这些杀招。 这一来一去,自然就形成巨大优势。 “阎罗战场乃是魂道和奴道兼并的战场。” “奴道的优势在于消耗战,阎罗子众多,能死亡冲锋,临死之前还能自爆,能够牵扯和消耗敌人大量的战力。” “魂道的优点是以杀助杀,纯正的魂道战场中,杀死一个敌人,战场威能就会随之上涨。” 方源的阎罗战场,便有这样的两个长处。只是后者稍微弱一些,转化阎罗子的速度并不快,又常常因为方源对战太过强大的个别敌人,导致魂道的优势并不显而易见。 “当我增添宙道仙蛊进去,阎罗战场就能具备宙道战场的特长。” 宙道战场的特长便是改易时间,最经典的就是在战场中时间延长加倍,外界一天,战场中兴许就过了一个月。这就给战场的主人斩杀强敌,争取到了充分的时间。 举个例子,敌人被陷在宙道战场中,敌人的同伙感觉不对,前来支援。同伙赶到现场,用了一炷香的时间,但是在宙道战场中已经过去了三天三夜!战场主人早就铲除了敌人,扬长而去了。 上一世,方源虽然用阎罗战场困住了凤九歌,还盗取了他的定仙游仙蛊,但最终还是没有能杀得了他。原因就是:凤九歌动用命甲仙蛊采取拖延战术,争取到了时间,紫薇仙子在外破解了阎罗战场。 若是当时方源的阎罗战场有宙道的奥妙,将战场中的时间延长个三天三夜,紫薇仙子就算最终破解,也只能给凤九歌收尸了。 方源改良阎罗战场,对成果很是期待。 尤其是宙道境界高达准无上,增添宙道仙蛊并没有多少困难。 他多种流派兼修,越到后期,越是厉害。万剑鬼蛟杀招就是最好的例证。 面对这种多种流派融合的复合杀招,单修一个流派的蛊仙往往很难破解和防御。 方源在这个无名的小山谷中待了四天五夜,终于,他等到了契机。 轰隆隆! 清晨时分,大地颤抖,裂开缝隙。 山谷崩塌,烟尘滚滚,方源不得不升上半空。 地面上的缝隙越来越大,山谷直接被吞并,一道巨大的地沟在方源面前逐渐形成。 五域的界壁正逐步减少,五域的地脉也正在逐步的融合。 地脉动荡,大量的地沟成形,南疆土道道痕最为浓郁,这个地沟成形的现象也最为剧烈。 方源耐心地等候,直到地沟稳定下来,他立即降落进去,开始寻找。 新生的地沟,翻出了大量的蛊材,冒出地底下生存的生物。 当然,尸体居多。 方源越往下探寻,有价值的发现就越多。 不久后,他就看到了第一头荒兽的尸体。 一头荒兽尸体,就是成堆的六转仙材,虽然有破损,但关键是不劳而获啊! 方源不费吹灰之力,就将荒兽尸体收入囊中。 令他感到一丝淡淡喜悦的是,这具荒兽尸体中还留存着魂魄。这个荒兽魂魄,就是一头阎罗子。 方源催动侦查杀招,不断搜索。 他的收获越来越多,但都是随手而为。有时候碰到一些受伤不是很严重的上古荒兽,方源就主动避让。 “怎么还没有发现?难道传闻有误?” “若是罗家故意宣布的假消息,那我此行的目的就落空了。” 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,方源便有些焦急起来。 这处地沟本就在南疆罗家的势力范围内,时间过得越久,罗家的蛊仙就越可能赶过来。 此行,罗家很可能带着仙蛊屋来。 毕竟每一场地沟成形,就代表着巨大的利益,由不得罗家不慎重。 方源虽然不太惧怕,但也不想节外生枝。他只想达成目的后,偷偷转移。 临近中午,方源还没有见到目标,倒是其他的收获逐渐积累了一大堆。 “真的没有?” “或者是我遗漏了?还是我的运道糟糕,影响了自己呢?” 正当方源怀疑的时候,忽然双眼中绽射出刺眼的神光。 “有发现!” 他小心翼翼地接近,发现了一只上古荒兽钻头鳖。 这头鳖大如海船,浑身黄不拉几,顶着一个扁扁的甲壳。最惹眼的是它的脑袋,它的脑袋很大,像是一个大锥子,尖尖的嘴巴向前延伸,有着天然的螺纹。整个脑袋都是半透明的,好像是品质不高的钻石。 钻头鳖生活中在地底的暗河当中,它在水中的速度非常快。 它也可以在土壤中移动,每当它土中转移的时候,它的脑袋就会探伸出来,疯狂的旋转,将前方的泥土钻破绞烂。 不过因为它巨大的甲壳拖累,它在土中的速度远远不如水中。 方源悬浮在钻头鳖的上空,直接几个侦查杀招扫过去。 方源的侦查杀招并不出众,但是对付钻头鳖这头野兽是绰绰有余了。 很快,方源的脸上涌现出喜色。 他发现了钻头鳖上藏有野生的仙蛊! “就是它!” 这只野生的仙蛊,就是方源此行的重要目标。 方源立即动手,催动阎罗战场。 这一动手,气息泄露,方源就暴露出来。 钻头鳖虽然只是野生,智力不足,但是也有敏锐的直觉,它对方源尖啸几声,就像撤走。 但方源早就安排好了几只阎罗子,这个时候包抄过来。 阎罗子和钻头鳖大战,因为担心损坏那只野生仙蛊,所以束手束脚。 不久,阎罗子就被钻头鳖钻透了两头,咬断了一头。 阎罗子就是死亡,也不自爆。 它们虽然损失惨重,但也达到了纠缠住钻头鳖的目的。 在阎罗子的辅助下,方源顺利地合拢了阎罗战场,将钻头鳖包裹进去。 达成这一步后,方源吐出一口浊气,心情微微放松下来。 阎罗战场成功催动出来,在外界很难发现,就算罗家蛊仙来到附近,察觉到战场的可能性也很小。 而钻头鳖被阎罗战场包裹进来,就是瓮中之鳖了。大部分的七转蛊仙落入这个战场,都很难破解逃脱,更何况这样一头上古荒兽了。 方源不骄不躁,稳扎稳打。 为了节省仙元,他没有催动大盗鬼手。 他此时的运势不佳,催动这招很可能盗来的只是大量的野生凡蛊。 最终,方源在阎罗子的配合之下,将这头钻头鳖战力削弱到底,最终将其活捉生擒。 至于它身上的野生七转仙蛊,也被方源获得。 “很好!有了它,我便能克制定仙游了。”方源自是欢喜,将钻头鳖和野生仙蛊都收入仙窍,又收起阎罗战场。 来到地沟外界,罗家蛊仙已经到了,正在愤愤大骂,显然是发现方源捷足先登。 按照痕迹推算,罗家蛊仙都心痛得滴血,大量的仙材被恣意搜刮。 罗家损失很大! 方源看了一眼罗家的仙蛊屋,想了想,还是隐去身形,悄悄离开。 远离这处地沟足够的距离后,方源便利用未来身杀招,直接从南疆离开,回到了琅琊福地。 方源忽然出现,将琅琊地灵吓了一跳。 他闪现到方源的面前,不禁又惊又喜:“方源,你把定仙游仙蛊夺过来了?” 若是没有定仙游仙蛊,天庭要想入侵琅琊福地,可就麻烦多了。 但方源摇摇头:“这只是我的杀招。万我的炼制,你们准备好了吗?” 琅琊地灵对方源的回答很是失望,不过还是答道:“都差不多了,孩儿们日夜都在演练手段,其他的蛊材都准备妥当,就差你那边的八大主材了。你搜集全了吗?” 方源摇头:“只搜集了三种,不过不用太着急,时间还早呢。” 琅琊地灵急了:“方源长老啊,你这态度可不对啊。天庭的入侵说不定就在下一刻,咱们本就处于弱势,再麻痹大意的话可就要万劫不复了!” “明白,明白。太上大长老,你且安心,我心里有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