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四十五节:恩将仇报! - 蛊真人

第七百四十五节:恩将仇报!

“方源你竟然真的敢,你实在是太无知无畏了!竟然敢在琅琊福地算计我!我要让你明白你究竟犯下了何等严重的错误!!” 琅琊地灵大吼,满脸的愤怒,仿佛是即将喷发的火山,下一刻就要岩浆滚滚,将方源当做渣滓融化。 然而下一刻,琅琊地灵动作顿止,脸上的怒意陡然一僵,旋即变成了深深的惊愕。 “怎么会?我居然动弹不得,并且和琅琊福地的联系也变得若有若无!”一时间,琅琊地灵惊得呆住。 方源嘴角淡笑,一切都在他的掌控当中。 自从方源第一次见到琅琊地灵的时候,他的心中就埋下了一颗“对琅琊福地下手”的种子。 经过数年的光阴,这颗种子生根发芽,暗中茁壮成长,直至此刻开出了美妙的花来! 方源俯视琅琊地灵,语气淡然,洋溢着自信:“没有用的,你根本不清楚你我之间的差距。” 琅琊地灵极力挣扎,但他就像是一只蝼蚁,被死死镇压住,根本动弹不得,更别提去操纵整个琅琊福地了。 他尝试一番后,便骇然发现情况不仅没有丝毫起色,反而身上的束缚变得更加严重! “这不可能!”他望向方源,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。 方源微笑:“看来,你开始逐渐察觉到我们之间的距离了。” 方源的炼道境界,要远超琅琊地灵。 前者是汲取过长毛真意,炼道境界高达准无上,而后者不过是长毛老祖留下的执念,所形成的地灵,尽管炼道造诣非凡,但距离准无上这种程度还是颇远的。 方源的阵道境界,更是大大的超越了琅琊地灵。 琅琊地灵在阵道方面的造诣非常普通,而方源却是阵道的宗师。 更主要的是方源布阵的实践经验极其丰厚。洁身自好阵、四通八达上古战阵、龙鳞海食道仙阵、太古年兽钓来阵、光阴泄洪逐流阵、我意封天阵、智炼蛊阵……这些蛊阵很多都是方源自行设计,自我改良,自己搭建,从始至终,一手包办。 “好一个方源!你真不愧是世间公认的魔道巨擘了!”琅琊地灵双拳握紧,脸色狰狞,双眼好似喷火,死死地盯着方源。 他咬牙切齿,继续道:“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!万我仙蛊方本来就有问题,我却没有看出来。炼蛊过程中出现意外,是必然的事情,你借此机会成功布阵,然后诓骗我入阵。你的这个阵中之阵,应该是你仿造了血光镇灵杀招吧?” “这样看来,万我仙蛊方中的八种主材,其中后四种血材都是用来陷害我的。真正用来炼制万我仙蛊的主材,只有前四种而已!” 琅琊地灵越说越镇定,他的心绪渐渐安定下来。 方源看着他,没有说话,神色平静。 琅琊地灵反而皱起了眉头,他在方源的眼眸深处看到了一抹笑意,好似是看出了他的打算! 琅琊地灵心中闪过一抹慌乱,但又很快被自己镇压下去。 他继续道:“要镇定!不能慌!长毛炼道大阵乃是我本体的巅峰杰作,岂是方源这么短时间里就能揣摩清楚的?他布置阵中之阵来陷害我,但这血道小阵是在我的炼道大阵之中。不久之后,单凭炼道大阵运转,就能挤破这个血道小阵。到那时,我抓住机会就能逃生出去。” “只要我逃得出去,整个琅琊福地就都是我的力量。再将方源暗害我的事实宣布出去,异族大联盟也会站在我这一边。” “到了那时,我定要叫方源好看!” “哎呀!” 琅琊地灵忽然一拍脑袋,脸色铁青,懊恼至极,恨不得杀死自己:“该死的!我怎么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!” 方源便笑:“放心吧,地灵,你想到的这个破绽,我又岂能预料不到?” “什么,你早就预料到了?”琅琊地灵先是一惊,旋即又镇定下来。 他哈哈大笑一声:“就算你预料到了又能如何?你看得透这座炼道超级大阵吗?” 方源摸了摸鼻子:“我对于这座大阵的认识程度,至少比你认为的要深得多。当然要论看透,我还差一些距离。” 琅琊地灵再度哈哈大笑:“这就是了!你等着吧,方源,等我出去,我要让知道背叛我琅琊派的可怕下场!” 然后,琅琊地灵的等待毫无结果。 片刻之后,血道小阵仍旧稳定如初。 琅琊地灵苦苦等候,长毛炼道大阵就是不见动静!并且,他的全身上下都已经被血光浸染。 “这不可能!你到底做了什么?!”忽然间,琅琊地灵对方源怒吼咆哮,他彻底陷入了惊慌之中。 方源微笑不语。 他接触长毛炼道大阵的时间,远比琅琊地灵想的要长。 因为上一世他就接触到了。 方源的阵道、炼道、智道三大流派的深厚造诣,令他充分地理解了长毛炼道大阵的精华和奥妙。 长毛炼道大阵乃是当初长毛老祖毕生心血凝造而成。 依照方源如今的底蕴,要让他自己建设出一个能媲美的炼道大阵,很难很难,需要海量的时间、精力、物力。 但是有了这座长毛炼道大阵摆在眼前,方源就并非是自己在白纸上作画,而是在欣赏一幅名家的画作。画作就在眼前,让他说出画作的笔法和妙处,他还是非常容易的。 当然,他到底是旁观者,无法彻底洞悉此阵的全部奥妙。 不过没有关系,作为间谍内应的毛六,此刻就掌控着这座大阵的某个重要方面。 借助毛六的策应,方源令长毛炼道大阵根本无法干扰到血道小阵。 琅琊地灵挣扎了一阵,终于意识到:在方源处心积虑的阴谋下,他已经无翻身之力了。 迫不得已之下,这位已经被血光彻底侵蚀的黑毛地灵自行退让,让另一面的白毛地灵登场,妄图翻盘。 遗憾的是,对琅琊地灵知根知底的方源,怎会漏算这一点呢? 白毛地灵登场后,便立即被血道小阵镇压,同时大量的血光也向他浸透过去。 “卑鄙无耻!”白毛地灵被镇压得死死,无法动弹,只有嘴巴能开口说话。 他大骂方源:“方源啊方源,你这个阴险狡诈的小人!” “你之所谓能够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,我琅琊福地对你支助最大!” “你还未成仙时,我就帮助过你,最终你才能顺利捣毁八十八角真阳楼。” “你刚刚升仙的时候,毫无身家,一穷二白,是我和你交易,让你推算仙蛊方,我付出仙元石,这才让你成功起步。” “你要炼蛊虫,我多少次亲自出手!福地中的毛民蛊仙哪一次没有帮你?” “你渡劫风险太大。也是我们借给你仙元石,借给你仙蛊,让你渡过难关。” “我交给你仙劫锻窍的妙法,交给你剑浪三叠等等杀招。” “你搬迁星象福地,是我们借的蛊虫,提供的法门。” “你的狐仙福地遭受攻击,是我们冒险出手,帮助你挽回了无数损失!” “你的智慧蛊,还是我帮你喂养,耗费了我福地多少的寿蛊啊!” “你的荡魂山被夺走,我按照约定赔偿你,哪怕是要付出炼道真意的代价。” 白毛地灵越说越是激愤,越讲越是委屈,滔滔不绝地说到这里时,眼眶都泛红了。 和黑毛地灵暴躁、强硬的性情不同,白毛地灵性情隐忍平和,得过且过,只对炼蛊方面的事情感兴趣。 黑毛地灵是激进的进攻派,白毛地灵就是文弱的保守派。 “方源啊,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嘛!” “我们琅琊福地这么对你,你居然恩将仇报,对我下手!” “你在外面混不下去,几乎五域的蛊仙都要为难你,是琅琊福地为你遮风挡雨啊!” “你是一个人族,但不管是我还是黑毛,都努力地接纳你,任命你为太上客卿长老,给予重用,把你当做自己人!” “但你现在是怎么对待我们的?” “你现在摸摸你自己的心,你仔细看看,你现在的心中有没有一丝的愧疚?有没有感到对不住我们!”白毛地灵嘶声力竭地哭诉、呵斥着。 方源面无表情:“没有。” 琅琊地灵:“……” 顿了一顿,他又喊道:“你这样对付你的恩人,你的朋友,你的家人,你的良心不会遭受到谴责吗?!你的心情不沉重吗?!” 方源掏掏耳朵:“正相反,我很是兴奋呢。” 琅琊地灵怒气冲霄,恨不得将方源撕咬成骨渣碎肉:“方源,你这个魔头!你不要脸啊你!” “你就是个畜生、杂种!你就是个卑鄙小人,阴险无耻,果然是人族货色!你笑吧,你笑不了多久的!” “你这种人必定不得好死,我真是瞎了眼,居然相信你!老天爷不会放过你的!” “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第一次见到你时,我就会杀了你,把你挫骨扬灰,把你碎尸万段!” “哦。”方源云淡风轻,他微笑着摇头,“可惜你没有这样机会了啊。” 琅琊地灵无语了,他恨不得把眼前方源微笑的嘴角撕烂。 但他动弹不得。 他只有咒骂,发泄自己的怒火。 然而,面对方源这样不知羞耻,毫无道德感的人,他任何的咒骂都显得如此苍白无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