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四十四节:优势太大 - 蛊真人

第七百四十四节:优势太大

星投杀招虽然强悍无比,完全是影响五域战略平衡的杀招。但只要是招数,便会有缺憾和弱点。 方源对星投杀招知道的不是很多,但关键的一点他是明白的。 星投杀招需要引子。 这个引子就是凤九歌上一次入侵琅琊福地后,遗留下来的不利道痕中的某一部分。 上一世,这部分的不利道痕忽然形成黑暗漩涡,将陈衣、雷鬼真君、凤九歌、紫薇仙子投放进来。 幸亏当时方源和琅琊地灵反应及时,迅速出手,将黑暗漩涡打灭,这才阻止了后续的更多天庭蛊仙的入侵。 这一世方源重生,自然是知道黑暗漩涡成形的准确位置。 因此积极改良了琅琊福地的守护大阵后,便利用阵道空间将其罩住。 雷鬼真君打头阵,一进来就被蓄谋已久的方源等人,直接干死了。 陈衣第二位冲出黑暗漩涡,方源没有多余的时间来酝酿落魄印,暂时僵持下来。 紧接着第三位则是凤九歌。 他是方源最主要的目标! 因为七转定仙游蛊就在他的手中! 至于第四位很可能便是紫薇仙子。 紫薇仙子乃是智道蛊仙,又执掌星宿棋盘。如果说龙公是天庭的精神领袖,是士气的保障,那么紫薇仙子便是天庭的大脑,决策之人。 她当然很重要,但方源就算杀了她,也效果不大。 为什么呢? 因为天庭仙墓中沉睡的智道蛊仙太多了,死了紫薇仙子一人,便会有第二位苏醒接替她。当初紫薇仙子为什么苏醒?不就是因为天庭的智道蛊仙监天塔主死了么,所以紫薇仙子才苏醒过来接替监天塔主的位置。 紫薇仙子若是身怀星宿棋盘,那么方源还有谋杀她的兴趣。 但可惜的是,星宿棋盘需要维持星投杀招,就得留在天庭那边,带不过来。 方源有着上一世的战斗经验,这点秘密他已是推算清楚的。 设身处地来讲,对于方源还不如将紫薇仙子留着一命。因为知己知彼百战不殆,方源较为熟悉紫薇仙子,这对方源有利。若是方源杀了她,换来一位陌生的天庭智道蛊仙,对方源是削减重生优势的。 当然,还有最关键的原因——紫薇仙子的战力很强,虽然上一世中洲炼蛊大会时,方源的战力超越了她。但现在,方源还未到八转修为,战力和上一世的最后时期有着很大的差距。 若是将紫薇仙子放进来,天庭一方就有三位八转战力。方源一方拥有天婆梭罗、超级大阵、太古石龙还有他自己,交战的话会非常激烈,局面极可能失控。 千万别忘了,陈衣的身上可是有着元莲仙尊的后手! 仙道杀招来因去果,在上一世起到了关键作用,方源印象深刻,绝不会忽略。 再加上方源已经镇压了琅琊地灵,整个琅琊福地都是他的私有财产了。他当然会尽可能的减少损失。 所以,他比上一世更加提前,将黑暗漩涡摧毁。 天庭那边一众蛊仙傻眼,而琅琊福地当中,则是凤九歌和陈衣面面相觑,直接懵逼了! “这和计划中的完全不一样啊!” “星投失败,只剩下我们几个单打独斗了。” “琅琊福地是早有准备了,他们的反应太及时了。” “眼下,就只有防守拖延,等到星投杀招继续催动出来!” 陈衣和凤九歌迅速地交流着。 他们两个悬浮在大阵空间中,背靠着背,互为依仗。 凤九歌又道:“对了,雷鬼真君前辈呢?” 陈衣喉结滚动,犹豫了一下,还是没有把他之前看到的情景说给凤九歌听,而是道:“我也不清楚,来的时候就不见雷鬼真君的身影。” 凤九歌点点头:“恐怕是雷鬼前辈立功心切,冲得太猛,被切分出去了。如果我们和她汇合的话,那就最好不过。” 陈衣心中始终笼罩着一层不详的预感,但这个时候他也不方便说出来影响士气,只好道:“我看悬。方源是多么狡诈阴险的家伙,怎可能轻易地就让我们汇合呢?说不定此刻雷鬼真君已是被其他力量纠缠住了。” 凤九歌却是比陈衣乐观,他笑了笑:“陈衣大人,其实我们的战力已经足够出色。我能抵抗八转蛊仙,勉强算得上是八转战力。再加上你和雷鬼真君前辈,那就是三位八转战力。想来琅琊福地要抵挡住我们的攻势,很是困难吧?说不定依靠我们,就能够将琅琊福地攻打下来了。” 陈衣哈哈一笑,强振精神:“凤老弟说得对。不过若情况紧急,超出意料,你还是找机会动用定仙游先撤吧。” 凤九歌深深看了陈衣一眼,心中琢磨陈衣这人情绪好似有些变化啊。 凤九歌是亲眼看到,陈衣兴冲冲地进去,迫不及待的要立功证明自己的样子。怎么到了这里,刚刚遭受一些挫折,精神气都萎靡暴降下来了? “陈衣虽曾经是元莲派的太上大长老,但看来位高权重的日子,已经不复勇猛果敢。难怪他在西漠的时候,任务失败,累天庭失去了豆神宫。” 凤九歌心中对陈衣有些看不起。他却不知,在方源上一世,他和陈衣的关系还是蛮不错的。尤其是当他运用半曲命运歌,救下了陈衣性命之后。 两人迅速交流,都在电光火石之间。 方源当然已经动手。 但是这一次,他不急着亲自出手,而是隐去了身形。 替代他的是太古石龙,还有琅琊地灵和一干毛民蛊仙组建的上古战阵天婆梭罗! 凤九歌、陈衣联手对敌。 几个回合下来,双方谁也奈何不住谁。 但是陈衣和凤九歌始终眉头紧锁。 “太古石龙最为皮糙肉厚,但危险性反而垫底。天婆梭罗中的蛊仙战斗意识也不是很强的样子。” “是啊,最关键的还是方源。他一直没有出现,究竟是出去和雷鬼真君战斗,还是隐藏着对付我们呢?” “除此之外,还有这座大阵!” “要先把这座大阵打破,否则始终被困住这大阵空间之中,十分不妥。” 陈衣、凤九歌一合计,阵型顿时变了。 凤九歌开始酝酿杀招,而陈衣在前守护。 陈衣以一人之力抵挡住太古石龙、天婆梭罗的攻势,凤九歌积蓄杀招成功,催出离歌。 但上一世,这离歌就无法奏效,这一世效果更是不堪。 方源怎可能会漏算了离歌杀招呢? 陈衣和凤九歌攻势不成,反而令方源捉住机会,忽然出手,将陈衣和凤九歌间隔开来。 随后,超级大阵猛地运转,开辟出两个空间,将陈衣和凤九歌彻底分开。 天庭。 漫天的星芒正在重聚。 紫薇仙子此刻已经是满头汗渍,正全力催动,重新蓄势,酝酿星投杀招。 然而,星投杀招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重新施展的。 此招威能极强,能够传送八转蛊仙,毫无疑问是战略级的手段。正因如此,催动的代价也极大,不仅是八转仙元的海量消耗,还有大量的酝酿时间,繁杂多变的步骤。没有深厚的智道造诣,完全运用不来。 “若是我们此次行动大获成功,夺回智慧蛊。有了智慧蛊,催动星投杀招便成了轻而易举的事情了,绝不会像现在这般麻烦!”紫薇仙子叹息一声。 她身旁的蛊仙就笑:“紫薇大人,就算我们不去,单凭前往的那三位,也具备了攻下琅琊福地的实力了。” 天庭蛊仙们都神情缓和,氛围轻松。 紫薇仙子却有些忧愁,眉头微蹙,感到一些不妥。 “是啊,凤九歌才情卓绝,虽是七转,却能和八转抗衡。他已有入侵琅琊福地的经验,这一次更会驾轻就熟。就算再不济,惹得琅琊福地集火他,他也有命甲仙蛊在身,自保是绝对没有问题的。”紫薇仙子身旁的天庭蛊仙分析道。 琅琊福地。 噗! 凤九歌身躯一震,大吐鲜血,他在大阵空间中狼狈逃窜。 方源狞笑着追杀过去。 凤九歌脸上还残留着惊骇之色:“我的蛊虫的确是莫名其妙的消失了!怎么会这样?这种手段,应该是偷道的手段。只是不知道这是方源出手,还是这个超级大阵的威能?” 大盗鬼手已经连续动用了几次,但和上一世不同。 方源只是偷取了大把的凡蛊,还有一只音道仙蛊。 “和上一世相比,我的运气很低啊。”方源心中也有些无奈。 他修为越高,春秋蝉重生就需要发挥越强大的威能,导致后遗症也比以前重得多。 方源在此战之前,已经动用了燃魂爆运等等手段,但仍旧没有达到上一世的运道水准。 “虽然我也收获了巨阳仙尊的己运真传,但这真传中的杀招、仙蛊方虽然全面,运道的仙蛊却是稀少得很。因而,我始终没有偷来定仙游蛊啊。” 方源在遗憾,凤九歌则就是凝重至极了。 “对方竟然有直接盗取仙蛊的能力!情况真的很严重!我就算有命甲仙蛊,也可能会被直接盗走啊。” “难道要直接动用定仙游蛊回去吗?丢下陈衣……” 凤九歌犹豫不决。 另一边。 天庭的蛊仙又道:“比起凤九歌,陈衣大人则是堂堂正正的八转蛊仙了。他可是元莲派的前任太上大长老,一生战斗经验丰富如海。并且他还是当代元莲传人,拥有强大的木道手段。陈衣大人老而弥坚,最为稳重可靠,必定能站稳阵脚,掌控战局的。” 琅琊福地,超级大阵。 陈衣浑身都是汗,满脸焦躁之色无法掩饰。 “该死的!”他心中狠狠咒骂。超级大阵将他和凤九歌分隔开来后,和他交手的敌人都消失了。 大阵运转起来,形成层层迷宫,重重幻境,将陈衣困住。 陈衣不断地侦查,不断地突破,但迷宫和幻境仿佛无穷无尽。 “快,再快点!” “我必须尽快突破这里,和凤九歌汇合啊。” “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!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!” 陈衣乃是专修木道,在阵道上造诣并不深厚。 陈衣的战斗风格,也不在于攻伐,而是在于持久。不管是巨木囚笼、因果神树,皆是如此风格。 上一世陈衣坐镇九九连环不绝阵,为难武庸、方源等人,现在他却反被方源利用超级仙阵折磨刁难。 这正是方源熟知了陈衣之后,采取的针对战术。 天庭。 “我也知道你说的很对,但不知为何,我心中的不安却是越来越浓郁。”紫薇仙子叹息。 她身旁的天庭蛊仙沉吟了一下:“不至于吧。就算是凤九歌、陈衣落入下风,雷鬼真君前辈可是实打实的强者啊!她可是刁难过幽魂魔尊的传奇!上一次之所以让方源溜走,那是因为界壁的缘故。这一次在琅琊福地,她可就能发挥出真正的实力了!呵呵呵,恐怕现在死在她手中的蛊仙,一个巴掌已经数不过来了。方源就算出手,又能怎样?只会被雷鬼真君追得四处乱窜!” 天庭蛊仙说道这里,自信洋溢,语气极其肯定。 琅琊福地,大阵空间。 方源一边追杀凤九歌,一边对雷鬼真君的残魂搜魂。 他居然一心二用! 没办法,优势太大了。 大盗鬼手用了许多次,虽然仍旧没有盗来定仙游蛊,但是凤九歌的音道仙蛊已经被方源夺来了三只。 凤九歌实力大减,身上的伤痕倒是没有多少。 方源以大盗鬼手为主,其他的攻势只是小打小闹,维持优势而已。 落魄印什么的,都没有用出来。 因为害怕重伤凤九歌后,激发命甲仙蛊。 命甲仙蛊催动出来后,就有定位之效,能让紫薇仙子感应得到精准位置。 上一世方源就吃了这个亏! 命甲仙蛊激发之后,促使紫薇仙子迅速地破解了阎罗战场。 这一世,这样的错误方源怎可能再犯? “哦?果然是有不少蛊仙打算入侵琅琊福地啊。” 方源搜魂得到许多情报。 雷鬼真君的修行内容虽然宝贵,但都被方源放置一边,天庭的情况更值得方源注意。 方源智道手段层出不穷,很快就有了推算:“这么说来,星投杀招还是能够再用的了。我得抓紧时间,解决这里的战斗了。” “没有办法了!再这样拖下去,定仙游、命甲等等仙蛊都会被方源盗走的。”凤九歌面色严峻至极,他终于做出了决定,开始催动定仙游蛊。 “想得倒美!”方源冷笑一声,催动仙蛊镇宇。 镇宇仙蛊! 这只仙蛊正是他特意前往南疆地沟,从钻头鳖上捕获的仙蛊。 能够克制定仙游的手段当然有许多,但方源重生之后,最有可能获得的就只有两种。 第一个是定空仙蛊,第二个便是镇宇仙蛊。 定空仙蛊是天庭蛊仙刘浩把持,上一世方源埋伏了南疆夏槎等蛊仙追兵,将刘浩也俘虏。 可惜的是,后来刘浩身上的定空仙蛊自毁了,方源没有得手。 至于镇宇仙蛊,乃是罗家的蛊仙罗然所有。 上一世,武庸率领南联蛊仙攻击九九连环不绝阵,罗然就凭借镇宇仙蛊立过功。 方源想要谋夺定空仙蛊,很是困难,因为时间太早了,现在他人还在北原琅琊福地里,还没有闯荡南疆,激起群愤,吸引出夏槎等南疆蛊仙追兵。没有武庸向紫薇仙子的求援,自然也就没有刘浩什么事情了。 但镇宇仙蛊,方源凭借上一世的情报,发现自己是可以得手的。 定空仙蛊标记位置,哪怕定仙游催动成功,蛊仙也只会传送到被定空蛊标记的位置上。 镇宇仙蛊则是镇压周围一定范围内的空间,令宇道手段难以起效。 镇宇仙蛊同样是七转,正克制七转仙蛊定仙游。 凤九歌为此吃了一惊,没想到方源竟准备得如此周全严密。 下一刻,凤九歌脸色猛地一白。 仙道杀招——大盗鬼手! 方源哈哈一笑,心中感慨:“不容易啊,终于把定仙游仙蛊偷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