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九节:惊变 - 蛊真人

第一百八十九节:惊变

?(ps:先前两章有些错漏,用了石窍蛊后,蛊师的空窍也将失去回复真元的能力。也就是说,现在的方源本身已经不能回复真元。只能依靠天元宝莲,以及元石了。谢谢书友的热情指正,感激不尽!) 夕阳晚照,天边红霞似火。 白凝冰白衣雪发,立在山坡上。落日的余晖,映照着他的双眸,似乎暗示着他即将要逝去的生命。 “这样美的落日,我不知还能看几次……这个天地的精彩,我只见识了其中的点点微尘,真是可惜啊。尤其是身边周围,还有些碍眼的家伙在吵闹。” 白凝冰心中冷哼一声,将目光抽回,扫视身边一圈。 古月和熊家的联盟,剩下的上百位蛊师,都集结起来,将白凝冰牢牢包围住。 “白凝冰,你若主动退出这场初试,我们可留你性命!” “不错,你若识得好歹,我们不妨大发慈悲,放你一条生路。” “你们白家的蛊师,已经被我们干得差不多了。剩余的那些,也被我们狙击阻挡。白凝冰你不要寄希望于援军了。他们是不会来的!” 以方正、熊骄嫚、熊林、赤城四人为首,青年蛊师们你一言,我一语,企图瓦解白凝冰的斗志。 但这些话,白凝冰根本不放在心上。 “一群老鼠居然跑到大象面前来乱叫,真是可笑至极。”白凝冰冷笑一声,目光环视一圈,流露出轻蔑之色,“你们这些人,只有古月方源有些意思。可惜他还没有出现。呵呵,你们一起上吧。” 白凝冰说着,凝出冰刃,以手抚摸寒气四溢的透明刀锋,竟看也不看周围一眼。 “这人太狂妄了!” “哼,居然不把我们放在眼里。” “兄弟们一起上,每个人发出一击,十个白凝冰都要被打成肉泥了!” 蛊师们一阵鼓噪,却没有人真的鲁莽动手。 白凝冰虽然只身一人,但气势惊人,让众人皆心生胆怯之意。 “大家稍安勿躁,不要听白凝冰挑唆。我们没有练习过,配合并不默契。一旦同时动手,反而内耗严重,让他捡了便宜。”熊林喝道。 “那我们谁先动手呢?”赤城问。 虽然和熊家联手,抗衡白家。但这个联盟并不亲密无间,谁先动手,危险性就越大。先动手的一方,也得防备另一方捡便宜。 “无妨,就让我先来罢。白凝冰,说实话,我早就想会会你了。”熊骄嫚抱臂,迈出一步。 她吹出一记响亮的口哨,哨声刚落,从远处就传来兽群奔腾之声。树林中很快黑影重重,显现出来,是两百多头的黑熊! 当先一只黑熊,比同类体型要庞大一圈,是百兽王级的黑熊。 狼潮是凶险,也是机遇。熊骄嫚因此晋升三转,驭熊蛊级数也上升到三转,可驾驭熊类的百兽王! 这是熊骄嫚的底牌。 “大姐头威武!” “天呐,居然有这么多头熊。” “有这些熊,还有我们上百人,呵呵,白凝冰这次死定了!” 熊家的蛊师们一阵骚动,兴奋。古月一族却神色复杂得多。这熊骄嫚自熊力死后,成为熊家当仁不让的第一俊杰。反观古月一族,青书死后,漠尘也陨落。方源虽然晋升三转,但他的资质,只有丙等,难以寄予厚望。 “幸好我们家,还有甲等资质的古月方正!”许多蛊师看向方正,这般想着,也就心安了许多。 尤其是这一次三族大比武,方正似乎变得更加成熟,攻势凌厉,许多白家蛊师都死在他的手中。方正这样的表现,让许多的族人都感到欣慰不已。 这才是甲等天才应该有的担当的样子! “大局已定了!就算是三转巅峰,再有才情,也不会是上百人的对手。青书大人,这一次就让我为您报仇!!再然后,如果哥哥出现的话……”方正目光紧紧盯住白凝冰,思绪在脑海中翻腾。 “区区一只百兽王罢了,真是无聊的把戏。”看着熊群冲向自己,白凝冰好整以暇,悠然游然,打了一个哈欠。 他的全身都隐隐散发出白色的寒气。 “北冥冰魄体……快要支撑不住了么。”白凝冰已经感到大限将至,他的身躯已经达到了某种极限,过不了多久,他就要死亡。甚至就在现在,他已经觉察到身躯在面临崩溃,浑身的血肉都有向冰霜转变的趋势。 但即便如此,白凝冰仍旧平静如常。他目光沉凝,望了一眼夕阳余晖之后,缓缓转头,面现冲来的熊群。 “既然你们找死,那我就大发慈悲地成全你们罢。也许这样,能给我的生命,增添上一分精彩。”他轻轻地叹息一声。 不远处,三家族长和一干蛊师伫立着,一片沉默。 “终于要开战了!把白凝冰杀掉,就是最大的胜利!”熊家族长暗暗兴奋。 “哼,被暗算了。居然联手起来对付我……呵呵呵,你们太低估白凝冰了。接下来等着大吃一惊吧。”白家族长面沉如水,心中谋算。 古月博则一脸忧色。 直到如今,方源、铁血冷一个都没有出现。 三族大比武虽然重要,但他却越发的心不在焉。 “古月阴荒体……如果方源真的是这样的资质,那么一定要保住他,带他进入血湖墓地去!”想到这里,古月博不着痕迹地瞟了身边的铁若男一眼。 这个铁家少女,背景深厚,但已经被古月博带在身边,隐隐掌控住。 铁若男对自己的情况,毫不担心。她也相信自己的父亲,现在她一门心思想要逮到方源。 方源到底是什么资质,只要用心,就能检测出来。若真是十绝体,那么他的嫌疑就是最大! …… “该死的!”方源心中咒骂,趴在千里地狼蛛的背上,紧紧地贴住它,防止被甩下去。 他原本想借助花酒行者开出的道路,轻松前行。 但好景不长,没有多久,千里地狼蛛就开始发疯了。 它开始汲取空气中的元气,化为己用。同时,三对触脚轮番开动,挖出新的地道,在地下胡乱冲突。 这令方源明悟过来。 这只千里地狼蛛,曾经在花酒行者的指挥下,和古月一代展开激烈大战。 战斗中,它已经被血狂蛊污染。 花酒行者靠着千里地狼蛛远遁,又匆匆改造出山体秘洞,留下传承后,抱憾而亡。 千里地狼蛛失了主人,更加不受操纵,疯乱中回到了当初逃跑时,挖开来的那条地道中。 死亡即将降临,但幸运的是,千里地狼蛛自我封印起来,陷入沉睡,延缓死亡保存了一线生机。 数百年后,方源来到这里,挖开石茧,令它重新苏醒。但当初血狂蛊的问题,并未被根除。时间一长,又重新复发了。 方源身处地底深处,单靠他自己的力量,根本不能逃到地面上去,必须借助千里地狼蛛的能力。 千里地狼蛛开始发狂,变得越来越不受操纵。方源也只得骑在它的背上,赌一赌这个运气。 不过好在这才刚刚开始,千里地狼蛛发狂的频率并不高,方源对它还残留着一些控制能力。 虽然控制的程度越来越小,但总体上,仍旧大体上掌控着正确的方向。让千里地狼蛛尽量地向地面钻去,只是能到哪个确切的地点,就不是方源能够掌握的了。 …… 西天残阳如血,碎尸断肢几乎随处可见。 白凝冰傲然挺立在这片战场上,脚下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冰霜,且冰霜边缘不断地向外扩张。 仅剩下三十位不到的蛊师,紧紧地靠在一起,似乎想能从彼此的体温中寻找到一丝安全感。 熊群早已经全灭,甚至就连熊骄嫚也被白凝冰一刀枭首,娇丽的头颅飞出老远去,脖颈血喷如泉。 熊林被白凝冰的冰锥洞穿全身,古月赤城被冻成了冰雕。冰棺中,他还保留着死前极力躲闪的动作,脸上尽显惊惶、恐惧、震撼的神情,栩栩如生。 方正浑身伤痕累累,却不留血,而是被冰霜冻住了伤口。 他喘着粗气,难以置信地看着白凝冰,刚刚发生的一切,简直像是一个噩梦! 白凝冰明明是三转的气息,但表现出来的战斗力量,已经近乎四转!! “哼,虽然和他很像,但你不是他。太无趣了……”白凝冰看着方正,一步步走去。方正能活到现在,也是白凝冰故意的结果。 蛊师们顿时骚动,士气已经低落到了极点,若不是他们知道自家族长正在不远处观战着,早就崩溃,逃之夭夭了。 “可恶,可恶啊!为什么战力相差这么多,我可是甲等资质,就要在这里被终结了吗?”方正咬紧牙关,心中咆哮。 “死吧。”白凝冰纵身一跃,跳至半空中,高举冰刃。 斩! 冰刃剑身猛地膨胀,放大了五六倍,带着无可抵挡的气势,狠狠地劈向众人。 “我要死了!” “啊啊啊……” 面对这一刀,许多蛊师都崩溃了,发出绝望的哭号。 “该死的,竟然成了这样!”熊家族长面若死灰。 古月博蠢蠢欲动,却被白家族长冷笑着,阻拦住:“古月族长,任何人都不得插手。你是要言而无信,违背协约吗?” 古月博眯起双眼:“白凝冰只是三转,不可能有这样的战斗力量。你这是在公认作弊!” “作弊?呵呵,实话告诉你们,我族的白凝冰乃是北冥冰魄体!”白家族长大声喝道。 “什么?十绝天资!”一时间,古月博和熊家族长尽皆惊诧。 “报——!启禀族长,忽然发生莫名地震,山寨中许多竹楼倒塌,地面渗出血水。人员伤亡不大,却十分恐慌。”一位古月家的蛊师疾奔而来。 “竟然有这等事!”古月博面色骤变。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