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五十二节:池曲由的悲愤 - 蛊真人

第七百五十二节:池曲由的悲愤

掠影地沟守卫大阵失陷! 南疆各大超级势力很快就察觉了这个事实。 正道震荡! 掠影地沟处的梦境,乃是南疆中除去义天山之外最大的梦境集结之处。 任何一个流派,都有自己的修行资源。 梦境显然就是梦道修行的独特资源,蕴藏着梦道流派的种种奥秘。 一言仙的“三尊说”预言,早已经深入人心。蛊仙们都知道未来的时代,是梦道的时代。因而任何超级势力,都对梦境十分重视,严加看管。 “掠影大阵失陷得未免太过迅猛了,究竟是何人出手?” “根据之前阵中蛊仙传达的情报,还有我们事后的侦查,敌人只有一人,并且还只是七转蛊仙。” “只是七转蛊仙,就能攻克这样的大阵?而且还这般迅猛?” “这事情的确蹊跷。你们说会不会是方源那个魔头又来了?” “不太可能吧?若是方源的话,掠影地沟中的那些梦境怎么还留着?他可是有着化梦境为人形的手段呢。” 和上一世不同,方源没有收走掠影地沟中的这些梦境,而是故意将它们留下。 这个举动果然引起南疆正道的胡思乱想,很好地遮掩了方源的身份。 一时间,南疆蛊仙界都在猜测这位攻破大阵的蛊仙,究竟会是谁? 是谁有这样的胆量,竟然来主动挑战南疆正道? 又是谁有如此手段,能够轻易攻破超级仙阵? 这个人的目的又是什么?纯粹地打击南疆正道?和正道有仇?还是……对于梦道有一些研究,已经利用了里面的梦境了? 在所有的南疆正道当中,最为郁闷的是池家的太上大长老——池曲由。 掠影地沟的仙阵中有一个暗道,是池曲由故意留下。为了防止将来梦境遭受争夺,他未雨绸缪,特意留下的暗手。 方源进攻大阵那天,他迅速察觉,然后为“是否动用这个暗道”而犹豫。 毕竟这是他的阴暗心思,若是无谓地暴露出来,将使他在南疆正道中的名望受损。 然而等到他察觉不妙,正想动用暗道的时候,方源的炼道杀招已经破坏了这个能力。 池曲由郁闷! 上一世,方源暴露了身份之后,久攻大阵不下,池曲由才下定决心,并且有时间秘密传送到大阵中来。 但这一世,方源吞并了琅琊福地,比较同期实力暴涨得相当厉害,没有给池曲由留下充沛的应对时间。 事实上,池曲由是有一丝机会的,但他犹豫了,没有把握住。 当然,就算他通过暗道,传送到了方源面前,方源也丝毫不惧。 很快,池曲由就更郁闷了。 因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,传出了一些流言蜚语。 说此次大阵之所有被攻破,如此迅猛,让正道难有增援的时间,是因为池家出现了内鬼! 正是因为这个内鬼泄露出了大阵秘密,这才导致神秘蛊仙一帆风顺地攻下大阵。 “这是谣言!这是污蔑!我池家一定要查探清楚,对散布谣言的人严惩不贷!”池曲由反应很迅速,立即公开发言,表明自己的立场。 但流言流窜得更加猛烈,出现了许多版本,一些很明显是无稽之谈,但有一些却是有板有眼,惹得正道蛊仙们疑心加重。 池曲由气愤不已,近些天来一阵阵胸闷。 这些流言打击到他,令他好不容易经营出来的形象遭受损害,声威下跌得十分厉害。 “我池家怎么可能泄露情报?这里面的幕后黑手,用心真的十分险恶!”池曲由屡屡现身,发表声明。 他心中已有懊悔。 早知道现在这种情况,还不如当初拼着风险,直接传送过去。 “就算那暗道暴露,遭受非议。但我也能捉住那神秘敌人,将他拿下!”池曲由对自己信心很足,因为在他看来,对方就是一位七转蛊仙。 有关他的这点猜测,除了情报的佐证之外,池曲由也有自己的辨别方法——若敌人是八转,直接露面硬来就行了,何必像现在这样缩头缩尾,故作神秘? 一些正道的蛊仙安慰他,表示相信池家。 但也有一些正道蛊仙,比如说和池家向来不对付的羊家,语气就很不友好了。 “监守自盗也是人之常情嘛。” “我们羊家损失最惨重!羊三目可是七转中的强者!他战败太过迅猛,这极其不正常。很显然是有人将详细的情报泄露出去了。” 更有羊家蛊仙直接问责池曲由:“既然池曲由大人您口口声声说无辜,那么流言中披露出来的大阵内容,都是详细属实的,这个您怎么解释?” 池曲由无言以对,他对此也很纳闷。 他仍旧义正言辞,态度坚决:“这个不需要解释!因为大阵的具体内容,不只是我池家熟知。要说嫌疑,但凡参与的超级家族都有可能。” 说什么池家出内鬼,这种黑锅太大太重,池曲由暗中发誓:就算打死自己,他都绝对不背! “如果真出现了内鬼,我一定把他抽筋扒皮,敲碎他每一寸的骨头啊!”池曲由诅咒。 他对神秘敌人很仇恨,对或许可能存在的池家内鬼,更恨得牙痒痒! 可笑的是,池家真的出现了内鬼,而且这个内鬼还是他自己! 当然,这是方源上一世的事情。 就连池曲由自己都不知道。 换句话讲,他如此困境,其实也是被他自己害的。 但不论池曲由如何分辨,如何坚持自己的立场,有关池家的不利谣言还是越传越广,愈演愈烈。 “这个架势,看来不只是那个破阵的敌人了,恐怕还有其他南疆势力在推波助澜。羊家肯定少不了。” 池曲由很是上火,饶是他八转修为,阵道大宗师,此刻面对这种情况也束手束脚,无可奈何。 在正道的游戏规则中,修为并不能代表一切。 “为今之计,只有一个方法,就是捉到那个始作俑者!” “没错。只要我逮住他,挖掘出真相,我要让南疆正道全都闭嘴!” 池曲由差点要大喊出口号:呜呼!还我清白,还我名望! 如果真让他找出了真凶,不知道他会有什么表情,会有什么想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