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五十五节:成竹仙蛊 - 蛊真人

第七百五十五节:成竹仙蛊

云竹山脉。 方源高悬于空,仙级奴道杀招四下频发。 中中中! 荒兽云狸在杀招的光晕中,剧烈的挣扎,神情痛苦,不断嘶吼。但很快,这种抵抗就迅速衰减,最终它们一动不动,待在原地,向方源低头。 方源微笑,打开仙窍门户,云狸顺从地钻了进去。 不只是云狸,还有其他海量的生灵,都逃不出方源的魔爪。 云竹山脉,地域广阔,乃是大型资源点,充斥浓郁的云道道痕,孕育出荒兽荒植非常正常,就算是上古荒兽也有可能。 方源迅速搜刮,有着前世的记忆,他非常清楚这些荒兽荒植的位置。 很快,他就收获了七头荒兽云狸,三种荒植共十一株,分别是云气根、白毛参以及枪尖竹。还有一块七转仙材——散发七色的云泥,体量十分庞大。 “时间很充裕啊!”方源算计着时间。 上一世,他光是搜刮这些,就花费了不少时间。但这次因为是第二次抢劫,业务熟练,非常迅速,节省了大量的时间。 “上一世,我只是大致搜刮,其实这片山脉中还有不少地方,没有下手呢。” 方源对陌生的地盘探去,果然又发现了一头荒兽云狸。 他正动用奴道杀招镇压,仙窍中琅琊地灵传讯过来:“启禀主人,我们新得的这只木道仙蛊,跟脚已经探查清楚了,它是木道六转仙蛊,名为成竹!” 蛊是天地真精,毫无疑问,成竹仙蛊便是此时云竹山脉中价值最大的宝藏。 上一世,方源被云竹山脉的大阵阻挡片刻,没有来得及。镇守在这里的两位池家蛊仙非常果断,在逃走之前,将即将要成形的野生仙蛊摧毁了。 但今生,方源注意到这一点,刚刚出手就直击要害,打破大阵,将还未成形的野生仙蛊置于自己的掌控之下。 池家两位蛊仙傻眼,大阵被方源攻破得太快! 这座大阵在上一世还抵挡住方源片刻,表现得有板有眼,但既然方源上一世攻破了这座大阵,也就明白了此阵的运转之理,这一世出手轻轻松松将其攻破。 方源得了一小会,野生仙蛊刚刚成形,便就被他当场炼化了去。 成竹仙蛊,只有常人的小拇指头大小。它体型长而扁平,前胸背板平坦,盖住头部。头狭小。眼半圆球形。 方源曾经放在手中把玩,它的身体与鞘翅都非常柔软,腹部有六块腹板,尾端放光,光辉碧绿深沉。 总体而言,成竹仙蛊就是一个能发深绿光辉的萤火虫。 “不错不错,这只仙蛊正合我用。”方源面露微微喜色。 方源铲除陈衣,得到他的魂魄,一直都在搜魂。 陈衣乃是元莲派太上大长老,年轻的时候就获得了一道元莲真传——因果神树。在琅琊福地的战斗中,又获得了一道元莲真传——来因去果。 所以,方源手中有两道元莲真传! 不过来因去果的根基,还在于因果神树。 这两记杀招的核心仙蛊,除了律道仙蛊因、果之外,就是一些木本蛊了。 陈衣阵亡,虚窍消散,里面的蛊虫早就被他自毁,方源要修行元莲真传,还得自己筹备蛊虫。 凡蛊可以解决,但仙蛊就需要花心思筹备了。 成竹仙蛊显然就是木本蛊,可以参与元莲真传的相关修行。 当池曲由操纵着太宇寺,赶到云竹山脉的时候,方源早就跑得没影了! 池家蛊仙们呆呆地看着云竹山脉。 许多人双眼瞪大,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:“光秃秃一片啊,这还是云竹山脉吗?我们的锦绣繁盛的云竹山脉呢?” 一位老蛊仙差点把老血喷出来,他颤颤巍巍地道:“我曾经驻守过这里一段时间,经营山脉,耗尽心血,没想到却遭方源贼手!方源,你这个魔头,我和你势不两立!” 有人则思考,语气沉重:“我们栽种在这里的普通云竹,规模极大,非得用巧妙的木道杀招才能迅速收取。方源这家伙显然是有备而来!” 方源上一世的确是缺乏木道手段,最终将海量的平凡云竹都留在山上,只取走了荒植。 但这一世,他带着重生的优势而来,当然是准备充分的。 方源专门为了收取云竹,而设计出了一个木道仙招! 他的木道境界虽然不高,但借助智慧光晕,推算出一个针对凡材的六转杀招,还是妥妥的。 他吞并了琅琊福地,获得了数只木道仙蛊,正好在这里能利用得上。 琅琊福地库藏丰富,白毛地灵主宰福地时间极长,经营了数十万年,每一个主流流派的仙蛊都有数只。它们不成体系,都是地灵炼制出来,或者是研究什么炼道的难题而准备的。 方源就曾经借用过当中的木芽仙蛊,组成菌光普照杀招。 池曲由满脸都是阴云密布,大袖中隐藏的双手,已经捏紧成拳。 “方源……”他暗中咬牙,之前的幻想破灭了。 方源就是针对池家的! 但池曲由万万想不通,为什么方源要针对他,针对池家。 当初追杀你,整个南疆正道都有份。和你仇恨最深的就是武庸,你去干武家啊。你若是嫌武家强大,你就去欺负弱小,比方说乔家什么的。 我们池家不弱,在南疆正道中始终都是上流层次啊! 我招谁惹谁了,你来对付我? 你究竟有哪里看不惯我,我改还不行吗? 你好好说,行不行? 人和人之间,注重的就是交流啊! 最烦的就是你这种人!动不动就搞突袭,就搞破坏,就搞劫掠!关键还一声不吭! 你究竟是为什么这么做?你这个混蛋! 不只是池曲由,整个池家的蛊仙都感觉委屈,感觉冤枉。 “方源为什么针对我们,明显是刻意进行了充分的准备。他究竟在图谋什么?” “我们必须要先弄明白这个问题,这将是我们对付方源的首要条件。”池曲由沉思了片刻,说道。 他放下了之前的侥幸,决定全力对付方源。 不对付他,池曲由对家族不好交代。 魔道蛊仙常常独来独往,但正道不行,维系一个组织,绝不能单凭个人喜好和个人自由。就拿池曲由而言,即便是八转修为,他还有血脉后代需要照顾。 再者云竹山脉对于池家,并不是单纯的大型资源点。 池家起步时,池家先祖们省吃俭用,咬紧牙关,拼力建设出云竹山脉。 云竹山脉为池家的发展壮大,提供了稳定的经济来源。 云竹山脉是池家的光辉历史,蕴含着池家奋发的精神。 方源劫掠云竹山脉,本身就是践踏池家蛊仙的骄傲,蹂躏池家的历史情怀。 就在这时,池曲由等人又接到了池家蛊仙的求援急报。 “报——!方源忽然出现在凤焰山,目前正施展出万蛟杀招,攻打护山大阵。” “报——!方源出现在褴褛洞外,被洞外大阵暂时阻碍,神秘消失。” 和之前不同,方源忽然出现在了两个地点。 池家蛊仙们惊疑不定,难道方源还有两个不成? “一个是假扮的,一个才是真身?” “或者是方源的分身,也有可能啊。” “不,按照情报中的时间,方源是先出现在褴褛洞,随后又用定仙游,攻打凤焰山。”池曲由冷静地分析道。 “如此一来,方源还是在凤焰山吗?我们要立即赶去支援!” “但他为何之前又要传送到褴褛洞呢?这是否多此一举?” “或许他是发觉褴褛洞的守护大阵十分强大,所以就选择了更易攻打的凤焰山?” “不,这两处都是巨型资源点,守护大阵都同等强大,并不存在明显的强弱之分。”池曲由琢磨着,忽然脑海中灵光一闪。 他不动声色:“分兵救援吧。” “只能这样了!若是巨型资源点被方源攻破,那我们池家可就要伤筋动骨了。” “但这会不会是方源的谋算,他就是想诱导我们分兵呢?” “方源的实力今非昔比,再不是之前被我们追杀的时候了。凤九歌这样的人物,都栽得这样惨……” 池家蛊仙们犹豫不决,对方源十分忌惮。 “我们要不要求援?”忽然有一位蛊仙开口道。 整个太宇寺中,顿时一片沉默。 这其实是大多数蛊仙心中想要说的话,只是没有说出口而已。 沉默中,群仙的目光纷纷投向池曲由。 池曲由满脸寒霜,冷喝道:“对方只是一个七转蛊仙!而我族只是被攻破了两处资源点,这就让我们方寸大乱,去外求援?我们池家可丢不起这个人!还是谁战死了?池家只剩下老弱妇孺了?和方源一战都没有过,居然就想求援?你们的胆气呢?你们的勇武呢?你们身为池家人的荣耀呢?” 群仙皆低头不语,被池曲由狠狠的一阵喝斥。 池曲由训了他们一顿,旋即下令:“就按我说的办!我前往凤焰山,你们操纵太宇寺,支援褴褛洞。尽快支援,但也不要乱了方寸。巨型资源点的守护大阵,可不是那么脆弱的。时刻保持联络!” “是,大人!” 没有人反对池曲由的这个命令。 就目前的位置而言,他们距离凤焰山较近,褴褛洞较远。所以宇道仙蛊屋太宇寺,直扑褴褛洞。而池曲由速度不快,就近支援凤焰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