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节:三战白凝冰 - 蛊真人

第一百九十节:三战白凝冰

?“月霓裳!”刀气压来,方正嘶吼一声,狂催蛊虫。他全身涌出一股月蓝色的迷雾之光,迅速蔓延,覆盖周围蛊师的身上。 但就算这样做了,也难掩众人脸上的绝望。 “挣扎是没有用的。”白凝冰蓝色的双眸中,闪烁着残酷和冷漠的光。 但就在这时! 砰! 众人脚下的地面忽的隆起,近乎爆炸似的,土泥飚射飞溅。 蛊师们惨嚎,四处跌滚。 烟尘中,一个巨型蜘蛛,出现在众人面前。 五转蛊虫的气息,让人心悸不已。 似乎钢铁打造的蜘蛛上,一位少年黑袍黑发,昂首站立着。 “终于到了地面!”方源握拳,眼中绽射精芒! “嗯?”随即,他就看到了半空中,正劈砍向他的白凝冰。 巨大的冰刃,带着呼啸声,向他砍来。 “方源,你终于来了!”白凝冰一直平静冷漠的脸,在微微一愣后,彻底动容,透露出兴奋和战意。 方源冷哼,冰刃还未及体,冰寒的刀风就刮得他连忙微寒,黑色长发向脑后飘飞。 他猛地抬手,锯齿金蜈! 砰! 冰刃和锯齿金蜈狠狠一撞,僵持中,金蜈的锯齿疯狂转动,大量的冰屑飞溅。 咔嚓嚓。 冰刃表面很快就出现裂纹,迅速遍及冰刃全身。 “开!”方源断喝一声,他身具两猪之力,力量上完全盖压白凝冰。 白凝冰只能松手飞退,冰刃断裂,冰屑四散溅射。 千里地狼蛛又开始发疯,猛地撒开六条腿,向白凝冰杀去。 蛊虫智力低下,但有天生的敏感,能分辨出哪个对象更有威胁。白凝冰的气息,让千里地狼蛛将其当做了大敌,死死锁定。 白凝冰双手一扬,飞射出一排冰锥。冰锥打在千里地狼蛛的身上,纷纷崩碎,千里地狼蛛更加狂暴,嘶吼一声,载着方源猛地一跃。 刷刷刷! 三对漆黑的螺旋钢足,如弩箭攒射,直朝白凝冰单薄的身躯扎去。 感受到危机,从白凝冰的空窍中,忽然飞出一线雪光。 雪光暴涨,显露出白相仙蛇蛊,悬浮于半空中。 白凝冰哈哈大笑,纵身一跃,骑在白相仙蛇的背上,俯视方源:“有意思!有意思!方源,你果然没有令我失望!!” “哥,哥哥……”方正从地上爬起来,脸上被飞来的冰刃割开一道血口。他脸上带着血污,望向方源,神情极为复杂。 “对方竟然也有五转蛊?”白家族长目光一沉,紧张起来。 “方源,你真的出现了!五转的蛊……那不是千里地狼蛛么?”古月博的全部注意力也被吸引过去。 战场中,两位年纪相反的少年,遥遥对峙。 一位白袍银发蓝眸,骑在白相仙蛇之上,手持冰刃。如冰仙降凡尘。 一位黑袍黑发黑眸,站在千里地狼蛛背,锯齿金蜈在手,嗡嗡噪动。如魔神现世间。 两人的对峙,不知吸引了多少的目光。 白凝冰一脸狂热,竖起冰刃,大喊道:“这将是我这一生最精彩的战斗。来吧,方源,让我们大战到死!” “哼。”方源盯着白凝冰,用余光观察四周。 这是三族大比武的战场! 想不到千里地狼蛛居然将他带到了这里…… 他可不想和白凝冰死缠烂打,耗在这里。不管铁血冷,还是古月一代哪方获胜,都要来寻他的麻烦。但如果不把这白凝冰击退,怎么能逃脱? 只能一战! 轰! 白相仙蛇和千里地狼蛛撞在一起,白蛇缠绕,黑蛛扎刺,相互纠缠。 在两蛊的背上,两道身影腾挪闪动,冰刃在空中划过一道道光影,锯齿金蜈轰鸣,时而收缩,时而伸展。 山石崩裂,雷霆般的炸响接连不断。 冰锥正中方源,被天蓬蛊的白光虚甲所挡。血刃射中白凝冰,造成豁大伤口,但转瞬间就染上一层冰霜,填平伤口。冰霜化为血肉,白凝冰恢复如初。 “果然是北冥冰魄体!”熊家族长看到这一幕,瞪圆了双眼。 十绝体乃是传说中的天资,他没有想到今生竟然能亲眼目睹。 “呵呵呵,方源居然妄图和白凝冰抗衡,他必败无疑!”白家族长狞笑。 “这可未必……”一旁的铁若男撇撇嘴。 “十绝体,一定是十绝体。这样的激战,若是丙等资质,真元早就不够用了!方源,你果真是古月阴荒体啊!”古月博暗暗捏紧双拳,神色激动万分。 “这就是哥哥真正的战力吗?原来哥哥真的是十绝体,一直隐藏着!”方正微微张口,一脸的失魂落魄。 事实摆在眼前,那么他先前的骄傲又算什么? 每一次,方源和白凝冰激烈的对撞,都让他的心弦狠狠地颤抖一次。 他感觉自己越来越微小,哥哥方源高大的身影,又将他遮蔽。 “这是何等的战斗!难以想象,居然只是两位三转蛊师在争斗。” “我看错了吗?方源竟然如此生猛?和白凝冰单打独斗,都不落下风!” 一些幸存下来的青年蛊师们,都看得目瞪口呆。 战场上情势忽然发生转变。 白相仙蛇和千里地狼蛛拼得两败俱伤,它并非白凝冰炼化,只是被北冥冰魄体的气息吸引罢了。 白相仙蛇张口吐出一团白雾,笼罩住这片战场。然后身躯一抖,将白凝冰抖落下去,转身就飞。 “这大仙……”看到这一幕,白家族长大吃一惊,看着临阵逃脱的白蛇,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 这雾乃是迷津雾,能遮蔽视野,如影随行。方源被白雾罩住,双目皆云白茫然一片。 但他并不慌乱,视觉虽然受阻,但他有其他四感——味觉、听觉、嗅觉、触觉。 地听肉耳草。 方源耳廓参须飘飘,很快就听到声音,判断出方圆三百步的情形。 电眼蛊! 白凝冰眼中电芒闪烁,然而电眼蛊只是三转,虽能窥隐破形,但在这五转仙蛇的云雾中,彻底受到压制。 “该死!”他狠狠地咒骂一声。 冰锥蛊! 数十道冰锥,无差别地向四周喷射。 方源耳朵一动,就听出了冰锥破空的声音,连忙翻身到了千里地狼蛛的身侧。 砰砰砰。 冰锥打在千里地狼蛛的身上,后者发怒,朝着冰锥打来的方向冲去。 “我可不陪你玩了。”方源翻身而下,毅然舍弃千里地狼蛛,依靠地听肉耳草,向战场外脱离。 这千里地狼蛛已经被血狂蛊污染,不久就要化为一滩血水,还是舍弃了为妙。 那白凝冰现在就是个定时炸弹,杀了他就会令其自爆,更是不能乱碰。 一直观战的众蛊师,就看到一团云雾当中,忽然分出来一小块,向东南方的战场缺口飘飞而去。 这团云雾中,正是方源。 迷津雾如影随形,除非被驱散,否则将一直罩着方源的视野,持续到迷津雾自行消散。 方源双眼仍旧白茫茫的一片,但他拥有地听肉耳草,索性听声辩位。 秋风吹动树叶,山水潺潺流淌,鸟儿鸣叫,猛兽呼吸,都是声音。惟独山石无声,因此磕磕碰碰。 “冰刃风暴!”身后忽然传来白凝冰的爆喝声。 呼呼呼…… 风声骤起,寒气四溢,空气温度陡降,白色的冰风暴顷刻成形,比原先还要庞大一倍。 千里地狼蛛竟一时间也被逼开。 “那团迷雾中,应该就是方源!快拦住他!!”一旁,铁若男大叫着。 “方源,你不要走,古月山寨就是你的家啊!”古月博急了眼,起身欲追,却被其他两位族长相阻。 “怎么?古月族长,你要破坏协约,亲自下这战场吗?”熊家族长抱臂冷笑。 “哼,这场就算我们古月一族认输了。谁敢再挡我,我就动杀手了!”古月博看着方源越走越远,焦急万分。 “你这是在恐吓我吗?我可不怕你,古月博。”白家族长一脸阴沉,同时甩了一个颜色给身边的蛊师。 那蛊师会意,立即开始调配身边的人手,企图追杀方源。 “不能让逃了,我去去就来。”铁若男趁此良机,忽然动身,她身后长出一对漆黑的铁翅,飞在半空中,向方源追去。 但就在这是,忽然射来一团绿影。 五转——山丘巨傀蛊! 这蛊外形如一块青铜面具,形式古朴,留出双眼和嘴巴三个洞口。青铜面具染血,不顾惊骇的铁若男,自行往少女的脸色一罩。 “父亲!”看到血迹,铁若男下意识地惊呼一声。 就在这时,一只巨大的铁手也飞了过来,一把抓住铁若男,然后停也不停,就飞向远方去。 这个突然的变故,让众人尽皆侧目。 “看来铁血冷凶多吉少了。呵呵,近千年不见,师兄啊,你还真给师弟我带来了一些惊喜呢。”在上百丈的高空中,一位蛊师老者俯瞰着这一切,神情冷漠。 他一头白发,双眉皆白,此刻坐在一只巨鹤身上,右手掌摊开,放着一只至亲血虫蛊。 这蛊晶莹剔透,宛若红玛瑙。形如蝉,此刻隐隐发光,指向古月山寨的方向。 “师兄啊,你就算躲到这里来,也要被我找到。当年你夺我机缘,这一次我要十倍百倍地奉还给你!” 白眉老人咬牙切齿,说到这里,脸上流露出深重至极的仇恨之色。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