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六十二节:方房互算 - 蛊真人

第七百六十二节:方房互算

大漠一望无边,狂风卷起黄沙,将天地遮迷。 方源身形如一抹轻烟,在风沙中急速飞行。 一座占地极广的绿洲,开始出现在他的视野中。 这正是天露绿洲。 绿洲中又有宽阔的湖泊,水源之多,几乎就是一片微小的海。 湖泊周围栽种着高耸的针灸树。 这种树通体深绿色,仿佛人形,有手有脚。它的双脚深深地插在沙漠深处,汲取着水分和维持生存的营养。它的双臂有的平平伸展,有的高举上天。有的站着,手臂向上弯去,伸出小拇指,指着头部,仿佛在挖鼻孔。也有的则是全身躺在地上,仿佛是懒汉,翘着二郎腿,双脚仍旧插在沙土中,双臂则枕在脑后,好像在看天上的云景。 密密麻麻的针灸树,足有数百万株,将整个天露绿洲结结实实地包裹一圈,形成第一道防线。 普通的针灸树最多,它们有一两丈的高度,仿佛是静止不动的小巨人。 也有荒植针灸树,有数百株,体型更加庞大,高度能有五六丈,十分威武。 还有上古荒植针灸树,有十多株。它们体格如山,就算是躺着,也在针灸树林中鹤立鸡群,极其显眼。 到达上古级数,针灸树便常年开花,花瓣是雪白色的,毫无杂色。花蕊则各有色彩,但通常是淡粉色、嫩黄色、粉蓝色。每一片花瓣就是针灸树的种子,不断随风抛洒。 针灸树的价值很高,且非常实用。 每一根针叶,每一块树干,每一条根系都是蛊材,蕴含着丰富的炎道、木道的道痕。 当遭遇强敌时,这些针灸树就会暴动起来,仿佛是巨人,挥舞四肢,在沙漠中跳动,用恐怖的力量还有尖锐的针叶,来围杀敌人。 和平时期,它们就静止下来。有时候遇到喜欢的对象,它们会缓缓地动用针叶,轻轻地刺入对象皮肤表层,注入一种汁液。 这种汁液,仿佛泉水,但价值就更高了,能让其他的生命增强元气和底蕴,纾解疲乏,缓解病痛,治疗疾病。长期享受针灸,往往能身体康健,活力四射,甚至延年益寿。 不提价值更大的湖泊,单单湖泊外围的针灸树林就价值庞巨,让这座天露绿洲成为超级资源点! 这片绿洲在西漠中赫赫有名,乃是前十的大绿洲,是房家产业的重中之重。 方源的龙鱼海,虽然也是超级资源点,但和这片绿洲比起来,就是小巫见大巫了。 “房家最近这段时间,遭受其余西漠势力的联合打压。但他们掌握的资源点,顶多是微型、小型的资源点,遭受了波及,乃至易主。此次天露绿洲遭受突袭,狠狠触碰了房家上下的心理底线,房功之怒是自然而然的情绪表达。” 这么一会儿工夫,方源飞到了天露绿洲上空。 天露绿洲的大阵已经催动,对抗着一位神秘蛊仙。 这位蛊仙显然是修行魂道,他身着黑袍,头顶上空,始终笼罩着一层阴云,周身有着灰白色的冤魂纠缠,四下飞舞。 他行动诡秘,杀招出奇,每一击都能带出凄凄嘤嘤的哭泣声,让人听了鸡皮疙瘩起一身,好不渗人! 镇守在天露绿洲中的房家蛊仙,早已催起大阵。 但房家大阵自然不如池家,房家更擅长的是仙蛊屋! 再加上这位西漠魂道蛊仙,攻势诡谲且又阴狠,此时他已经攻破了一小半的大阵,正在天露绿洲里肆虐。 方源并未遮掩气息,来到战场,就扑向魂道蛊仙。 轰轰轰! 两人交手起来,立即迸发出雷霆般的炸响。风浪掀动,在绿洲中卷起滔天巨浪。 房家蛊仙联系方源,请求配合,但被方源要求:只需守好绿洲即可。 房家蛊仙心中担忧,因为魂道蛊仙十分强大,让他心头乱跳,感觉很不安。 不过方源展现出了更强姿态。 他仙蛊众多,扮演算不尽,只是动用智道手段,也是手段繁复,层出不穷,令人目不暇接。 魂道蛊仙杀招诡谲,而方源展露出来的智道杀招,则更加巧妙,充满了智慧和气度。 双方交手片刻,方源便逐渐占据了主动,随后便又掌握了战斗的节奏。 那西漠魂道蛊仙却是越战越狠,口中大呼:“你是何人?房家岂有你这般人物!” 方源长笑一声:“某乃智道算不尽,现任房家客卿太上家老。我刚刚加入房家,你就跳出来挑衅,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啊,那我就来拿走你的性命!” 方源杀意彼露,把魂道蛊仙打得节节败退,险象环生。 阵内的房家蛊仙观战,心中生寒,暗忖这位新近加入家族的太上长老,绝不是一个性情仁和的人。 方源眼中精芒四射,满脸严峻,孤高傲慢。 他大袖挥舞,掀动攻势,滚滚如潮,攻伐威能强劲可怖,令旁观者都心惊胆战。 又战片刻,魂道蛊仙猛地大吼一声,似是动用了某个弊端很重的杀招,脸上血色骤然一空,气息也跌落下来,变得虚弱不堪。 但他速度暴涨,像是一柄利箭,射出战场。 “哪里逃!”方源冷喝一声,紧追不舍。 在房家蛊仙振奋和期盼的目光中,方源紧追魂道蛊仙而去。 房家大本营。 书房中,房功和房睇长正在秘密商议着大计。 同一时间,两人停下了议论。 “哦?算不尽击退了来犯的强敌了,速度还是挺快的么。”房睇长笑了笑。 “可是……”房功声音低沉,“捷报中也说了,算不尽追杀出去,但却在半途中又返回了。按照算不尽自己的话来说:是为了防止敌方诈降,在前方埋伏他,铺设陷阱。这件事情你怎么看?” 房睇长笑了笑:“算不尽可是和我一样的智道蛊仙,或许他真的收集到了什么线索,觉察到了阴谋。又或者他本人并不是多想出力的,能够打跑敌人,彰显自身的功劳就够了。毕竟他可不姓房,之所以加入我们房家,一来是我们的报酬够多,二来是他想借助我房家之力开拓青鬼沙漠吧。” 房睇长短短几句话,便将方源剖析得十分深刻。 房功点点头:“算不尽的实力真的不错,手段几乎是层出不穷。我们此番的计划,不把他也吸纳进来吗?” 房睇长摇摇头:“我不建议这么做。此人刚刚加入,底细还未被我们摸清楚。虽然有盟约,但我们可不能太相信这层约束。他就是一个变数。” 房功沉吟道:“那就算了吧,我只是觉得有些可惜,毕竟是这么强大的战力。” 房睇长微笑:“其实没有他参加,按照我们的布置,战力上也勉强够用了。况且他虽然不会加入此次隐秘行动,但也能提供一些帮助。” “我们不妨将天露绿洲交给他镇守,将原来的七转成员调回来,来参与此次行动。” “如此一来,一方面能够彰显我们房家用人的器量,另一方面也能将算不尽竖立成一个标靶。此战的情报,再加上我们推波助澜,一定能让他出尽风头,成为西漠正道的眼中钉,为我们吸引住绝大多数的注意力。” “哈哈哈。”房功笑出声来,他用赞赏的目光看向房睇长,“我们房家有你这样一位智道大宗师,真的是好极了。” 翌日。 “让我来镇守这里?”方源望着天露绿洲,脑海中思绪如闪电般照射,他已是动用了智道杀招。 “我只是刚刚加入房家的外人,却让我独自一人驻守这里,原来的七转蛊仙还被调走。” “加上之前一战,房家大力宣扬,恐怕我这已是被西漠正道盯上了。” “按照常理,房家至少要安排一位蛊仙,在我身旁牵制着我。但房家不仅没有,而且最近各个房家强者的动向对十分诡秘,看来是要有大动作了。” “上一世,房家是如何行动的?” 方源皱了皱眉头。 在上一世,因为算不尽的身份已然暴露,方源对房家的关注就比较小了。 房家怎么挡住了西漠正道的压迫,最后由房家出头攻击中洲的帝君城,这个过程中发生了什么,方源并不知情。 “似乎是上一世西漠正道联合隐瞒了真相?” “亦或者,此世已发生了改变,墨水效用波及到这里,也有可能。” 方源缺乏线索和情报,思考不出什么对策,短时间内也只有以不变应万变。一方面他继续等待此事的发展,另一方面则要继续自己的计划。 “影无邪,你现在何方?”他联系影无邪。 青鬼沙漠当中,一位魂道蛊仙抬头看了看阴沉的天空,随后低头继续跋涉:“回禀宗主大人,我已在青鬼沙漠当中了。” 正是影无邪! 前不久,方源悄悄将他从石莲岛上带回来,又给了他羊三目的肉身、仙窍,还有诸多的魂道蛊虫和改良的魂道杀招。 影无邪已经面貌大变。 如果让房家蛊仙看到他,必定会十分惊怒:这就不是昨日攻击我天露绿洲的神秘强敌么?! “很好,魂兽令我已经交给你了,去慢慢发展壮大吧。” “时刻和我保持联络。” “我如今已经有定仙游的杀招,时刻就能支援你。” “不要大意,落进什么仙道战场,或者大阵的空间中去了。”方源关照道。 “我明白,宗主大人。”影无邪恭敬地回道,“有我在,就会有源源不断的魂兽供应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