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六十六节:参悟尊者真传 - 蛊真人

第七百六十六节:参悟尊者真传

方源的智道手段十分丰富,并不需要成竹在胸、运筹帷幄来弥补,他练习这些杀招,更多的是增加对手上的元莲真传、巨阳真传的理解。 这些天来,方源本体一直在钻研着元莲真传、巨阳真传以及盗天真传。 长毛老祖的炼道真传,方源已经全部掌握,理解得十分容易,毕竟他是炼道准无上境界。 对于元莲真传,方源组建出了六转因果神树杀招,算是打开了局面。 但因为木道仙蛊、木道境界的缺乏,方源并没有在此投入过多精力。 他把重点放在巨阳真传、盗天真传上。 前者属于巨阳三大真传中的己运真传,能够让方源掌握自身运势。 后者盗天真传,核心便是八转偷生仙蛊,讲述了如何令偷生仙蛊解封的做法。 当然,两者都讲述了运道、偷道的基础修行,尤其还有两大尊者对各自开创的两个流派的个人理解,令方源受益匪浅。 “什么是运?”在巨阳真传的开篇,巨阳仙尊就问了这个问题。 随后,他自问自答:“要谈运,先谈命!” 在红莲魔尊之前,是没有运道的。 红莲魔尊损害了宿命蛊后,天地方才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。 人们最初察觉运道,是从人气中发现了某个成分——运气。 因为天地人三气需求平衡,方能升仙得道。蛊师人气积累越多,升仙成功后得到的仙窍的品质就越是上佳。 因为对人气的重视,人们研究运气。 很快,他们就发现运气的某些特征。 自从宿命蛊被红莲魔尊伤害之后,万物生命的轨迹再不是固定的,一成不变的,而是可以有限的改变。 人们发现,所谓运气和这种偏离宿命的改变,有着非常玄妙而且直接的联系。 但究竟是有什么联系? 巨阳仙尊直接讲述了自己的观点:“命是定数,运是变数!” 对于一个常人而言,什么是好运? 好运是对自身有益的变数。 那什么是坏运? 坏运就是对自身有害的变数。 一个人的人气中运气属于好运,那么这个人就很可能得利。 一个人的人气中运气属于坏运,那么这个人就很可能不利。 然而不管好运、坏运,它都不是命。 命是定数,是固定的,必定要经历的。而运是变数,只是一种可能性,真正的结果还需要结合现实的具体情况而定。 若是一个人有了坏运气,却用自身的实力和才智抗衡扭转,仍旧能够达到某种目的或成就。 若是一个人有了好运气,自身却是愚蠢不堪或者实力不佳,把握不住,那么仍旧会失败。 随后,在巨阳己运真传中便见到了运气的种种规模、颜色以及形态等等。 有的人运气很多,有的人运气很少。 一般而言,修为越高,底蕴越深的人,拥有的运气规模就多。 运气的颜色主要有:黑、灰、白、赤、金、青、紫这七种,但也有粉色、血色这类不常见的颜色。 运气的形态各种各样,简直是千奇百怪,无奇不有。普通人的形态往往单调平常,天才或者霸主之流的运气,往往大异常人,千姿百态。 比如方源曾经有过的黑棺气运,运气漆黑如墨,形成一个庞大的棺椁形状,将其浑身都覆盖在里面,散发着浓郁的凶煞死意。 又比如曾经在炼道大会上观察郑山川,此人的运气宛若七彩虹光,光泽动容,夭矫不群。 至于洪易、叶凡、韩立这些人运气,也都各有奇妙形象。 巨阳仙尊留下的己运真传,就是对自身的运气着手,改变它的规模、颜色、形态的手段大全! 比如想要异性缘分方面的变数,就形成桃花运。 想要获得修行的资源比如元石,就形成财运。 若是自己身上有霉运,那就动用一系列的手段将其改变。 …… 巨阳己运真传的内容极其丰富,盗天偷生真传却是言简意赅。 “偷道,不是不劳而获,而是最讲究效率的流派!” “蛊师、蛊仙要获取蛊虫、仙蛊,不管是炼蛊、交易还是战利品,无一不是成本太高,风险太大。” “偷道直接针对蛊虫,将蛊虫盗取出来,节省成本,缩减风险,提高效率!” 然而蛊虫的本质是什么? 蛊是天地真精。 偷取蛊虫,也就是偷取道痕的碎片。 因此又衍生出杀招偷道。 还有偷生仙蛊,寿命显化便是人体内的某些个道痕。偷生仙蛊将相应的道痕偷取出来,便能缩减人的寿命。 “不要认为偷道无耻或者卑劣。” “很多事情,不妨换一个角度来想想。” “窃钩者诛,窃国者诸侯!任何的家族、门派,都会让成员为组织贡献,这是明目张胆的偷盗,但却被认为理所应当。” “譬如天庭,加入的成员都要贡献出自己的仙窍,等若是将一生修行的成果奉献上去。从偷道的角度来看,这是天庭窃取了蛊仙的修行成果。但人们往往认为这是荣耀,趋之若鹜。” “弱小的凡人也能够偷取蛊仙的修行成果,这就是蛊仙遗留下来的各种真传。但这个世界却是习以为常,这就是文化。” “所谓的偷,便是最有效率地收获。建立制度,凝聚荣耀亦或者利用情怀、文化,都是偷道的手段。” “偷道最厉害的手段是——包容。” “洞天福地毁灭,大同风刮起来,一切并非化为乌有。而是仙窍的道痕被这片天和地包容、消化。” “最厉害的大盗便是这片天地!” “它偷取历代英杰的修行成果,积累更多的道痕,或者全新的凹痕。它将我等从别的世界偷取过来,便是天外之魔。它偷取万物的寿命,让所有的生命都必须死亡。” “我开创出来的偷道,便是效仿天地的流派!用最有效率的手法收获利益,增益自身……” 方源看了之后,只觉胸襟一阔,偷道在他眼中一扫之前的狭小印象。 盗天魔尊的思维和常人不同,另辟蹊径,且又偏僻入里。他用偷道的思维,理解了整个世界! 他的格局非常宏大,带着天外之魔的个人特色。 蛊师修行,对蛊虫的养、用、炼,经营仙窍,以及各种各样的境界,无非就是了解自己,了解天地。 每一个流派,便是一种不同的理解天地、了解自身的角度。 “偷生仙蛊乃是我生平第一只仙蛊,并非由我炼制所得。” “使用次数多了,渐渐有了感悟,最后我在偷生仙蛊上布置了手段。” “顺用偷生仙蛊,可以盗取其他生命的寿元,配合我开创的杀招,能增添自身寿命。当然,还是有着缺陷,不如寿蛊完美无缺。” “逆用偷生仙蛊,便是将自身寿元给与其他对象。这看似愚蠢,却是别有奥妙之处。也算是这道真传的真正精髓所在。” “后来人若是有缘,达成这一步,便能解除我在偷生仙蛊上布置的手法,同时得到与之相对的另一道真传的信息。” 这是盗天魔尊在最后的留言。 方源看了久久无言。 他的偷道境界虽然也有大宗师程度,但是仍旧很难理解盗天魔尊的用意。 逆用偷生仙蛊? 方源摇了摇头,他没有信心去领悟这其中的奥妙。 根据他的推算,至少得有准无上的偷道境界,才能接触到这一层次。 在此之前,他若逆用偷生仙蛊,就纯粹是给自己减寿。 “况且,我还得利用这偷生仙蛊来对付天庭蛊仙呢。” “其他人就算了,龙公特别被偷生仙蛊针对!” 就算方源用光了两次机会,偷生仙蛊毁灭,在盗天真传的记载中,也有着偷生仙蛊的八转仙蛊方。 “用坏了偷生仙蛊,大不了以后有机会再炼出一个新的来。” “只是……” 根据方源的推算,盗天魔尊留在偷生仙蛊上的布置,真的价值很大。若能顺应盗天魔尊的指点,在将来领悟到这记真传的真正精髓,方源的收获绝对要远远大于现在。 就在方源积极潜修的同时,南疆的正道首脑们经过不断的扯皮和协商,终于开始达成了一致。 “必须要铲除方源,他太过无法无天了,上一次他伪装成武遗海,这一次更是直接露面,侵犯我正道的利益。” “地沟之争,是我们的内部矛盾。而方源是外部矛盾,对付方源我们应当团结一致!” “但是要谨慎!方源虽然只有七转修为,但这人太狡诈,底蕴深厚,不能以常理揣度。” “没错。尤其是他竟然抵御住了天庭的攻伐,如今吞并了琅琊福地,恐怕得到了大量的异人蛊仙的投靠。再加上他之前吸纳了影宗残余……我提醒大家,方源他不是一个人,他是一个超级势力!” “一位八转蛊仙带队,恐怕不够。为了稳妥起见,还是两位吧。” “呃,这未免有些太小题大做了吧?” “我同意。” “同意。” “我巴家没有异议。” “表面上,应以夏槎大人为首。而另一位大人则潜藏身份,混迹在队伍中,在关键时刻出手。” “不错的安排。” “我附议。” “同意。” …… 和上一世不同,方源因为吞并了琅琊福地,击退了天庭进攻,令南疆正道感觉到了更大的威胁。 他们不只是派遣了夏槎,更还有第二位八转蛊仙参战! 而这一切,方源都还蒙在鼓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