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七十节:天作之合! - 蛊真人

第七百七十节:天作之合!

轰隆隆。 方源悬浮高空,俯瞰脚下。 巨大的山脉在崩溃坍塌,五色的光气仿佛沸腾起来,剧烈宣泄。 但偏偏各色光气之间并不交融,也不相互干扰,各行其是。 “要正确的摧毁五色山脉,并不是那么简单。上一世的武庸,也是得到了乔家钻研此处传承多年的积累,方能功成。”方源心道。 陶铸真传要引出来,需要破坏整个五色山脉。 这样的动静非常巨大,之前方源一直都按捺不动,到了此刻才忽然出手。 一来,他刚刚大胜,俘虏了南疆群仙,实力大涨。二来,趁着南疆群仙六神无主,天庭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之际,迅速出手! 喧腾的五色光气开始消融、崩解,以一种匪夷所思的迅速,不断缩减。 方源满意的点点头。 胡乱地改变此处地脉,除非运气极佳,瞎猫碰死耗子,否则正常情况下,五界光气仍旧会大量存在。 惟独真正理解此处布置,利用正确的解法,方能够达到改变地脉,导致五色光气完全消解的结果。 不一会儿,五色光气彻底消散。 一股强大的气息,猛地升腾而起,巨大的五彩光柱直冲九霄,同时一个宏大的声音响彻整个五界山脉:“后来的小辈,做的不错,居然能通过老夫的最后一层考验,将整个五界山脉摧毁。现在,老夫留下的五界传承就是你的了!你可要好生修行,来日纵横天下,不要堕了老夫的名头啊。” 五彩的光柱当中,一股意志如烟云般汇聚起来,形成一个徐徐如生的蛊仙模样。 这是陶铸留下来的意志。 方源冷冷一笑,对着陶铸意志遥遥伸手。 陶铸意志顿时一僵,感到一股无形的巨力将他牢牢束缚。 随后,他就像是泥地里的萝卜,被硬生生地拔出彩色光柱,嗖的一下,飞到方源身前,被他一手捏住喉咙。 陶铸意志顿时又羞又恼,瞪着方源:“你这七转的小辈,休要羞辱老夫。老夫生前可是八转……呃!” 方源故意泄露出一丝八转气息,陶铸意志感知到后,立即面色变了。 他呵呵一笑,态度大为缓和,以平等的语气道:“原来是仙友啊。” 暗地里则在思量:“这小年轻一表人才,风度翩翩,没想到行事如此恶劣霸道。明明是八转,却又伪装成七转,断然不是正道的行径。嗯,他不是什么好人!” 方源微微一笑:“我乃当世魔头,陶铸老儿,你的真传我收下了。” 说着,他一挥长袖,早已酝酿好的杀招射出去。 大地震动,从五色光柱中迅速飞出大量蛊虫,夹杂仙蛊,纷纷投入方源的仙窍。 随后,五色光柱迅速消散,再不惹人注目。 陶铸意志目瞪口呆。 方源的智道手段,能洞悉他的暗中思想,这并不出奇。 他感到震惊的是,没有得到他的认可,方源居然直接将全部的真传内容都给拿走了。 当初本体布置下来的手段,简直是形同虚设! “阁下到底是何方神圣?”陶铸意志态度再变,看着方源的目光带着探究和忌惮。 单单方源露的这一手,已经超越了陶铸生前的造诣,已经他不仅完全看破了陶铸的布置,而且还完美的针对,成功破解。 方源冷眸一瞥,陶铸意志顿时感觉身体被掏空,哦不对,是全身上下都被看透,毫无秘密可言。 方源微微一笑:“陶铸老儿。” “我,我在。”陶铸意志直觉方源的微笑下,有着一种大恐怖,他再不敢拿捏身份。 “你这真传很有意思,将来我方源驰骋天下,进犯天庭时会有大用。为了奖励你,我允许你在我的洞天中再择传人。我也不毁灭你这股意志,还会适时为你补充消耗,让你永久长存。”方源道。 陶铸意志被方源拿捏,浑身动弹不得,宛若木偶,他心中充满了苦涩。 本体当初钻研五域界壁的奥妙,在生命的最后时期终于有所突破,有了惊世的成果! 但本体大限将至,没有时间来扬名立万,只好立下传承,留待后人。 这是一种巨大的遗憾。 所以,陶铸本体当年便依据五界山脉,布置下动静极大的真传,精心设计了种种关卡,进行考察和筛选,企图寻找到优秀的弟子,来继承自己的衣钵。将来弟子扬名立万,自己也能名动五域,算是弥补了当年的遗憾。 结果呢? 碰到方源这个硬茬子。 不仅直接捣毁五界山脉,前面的所有考验都通通跳过,直接来到最后一关,而且还拿捏自家的意志,强行夺走真传内容,根本没有什么好脸色,居高临下。 陶铸意志憋屈啊,这和他本体设计的剧本,完全不符合。 但他又有什么办法呢? 他只是一段意志而已。 “甚至就算本体健在,恐怕也不是眼前这人的对手吧?” “听他刚刚那话,竟然要进犯天庭,没有实打实的本领,绝不会这样讲的。” 想到这里,陶铸意志叹息一声,对方源道:“罢了罢了,时也命也。” “我也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,真传落到你的手中,说不定会引发腥风血雨、生灵涂炭,但这必然也会名动五域吧?这也是本体想要的结果。只盼你将来不要抹杀了本体的成就,如此真传给了你又有何妨?” “哈哈哈。”方源仰头大笑三声。 他笑声激越,黑发在风中飞舞,眼眸中神芒激射,周围风云鼓荡。 他笑毕,认真地看着陶铸意志:“放心吧,我岂会贪图这点死人的名誉?如果这点器量都没有,又如何能胜得过天庭,超越历来的尊者,追逐那缥缈至高的永生?” 陶铸意志双眼再度瞪大,心想:“嗯?这人口气大得要上天!居然要战胜天庭,超越尊者?这是疯子还是傻子?糟糕,我的想法他都能洞悉!” 方源再大笑三声:“若是没有这点野望,做人还有什么意思?失败了也无妨,大不了重来几次好了。就算最终也达不到,又如何呢?” 陶铸意志猛地神色凝固,呆呆地望着方源。 他看到方源呼吸一口气,眺望远方,他的双眸黑幽一片,然而陶铸意志却仿佛在这世间催深沉的黑色中看到了灿烂的烟火! 一瞬间,许多的回忆浮现他的心头。 无数人的质疑和轻视…… “钻研五域界壁?这有什么好钻研的?” “真是狂妄啊,这等难题,万古长存。他陶铸何德何能,能解此题?” “一个六转的小仙,还不过是个散修,普普通通。” 南疆正道的打压…… “陶铸!你不要再研究了。”警告的人修为高深,面容冷酷如冰。 “为什么?我又没招你惹你!”陶铸气愤反驳。 “你还不明白吗?”南疆正道蛊仙深深地看着他,语气冷酷如冰,“五域界壁的真正意义是什么?” “如今中洲最强,四域皆弱。若是你真的研究有成,必将惹来天下动荡,五域相争,一片浩劫。” “为天下亿万生灵着想,你的这些研究成果我们就都收走了。” “不——!” 轰。 “不自量力的家伙,若不是看在那位的面子上,岂有你命在?”南疆正道蛊仙冷瞥一眼,扬长而去。 爱人的别离…… “陶铸,我们不合适,一切到此为止吧。” 陶铸痛苦不堪:“是,我只是一届散仙,而你却是姚家太上大长老的掌上明珠!” “不,不是这一点!你还不明白吗?陶铸!是因为你啊!你日日夜夜钻研你的五界奥义,陪我的时间有多少?你扪心自问一下,你真正将我放在心上吗?你爱你的那些研究,胜过爱我!”眼前的女仙哭泣起来。 陶铸哑口无言。 女仙一抹眼泪,深呼吸一口气,用婆娑的泪眼望着陶铸:“最后一次,陶郎,我最后一次问你,你是要我,还是要你的那些研究?” 陶铸低头,面色犹豫且又迷惘。 女仙逼近一步:“和我在一起,入赘姚家,我们双宿双飞,生个一儿半女。不要再想什么五界奥义了,修行的资源不会短缺了你,有我父亲在,你也不必害怕什么灾劫。陶郎……” 女仙深切呼唤,让陶铸心弦为之颤抖。 陶铸看向女仙。 女仙期盼的眸光,像是有无形的巨力,令他不由自主地倒退一步。 “我、我……”他双拳捏紧,喉结滚动,想要说什么,但什么也说不出来。 他不想欺骗女仙,更不想欺骗自己! 女仙望着他,惊世的容颜却变得越加苍白。 最终,她的明眸彻底暗淡下去。 她淡笑一声。 转身。 晶莹的泪珠落下。 她架云而去。 不久后,传出姚家和另外一个正道势力联姻的消息,女仙正是新娘…… “他就是陶铸?” “是个傻子吧?为了研究什么五界之秘,竟舍弃了这样的姻缘!” “是个疯子才对。我有一段时间经常看到他,专门往界壁里钻,弄得自己头破血流,狼狈如狗。” 女仙新婚大典的那一夜,陶铸缩在阴暗的山洞里,望着眼前的凡道小阵,神情呆滞。 这个小阵,只有区区两转程度,乃是他研究大半辈子得到的成果。 他看着这座小阵,脑海中又浮出女仙绝美的身姿,那一颦一笑都惊艳春月的美景。 他哈哈一笑,干涩的声音在山洞中回荡。 他继续钻研起眼前的小阵,脸上泪水横流。 一切的努力并非白费,偏执的种子扎在浸染心血的泥土中,也开出暗色的花…… 姚家的太上大长老闻讯而来。 身为八转的陶铸,昂着头,看向他。 姚家太上大长老平静地看着陶铸,目光中却带着一丝怜悯:“我听闻你最近钻研有成?” “侥幸。”陶铸冷笑,“你此次来,是想抢夺成果?” 对面的老人缓缓摇头:“你才刚刚八转,我并不想以大欺小,以强凌弱。” 陶铸的笑更冷三分:“你这话骗骗入世未深的人还行,对我说?” 陶铸摇了摇头,脸上浮现出不屑的神色。 姚家太上大长老却是笑了笑,不以为意。 “我承认。”他叹息一声,点点头,“我也看走眼了,没想到你能晋升八转。若提前知晓这一点,我绝不会暗中设计阻拦,而是会栽培你,千方百计地撮合我的女儿和你在一起。就算你愚痴偏执,就算你不能让我的女儿幸福,一切也都要以我姚家利益为重。” 陶铸脸色微变,一提到他深爱的女仙,他的目光顿时晦暗下去。 “然而。”姚家太上大长老面容一肃,语气加重,“我是绝对不会让你研究什么五域界壁的奥秘!” 陶铸眼中冷芒一闪,顿时恢复之前的冷酷神色:“哼,又是害怕引动天下动乱,五域混战,生灵涂炭的那套说辞?然而你可想过?五域界壁的奥秘一解开,还能带来繁荣和希望!界壁是阻碍五域交流的重大障碍,它若消失不见,五域蛊仙间的交往将更加自由和频繁,我们的交易会带动更多的修行功果。” “然而,战争的可能要远远大于和平,不是吗?”姚家老人打断陶铸的话。 陶铸沉默,没有反驳。 五域间的不同点实在太多了,不仅是地貌不同,社会风情也不同,更重要的是资源不平等,人口密度也不一样,野心家至古以来都绝不缺乏。 不像现在的五域,相互间隔,交流不多。各有各的经济、政治、军事上的平衡,一旦界壁打开,平衡就会轰然瓦解! “所以,你还是来劝我收手?”半晌,陶铸打破沉默,他不屑地冷笑一声,“你知道的,这绝不可能。” 姚家老人点头,郑重地道:“我必须得承认,要解决一个八转的存在,风险很大,我们南疆正道要做出这个决定,很难。” “非到万不得已,我们绝不会选择生死决战。所以,我此次来是想告诉你一个秘密。这个秘密我希望你听了之后,能够为我姚家保守下去。” “我为什么要非听不可呢?”陶铸笑了。 姚家老人也笑:“因为这个秘密,就是关乎五域界壁。你想不想听?” 陶铸动容,他的心中涌现一抹迫切之情,但旋即又被他强自按捺下去。 姚家老人眼中怜悯之色越发浓郁:“这个秘密对你而言,实在有些残酷,但事已至此,我只得说给你听。在未来,五域地脉将合而为一,五域的界壁也会自行消失。” “什么?!”陶铸不禁震惊地叫出声来。 姚家太上大长老几乎带给陶铸最致命的一击! 他的这个秘密,直接否决了陶铸一生的追求。 五域界壁会消失,那陶铸的研究岂不是没有了意义?他为此付出的努力、心血,冒的种种生命危险,舍弃最挚爱的仙子……种种代价,是否也成了对他的讽刺,成了一个笑话? “这绝不可能,你说谎!”陶铸的声音歇斯底里,却又透露出一抹恐慌。 “这是我姚家继承了一道乐土真传,证据已经给了你。就算你不相信我,难道乐土仙尊的话,你也不信吗?” 姚家太上大长老说道这里,微微一笑:“况且,你自己研究了几乎一生,五域界壁和地脉的关联你是十分清楚的,你自己也应当有所察觉吧?你的种种成果,定然是有许多部分可以验证这个未来的吧。” 陶铸满头大汗,瞪大双眼,双眼却是空洞无比,他倒退几步,摇摇欲坠,低头看着地面,神情恍惚而且慌张。 姚家太上大长老微笑。 他望着陶铸,老好人的神态,却分外透露出冷漠残酷的意味! 话说到这个份上,已经足够了。 姚家老人转身离开,临走前,他又抛下一句话:“不要研究什么五域界壁了,它们迟早一天会自行消失,你的研究毫无意义可言。” “当然,你若是在五域界壁存在的时刻,研究出了成果。我想你的成功之时,就是我南疆正道的诸多八转,联手剿灭你的时刻了。” “言尽于此,陶铸小友啊,你好好想想吧。” 陶铸呆呆地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,满脸灰败之色。 …… 往昔如梦。 回到现在。 陶铸早已身死,他留下的一股意志被方源掐着脖子,攥在手里。 真传已经被强人夺走了! 然而,方源的话让陶铸的意志为之触动—— “若是没有这点野望,做人还有什么意思?失败了也无妨,大不了重来几次好了。就算最终也达不到,又如何呢?” “哈哈哈,哈哈哈!”陶铸意志疯狂大笑。 数年后,本体从姚家太上大长老的打击后恢复过来,也同样有着类似的觉悟! 是啊。 就算最终还是失败,研究不出来,一生都失败!又如何呢? 就算五域界壁会在未来自行消失,又如何呢? 就算我的研究毫无意义,又如何呢? 我就是想这么做啊! 你说我疯狂,你骂我白痴,你咒我偏执,你斥我愚蠢…… 好吧。 我就是疯子,也是傻子,我不仅偏执而且愚痴。 但是我——就是想这么做啊! 就是想这么活着啊! 这么活着,对我而言才算是有趣! 然而,还有一些遗憾,所以我留下了传承。 现在,这个传承让方源得到了。 一瞬间,陶铸意志兴奋起来:“方源是么!我把这个传承交给你,并且在另外一处地点潜藏着的真意,也统统给你。” “我的本体并不擅长战斗,所以有毕生的遗憾。但是我感觉,传承交给你了,这些遗憾将会统统弥补!这是一场……天作之合!!” 方源嘴角微翘,露出昂然自信且又带着一抹张狂的笑意。 “那你就看好吧,陶铸老头。” “我会让你的真传——” “摄神惊仙,名震天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