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二节:扬眉吐气 - 蛊真人

第一百九十二节:扬眉吐气

?“怎么找到你的?哈哈哈!”白眉老者大笑,笑声极尽欢快,目光透露狰狞。他摊开手掌,露出一只蛊。 正是至亲血虫。 至亲血虫晶莹剔透,宛若红玛瑙。仿佛一只蝉,此刻一阵阵的发光,蝉首直指古月一代。 “师兄你虽然抢了我的机缘,暗算我,尽夺蛊虫,但我也掌握了秘法。因此就合炼了这只至亲血虫。你知道它是怎么合炼的吗?呵呵呵,是用你两个亲生儿子的心血。你的两个儿子才只有五六岁,实在太年幼了。心血不盛,我只好把他们俩养做药人,每隔月抽他们的心血,这样花费了我数十年的时间。积累的心血足够了,这才合炼出这只蛊来。”白眉老者侃侃而谈,语气得意至极。 “哦,对了,你的那两个儿子不久后也都死了。哈哈哈,合炼出至亲血虫后,我用它找你多年。但这天下太大,你杳无踪迹,至亲血虫尽管是五转,但是范围始终是有限的。最终,我垂垂老矣。只好用存息玉葬蛊,以死求生,封闭自己。不久前,我不得已破冰而出,最后一试。竟然无意间找到你,师兄,你知道我当时有多么欣喜若狂吗!” “至于那个铁血冷,呵呵呵,的确是我用一封信笺指引过来的。看到他,就想起我们的曾经的样子。只是让人怀念啊……想当年我们师兄弟两个,一起杀魔道贼子,号称正道双鹤,风头无两。”白眉老者说着,一脸的回忆神情。 他神情悠然,语气柔和,但越是回忆,双眼中森寒的杀机越是旺盛充盈。 这白眉老者,来自中洲,号为天鹤上人。 昔年,他以五转的御鹤蛊,驾驭万兽王级的鹤王成名。能驾驭万兽王,就意味着掌握一只上万规模的庞大兽群。 这样的力量,足以让他可凭借一人之力,扫平一家山寨。 天鹤上人和古月一代,皆师承中洲仙鹤门。在数百年前,乃是师兄弟,亲密无间。斩杀魔道蛊师,携手并进,默契至极。 一次追杀魔道蛊师的途中,他们发现一处传承。 这传承就是血海老祖布置的传承之一。但若是一般的传承,也就罢了,不至于师兄弟反目成仇。 然而,这传承地点中的宝物,珍贵万分,可令人得道升天,由凡成仙!由不得师兄弟二人不心动。 传说中,血海老祖留下数十万道传承,遍及天下。但真正的目的,却是掩藏其中几处真宝。这几处真宝,乃是藏着他的当家蛊虫,真正的手段。 师兄弟遇到的这处传承,便是血海老祖的真宝传承。 天鹤上人先行一步,得到传承。重利熏心,古月一代便实施暗算,尽夺蛊重,企图杀死天鹤上人,却并未成功,被他逃走。 古月一代见事情暴露,只好隐姓埋名,四处逃窜,防备师门的追杀。辗转数十年,他未寻到寿蛊,只好在暮年,立足在南疆的青茅山,改头换面,自姓古月,创建了古月山寨。 天鹤上人寻人未果,仇恨满腔,仙鹤门亦对血海真传抱有巨大兴趣。在师门的帮助下,天鹤上人只好利用存息玉葬蛊,自我沉眠,吊住一丝性命。 这存息玉葬蛊的手段,当然也属于外道。和古月一代化身僵尸,极其类似,都属于旁门左道,苟延残喘。 化身僵尸,是以死代生。存息玉葬蛊是吊住性命,并非真正的增长寿命。 这世间唯有一种方法,增加寿命。就是方源前世那样,消耗寿蛊,从根本上增加自身的寿命,这才是正道。其余途径,皆有弊端,不被天地认可,属于无奈之举。 “师兄!你这个无耻之徒,卑鄙的小人!当年你暗算我,可想到今天?哈哈,皇天不负有心人,终于让我找到了你。今日我不仅要让你断子绝孙,千年谋算成空。还要抢回属于自己的机缘!这一天,我已经等得太久了!!” 天鹤上人回忆结束,仰天长叹,杀机凛然。 但他还未真正动手,古月一代就抢先一步! 地面上的血水,忽然如激流喷涌,狼潮上扬,顷刻间有滔天之势。 腥臭的血气味道扑面而来,浓稠的血水中,成千上万的血滴子嗡嗡地飞射而出,密密麻麻。 哗哗哗…… 一片翅膀煽动声中,无数的刀翅血蝠蛊,亦是飞腾而上,漫天盖地,向半空中的鹤群杀去。 鹤群顿时大乱。 血滴子、刀翅血蝠蛊皆比铁喙飞鹤要小得多,战斗中占尽便宜。 天鹤上人大怒,咆哮一声,催动胯下的飞鹤之王,径直地朝古月一代俯冲过去。 “快退!”有蛊师惊呼。 风声呼啸,万兽王的冲撞,威势实在是太惊人了,仿佛陨石落地,教人生出惊畏之心。 但忽然间,一道血浪冲天,潜伏着的血河蟒在血浪的掩护下突袭。它张开巨口,一口咬住铁喙飞鹤王修长的脖颈,同时身躯缠绕,想要将飞鹤王拖入地面上的血泊里去。 天鹤上人冷哼一声,他对血河蟒也有了解。血水对于血河蟒来讲,是无上的恢复品,万不可让它接触。 因此,他心中意念一动。飞鹤王伸出铁爪,死死地扣中血河蟒,同时双翅一振,冲天飞走。血河蟒和铁血冷一战,身上还残留累累伤痕,力气也多有衰竭。被飞鹤王就这样带上了高空,渐渐脱离了山寨。 “纳命来!”天鹤上人怒吼,身化一道白虹,仍旧扑向赤棺中的古月一代。 古月一代一步踏出棺材,蓬的一声,背后忽然展开双翅。这对翅膀,宽大有力,好似蝙蝠翅膀,一片黑色。 僵尸蛊乃是最经典的一系列蛊虫,在天下广为流传。二转游僵蛊,三转毛僵蛊,四转跳僵蛊,五转飞僵蛊。血鬼尸乃是飞僵蛊之一,自然可以飞天! 古月一眼眶中燃烧着熊熊的血焰,双手张开,狰狞险恶如魔爪。他一振双翅,倏地冲天而起,轰的一声巨响,在半空中和天鹤上人对拼一记。 两个拼的半斤对八两,各飞退一段距离后,稳住身形,又再次杀向对方。 轰轰轰…… 双方在半空中大战,身影不断碰撞,五转之威凛然。一阵阵的余波,令竹楼塌毁无数。 战至片刻,古月一代大叫一声,身化血影重重,攻势凌厉,暴涨数倍。 天鹤上人眼冒玄光,如飞刀斩击,仙剑钻刺,一个个破了血影。 古月一代又吐出血雾,天鹤上人催动蛊虫,形成一具光圈罩体,抵挡住血雾侵袭。 又片刻过后,天鹤上人到底是垂垂老矣,年老体弱,力道衰弱下去,被古月一代渐渐压制,落入了下风。 “数百年过去了,你还是没有长进啊!”古月一代大声地嘲笑道。 “该死的混蛋!”天鹤上人气极怒骂。他没有料到古月一代变得如此之强悍,不管是血滴子、刀翅血蝠蛊,这本来都是他的。 一想到这里,他就更加暴怒。 “哼,是时候动用底牌了!”天鹤上人暗暗冷哼一声,白花花的眉毛轻轻一挑,就发生了变化。 眉尖突然疯长,形成两束长眉,长达数十米。一左一右,如灵蛇出洞,迅速至极,将古月一代缠绕住。 古月一代挣扎不成,爪撕不断,这眉毛看似脆弱,却是堪比精钢铁索,又带着韧性。被这一缠,就仿佛是老树扎根。 “竟然是扬眉吐气蛊!”古月一代的语气首次发生变化,又惊又怒。 这扬眉吐气蛊,吐的不是普通的气,而是元气。将蛊师空窍中的真元,以元气逸散出去。但此蛊并不常见,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。 天鹤上人此时用了,不只是古月一代的真元在消耗,他自身真元也在消耗。 扬眉吐气蛊,如同一座桥梁,沟通两人的空窍,致使真元对耗。常常是被修为高深的蛊师,恃强凌弱的手段。一旦用在修为更高深的蛊师身上,就是自寻死路了。 但此时情况,又有区别。 天鹤上人和古月一代同为五转巅峰,但古月一代化身僵尸,空窍已死,再不能自我恢复真元。天鹤上人虽然垂垂老矣,寿命无多,但空窍却有生机,真元仍旧具备回复之能。这就击中了古月一代最大的软肋。 天鹤上人真元还在徐徐回复,古月一代空窍里的真元,却是用几分,少几分。 古月一代拼命飞退,但白眉相应拉长,仿佛无穷无尽。同时,天鹤上人也在欺近。 古月一代嘶吼一声,心念一动,招来血滴子,刀翅血蝠蛊,企图斩断白眉,却难有作为。白眉坚韧至极,就算断去几根,也旋即续上。 空窍中的真元不断消耗,这般下去,古月一代绝对有输无赢。他到底是枭雄人物,被逼上绝境,索性一咬牙改变战术,将血滴子、刀翅血蝠蛊尽朝天鹤上人招呼过去。 天鹤上人要分心催动扬眉吐气蛊,被这样漫天攻击,只能狂催防御光圈,被动防守。 白色光圈摇摇欲坠,天鹤上人心中一沉,照着趋势下去,大为不妙。 恐怕他还未将古月一代的真元耗尽,他的光圈就要被攻破,被古月一代杀了!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