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八十三节:算不尽中计 - 蛊真人

第七百八十三节:算不尽中计

西漠。 房家大本营,观园福地。 噗。 房睇长猛地吐出一口鲜血,一头栽倒在地上。 “义父!”在他身旁,养子房云连忙上前,将房睇长搀扶起来。 房睇长受伤颇重,被搀扶着站起来时,仍旧身躯摇晃,头晕眼花。 他连忙视察自身情况,旋即心头苦笑。 这一次受伤,他的脑海遭受重创,出现一道巨大的裂痕,几乎要将脑海分出两半。同时他的魂魄也受创,肉身中更有一团古怪的青绿光晕,散发出木道的气息。 房睇长叹息一声,望着眼前巨大的宫殿。 这座宫殿巍峨如山,青砖金瓦,散发出浓郁的草木的清新香气。肃穆庄重,却又生机勃勃。大门上端,有着一座牌匾,上书三个大字——豆神宫! “到底是元莲仙尊所创的仙蛊屋,兼顾全面,没有漏洞。我强行推算,遭受如此反噬,是我小瞧了尊者的厉害,也是我太心急了。”房睇长感叹。 “义父,我们房家现在的情势还是不错的,咱们慢慢来就是。”房云劝慰道。 房睇长摇头:“我房家情势虽然稳定住了,但仍旧不容乐观。那些家族之所以按捺不发,只是被我们的杀招偷道震慑一时,从未放弃过对我们的打压。我们必须抓紧时间,不可有丝毫懈怠。” “是,义父大人。” 房睇长望着豆神宫又叹道:“唉,可惜我们房家没有修行木道的蛊仙。这座豆神宫的核心就是木道。若是有一位木道七转蛊仙辅佐我,我推算此屋必然会有不小进展。” 西漠沙漠众多,绿洲点缀,木道、水道两大流派是最少的。 在五域中,木道蛊仙数量南疆第一,水道蛊仙规模东海为最。 房云想了想:“我们房家虽然没有木道蛊仙,但是还有一位智道啊。” “你是指算不尽?”房睇长目光一凝,闪过一丝警惕之色,旋即望着房云,“是不是他拜托你来引荐?” 房云啊了一声,摇头道:“不是,不是,孩儿只是这么一说。算不尽大人从未这么暗示过,事实上,他加入我族后,就一直镇守在外,从未联络过孩儿。” 房睇长这才脸色稍缓:“算不尽这人到底不姓房,虽然他加入了房家,但我们心里要有数。” “义父你是怀疑算不尽大人的忠心?”房云挠了挠头。 房睇长眯起双眼:“我若有他帮助,的确会有进展。但知人知面不知心,尤其是豆神宫这样的绝世珍宝。就算他以前没有这个心思,待看到这座宫殿,朝夕相处,难保不起贪念呐。” 说到这里,房睇长还不放心:“算不尽那边,最近有什么动静吗?” 房云老实答道:“没有什么动静。倒是又有谣言针对算不尽大人,说他其实是裂神老人的传人,魔道的余孽,被我族吸纳进来。还有传闻说万家会追究此事,将真正核实算不尽大人的身份。” 房睇长顿时冷哼一声:“这帮人还是想抓着算不尽不放!不过这个借口倒是找得似模似样,至少比之前谣传他是魔头方源,要真实可信一些。” 房睇长冷笑连连,殊不知之前的谣言就是真相,反倒是现在流传的谣言,歪曲了事实。 裂神老人本是万家的智道蛊仙,但因为修行差错,变得疯癫痴狂,神志不清。裂神老人有着七转修为,疯癫之后战力更强,给万家造成巨大的损失,并且还屠戮了其余正道势力的蛊仙。 在当时引得西漠蛊仙界一阵轰动,之后几家正道势力联手,想要围杀裂神老人。死活没有找到裂神老人的踪迹,最终裂神老人消失无踪,此事不了了之。 房睇长沉吟道:“算不尽实力不俗,这种雕虫小技他定是了然的。但他到底加入房家不久,被认作是房家的漏洞也很正常。还是要关照他,让他专心镇守,不要轻易出动,留给对手把柄。至于他的身份,我们房家会替他澄清,给西漠正道一个完美的交代。” 这番话刚刚说完,房睇长的脸色就变了。 房云见义父脸色不对,连忙问道:“出了什么事情?” 房睇长脸色原本就苍白虚弱,此刻更添了一丝铁青之色:“算不尽刚刚来信,说他反算到了某个智道蛊仙,就在附近,极可能便是谣言的散播者,他此刻已经前去捉拿了。” 房云顿时呆了:“这?!” 按照正常的规矩,但凡镇守资源的蛊仙,想要出击,要首先给家族报备。家族批准之后,方才能出动。 但算不尽此举却是明显的先斩后奏,他直接出动,然后再报备。不管房家同意与否,他都撂开了镇守之地,直接行动了。 “到底是散修,野性难驯!”房睇长恨得牙痒痒,偏偏这个时候,他遭受重创,不能推算更多。 他只好联系房家太上大长老房功,让他尽快去支援算不尽。 一旁的房云有些不解:“义父大人,情况未必这么糟糕。让太上大长老支援,是不是有点太小题大做了呢?算不尽大人可是智道蛊仙,他此次出击,定然是推算过的,很有把握才会行事。” 房睇长脸色十分阴沉:“算不尽的确出众,但他性情高傲,恐怕会被人算计。那些正道若是故意吸引他去,设下连环计就糟糕了。一旦他被俘虏或者擒杀,那些家族造成铁案,就可随意诬陷我房家,然后更进一步逼压我族。” “当然,这只是一种可能,但愿我是悲观了。关键是在这个节骨眼上,我们房家不容许有这样的错误。” 房云听了,这才恍然大悟,脸色也跟着难看起来。他勉强笑道:“事情应该不会这么严重吧?” 事情就是这么严重! 当方源杀至,智道蛊仙万良翰却是悠然从容:“算不尽,你终于是到了,让我好等。” 说着,早已埋伏好的仙道战场发动起来,将方源罩入当中。 “原来是个陷阱!”方源伪装的算不尽冷笑一声,目光闪烁,看着三位蛊仙向他逼近。 这三位蛊仙皆是七转。 一位身材高瘦,披着青袍,周围旋风缭绕,姓万名逍,自信从容:“算不尽,亏你还是智道蛊仙!居然如此轻易就落入我等的陷阱里了。” 第二位蛊仙万豪光,不见面貌,浑身罩着一层光甲,散发着巨大的热量。厚重的光甲中传出嗡嗡的声音:“算不尽,你若识相,束手就擒,转投我房家,并指证房家,我们不会为难你,还会奉你为上宾!” 第三位蛊仙就是勾引方源上钩的智道蛊仙,名为万良翰,额头肿大,容貌丑陋,此刻却笑道:“算不尽仙友,你是智道蛊仙更当明白眼前的局势。就算你今日逃过一劫,将来还有源源不断的麻烦找上你。你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加入房家的。” 方源脸色冷酷,只是冷笑。 他此刻伪装成算不尽,外形消瘦,长发披肩,双鬓斑白,一双黑眸,蕴含沧桑和野望,听了三仙的话,又身陷仙道战场,却根本没有丝毫的动摇。 这是当然的! 因为方源实力暗藏,别说是三位七转,就算是三位八转,他也怡然不惧。 万家三仙自以为算计了方源,殊不知方源这次专程从南疆赶回来,就是为了解决他们,搅动西漠风云! 最近一段时间,万良翰屡屡推算方源,方源有着阎帝杀招防备,毫无破绽可言,但也因此削弱了魂魄底蕴,烦不甚烦,此次解决他们势在必行。 方源当即打开仙窍门户,放出魂兽。 一只只荒级魂兽、上古魂兽放出,让万家三仙很是吃惊。 不是说他是智道的蛊仙吗?怎么能操纵如此多的魂兽? “在这片仙道战场,再多的魂兽也是无用!”万逍发动仙道战场,顿时掀起一根巨大龙卷,缓缓压迫而来。 魂兽紧密地团结在方源的身边,跟随着方源慢慢转移,数量越来越多。 “他怎么手中有这么多的魂兽?”万家三仙越发吃惊,这算不尽明明是智道蛊仙,竟操纵魂兽大军,这也太不务正业了吧。 龙卷风速度更快,逼近方源的魂兽大军。 魂兽嘶吼,悍然反扑,但龙卷飓风在这仙道战场仿佛天地之威,只是被削弱,阵脚极其稳定。 方源便亲自动手,催动杀招挡住龙卷风。 万我三仙看了,心中的讶异这才稍缓了一些。 方源到底是用出了智道杀招,而不是魂道杀招。 “这样下去可不行,他的魂兽似乎绵绵不绝。我要出手了!”万豪光喝道。 “去吧,我们俩掩护你。”万良翰叮嘱一声。 万豪光杀入魂兽大军之中,他速度极快,充分发挥出了光道的优势。 每每方源调动魂兽大军,对他展开围剿,万良翰和万逍就催发杀招,掩护万豪光。 良好的配合下,万豪光一路突进,就要杀进中圈。 方源面色不变,又放出四头魂兽来。 “嗯?”万豪光冲势狠狠一滞,当即失声惊呼,“太古魂兽!” 万良翰、万逍双双一呆,难以置信:“还是四头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