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八十九节:光阴长河第一战 - 蛊真人

第七百八十九节:光阴长河第一战

仙蛊屋万年斗飞车在光阴长河中行进中。 方源傲立在船首,他背负双手,一身青袍,黑发如瀑,俊秀的脸上一对黑幽深邃的瞳眸,看着周边漫漫波涛,面色一片冷漠。 白凝冰等人则缩在仙蛊屋之内,望着方源周身流转着七转气息,在前方装模作样,有人心里发寒,也有人恍然:难怪方源纵横至今。若是自己有八转修为,早就开始称霸一方,激昂峥嵘,而他却是扮猪吃虎,不放过任何一次诱骗对手的机会。 还有人感叹:双方还未接触,但方源已经开始误导对方。这是情报和谋略上的交锋!此战从万年斗飞车出现在光阴长河中,就已经开始了。 方源有着自己的打算。 八转的修为能不暴露,就不暴露。 因为一旦暴露出来,至尊仙体的秘密也就遮掩不住了。 上一世这个秘密曝光,但他重生到这一世,这个秘密似乎还没有被发现。 “至于重生的秘密,此战之后估计就要暴露了吧。”方源心中估算着。 暴露就暴露了吧! 方源觉得,这也是到了必须暴露的时候。 这场战斗的意义非常重大。 虽然方源一直小心谨慎,极其关注墨水效应,但该出手时他绝不会畏缩含糊。 进退有据,攻防自如,此中分寸他早已经洞悉掌控,老辣至极。 一座凉亭,坐落在光阴长河之中。 凉亭四面透风,结构简朴。亭盖似乎是黄草编织,亭柱是灰扑扑的白石,并未磨平。亭中有一屏风,算是最为华丽的装饰。 正是七转宙道仙蛊屋今古亭。 中洲四位宙道蛊仙,站在今古亭中,正是四旬子。 万年斗飞车一出现,就被他们发现了。 四旬子第一时间将这个情报,上报给了紫薇仙子,不敢有丝毫的延误。 “方源他终于出现了。” “是啊,不枉费我们兄妹四人在这里苦守了这么久。” “他仍旧是七转修为,但却坐拥了一座八转级数的仙蛊屋!” “这是什么仙蛊屋?我从未听闻过。” “看样子,应当是宙道的仙蛊屋吧。” 四旬子没有抢先出手。 在他们想来,今古亭最擅长在光阴长河中侦查,此刻他们相距方源十分遥远。他们可以发现方源,但方源发现不了他们。 他们到底只是七转修为,只是因为专修了宙道,才被高高在上的天庭看中,选为镇压此处的人手。 而且,四旬子并非是天庭蛊仙,下一个行动是什么,还要看紫薇仙子如何安排和命令。 万年斗飞车承载着方源,起先是缓缓漂流。方源在船首四处遥望,似乎在探查什么东西。 “看样子,方源是来寻找红莲真传的。” “他果然没有发现我们。” “紫薇大人还未下达命令吗?” 今古亭中四旬子紧紧盯着方源,分外关切。 天庭。 紫薇仙子先喜后疑。 她欣喜的是,方源终于出现了! 不怕你不出现,就怕你躲着,不知道你干什么。 老实说,方源一日不出,紫薇仙子心中的压力就加重一分,不晓得方源在搞什么幺蛾子! 但现在方源出现了,紫薇仙子心底暗暗松了一口气。 “好,来吧!我倒要看看你又成长了多少,这一次我定会善加利用打杀你的机会。”紫薇仙子心中杀意弥漫,“至于那座八转仙蛊屋就是你的底气和自信么?方源。” 紫薇仙子也不禁生出少许的惊疑。 这座八转仙蛊屋出现得毫无征兆! 按照常理,建设一座仙蛊屋,哪怕是超级势力都隐瞒不住,会泄露出诸多的蛛丝马迹。因为要筹备的东西实在太多了。 仙蛊屋在筹建的过程中,动静就不会小,会被人发觉。 方源当然也不能免俗。但他积累的过程,是在上一世,紫薇仙子发觉不了。 “方源怎么忽然就有了一座宙道仙蛊屋,还是八转?” “这座船型的仙蛊屋究竟又有什么威能和手段呢?” 紫薇仙子的脑海中,念头不断碰撞,中央大殿中紫气迅速弥漫开来。 她迅速推算,很快就做出决定。 她估计这座宙道仙蛊屋,即便是八转层次,也强的有限。因为它出现得太突兀了,历史上没有这艘船的任何记载,很可能是方源仓促之间,借助仙蛊尝试之作。 而且,不管它究竟是强是弱,天庭都需要试探,更必须阻止方源得到红莲真传。 紫薇仙子迅速指派清夜,驾驭恒舟,赶赴今古亭处。 她的脑海中,立即浮现出一份详实清晰的地形图。 “等到恒舟和今古亭汇合,就让他们一前一后,夹攻方源!”紫薇仙子目光凌厉如刀。 之前是今古亭监察长河,恒舟四处游曳,搜寻红莲真传。如今恒舟已经在紫薇仙子的命令下,迅速赶来。 光阴长河中,四旬子也旋即接到了紫薇仙子的命令。 “要出手了!按照方源的速度和方向,过不了多久,就要脱离今古亭的范围。” “我们先动手,牵制住方源,将他吸引在这里。然后让恒舟在他背后发动突袭!” “动手!” 四旬子迅速出手,操纵今古亭,令光阴长河掀起波涛阵阵。 波涛一层层,宛若千军万马,撞向万年斗飞车。 “终于出手了!”万年斗飞车中,一位异人蛊仙低呼,语气兴奋。 方源故意在今古亭的附近出现,就是为了勾引后者动手。 “宗主大人好坏哦,明显是不想暴露出他已经发现今古亭的事实,而是装作懵懂的样子。对方上当受骗啦。”白兔姑娘扑扇着长长的睫毛,眼中冒着亮晶晶的光,她又学了一记阴招。 “嗯?”方源轻咦一声,眉头轻皱,察觉到了河水的异变。 他表情的细微变化,都被四旬子看得清清楚楚。 “方源发现了不妥之处。” “他操纵着那座八转仙蛊屋向我们这里冲来了。” “放心,我们和他相距甚远……呃,好快的速度!” 万年斗飞车展现出来的速度,让四旬子大吃一惊。 他们前一刻还好整以暇,悠然从容,但这一刻却都神色大变,身心震动。 在阵阵的波涛当中,万年斗飞车仿佛一道箭鱼,速度奇快,刺破风浪,直接杀向今古亭。 “加大力度!”四旬子中的大兄上旬子低喝一声。 今古亭绽射出刺眼的光辉,掀动的波澜高达数丈,宛若海啸一般,淹没万年斗飞车。 砰!砰!砰! 万年斗飞车浑身罩着一层银色光晕,一次次撞破海浪,它的速度变得更快了,像是一柄绝世利剑直刺过来。 四旬子脸色苍白,眼中皆有骇意。 方源冲杀得太快,太猛,让他们心中惴惴不安。 中旬子连忙叫道:“快,用那一招。” 今古亭的光辉再盛一筹,仿若一道恢弘的光柱,冲霄而起。 在今古亭的影响下,万年斗飞车的周围水流发生诡异的转变,眨眼间成为一个巨大的漩涡。 漩涡中水流湍急,将万年斗飞车勉强困住。 四旬子这才送了一口气。 “终于困住它了。” “这座仙蛊屋的速度惊人至极,短短几个呼吸,就已经跨越了大半距离。” “不过它现在已经被我们困住了。” “让我们来试探一下,它究竟有什么样的威能吧。” 漩涡中水流更加湍急,浪花剧变,竟变成锯齿形状。 无数层锯齿围绕着万年斗飞车,对车体不断地啃咬、碾磨。 万年斗飞车陷在漩涡中央,方源神色冷漠。 旬果子面露骇然之色:“好硬的仙蛊屋,锯齿涡流竟都破不了它的护身光晕!” 下旬子拍拍旬果子的肩膀,安慰道:“放心,这才连十个呼吸不到,再碾磨啃噬下去,不怕它不崩溃!” 话虽然这么说,四旬子心中都有诧异。 他们是深知锯齿涡流杀招的厉害,此招乃是今古亭的最强攻伐手段,寻常蛊仙落进去眨眼功夫就要被切割粉碎,四旬子中的任何一人也支撑不了三个呼吸。便是今古亭本身,落进去,也要立即摇晃不稳,蛊虫大量死亡。但现在看,万年斗飞车屁事没有,完好无损,甚至还有一些悠闲安然? 四旬子心中皆生寒气。 “到底是八转级别的仙蛊屋!” “恒舟目前到了哪里?” “糟糕,情况不妙!”旬果子忽然惊叫一声。 其余三旬子连忙望去,只见万年斗飞车的周边水流迅速变化,从原本的锯齿涡流变成了闪耀银白毫光的激流。 激流萦绕在万年斗飞车的船底周围,短短几息时间,激流的规模就扩张了十多倍。 “今古亭有操纵河流的手段,我们的万年斗飞车又岂会没有!”屋内的异人蛊仙哈哈大笑。 “杀过去。”方源淡淡吩咐一声。 轰! 像是瀑布奔流,山洪倾泻,万年斗飞车周围积蓄的激流汹涌澎湃,滚滚向前。 万年斗飞车在激流的承载下,轻而易举地冲破残缺不看的锯齿涡流,气势汹汹,杀向四旬子。 四旬子倒吸一口凉气。被他们寄予厚望的锯齿涡流,控制万年斗飞车的整个时间,连五十息都不到。 记住手机版网址: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