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九十八节:可怜戚家蛊仙 - 蛊真人

第七百九十八节:可怜戚家蛊仙

太古白天。 一朵白云看似平淡无奇,却是暗中夹裹着戚家六位蛊仙,似缓实快向前疾飞。 “小心一点,这里可是太古白天,常有太古荒兽出没。” “目前看来这个路线还是安全的,但仍旧要提高警惕。” “这一次进入那处洞天,我们就能得到天相了!戚家的复兴和昌盛,指日可待!!” 戚家蛊仙暗中交流,皆是兴奋和激动。 他们虽然还不了解天相杀招的具体威能,但是毫不低估此招的厉害程度。 毕竟这可是盗天魔尊遗留下来的半个传承! 忽然,场面陡然一变,原本安宁平静的白天,忽然天翻地覆也似,猛地化作一片漆黑的大幕。 这片漆黑的空间,像是一个巨大的圆球,将戚家六仙都包裹进来。 一丝丝的银色光辉,仿佛是丝线,编织成网,镶嵌在四面八方、头上脚下的黑幕之中。 “这是仙道战场杀招!” “究竟是什么人,埋伏我等?!” “速速滚出来!” 戚家蛊仙震惊不已,慌乱之后,纷纷怒喝。 于是,一座八转仙蛊屋载着一位蛊仙,悠然现身。 这座仙蛊屋仿若小舟,尖端船首,船首狭长,浑身银芒璀璨。在这船首一位蛊仙背负双手,身着白袍,静静站立着,此刻微笑地看着戚家蛊仙。 这位蛊仙面庞极其英俊,近乎娇丽,黑发如瀑,垂至腰间,乍一看就是一个绝世容颜的柔弱少年。 但戚家六位蛊仙看到此人、此屋,全都彻底地震惊了! 戚裁乃是戚家的太上二长老,最是勇猛,此刻的脸上满是惊骇绝伦之色。 戚进是戚家太上三长老,和其他戚家蛊仙一样,满脸苍白,感觉心肝都在狂颤,一股冰冷的寒意迅速流变四肢百骸。 戚家太上大长老平素老成持重,这时也慌了,声音颤抖:“方……方源,怎么会是你!你怎么来找我们的麻烦?” 方源单单亮相,就把戚家六位蛊仙吓得不轻,原本激昂的士气像是浇了一盆冰水,陡然暴降到了谷底。 人的影,树的皮。 方源现在魔威浩荡,远超上一世同期! 之前光阴长河第二战,方源也将具体战况公布天下。 天庭大败亏输,一败再败,厉煌惨死。方源踩在天庭的身上,魔道名望已经是震天摄天。 大多数的戚家蛊仙,吓得身子都软了。 方源乃是绝世的大魔头,怎么忽然来对付戚家?而且还专门埋伏? “方源……大人,我戚家乃是隐世家族,从未对付过您,也和您无冤无仇。我们之间若是有什么误会,我方愿意赔偿和解。”戚家太上大长老戚发又道。 方源笑了笑:“诸位不必紧张,只要你们投靠我,我给你们留一条活路。至于赔偿,不如就将天相让于我罢。” 听了这话,戚家蛊仙如坠冰窟。 “完了!” “最大的秘密已经被方源洞悉了。” “他怎么能够洞悉?” “他是天外之魔,以春秋蝉重生回来的呀!” “千年赌约就在此行,我们戚家奋斗了千年的目标,居然就要在成功的关头,拱手想让吗?!我不甘心!!” 戚家蛊仙神色狰狞又且复杂,他们恐惧,他们愤怒,他们愤怒,他们慌乱,他们仇恨,他们无奈。 戚家蛊仙最强者不过七转修为,进入太古白天都费了好大力气,如今要和方源对战? 呵呵。 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! 苦也。 “不如拼了!”戚裁咬牙切齿,双拳捏紧,两个手臂都在颤抖。 “拿什么拼?拼得赢吗?方源的战绩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们去拼就是白白送命。”戚进恨声回应。 方源眼中闪过一丝异芒,威胁道:“现在,给你们三息时间考虑。三息过后,若不顺从我,就都给我死罢。” “我们到底该怎么办?!”戚家蛊仙们慌乱,六神无主,纷纷将目光投向戚发。 戚发作为戚家的太上大长老,平素很有威望,他是一位老者,干干瘦瘦,精神矍铄至极,腰杆挺得笔直,宛若一杆长枪。 但三息之后,他松垮下来,低头塌腰,垂眉顺眼,对方源拱手道:“方源大人,我们戚家……降了!” “哈哈哈。识时务者为俊杰也!”方源大笑三声,眼中厉芒闪烁,让戚家蛊仙不敢对视,“你们做出了一个最正确的选择。” 白凝冰等人在万年斗飞车内,亲眼见证了这一幕,感慨万千。 琅琊福地保卫战,光阴长河第一战、第二战,让方源踩着天庭的身躯名震天下!其魔威赫赫,凶威浩荡,已经能够让七转蛊仙都不战而降! 戚发又道:“天相杀招便是大人您的,但是内中情况,在下斗胆,还想向大人您禀明。” 方源深深地看了这位戚家太上大长老一眼,似笑非笑地道:“不必了。不怕告诉你们,上一世我就获得了天相,随后击杀了你们,占领了气象洞天。当然,你们当中也有几人归降于我。” 顿了一顿,方源又道:“天相杀招的秘密,我远比你们更加熟悉。” 方源的话宛若一记记的重锤,砸在戚家的蛊仙心头。 他们震惊之余,又不大敢相信。 方源却不管他们相信与否,直接给他们每个人种下手段,又将他们的蛊虫都搜走。 他对戚家蛊仙掌握的仙蛊是什么,如数家珍。 搜走之后,戚家蛊仙就被安排在万年斗飞车的船首,一个个呆愣楞的站着,面色惨白如纸。 牢牢控制住这些戚家蛊仙,方源便收了仙道战场——阎罗网。 阎罗网战场乃是由阎罗战场改良而来,完成了方源的预定目标,集合了宙道的力量,变得更加强大、稳固。 万年斗飞车也早就修复彻底,一路飞行,迅速来到关键地点。 等了一小会儿,众仙就见原本空无一物的苍穹之中,显露出了一座高大的门楼。 门楼顶部屋檐飞扬,门楣上双面砖雕,挂着一张巨大的门匾,上书五个大字——五相赌斗门!整座门楼好似黄铜质地,散发着威武雄阔之气。 起初它只是一片虚影,但随着时间推移,逐渐凝实,越发清晰。 门楼彻底凝实后,一大片的云层汇聚起来,承载门楼。 方源麾下惊讶不已,他们是第一次看到。戚家六位蛊仙则神情复杂,戚发等人的眼底深处却是还残留着一丝的希望。 这时,门框中开始闪现五色的光辉,各代表着五相的力量。 先是红光照耀而下,映得白云地基都一片通红。 方源微笑,看着黑楼兰道:“你去。” 黑楼兰面无表情,出了万年斗飞车,飞向门楼。在途中,方源信手一挥,将一记仙道杀招打入她的体内。 黑楼兰身躯微微一颤,随后落到门楼前方。 红光笼罩住她,随后消散不见,承认了黑楼兰的资格。 “这不可能!” “天呐,怎么会这样?” “血相承认了她!难道她真的是血相薛家的后人?” 戚家六位蛊仙震惊不已,难以置信。 方源回首看了看他们,笑了笑,又嘱咐石人蛊仙道:“你们去。” 几位石人蛊仙中了方源的杀招,气息皆发生了某种玄妙的变化,在黄光检测下,也安然通过,获得了进入五相洞天的资格。 看到这一幕,戚家六位蛊仙身躯狠狠一震。 有的人更是身躯一晃,摇摇欲坠。 之前的黑楼兰乃是人族,或许还有是血相薛家血脉的可能。但是这些石人异人呢?石人只有雄性,和其他种族无法通婚,更无法诞下子嗣。 然而,偏偏门楼承认了他们。 冰冷的事实,像是一柄铁剑,狠狠地插在戚家蛊仙的心头。 他们终于舍弃了心中最后一丝希望,不得不承认这是方源的手段所致。 戚家太上大长老戚发满嘴的苦涩,他之前投降方源,一来是不投靠就死,二来也是想要借助五相赌斗门和天相杀招来利诱哄骗方源,试图寻找到脱身的良机。 但是现在来看,根本就没有这种可能性。 方源的准备太过充足了,完全是有备而来,种种表现都证明他之前所言非虚。 “方源上一世,恐怕真的是得到了天相杀招!” “他拥有春秋蝉,就有重来的无限可能。这太赖皮了,到底谁能来制止他?” “千年赌约……没想,竟便宜了一个外人……呵呵呵……” 戚家蛊仙有的心中怒火燎原,有的愤恨不已,怪天庭实在不给力,还有一些已经被惨重打击,心灰意冷了。 他们情绪波动十分剧烈。 但这也不怪他们。 明明来的时候,充满了期望和兴奋,结果半途就被方源埋伏,沦为阶下囚不说,戚家奋斗了千年的宝藏——天相杀招,都要落入他人之手! 前后落差实在是太大,太突然,太冷酷了。 “这些人真是可怜……”白兔姑娘看着戚家蛊仙,心中泛起了同情。 “哼,被方源看中的东西,你们还有什么奢望?”白凝冰则一脸冷漠,她对方源的手段最为了解。 接下来,又有数位蛊仙落入门楼前,顺利通过检验。 方源没有让戚家蛊仙进去,仍旧将他们束缚在船首,眼睁睁地看着白兔姑娘、妙音仙子取代他们的位置,得到了气相之光的认可。 方源自己和白凝冰一同参与其中,也得到了探索的资格。 而万年斗飞车和这些戚家俘虏,都被他收入仙窍当中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