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零三节:剑道宗师 - 蛊真人

第八百零三节:剑道宗师

仙道杀招——金丝剑! 方源大吼一声,催出杀招。 刹那间,无数道金丝从他的身上暴射而出,刺猬一般,向四周覆盖,无差别穿射。 嗤嗤嗤嗤…… 他身边的三位蛊仙,骇然失色,想要躲避已经完全来不及,被数以万计的金丝洞穿身心魂魄。 扑通通三声连响,三位蛊仙跌落到地面上,毫无生命气息。 方源大喘粗气,这一番苦战,终于杀得强敌,疲累至极。 他置身的天地缓缓消解,迅速消散,直至全无,只剩下方源的荒魂,带着伤痕累累,停留在至尊仙窍的小绿天之中。 “总算是通过了最后一幕。” “真是困难。” “若非最关键的时刻,动用了解梦杀招,寻觅到了最微小的那处破绽。我还是会要失败!” 方源魂归肉身后,心中还有些感叹。 这是一片剑道的梦境。 在这片梦境中,方源的实力低微,尤其是最后一幕,每一位蛊仙敌人都比他更强。 他唯有不断尝试,借助敌人之间相互牵扯、干扰,营造和抓住破绽,才能立足脚跟。 最终他斩杀三位蛊仙强敌,是他尝试了上百次的积累,并且仍旧有不少的运气成分。 “好在是通过了。” “不错,剑道的境界,也晋升到了宗师级数。” 方源检查了一番,欣慰不已。 他手中的剑道仙蛊其实不少,但是剑道境界一直不足。 这一次算是弥补了短板,相信将来,剑道方面的实力也会有一个全方位的提升。 休息片刻,方源恢复如初,继续探索梦境。 “这很可能是一片人道的梦境啊。” 方源的荒魂来到下一片梦境前面,目光隐含期待。 敲诈勒索南疆正道,是十分正确的选择。这使得方源得到,并且探索了大量的梦境。 这些梦境的价值,对他而言,尤其重大。 因为方源不缺资源、不缺仙蛊,不缺杀招,不缺仙蛊方,缺的就是境界,以及实践的经验。 荒魂进入梦境之中。 眼中的天地又变了。 这是一处战场。 硝烟弥漫,喊杀声震天。 “族长,小心!”方源才刚刚打量一眼,就听到耳边有人大喊。 方源顿时意识到不妙,立即躲闪。 然而,他的身体跟不上他的意识,一阵强烈的剧痛猛地袭来。 方源倒栽在地上,看着自己的胸膛出现了一个脸盆大小的洞,心脏都只剩下了半个。 “这……”方源无语,拼尽全力大吼,“治疗蛊师何在?” 无人应答。 天地剧变,迅速昏暗下来。 下一刻,方源荒魂遭受重创,被排斥出梦境。 依靠胆识蛊,方源荒魂迅速复原,休整片刻后,又进入梦境当中。 “我躲!”方源刚刚进入,就立即转移。 “族长,小心!”身边的蛊师大叫。 方源忽然动作一缓,再次遭到了致命一击。 倒在地上的那一刻,他恍然大悟:“刚刚提醒我的蛊师,明显是个内奸啊。他动用了信道的手段,表面上是提醒我小心,实际上是发动了凡道杀招,牵扯住了我的行动!” “身边既没有治疗蛊师,还有内奸,看来我只得凭借自身的实力去闯过这个关卡了。” 在梦境中,方源的实力大大受限,只能动用梦境中的人物手段。 本来方源不大愿意这样做,因为给他反应的时间太短,他根本来不及检查自己的蛊虫。 还未查探清楚,他肯定就要被击杀了。 方源只得再次接受了失败,第三次尝试。 扑通! 他再次阵亡。 回到现实,方源苦恼:“怎么可能?无法查探自己的空窍?我连有什么蛊虫都不知道,怎么打?” 梦境限制了他,让他无法查探自身的蛊虫是什么。 靠猜?显然不现实。 方源第四次尝试。 和之前的两次探索不同,这一次方源动用了解梦杀招。 “族长,小心!”身边的蛊师大叫。 扑通! 方源遭受致命一击,栽倒在地上。 “族长!” “不可能!族长大人明明有着正义蛊,怎么可能被这样轻易击败?!” 身边的那个内奸大叫着。 探索失败,方源荒魂再一次被梦境排斥出去。 “仙级杀招解梦,也就换了一句提示啊。” “身边的内奸多了一句话,指明了我拥有一只正义蛊。” “那就用吧。” 方源第五次探索,在危机关头,他催动了正义蛊。 “族长,小心!”内奸大吼。 方源躲闪的动作一滞。 正义蛊! 刺眼的白光,从方源全身暴射了一下,方源的速度顿时恢复如初,成功躲避了致命一击。 “呼!成功了。”方源在战场上滚了一下,迅速抬头,打量周围。 这是一片山寨。 但已经到处是断壁残垣,尸体满地。 “两个家族的战争?已经进行到灭族的关口了么。” 但方源发现自己并不是受害者,而是入侵者,他身处的势力占据绝对的优势。 “凡人层次的战斗,我又是族长身份,光是指挥身边的蛊师,就可以获胜了。”方源心境平和无波。 “但将此战打胜,就是通过这一幕梦境的条件吗?先尝试一下吧。” 随后,方源又惊喜的发现,自己的空窍能够探查了。 梦境人物有五转修为,掌握的凡蛊还不少,四转蛊有五六只,五转蛊只有一只,就是正义蛊。 方源立即了然,微微一笑:“有了这些蛊虫,光靠我自己,就能摆平这一切。” 不管是指挥,还是蛮干,获得此战胜利,对于方源而言,就如探囊取物。 “族长大人!”这时候,内奸跑了过来,一脸关切的样子。 方源冷笑一声:“好内奸,先杀了你再说!” 当即动手,一记杀招催出,把内奸轰杀当场。 “族长,你在做什么?” “副族长死了,被族长杀死了!!” “果然没有错,他们陈家是想对我单族动手啊。” “反了!反了!为单大人报仇!” 方源吃了一惊,他杀了内奸,竟有近半的蛊师临阵反戈,发动了暴乱。 场面顿时一片混乱,形成了三方大战。 方源意识到有点不妙:“我有五转正义蛊,可以极大地增幅自身。凭借我的个人实力,仍旧可以获胜,斩杀一切不服。但是……似乎这个内奸不应该如此草率处理掉。” 果然,当方源获得惨胜,能够站在战场上的,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蛊师。 到处都是残尸碎肢,血流成河。 天地消散,方源荒魂再一次被排斥出来。 不过这一次,却是没有受到什么伤势。 这个结果让方源又有了更进一步的猜测:“如此看来,获胜的确是通过第一幕梦境的标准。然而,要如何获胜还有细致的标准。似乎太过惨烈,损失过大,仍旧无法通过第一幕。” 方源抱着这样的认知,再一次进入梦境中。 这一次,他容忍了内奸的存在,自己身先士卒,依靠正义蛊,还有等等杀招,将敌方杀得七零八落,获得了十分漂亮的胜利! “族长大人勇武!” “我们胜利了,胜利了!” “聂家终于被我们铲除了。哈哈哈。” 在一片欢声笑语中,梦境推衍到了第二幕。 大厅内,灯火辉煌。美酒飘香,佳肴满桌,数十位蛊师济济一堂,推杯换盏,好不热闹。 方源发现自己坐在次位上,左手的主位就坐着陈家族长。 “怎么回事?”方源吃了一惊,“我在上一幕梦境中,扮演的就是陈家族长啊,这一次居然换做了……那个副族长内奸?” 这种情况,方源还是首次遇到,顿时有些啼笑皆非。 然后,他又有些恍然:“难怪第一幕时,这位内奸不能铲除。原来下一幕就要我来扮演他。但是这一幕,又如何通过呢?” 方源冷眼旁观,细细观察。 陈家族长喝了一大口酒,放下空空的酒杯,感叹道:“终于获胜了!贤弟啊,和你说句心里话啊,为兄到现在这才安下心来。自从听闻那聂家居然有着破坏山根的阴谋,我就难以入眠。他们争不过我们两族联手,就要实施如此丧心病狂的计划,不顾生灵涂炭。幸好苍天有眼,多行不义必自毙,这些人终究落到今天的下场,实在是他们自找的。” 方源哑然。 这陈家族长相貌粗豪,竟还未觉察到身边副族长的异心。 不过也对。 方源回忆了一下,在第一幕战场中,副族长内奸虽然用了信道的杀招,但是伪装成了关切警告的话语,根本不留痕迹,叫人难以察觉。 方源是因为蛊仙身份,目光实在犀利,这才发觉到了副族长的险恶心机。 之前他在第一幕梦境中尝试杀死内奸时,还引发了叛乱。 “等等,就算副族长的人看到副族长被杀,也不会如此齐心合力吧?” “总得有一些处于混乱,犹豫不决的人存在。” “但是这些人叛乱的动作惊人的一致,见到副族长被杀,全都出手,对陈家的蛊师进行疯狂打击报复,毫不留情。” 方源忽然灵光一现,他明白过来:“这么说,副族长有异心,想要对陈族的人不利,并非是个案,而是整个单家族人的集体心思了。” 方源正想到这里,忽然陈族长脸色骤变,捂住腹部,陡然站起来,几步爆退:“这酒……有毒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