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零九节:红花眷属 - 蛊真人

第八百零九节:红花眷属

“学生李小白,参见二位师长。”李小白走上台来,很有礼貌。 申大才子微笑地看着他,点了点头。 而私塾的姜先生则问道:“小白,可有诗词?” 姜先生的眉宇间,有一丝隐约的担忧。这个李小白才智中庸,但愿他平时有着什么积累,否则依照他平时的水平,难免会令人失望。 平日里叫自己失望,也就算了。但如今却是在申大才子面前……尤其是这场文斗的前中期,已是精彩绝伦,必定会扬名天下。这要在后期失色,天下人即便晓得姜先生的才学,也会暗中笑他不是一位明师。 “老师,学生的确是有一首诗。”李小白当即答道,神情自信。 “那就吟来一听。”姜先生略微放下心来。 在这华文洞天,不比寻常地方,文风极其鼎盛。 皆因只要作出一首好诗词,哪怕无人赞赏,天地都会来奖赏你! 所以,作诗词学问非常重要,有关人们的吃喝拉撒,乃至地位、声望和未来。 一般而言,绝大多数的文人都会平日积累,有一些好的词句,哪怕不成诗,但都压在箱底,留待将来补足。 还有许多文人,虽然作得好诗词,但却不公布出来。为的就是隐藏实力,应付频繁至极的文斗。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,李小白藏着诗词,并不叫人意外。 李小白心中早有考量。 “我记着的诗词极多,有大量的绝世篇章,在地球上名传千古,广为流传。经过漫长岁月的打磨,越发熠熠生辉。” “但若是用这些绝世篇章,大大不妥!” “这个洞天世界乃是信道环境,最擅长的就是收集情报。尤其是观测文气、才气,这样的手段几乎人人都会,只是有高有低。” “我本身文气、才气不足,魂穿之前更是一位普通的学生。冒然弄出绝世篇章,不仅不会让人信服,而且还会惹来怀疑,引发调查。” “即便自己事后说明,这并非自己所著,那也为时已晚。本身会被打上不诚的标签,在这个世界,会让人鄙视,乃至唾弃。” 方源为了攻略华文洞天,早已经推算了许多方案,用来应对各种情况。 李小白这个分身,本身文气、才气都不足够,并非方源本体的才情,只是带来少许。 不过,李小白的记忆中,却是有着大量的著名诗词,除了地球上的,还有方源本身的著作。 当即,李小白挑选了其中一首,徐徐吟诵而出。 姜先生暗中吐出一口浊气,这首诗词对仗工整,言之有物,也勉强够的上今天的文斗了。 “什么嘛,也不怎么样啊。” “李小白我和他同窗了三年,今天算是他超水准发挥了。哈哈。” “这不正好吗?有了他的这首诗来衬托,接下来的两位幸运儿有福了。” 台下的学生们心思越发活泼起来。 李小白吟诵出来的诗词,虽然符合他的身份,但在他的同窗里面,还有大把的人比他更为优秀。 尤其是一些学生的肚中,暗中珍藏了不少诗词。 这些诗词是他们平日里搜索枯肠,竭尽心智,雕琢而出的,用在其他场合有些大材小用,如今却是正为合适。 当鼓声再起,红花开始传动时,这些学生的精英,无不蠢蠢欲动,双眼放光。 鼓声停歇下来。 绝大多数的学生失望了,怎么不是我呢? 然后,他们的双眼红了,怎么又是他! 红花正停在李小白的桌案上。 “咦?”李小白也非常惊讶。 “规矩不可废,还请你再上来一次吧。”申大才子摇头失笑。 姜先生再次担忧起来,按照李小白的素养和底蕴,之前的发挥已经是超水准,这一次恐怕…… 但李小白又吟诵了一首诗。 这首诗和刚刚那首的水平,完全相当。 姜先生放下心来,打量李小白的眼神柔和了一些:“看来我这个学生,虽然才情不佳,但是平日里知道努力,所以积累了两首诗词。这两首诗词应当是他自己的创作,按照他的水准,能创作出来非常不容易了。” 李小白没有丢了他的面子,这让姜先生很是欣慰。 “最后一个人选了。” “前两个机会都给了李小白这货,唉,真是白瞎了!” “要是我上场,必定能教两位先生刮目相看的。但就是不传给我啊。” “第三次机会,不知会花落谁家?若不是我的话,那就更不要是那几位才好。” 学生们都有点坐不住了,各自心思都泛起在心头,不再淡定从容。 鼓声开始,学生们望着红花,很多人眼眶都红了。 “传给我!传给我!” “唉,又走了……但愿鼓声能再持久一些,在轮到我的手中。” “咚!” 鼓声陡然一振,猛地停止下来。 申大才子睁开双眼,面带微笑:“这一次会是谁呢,呃。” 他愣住了,旋即脸上流露出古怪的神色,手指着最后的幸运儿,哭笑不得地道:“怎么又是你这小子呢?” 李小白拿着花,上了台,颇有些愁眉苦脸。 他先是对台上的两位先生行礼,随后又抱拳作揖,对台下的诸多学生致歉:“诸位同窗,非是小白夺人所好,今日三次登台,对我而言,实乃惊吓多过惊喜。小白知晓,台下诸位同窗才学多胜过小白,小白却三次吟诗,实在是忏愧。” 原本,他的这些同窗都又惊又怒,听了李小白这话,再看他的神情,心中的怒意也就纷纷消散了。 不仅如此,更有一部分人同情起这位李小白来。 毕竟,李小白的才情、文气不如自己,让他上台不就是受罪吗? “你这运气也真是了得了。罢了,吟诗吧。”姜先生笑骂一声。 李小白便又吟诗了一首,仍旧是水准平平,不过最后一句诗,却是有了亮点。 这个亮点虽小,但却拔高了整首诗的层次。 不仅申大才子笑了笑,对此句赞了一声,就连姜先生都有些意外:“你这首诗的最后一句,倒是有了一些新意。你是如何构思出来的?” 李小白苦笑道:“启禀先生,学生不敢相瞒,这首诗之前不过三句,最后一句乃是刚刚,学生情急之下,想了出来。没想到竟能入两位先生之眼,实在是叫学生也非常意外!” 姜先生一愣,哈哈大笑。 申大才子摇头:“你这个李小白,倒是实诚。” 原来,他在刚刚就暗中动用手段,查探了李小白的文气、才气等诸多信息,发现皆是中庸普通的气象。 “不过灵光一闪,有一些超过水准的发挥,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。”申大才子没有任何的怀疑。 姜先生则对李小白有点刮目相看了。 他用一种全新的目光,不着痕迹地打量李小白,心想:“李小白虽然作诗平平,但却看得出他平日里刻苦努力,所以才有了三首诗词的积累。他还能临时发挥,灵光乍现,可见他还是有潜力的。但最叫我欣赏的,却是他第三次上台的一番话,他和同窗告饶致歉,这是他精通人事啊。人情练达即文章,这点真的不错。” “等等。”姜先生忽然又想到,“这场文斗必定名传天下,我的声名早就天下闻名,也就罢了。但李小白却也因此出名,本来若是三位学生也就罢了,偏偏三次机会都成就了他一个。如此一来,他就成了众矢之的。” “这一次,申兄和我斗平,短时间内是不会有人找我文斗了。但却不妨碍有些小人,找我的学生下手,来间接地打压我!” 偏偏李小白又是个比较普通的学生。 姜先生皱了皱眉头,当场就下了决心:“回去之后,一定要用力栽培李小白,暗中给他开小灶!此次文斗,天下人都会知道李小白就是我的学生。虽然我的学生有很多,但成名的就他一个啊。” “将来,只要提到李小白,就会必然提及我。我和他是绑在一块了,必须要把他栽培好了,否则的话……” 姜先生心生重重压力,他决定不管花费多大的代价和精力,也要把李小白雕琢起来。哪怕他是一个朽木,也要雕得看起来像块玉! 中洲,飞鹤山。 顾六如缓缓停止了杀招,他擦了擦头上的汗渍,吐出一口浊气:“可以了,他的仙窍时间,已经被我调至极致,灾劫会非常频繁。” “有劳了。”一旁的秦鼎菱微笑,她看向昏睡中的古月方正,忽然轻咦一声。 “怎么了?”顾六如疑惑地问道。 秦鼎菱便道:“我正在动用察运的杀招,发现在你的杀招生效之后,方正的运气忽然又有了新的变化。他原本气运如山,青翠葱茏,方方正正,但现在却是忽然变成了,嗯……一个好似锅盖的怪模样。” 顾六如更加疑惑:“这是什么预兆?” 秦鼎菱摇头,也是苦恼:“短时间内,我也搞不清楚。” 两个月后。 一则消息,让方源本体罕见的停止了潜修。 “终于查探出龙宫的具体位置了么。” “很好,正巧我的气道手段也都基本掌握了,不妨就先下手为强,抢在天庭之前,秘密夺了这座仙蛊屋!”nt 记住手机版网址: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