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一十节:龙宫考验 - 蛊真人

第八百一十节:龙宫考验

蔚蓝的海面,波涛滚滚,潮起潮落间,鸥鸟飞旋。 扑通。 一声水响,一位蛊仙就钻入水中,直往下潜去。 百丈、千丈、万丈…… 这里的海水极深,并且有着大量的凶猛海兽盘踞。 当深达十万多丈后,就开始出现了太古级的海兽。 当然,奇珍异宝也是不少。 “东海资源不愧是五域第一。”蛊仙心中感叹,一味地朝下深潜。 足足上百万丈后,在无边的黑暗深海中,出现了一抹绚烂多姿的梦境。 伴随着蛊仙接近,梦境在他的视野中不断地扩大。等到他来到梦境之前,这片梦境已经大到小山。 “龙宫应该就在这里了!”蛊仙目光灼热。 他体格宽健,面容英俊,有着高挺的鼻梁、坚毅的唇角。他身上有着金色的龙鳞,一对琥珀龙瞳,额头上还有一对黄金珊瑚龙角。 正是方源的龙人分身。 方源知道龙宫就藏在东海,但具体在什么位置,他在上一世并没有搞清楚。 上一世,是因为龙公带领凤金煌,前来试图收服龙宫时,被四大龙将阻挠。因而爆发了战斗,龙宫乘机一飞冲天,划破长空而去。 龙公便追逐上去,引发浩大声势,让东海的八转蛊仙们都蜂拥而来。在这个时候,消息传遍五域,方源刚刚攻略兽灾洞天,正好告一段落,便也心动,赶赴东海凑热闹去。 结果,他被人发现踪迹,没有讨得什么便宜。偏偏光阴长河中,又出现了第二座石莲岛。 方源便做出关键抉择,舍弃了龙宫,追逐石莲岛上的第二份红莲真传去。 然而,他虽然破坏了天庭的打算,但凤九歌竟毅然催动了大同风,将石莲岛给毁了。 这就导致龙宫被天庭得到手,镇压在了藏龙窟中。东海蛊仙们不甘失败,这又引出了中洲大战中的一个关键激战——藏龙窟之争。 方源这一世重生回来,龙宫早就在他的计划当中。 他很早之前,就开始着手安排,不断收集情报,对这方面展开推算,圈出一个大致的范围。而后他又陆续派遣下属蛊仙,前往东海去秘密探索。 方源不知道龙宫最初安置在什么地方,但功夫不负有心人,他的努力得到了回报——在这个时间段,让他找到了龙宫所在! 龙人分身查探了周遭,发现并无太古荒兽盘桓,一切安全。 仙道杀招——纯梦求真变。 他相当干脆,立即驱使杀招,针对这片梦境。 他的选择和上一世的龙公一样,都是想要将梦境剥离开来,然后对仙蛊屋龙宫直接下手。 而就在这片海面的苍穹云上,方源的本体潜藏在云中,为龙人分身监察四周,保驾护航。另一方面,也是让龙人分身先去试探。 万一有什么意外,方源本体便能迅速抽身事外,安全撤退。 毕竟对于龙宫事件的前前后后,方源并不是太清楚的,这和他之前谋划光阴长河之战,以及收取陶铸真传等等的情况并不一样。 万一天庭方面有埋伏呢? 就算没有埋伏,龙宫本身也是非常危险的。因为它掌握着梦道的攻伐杀招,这一点让方源十分忌惮。 一位位纯梦求真体从梦境中凝聚而出,龙人分身进展颇为顺利。 但这片梦境的规模着实庞大,照这样的速度,得有几天几夜去凝聚。 “不谈其他,单单这片梦境就是一笔极其巨大的财富啊。上一世,落到天庭手中,天庭没有利用之法。如今落入我手,那就不一样了。” 方源本体对深海里的情景看得清清楚楚。 片刻后,方源又抬头看自己的头顶。 在催动了运道的手段后,他便见到自家头顶上的那口煮运锅。 此锅就悬浮在他的头顶半空中,微微沉浮,上下的幅度很小,就像是漂游在水中一样。 方源无法观察到自己的气运,但是却可以观察龙人分身的情况。 只见八雕龙黄金煮运锅旁,与龙人分身对应的那条气运紫色小龙,盘踞在半空中,一动不动。 它努力张开大口,神情躁动不安,警惕地环视四周。 在它周围,一丝丝一缕缕的黑气正迅速凝聚成团,形成一团团的黑云。 “这黑云气运,预示着死亡的变数。看来龙人分身还有阵亡的危险!”方源皱起眉头。 他立即盘算起来:“我这一世重生,按照时间来算,远比上一世天庭更早发现龙宫,我也提前出手。” “现在看来,的确是我捷足先登。但这个过程现在是徐徐进展,但将来几日恐怕会有不好的剧变了。”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,黑云就浓郁起来,从四面八方,头上脚下包裹着紫色小龙,似乎要把它埋葬、淹没。 方源立即催动煮运锅。 煮运锅边的雕龙活动起来,大口吞吐,将这些黑云气运吞吸入腹,随后又吐到了锅里来。 锅里开始煮运,将这些黑云气运煮化,然后沸腾,转变成有益的气运。 这些气运又被雕龙吞吸,再吐向紫色小龙。 紫色小龙在这样的帮助下,精神变得振奋,斗志昂扬。虽然黑云仍旧浓郁,没有多少改观,然而紫色小龙却是跃跃欲试。 方源见此情景,不由轻咦一声,暗道:“我这煮运锅虽然只是六转级数,但乃巨阳己运真传中的巅峰结晶,能操纵六转蛊仙气运,对七转蛊仙也颇有影响。” “如今我的龙人分身,经过我大力栽培,已然是七转修为。所以,影响到紫色小龙乃是正常现象。但是这些黑云气运……” 方源微微皱眉,沉吟道:“这黑云气运被我影响的效果,却是微乎其微,可见至少是八转层次的危机!不过再看紫色小龙的神态变化,这些黑云气运对它而言,似乎还有一种吸引力。” “龙兴风雨,而这黑色气运偏偏又是云状,看来这次的麻烦对于龙人分身而言,不只是危险,而且还蕴藏着巨大的机遇!” 当然,这一切都是方源本体没有动弹的前提上。 一旦方源的本体开始出动,必然会引发气运的剧变! 皆因方源此刻绝不是一位普通的八转蛊仙,一旦他有所动作,引发的变数将是极其巨大的。 “唉,可惜我观察不到本体的气运。己运真传中倒是有察运杀招,从一转一直到九转。然而我的察运仙蛊只有六转,就算组成杀招,也只能凭借杀招本身的玄妙,勉强能观察到七转蛊仙的气运而已。” 方源已经有了煮运锅,又将察运仙蛊充当核心,充入其中。 所以,他根本不需要另外催动什么察运杀招,只要催动煮运锅,就能观察到龙人分身的气运。 “煮运锅的转数还是低了。” “将来,不仅要提升当中仙蛊的转数,而且还要融入众生运真传的奥义,使得它能够影响到其他人和物。” 方源暗暗计划着。 现在方源虽然能依靠煮运锅,帮助自己的分身,但其实分身和本体都是他一人。所以,也只是帮助自己,是己运真传的范围,没有扩张到众生运上面来。 方源察觉到龙人分身的危机,暂时按捺不动。一方面留心监控,另一方面则不断地催动煮运锅。 尽管对于紫色小龙气运的帮助不是很大,更对黑云气运影响甚小,但就算是杯水车薪,积累起来的话也值得期待。 更有一句话——有总比没有好。 龙人分身自然也得到了本体暗传的情报,仍旧转化梦境不休。 如此,一天半夜之后,四位东海蛊仙联袂而至。 东边来的是位白袍青年,面容俊秀,便是扬子河。 西边则是一位老妪,佝偻腰背,脸上皱纹深深,重重皱纹走向奇特,组成紫色毒蟒的纹路,从她的脸上一直延伸到手臂,乃至全身,乃是容婆。 北面一位蛊仙,体格粗壮,一对三角眼闪烁着寒光。正是石淼。 南边来的蛊仙,身着黑袍,看不见容貌,默不作声,宛若幽魂漂浮,阴气十足,姓张名阴。 “来了四位八转蛊仙?是他们……”方源本体仍旧按捺不动,因为他从龙人分身的气运中看出的某些端倪。 此时的紫色小龙气运,已经被一大股厚实浓郁的黑云死死的包裹在里面,根本无法突围。 而这黑云气运当中,又有细致的变化。 东面的黑云传出滚滚水声,仿佛藏着一条河流。西面的黑云气运里,一头紫色的毒蟒若隐若现。北边的黑云凝结成山的模样,而南边的黑云更加幽深,自旋成一个黑洞。 “这四位八转蛊仙有古怪!” “他们的气运都是黑云的一部分,难道他们都结成了联盟?” 方源并不知道他们是龙宫的四大龙将,因为上一世方源也没有得到相关的情报。 但很快,他就知道了。 这四位八转蛊仙见到龙人分身,肃穆冷酷的脸色微微一缓。 “果然是一位龙人!” “还有七转修为的成就,你倒是有资格参与考验。” “这些梦境就是你的考验,你只有通过它,才能得到龙灵的认可,成为龙宫之主。” “速速把这些梦境还回来,按照规矩探索梦境,进行考核。否则的话,我等四大龙将必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 四位东海八转蛊仙一人一句,说话的同时,都显现出他们的龙人身份。 一时间,不管是方源的本体还是分身,都吃了一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