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五节:那就让我成魔 - 蛊真人

第一百九十五节:那就让我成魔

?古月一代笑声更为欢畅,忽然一止,侧身回首看向天鹤上人,恨声道:“师弟,你没有想到有这么一天吧!我们都是孤儿,被师傅收养,但从小到大,从来都是师傅更宠你。为什么?还不是因为你的资质是甲等,而我的资质只是丙等吗?” “你是甲等资质,当然修为进步迅速。你知道我这样的丙等资质,需要花费比你多出多少倍的汗水和努力,才能勉强跟上你的步伐吗?我们虽然号称正道双鹤,但是从来都是你为主,我为次,你最光鲜耀眼!就因为你是甲等的天才啊!” “偏偏你运气好,又得到了血海老祖的真传之一。血颅蛊,可以斩杀亲族,提纯出血泉,灌溉空窍,提升资质。你知道我当时的心情是怎样的吗?这血颅蛊就是我唯一的希望!我朝思暮想,辗转反侧的希望啊!有了它,我就能改变我的人生,改变我的命运!” “但那是我的,我的!”天鹤上人跺脚大骂。 “是,是你的。”古月一代点点头,“你资质好,运道也好。明明是我俩一起出发,一齐杀敌。但偏偏上苍只垂青你,让你得了真传。你知道吗?看着你得意的神情,听着你展望未来的话,那时强颜欢笑的我突然悟了。” “上天偏爱你,给你甲等资质,给你血海真传。我能怎么办?我区区一个丙等,单靠自己,怎么能成功?我只有抢,只有夺!把不属于我的,变成我的!老天爷给我安排了一个命运,让我甘于人下,做他人背后的影子!我不甘心,凭什么是我,凭什么我是下,你是上?” 说到这里,古月一代竟发出嘤嘤的哭声。 血鬼尸躯可怖至极,又发出如此怪声,叫人心中寒意无不更甚。 “既然老天不偏爱我,师傅不宠爱我,旁人不看好我。我只有更爱我自己,我只有更看好我自己,我只有更依靠我自己。我只有更努力,我只有更冒险,我只有更奋发!只有这样,我才能有成就!但正道讲纲常,讲伦理,讲情义,讲资历,讲辈分。我这样的一个人,小人物,没有背景,没有天赋,没有资源,你说我拿什么来成功?” “走正道,我只能被剥削欺压,仰望你们这些公子,这些天才。我只能熬资历熬到我垂垂老矣,却成就微小。这就是正道啊……什么狗屁正道!” “只有成魔,摒弃伦理情义,抛弃世俗规矩,付出惨重代价,才能另辟蹊径,于荆棘当中,闯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来!所以,我就暗算了你,夺了你的血海真传,我就成魔了。哈哈,那就让我成魔吧!” 那就让我成魔吧…… 那就让我成魔吧…… 声音在血罩内不断地回荡。 罩子外,天鹤上人一时默然无语。 古月一代收住笑声,再展杀手。大量的蛊师被斩杀,鲜血被血颅蛊尽数吸收,然后凝练成血泉精华,灌注到古月一代的空窍当中,提升他的资质。 资质越高,空窍中便能存储更多真元。 古月一代杀得古月族人越多,他的资质就越高。咀嚼了元石之后,他的真元也就存储越多,战斗力更加强大。 血罩外,天鹤上人心急如焚,但血幕天华犹如天堑,让他望而叹息,有心阻止,却始终无可奈何。 最终,血罩内只剩下区区数人。 “小鬼,你夺了天元宝莲吧?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,乖乖地把它献出来。我饶你不死!”古月一代步步逼近,重重杀机牢牢锁定住方源。 方源心知此刻生机飘渺,但仍面不改色,冷笑道:“你这等屁话,哄哄三岁小孩还差不多。哼,你若再过来,我就摧毁了天元宝莲。你须知,此蛊是我炼化,我只要心中念头一动,就能令其自毁。你看着办吧。” 古月一代脚步一缓,但很快又坚定地向方源逼过来。 “小鬼,你很有胆色,也很聪明。没错,你是我的后人,我要取你的血液,来助我提升资质,当然不会放过你。可惜啊,当初我用血种蛊提纯子嗣血脉,企图造出古月阴荒体的后人。只要有此等天才出世,我尽取其血,就能令自身资质一下子暴涨到甲等九成九了!” “若有这样的,我也就能放过你们,可惜你们运气不好。哼哼,我生平最受不得人逼迫,天元宝莲没了也就算了,你现在就受死吧!” 话音未落,他背后双翅一振,身形电射而来,转瞬之间,就出现在方源的面前。 他伸出右手一抓,霎时间,方源瞳孔猛缩,汗毛乍起,急忙避退。 但五转强者,哪里有这般容易躲避,眼看鬼爪及身,却从旁忽然插出一只冰手。 砰。 碰撞声中,冰手崩碎,寒气四溢,古月一代暂退一步。 “白凝冰?!”方源回首,看着出手之人,有些吃惊。 白凝冰收回断臂,伤口处寒气四溢,顷刻间又凝成冰手,恢复如初。只是再没有化为血肉——他距离十绝大限,已经近在咫尺了。 “没有想到,我居然能有这般精彩的死法。可惜看不到这战真正的结局了!”白凝冰长叹一声,忽然又笑,一对幽蓝的双眸看向方源,“方源,你和我是同一类的人。我是死定了,你若也死了,实在是可惜了。我来护你,但有一个条件。” 白凝冰虽然只是三转,但是离死不远,他战力越来越高,如喷泉般上涨。最后希望能胜古月一代的,就只有他! “哦,什么条件?”方源双目一闪。 白凝冰双臂平伸,仿佛要拥抱这个世界。他白袍雪发,眉头轻扬:“替我活下去,见证这个世间万般之精彩吧!” 一时间,方源动容! 这个男人…… 方源看着白凝冰,仿佛看到了他年轻时的自己。 白凝冰的话,听似胡言乱语,但实际上却言真意切。也许常人听了,绝不会相信,但方源却了解这言语中蕴含的深意。 白凝冰他是天才绝顶,才情逆天,却寿命浅薄。他已经寻到了他的路,找到了他的信念,他不惧怕死亡,却留恋这个世界。 他有遗憾在心中,万般无奈之下,只能将这种留念,寄托在方源的身上。 “哎哟,竟然真的北冥冰魄体啊。啧啧,可惜啊,你不是我的血脉后裔,否则大家都不用死了。”古月一代发出狞笑,“单凭这北冥冰魄体,你就想阻我?未免太天真了!” 说完,他身影一闪,在出现时,就已经在白凝冰的面前。 轰! 一声爆响,两人对拼一记。 古月一代后退两步,白凝冰的整个头颅,大半个身躯都被打爆。 但转瞬间,咔嚓嚓…… 寒气四溢,冰霜凝结,重新长出身躯和头颅,白凝冰又复活了! “这!”古月一代狠狠地吃了一惊,十绝体十分少见,他还是与之首次对敌。 两人拼杀在一起,白凝冰到底修为薄弱,被死死压在下风,局面十分不利。但古月一代却怎么杀,也杀不死他。 北冥冰魄体此刻近乎于不死之身,不论伤势多么惨重,转瞬之间,就凝冰如初。 这更叫古月一代又怒又忌,攻势更掀狂澜。白凝冰渐渐失去正常血色,化为一尊能自由活动的冰人。就连一头雪发,也化作条条冰丝。 时间,终于到了。 死亡在此刻降临。 “万丈红尘缤纷彩,天涯云水路遥长。此刻风流归天地,不胜水中明月光!”白凝冰长吟一声,淡淡一笑。 从此,表情定格住。 寒风骤起,霜气如雾,猛地升腾。 咔咔咔…… 大量的冰霜,从他脚下蔓延,然后若生长山峦,冰川拔地而起! 澎湃磅礴的白冰,如龙兽奔腾,如山崩海啸,向古月一代碾压过去。 古月一代惊叫一声,奋起全力抵抗。他头上红毛炸立,浑身血雾蒸腾,大量的血滴子、刀翅血蝠蛊,被他驾驭着,撞在冰川上,延缓一丝推进的速度。 但最终,他仍旧被冰川压住,禁锢,吞没。 巨大的冰川充斥整个血罩,唯有方源这处,被白凝冰特意留出一个容人的内部小空间。 砰。 一声轻响,血幕天华都被冰川撑破。没有了阻碍,大量的寒气疯狂四溢,冰霜顷刻凝结,形成冰川四处蔓延。 “居然连血幕天华蛊,都被撑破了!这样的威力……”天鹤上人不敢撄其锋芒,连忙飞上高空。 在他震惊的俯视下,就看到冰川四处扩张,竟然覆盖了整个青茅山,从山顶到山脚。在顷刻之间,就将原本郁郁葱葱,生机勃勃的青茅山,化为一片冰霜风雪的险恶之地。 脚下的冰地在不断地升高,方源也亲眼目睹了这一幕。 这千里冰川,见证了一个少年天才的陨落,含着白凝冰不甘而又无奈的叹息。 “不妙,我得赶紧离开这里!白凝冰意识削弱,渐趋于无,已经不能在控制冰川了。”方源发现自己身处的这处空间,正在不断地缩小,冰霜不断凝结推进,压缩着他的生存空间。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