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二十一节:偷生打龙公 - 蛊真人

第八百二十一节:偷生打龙公

梦境。 “这里就是非议峰?”龙人分身望着天空中漂浮着的山峰,面色带着些微奇异,“竟然不是真实的山峰,仿若虚影。” “是的,兄长。我第一次看时,也吓了一跳呢。”龙人蛊仙黄维伴随在他左右。 此时的梦境,又过了两幕。 现下是蛊仙文秀的洞天,因为受灾太过严重,产生了破损,和外界联通,被人发现。 文秀乃是一代奇女子,信道大能,早已逝去。她是散修出身,资源匮乏,传闻中她之所以能修成八转,是掌握了一处奇地——非议峰。 一位中洲蛊仙仔细打量片刻,惊叹道:“文秀果然是厉害,这非议峰竟是人力打造而出,蕴含着极其丰富的信道道痕,几乎是小半个天地秘境了!” 和方源分身在一起的,还有其他中洲蛊仙,数量还不少。 众仙的目光都盯着非议峰,毫无疑问,这是这处洞天中最为精华,也是价值最大的资源。 谁都想得到它! 黄维暗自传音:“兄长,待会争夺起来,还请兄长全力出手,我为兄长你掩护,争取时间。” “好。”方源分身正回答着,忽然周围的蛊仙都朝他攻来。 “先下手为强!” “在场的就属他吴帅实力最强,若单打独斗,我们无人是他的对手。” “堂堂非议峰,怎可落入龙人之手呢。” 原来,黄维和方源分身协商的时候,周围的人族蛊仙们也都暗中达成了协议。 一瞬间,方源分身和黄维都落入围攻当中。 四面八方,皆是杀招轰来。 “好胆!”方源分身怒喝一声,龙人身躯中陡然爆发出冲天气势。 海量的蚁群,喷涌飞舞,交汇成一股金色的河流,将方源自己和黄维都护持住。 轰轰轰! 人族蛊仙们都下手很重,很快,方源精心栽培的军蚁便损失惨重。 方源悍然反击,手段高超精妙,很快就扳回劣势。数个回合之后,他突围杀出,和众仙僵持。 十几个回合后,围攻他的那些蛊仙反而被他压着打。 奴道蛊仙向来能以一敌众,方源扮演的龙人蛊仙吴帅,更是天赋异禀,最终把中洲蛊仙杀得节节败退。 当然,方源分身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,而黄维伤势更重。 “真是一场惨胜,但好在我们获得了非议峰。”黄维苦笑连连。 但方源分身正要掌握这里时,却出现了阻碍。 “怎么回事?”他们俩迅速找到了缘由,竟是有人趁着他们俩激战时,偷偷捡了便宜,捷足先登将这座非议峰占为己有。 并且这个人还不是别人,正是和吴帅夫人书九灵有着私情的范极! 范极昏迷在现场,他的魂魄底蕴炼化非议峰,实在太过勉强。 “这个家伙!”龙人分身咬牙切齿,心中怒火熊熊,差点就要动手将他打杀。 “杀不得!”身旁的龙人蛊仙黄维立即叫喊起来。 “如何杀不得?”方源分身猛地转头,双眼通红,满脸杀意。 黄维苦口婆心地道:“兄长啊,我知道您的痛楚,但是此人的身份您比谁都了解。你杀了他,必定引出他的爷爷。他的爷爷如今乃是天庭成员,只是平时深居浅出罢了。爱孙被杀,他一定会来调查真相,报复你的。” 方源分身愣住,脸上狰狞凶狠,目光阴沉至极。 良久,他长长的叹息一声:“贤弟,你劝说的是。这人杀不得,若是杀了,牵扯我出来也还罢了。我更担心会有大把的人,拿这件事情做文章,欲对我们龙人一族不利啊。我吴帅岂可因为个人私情,而坑害整个龙人一族呢?” 与此同时,太古白天。 “应当就是这里了。”沈从声眉头微皱,在一片空白的天空中逡巡片刻后,眉头舒展开来,肯定地道。 站在他身旁的则是宋启元,闻言便笑:“沈兄的侦查手段,我是佩服至极的。既然如此,那我们就一齐动手吧。” 沈从声点头:“当然。我倒要看看,这中洲仙鹤门的松鹤亭,为何鬼鬼祟祟地来到我东海,又秘密消失在这里。” 这两人当然不是普通蛊仙,一位是沈家太上大长老,一位是宋家太上大长老,皆有八转修为。 两人本是密探要事,结果意外地发现了松鹤亭。 原来当时,是方正驾驭着这座仙蛊屋前往东海。 两位蛊仙位高权重,眼界开阔,立即辨认出松鹤亭的跟脚,心中大为奇怪:中洲十大古派之一的仙蛊屋,来到我东海,是要做什么? 沈从声又发现,松鹤亭的周围似乎还隐藏着一位蛊仙强者。 两位蛊仙便远远吊着,偷偷跟随。利用沈从声的侦查手段,他们一路都没有偏离。 只是因为害怕打草惊蛇,所以相距太远,导致方源埋伏成功,将龙公和松鹤亭吞下时,他们并没有看到。 等到他们赶来的时候,方源已经得手,将龙公和松鹤亭都吞进了气道战场当中去了。 不过沈从声手段独到,探查一番后,得到许多蛛丝马迹,推算出这里藏着一座仙道战场。 两位蛊仙当即出手攻打! “怎么回事?居然将沈从声、宋启元二人给引来了?难道他们和天庭达成了什么协约不成?”方源心中一沉。 东海二仙出手,立即让他陷入到内外夹攻的窘境当中。 面对龙公,他就得打起十二分精神,不能有一刻的松懈。现在又要分心,去处理沈从声、宋启元的麻烦。关键这个麻烦真的不好处理,方源实在是抽身乏术。 轰隆隆。 气道战场嗡嗡颤颤,这番异象龙公看在眼里,惊喜交加:“怎么回事?有人在外攻打这处气道战场?这是好机会!” 龙公长啸一声,攻势比之前更加狂猛。 方源冷哼一声,一边借助气道战场躲闪锋芒,另一边对准松鹤亭不断出手。 正所谓攻敌必救,龙公被方源捏住痛脚,只得含着一口闷气乖乖防守,不断挨打。 好景不长,气道战场开始支持不住,漏出更多的破绽来。 龙公一直都在寻找机会,这一次他终于大笑:“气海老祖,你是时运不济啊,埋伏了我,却偏偏遭遇外地。你一直攻我的软肋,殊不知你的气道战场同样是你的软肋,给我破了!” 言罢,龙公猛地施展杀招,气龙升天,横贯天地,纵横宇宙。 方源连忙出手制止,但气龙灵活多变,直接对准气道战场的破绽。 方源无法遮护,叹息一声,下一刻气道战场被破开一个巨大的漏洞。然后漏洞迅速扩大,战场轰然崩溃。 方源闷哼一声,反噬袭来。 龙公却没有对他展开猛攻,而是一掌拍在松鹤亭上:“去吧。” 一股龙形气劲,立即夹裹着松鹤亭,带着方正,迅速抽身,企图脱离战场。 原来战场被打破之后,龙公又回到了东海,却是发现破坏气道战场的乃是沈从声、宋启元二人。 这两人都是东海八转,和他不对路数,反倒是气海老祖一身东海气息,货真价实。 所以,龙公先对方正出手,将他送走,好让自己毫无后顾之忧。 “这是怎么回事?!”宋启元、沈从声见到这一幕,双双一愣。 “龙公?!”他们旋即认出了龙公身份,当即心中狠狠一震。 龙公大名鼎鼎,乃是红莲魔尊的师父,辈分极高。宋启元、沈从声万万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看到龙公。 更加出乎他们意料的是,龙公似乎还被人伏击,并且这个人好像还是东海本土的八转蛊仙! 我的天! 东海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位强者,居然敢埋伏龙公! 宋启元、沈从声对视一眼,都有些难以置信,同时又有一个相同的念头:“坏事了,我们此次出手,似乎是破坏了这位东海仙友的谋算,反而是帮助了中洲天庭。” “仙友,我们二人……”宋启元刚想要开口解释,方源却低喝一声,身形如电,直接朝着松鹤亭追去。 龙公见了,心头大怒:眼前这人看似风度翩翩,是老牌强者,居然还抓着松鹤亭不放! 于是,立即追去。 龙公速度奇快,很快就追上方源。 两人再次展开激战。 宋启元、沈从声只是看了几眼,顿时一身冷汗。 “这两人都是怪物!” “什么时候,东海竟有这样的强人,能和龙公放对?” “先不管这些。这样的强人明显想要对松鹤亭下手,这松鹤亭中到底有什么东西?” “就算没有什么,我们坏了他的事,正可拿下这座仙蛊屋,以示心意。” 宋、沈二人当即动身,很快就脱离了战场,在远处天边终于将松鹤亭拿下。 “你们不能杀我,我是天庭候补,得到龙公全力遮护。我是古月方正,还是方源的弟弟!”生死关头,方正到底是历练过,立即抛弃了面皮,开口大叫,一切以保全性命为先。 宋、沈二人果然及时住手,惊异地看着眼前这位小小的六转蛊仙。 方正勉强镇定下来,吞咽口水:“天庭要拿我当做利器,对付方源,因此对我十分看重。二位前辈完全可以以我为质,向天庭索要资源乃至仙蛊,我相信天庭会付给二位满意的赎金。” 沈从声一挥手,立即将方正弄晕过去,又看向宋启元:“宋兄,怎么说?” 宋启元眉头紧锁:“如此看来,这个人暂时的确杀不得。这等局面实在出乎我的意料,咱们还是回去,看看战况。” “也好。” 两人又返回战场,远远便望见龙公占据上风,发起猛烈的攻势。而那位东海八转蛊仙却是守久必失,露出一个破绽来。 龙公失去了方正这个拖累,立即抓住这个破绽,穷追猛打。 方源左支右拙。 “不好,那东海蛊仙危险了。” “我们该怎么办?去支援他吗?” 宋启元、沈从声犹豫起来。 这两人意外掺和此事,到现在还是疑虑重重。不像上一世,现在他们两个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! 但就在这时,两人又同时一声低呼。 原来,方源竟一反常态,猛地转身,逼近龙公。 “龙公,你中计了。好好尝尝这一个吧。” 仙道杀招——偷生! 龙公神态错愕,被偷生杀招结结实实打中。 原来方源之前假装伤重,故意露出破绽,就是为了制造这一刻的战机。 宋启元、沈从声对视一眼,均感受到彼此震撼的情绪。 皆因龙公中了这招之后,状态很不对劲,他立即悬停在高空,一动不动。 “偷生……怎么会在你的手中?”龙公看着方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