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三十节:一生悲剧! - 蛊真人

第八百三十节:一生悲剧!

期间,吴帅特意回转南华岛。 泰琴终于生了! “我们俩之间终于有了血脉的延续!泰琴,辛苦你了。”吴帅抱着刚出生的婴孩,高兴地转了好几圈。 随后,他小心翼翼地将婴儿放在床上,泰琴的身边。 他爱怜地看着刚刚生产后虚弱的泰琴,目光温柔无比。 “你说,给孩子取个什么名字为好呢?”泰琴微笑着,充满了母性的光辉。 “我看这孩子一双大眼,灵动非凡,不妨就叫他龙灵吧。”吴帅道。 泰琴点点头:“龙灵、龙灵,是个好名字呢。” 儿子龙灵的出生,令吴帅非常的高兴,但同时他也觉察到肩头担负着更大的责任。 “黄维、我父都已经去了。” “我的身边只剩下了师妹泰琴,现在,增添了我的儿子。” “我要给泰琴一个名分,更要给我的孩子一个光明的未来,不让他生活在饱受歧视的环境里。我要让他堂堂正正,挺起胸膛,以一个龙人身份活着,骄傲地活着!” 心中的责任督促着他,在南华岛休息了几天后,吴帅便又匆匆上路,游走五域两天,收集梦道仙材。 炼制如梦令仙蛊的过程,非常玄妙。 一切都是在他的睡梦中进行。 伴随着一份份仙材炼化,如梦令仙蛊终于迎来最后的关口。 “这?!”吴帅无比震惊。 梦境带来最后的启迪,竟然是要他牺牲泰琴,只有她自愿牺牲,用生命献祭,才能完成如梦令的最后一步。 “不,我绝对不能这么做!!!”吴帅饱受打击,脸色苍白,不能接受这样的启示。 一连几日他恍惚无神,宛若游魂般在太古白天中随意飘荡。 直到他遭遇了一头太古荒兽,并险些被它杀死,他这才猛地惊醒过来。 他打杀了这头太古荒兽,但仍旧非常苦恼,因为他找不到解决的办法。 “难道真的要牺牲师妹!不,这绝对不可行。” “一定还有其他的办法,一定还有!” 吴帅决定暂时中止炼制如梦令的计划,他想要从梦境中得到更多的启迪。 第二天晚上,梦境带给他新的启示。 这条启示让他无比惊悚——“龙公老祖宗竟是掌握着灭绝我龙人一族的仙道杀招?!并且龙公已经有多次意动,想要驱使这个杀招。” 尽管他现在已经极为信任自己的梦启,但是这个消息实在是耸人听闻,让他难以置信。 他沉思半晌,绝对先回归中洲,查明真相。 吴帅花费了大量的时间、精力,来炼制如梦令仙蛊,在这期间,中洲暗流汹涌,龙公和红莲这对师徒间的矛盾冲突,越加剧烈。 因为吴帅之父的死,天庭对他有许多怀疑,但是龙公却仍旧信任着他。 吴帅调动所有能调动的力量,竭尽全力调查此事。 与此同时,梦境也带给他更多的启迪。 在梦启的帮助下,吴帅得到越来越多的线索。这些线索无不证实了之前梦启的正确,甚至吴帅还掌握了这个关键杀招的名称——龙人寂灭! “当初,龙公开创了龙人延寿法,打造出了龙人。龙人越来越多,逐渐发展,才有了龙人一族。” “龙公乃是龙人之祖,种族的源头,开创龙人种族之初,他就留了后手,就是龙人寂灭杀招。” “只要此招一催,世间的龙人就会全都自爆而亡,绝无幸免!” “并且龙公早已经想要催动这个杀招,只是由于星宿之意而暂缓。老祖宗你好狠!你真的太狠心了!” 吴帅冰冷、无奈、惶急、愤怒! 他以往的种种努力,龙人一族的兴盛,在这个杀招面前,就是一个笑话,一个真实的又无比虚幻的泡影! “我该怎么办?” 吴帅仰天干嚎,毫无办法可想。 “对了,我有梦境!”忽然间,他想起来,他的眼中迸射出希望的光辉,他还有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。 当天晚上,梦境的情景回到了几年前。 梦启是关于如梦令仙蛊的。 炼制如梦令仙蛊的最后一步,就是要让泰琴献身。 梦境启示吴帅,要想对付龙人寂灭,就得先炼出如梦令仙蛊! 吴帅从梦中惊醒,漆黑的深夜里,他哭泣,悄无声息。 他呆呆地望着身边的爱人,他一生挚爱的女人——泰琴。 泰琴原本正在熟睡,好似有所感应,她睁开双眼,正看见吴帅悲伤至极的神情。 “怎么了?”泰琴连忙将吴帅温柔地抱住。 吴帅也抱住她,死死地抱住她。他是如此用力,但从未有这么一刻,他又感觉自己是如此的虚弱无力! 吴帅不得不将实情告知了泰琴。 泰琴很快就接受过来,她用温热的手掌抚摸着吴帅的脸颊,微笑着道:“原来是这样啊,我的师哥。我爱你,愿意为你牺牲一切,哪怕是我的生命。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但是我这一辈子除了你之外,还有一个牵挂,那就是我们的孩子。” “我死后,请你一定,一定要抚养好,栽培出我的的孩子。答应我,好吗?” “我答应你,用我的生命,用我尊严,用我的一切答应你!”吴帅痛哭流涕,悲伤至极。 如梦令炼成了。 随后,八转级数的龙宫也搭建出了出来。 建成之后,吴帅就常年居住在里面,他时常徘徊在亭栏之中,时而抚摸着墙壁庭柱。他幻想着能感受到泰琴的温软,然而他得到的只是仙蛊屋本身的冰冷。 他和泰琴的孩子渐渐长大,有时候会问他:“父亲,我的娘亲去了哪里了?怎么还没有回来啊?” 每一次这样问,吴帅便感觉是一根铁枪,戳在自己的心头,戳得自己鲜血淋漓。 每一次,他都会蹲下,将儿子龙灵拥抱在自己的怀里,紧紧地抱住,温柔地撒谎。 幼小的充满纯真的龙灵就像是一个解药,世间唯一能够治愈他内心创伤的药。 拥有着八转的龙宫,但吴帅却无任何心思去争名夺利。 他暗中对绿蚁居士、易酒仙姑,对书道阁主下手,将他们全都奴役。但做到了曾经的梦想,他本可以将书九灵幽禁,甚至将范极捉来,在书九灵面前将他凌迟处死。 但吴帅没有这么做,反而将书九灵放走,让她去和真正爱的人在一起。 他已经不在乎过往的荣辱,尽管他曾经在乎过,为此痛苦过,为此强烈争夺过。 人生的许多东西,吴帅经历过,放下了。 现在的吴帅感觉到了累,很累,但他不能停下,他停不下来,因为龙人寂灭的事情始终没有得到解决。 梦境又一次启迪,要解决龙人寂灭之事,就要借助八转龙宫,同时还有针对龙人的身躯进行实验。 龙人本身就是龙人延寿法的产物,而龙人寂灭的开创,仍旧是根源于此。三者本身关系紧密。 龙人延寿法,吴帅早已经掌握。 借助龙宫之威,再根据两者逆推出龙人寂灭杀招,完全是有可能的。 但是要做到这一点,单凭吴帅一人可不行,于是他召集龙人一族中蛊仙,将实情告知他们,请求他们的帮助。 偌大的龙宫中,史无前例的济济一堂,龙人一族的蛊仙几乎全都来了。 这些龙人蛊仙起先不太相信,但吴帅给予了充分的铁证以及线索,由不得他们不信。与此同时,还有古凉在场作证,当年吴帅之父、天命昭示的秘密,也公之于众! “要做实验,就得需要海量的龙人,这些族人几乎都会死亡,就算侥幸活下来,也是生不如死。所以,这项决定我不能独断,诸位有谁反对,尽可道来。”吴帅道。 “我反对!”当即就有一人,跳了出来。 众人视之,正是和吴帅同辈,在血脉还是吴帅的七哥,平素里最得龙公老祖宗喜爱的七少爷。 七少爷手指着龙椅上的吴帅,大骂道:“老八,你这个混蛋,你真的是疯了!!!” “你为了取信天庭,杀了自己最忠心的异姓兄弟!” “为了掩盖龙人当兴的秘密,你害死了自己的亲身父亲!” “为了炼出如梦令仙蛊,你竟然把最爱你的女人当做炼蛊的蛊材!” “现在,你为了应付龙人寂灭杀招,还要把毒手伸向万千无辜的族人身上,要用他们做实验!” “你的心肠为什么如此恶毒,为什么如此冷漠?!” “你觉得你给出了这些所谓的证据,我们都会信任你?呵呵,你这也太可笑了吧,真当我们是傻子?!” “呵呵呵,不,你不是可笑,而是可怜可悲!” “你想要给你的女人幸福,结果呢?你叫她牺牲了,为了炼一只蛊。呵呵呵。” “你想要成为你父亲的骄傲,结果呢?你杀了他!亲手杀了他!!” “你许给黄维一个大业,一个希望。然而你却因此杀了他,而到现在,大业呢?” “呵呵呵,哈哈哈!”七少爷狂笑,笑得眼泪都下来,“你千方百计想要带领龙人一族崛起,结果是什么?结果龙人一族就要毁灭了,灭亡了!” “是你,是你!若非你一直野心勃勃,霸占南华岛,迁徙族人,拼命发展,不断制造龙人和人族的矛盾,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事情?若是龙人一族一直相安无事,安安稳稳,老祖宗也不至于意动,想要灭绝我们龙人一族啊!” “吴帅啊,吴帅,你是我们龙人一族仅次于老祖宗的强者,但是你带给我们龙人一族的,绝不是辉煌,也不是希望,更不是平等或者尊严。而是……毁灭啊!” “你实在是一个悲剧!你的一生都是一个悲剧!!” 大殿内寂然无声。 吴帅端坐在龙椅上,面无表情…… 至此,梦境终于彻底消散。 海底深处,只剩下一座华美的宫殿,还有四大龙将。 龙将们怀着复杂、遵从的目光,注视着方源的龙人分身,走向龙宫的大门。 龙宫大门自行敞开。 龙人分身迈开步伐,走入龙宫大殿。 他同样面无表情,但眼中却有无数的沧桑。 看看龙宫,似乎和当初一样,老七的指责声还绕梁不绝,周围的龙人蛊仙似乎还济济一堂。 再定睛一看,大殿空空荡荡,一切都烟消云散。 “已经……过了百万年啊。” “我回来了。”龙人分身的声音在大殿中飘荡,像是幽魂的泣语。 “可是我,已经不再是我了。”龙人分身再度苦笑。 不再是他的声音,不再是他的面孔,不再是他的身躯,甚至连魂魄也不是。 只剩下一层意志—— 延续了上百万年的意志,苟延残喘至今! “龙灵恭迎主人!”龙灵现身,神态恭谨,眉宇间又带着一丝雀跃,“终于,终于龙庭有了新主!” 龙人分身深深地望着龙灵,眼眶迅速泛红。 他多么希望,龙灵能够叫自己一声——父亲! 但是没可能了。 “泰琴,我终究是负了你,辜负了你唯一的嘱托啊。”吴帅仰头,发出一声深深的叹息,叹息声中是无尽的惆怅和愧疚。 但他没有流泪。 在过去的百万年前, 记住手机版网址:m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