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七节:改命! - 蛊真人

第一百九十七节:改命!

?大量的元石,接连不断地被古月一代吸入嘴中,继而咬碎。 白凝冰冷眼旁观。 但方源动了,他没有冷眼旁观,而是做了一个不同先前的选择。 “一代祖宗啊,局势危急,我有天元宝莲奉上!”他满怀诚恳,快步走过去,一脸可惜无奈,却又似下定决心的表情。 古月一代哈哈大笑:“很好,不愧是我的血脉后裔,有如此孝心,令祖宗我欣慰啊!” 他早就欲得天元宝莲而后快,曾经派遣出刀翅血蝠群来追杀方源。但方源逃得飞快,没有给他机会。 但他此刻,却也没有怀疑。 首先,他先前并未撕破脸皮,曾说派遣刀翅血蝠群,是来保护方源的。 其次,方源刚刚主动上前,搭手白眉,帮助古月一代对耗真元,让迟疑的众人下定决心。这等忠孝的表现,古月一代还历历在目啊。 最后,眼下这情形清楚的很,方源只有寄希望于古月一代的身上,才能战胜天鹤上人,才能保命。古月一代万万不信,方源会自毁强援,对他出手。 因此,方源走来,古月一代笑声不断:“有了天元宝莲,我的胜机就能暴涨两成。你们都让开,让他进来。” “天元宝莲?”血罩外,天鹤上人一愣,旋即大叫,“万万不可啊!” 众目睽睽之下,方源走到古月一代的身边。 “一代先祖,我已经想通了!是您创下古月山寨,有您才有我们这些后生晚辈。昔日,您有如此丰功伟业。今天,你又将带领我们古月一族,走向辉煌。天元宝莲,正该先祖使用啊。”他满脸崇拜之色,语气慷慨激扬。 古月一代听得连连点头,心想:这小伙子口才倒不错,只是可惜了,待会仍旧还得杀他取血啊。 但就在这时! 方源弯下腰,忽然出手。 他一把抓住古月一代,然后运转腰间力量,顺势一体,双臂一振。 他开口低喝一声,双猪之力迸发,奋起全力,猛地一抛! 刷! 古月一代,就被他抛到血罩之外去。 …… 一片死寂般的沉静! 时间在这一刻,仿佛静止。 外面的风,徐徐的吹着。古月一代被砸落在地面上,满头的红发被风吹拂而动,他神情呆滞,还没有反应过来。 在他面前,不到十步的距离,就是那天鹤上人。 这老汉还在未方源贡献天元宝莲的事情愤恨,气恼,焦急。他绝没有料到,下一刻竟然出现了如此重大的突变转折。 他也愣住了,眼光直直地看着眼前的古月一代。 古月一代是他不共戴天的大仇敌,但此刻天鹤上人却愣住,疑是做梦,没有动弹。 血罩内,众人宛若雕塑一样,静默不动。 有的人张大嘴巴,可以放得下一个拳头。有的人,瞪圆了双眼,差点要瞪出眼眶。 就连白凝冰,都失了风度,一脸呆滞地看向方源。 直至血罩内的一座半毁的竹楼,再也支撑不住,轰然倒塌,众人这才触电般惊醒过来。 “我,我……我朝!”有人张口大骂。 “方源,你干了什么蠢事情!”有人手指着方源,浑身都颤抖。 “一代先祖啊!!!”有人企图跑出去将古月一代拉回来,但血幕天华挡住了他们的路。 “可恶的小贼!竟然敢哄骗老祖宗,我要把你抽筋扒皮啊!”古月一代反应过来,躺在地上,破口大骂。 “哈哈哈……”惊惶的众人当中,却有人大笑。 不是别人,正是白凝冰。 他笑得眼泪都出来了,对方源竖起来大拇指:“有趣,有趣,实在是精彩啊。” “方源,你发神经了吗?” “方源,你陷害一代老祖,你连祖宗都谋算,你还是人不?!” “哇呀呀,方源你一定是被那白毛老汉收买了。你这个奸细,叛徒!” …… 周围千夫所指,群情激奋,方源淡淡而笑:“我乃是三转巅峰,何人敢杀我?何人能杀我?” 此刻,血罩中三转蛊师屈指可数,且都因为参加刚刚对耗,真元稀少。元石又贡献出去,得不到多少补充。至于其他众人,多是凡人,或者一转二转的蛊师。 去了古月一代,方源在这血罩当中,的确是傲视众人。 “呵呵呵。”方源笑了笑,缓缓俯身,从地面上拾起那两只蛊。 他左手托着血颅蛊,右手托着阴阳转身蛊。这两蛊乃是古月一代之物,但此刻周身都罩着一层微微的黄光,被符底抽薪蛊封印,响应不了古月一代的拼命召唤。 但这层封印,对方源也来,也是个障碍。 他要解开封印,才能将这两只蛊虫收服炼化。强行毁坏封印,只可能导致这两只蛊虫毁灭。 这情况和血幕天华蛊不同。血幕天华蛊要催用,就得捏碎。砸碎了封印,顺势便是使用了它。 但方源也不急躁。 他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。不管是镇魔铁索蛊,还是符底抽薪蛊,都被血狂蛊污染,即将化为血水死亡。 “哈哈哈,我的好师兄,你居然也有今天!给我纳命来!”天鹤上人咆哮着,冲天而起,发动凌厉攻势,向古月一代杀去。 古月一代被镇魔铁索蛊捆住,动弹不得,成了人形肉靶,只能被动挨打。 他痛得怒骂,不断嘶吼,奋力挣扎。 忽然间,铁索化为一滩血水,他重获自由身,连忙飞空而起,撞向血罩。 砰的一声巨响,毫无疑问地,他被血罩挡在外面。 这血幕天华是他亲手所炼,最得意的发明。防御卓越,一旦用了,就不能移动,不可关闭。对他而言,也是只能出不能进。 “小兔崽子,你不得好死啊!”古月一代这一刻的憋屈,和对方源的愤恨,简直滔尽天下水,也洗刷不尽。 天鹤上人自然紧追不舍,狂笑不止。 古月一代只好弃了血罩,转身抵抗天鹤上人。他先前咀嚼大量元石,真元可观,一时间虽然落于下风,却能稳住阵脚。 “一代先祖,加油啊!” “一代大人,我们为你摇旗呐喊!” “祖宗啊,你是我们唯一的希望啊……” 两位五转强者的战斗,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。方源却收回视线,他望向白凝冰。 现在这局面,如两虎相争,而他方源只是一兔。不管是天鹤上人,还是古月一代,都是老奸巨猾之辈。想要他们两败俱伤,让自己讨便宜,这可能性实在太小了。 谁都不蠢笨,他们俩也不是因为酣战而脑袋发热的人。 况且这血罩,只能保一时之平安。一旦血罩时效一过,里面的众人,包括他自己,必然要被古月一代和天鹤上人争相杀戮。 刚刚他已经重生过一次,春秋蝉再次陷入虚弱状态,不堪再用。 为今之计,只有尽可能的强大自身。尽最大的努力,来争取一线之生机。 对此方源心中已有定计。但在这个计划中,有一个人将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。这个人,就是白凝冰。 北冥冰魄体的自爆,将是影响战局的巨大力量。尤其是当血罩外的两强,不断对耗之后。 然而,如何要劝说白凝冰呢? 方源看向白凝冰,白凝冰有感,亦回视方源。 人群中,他们彼此相望。 方源一身黑袍,黑发黑眸,嘴角微翘,流露出邪魅的笑意。 “我有暂时解决十绝大限的方法,能让你起死回生。”他说了第一句话。 白凝冰浑身一震,他当然想活下去:“什么方法?” 方源却话锋一转:“但这个方法,成功的可能并不高,极可能失败。” 但这话反而让白凝冰更加坚信不疑。 紧接着方源说出第三句话,只听他道:“但我想即便失败了,也会让你最后的时光,变得精彩无比。” 白凝冰砰然心动。 方源用三句话,击中了他内心最深处,说服了他! 他也是聪明人,稍一思索后,就直接问道:“那我需要做?” 方源嘴角笑容扩散,恰在此时,那符底抽薪蛊也化为一滩血水。 血颅蛊和阴阳转身蛊同时消了封印,就要飞走时,被方源死死扣住。 他动用春秋蝉的气息,这三只蛊不过都只是四转,立即慑服。方源再用真元一灌,顷刻炼化,收为己用! “什么情况?该死!”血罩外,古月一代顿时脑海一疼,失去了血颅蛊、阴阳转身蛊的联系。 他惊骇无比,立即失去了方寸。向血罩冲撞而来! “怎么可能?你怎么能这么快,就炼了我的三只蛊!!”古月一代发出凄惨的怒嚎声,发了疯似的,向血罩攻击。 方源虎口夺食,抢夺了血颅蛊和阴阳转身蛊,简直是要了他的性命。 众人骇然,齐齐后退一步。古月一代像是陷入绝境的猛兽,气得眼眶中真的往外开始喷火。 但很快,天鹤上人攻杀过来。 “我要你死,我要你死啊!”古月一代狂暴了,有攻无守,把气都撒在天鹤上人身上。 天鹤上人惊骇,遭受到迎头痛击。 双方再次纠缠在一块,战斗进入到白热化的阶段。 方源大笑一声,对白凝冰道:“随我一起杀人!” 话音未落,他就毅然动手。锯齿金蜈狂转咆哮,将方源身边一位蛊师族人拦腰锯断! 血颅蛊! 紧接着,方源催动血颅蛊,尽收其血。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