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八节:杀人放血心狠,因祸得福手辣! - 蛊真人

第一百九十八节:杀人放血心狠,因祸得福手辣!

?“方源,你干什么?” “快快住手,大敌当前,怎么可以内讧?” “快住手,不然……呃!” 众人惊骇,方源再施辣手,又将一族人劈死。 “我只杀古月一族,闲杂人等,都给我退下!否则一并屠戮!”方源咆哮。 众人惊呆了,齐齐后退,怎么也料不到方源竟然如此疯狂。 “方源他疯了!” “他失去理智了,他们一起动手啊!” “不错,再这下去,我们等不到一代击退强敌,我们就要被方源杀了呀……” 方源如捅了马蜂窝,群情激奋,却无人敢立即出手,很多人在咆哮在呼喊鼓动。 “哈哈哈,有意思!”白凝冰陡然大笑,忽然出手,也杀了身边一人。 “白凝冰大人,你!”死的这人,赫然是白家族人。 “不好了,白凝冰大人也疯了!”众人惊骇欲绝。 方源目光一凝,看向白凝冰,未料到他有如此转变。 白凝冰癫狂一笑:“你既杀得族人,我自然也不弱于你。唉,反正大势已去了,不管结果如何,伤亡都太惨重,白家寨已经不能成寨。唯一对我有恩的族长也死了,索性一并杀死,图个精彩。” “呵呵呵,那就最好不过了。”方源朗笑一声,身影闪动,开始大开杀戒。 这些族人反正都要死,还不如死在自己的手中,为他方源而不是古月一代增长资质。 血罩中的这些人,哪里是方源和白凝冰联手之敌?尤其是白凝冰,临近死亡,实力强大,杀得比方源还要多得多。 方源在其身后补刀,抽血。 杀了百人后,血颅蛊达到极限,水晶头骨表面变得鲜红欲滴。 方源哈哈大笑,催动血颅蛊,悬在头顶。 头骨牙关张开,吐出一口清香血泉,将方源从头淋到脚。 方源甘之如饴,深深呼吸,享受这一切。 他黑发黑袍,又浑身浴血,简直是地狱中恶鬼魔头出世。周围人见了,无不心惊胆寒,凄惨嚎叫。 “资质,果然真的提升了!”方源的资质,原本只是丙等四成四,后来因为人兽葬生蛊,下落到四成三。但此刻被血泉渗体,灌溉空窍,资质顿时上升了一成。达到五成三分! “果然是好宝贝,难怪被古月一代珍若生命啊!”方源睁开双眼,满意地点点头,展开新的杀戮。 两人在血罩中,掀起腥风血雨。 这是一场大屠杀。 “方源,你这个丧心病狂的畜生!”古月漠颜冲上来。 方源侧身躲过她的攻击,然后高举锯齿金蜈猛地一劈。 少女就被劈成了两半。 “方源,绕过我们吧,我们可是你的舅父舅母啊!”古月冻土和他的妻子跪地求饶。 方源冷笑,左手一挥,血色月刃飞射而出,两个人头掉落在地。 …… 血颅蛊尽取古月族人的血液,凝练成精华血泉,再次浇灌方源。 “享受啊……”方源闭目,深呼吸。只觉得一股暖洋洋的气流,流窜全身,让他有精神焕发,得到新生之感。 资质再提一成,达到六成三分! 蛊师资质,四五成为丙等,六七成为乙等,八九成为甲等。 方源此刻,正式脱离丙等,成为乙等资质! “只是,我的修为却下降了……”方源睁开双眼,目光沉凝。 方源的资质上升到乙等,修为却从三转下降到了二转。 奇也怪哉! 明明古月一代,修为不减分毫,资质照样增加。为何到了方源身子,却出现这等岔子? “这却麻烦。应该是石窍蛊了!”方源心中一叹。 他方源曾经动用石窍蛊,榨干了自己的空窍潜力,令自己修为暴涨到三转巅峰。而这血颅蛊,却是灌溉精华血泉,增长空窍中的潜力,拔升方源的资质。 毫无疑问,这两只蛊是相冲突的。 但血颅蛊高达四转,石窍蛊却只有三转,血颅蛊凌驾于石窍蛊之上,因此令方源空窍渐渐从石窍,重新转化为光膜。但石窍蛊带来修为提升的效果,也在消失。甚至开始削减方源的修为境界。 这番变化,方源短时间内也没有料到。 不过白凝冰越来越强,他大杀四方,方源省心省力,不再主动出手,照取族人血脉不误。 血罩外的古月一代,看到众人被屠戮,气得暴跳如雷,连连嘶吼,却奈何不得。 他遗传血脉,守候了数百年,就是想斩杀自己的血脉,来提升自身资质。谋划了这么久,到头来,却给他人做了嫁衣裳。 “这个小子,年纪轻轻,就这么心狠手辣。比他老祖宗还要魔性深重!”天鹤上人看了,也是暗暗心惊。 屠戮仍旧在继续,两三个时辰之后。 方源修为落到一转初阶,但空窍却回复到光膜,可自我恢复真元。 他先后淋血近十次,越到后期,效果渐差。先前两三次,还是一成一成的增加,到后来则是几分几分的上涨。 但他的资质,却从原先的丙等四成三分,直接暴涨到九成之数。 资质九成,就是甲等! 甲等天资!! “五百年前世,我是在两百多年后,才靠着运气,将丙等资质提升到乙等。没有想到,此次因祸得福,直接上升到甲等。”方源握拳,心中暗暗振奋。 白凝冰停下杀伐,走了过来:“接下来,该怎么办?” 血罩内,只剩下他俩,其余人等,不论蛊师还是凡人,皆被杀掉。 血罩外,被两位五转强者的激战波及,早就无人幸免。 整个战场,只剩下血罩内的两人,血罩外的两人。 方源将目光投向罩外,语气悠然:“接下来,就等着古月一代败逃,血幕天华消失。” “再然后呢?”白凝冰追问。 “然后?”方源侧身,瞥了白凝冰一眼,笑道,“然后你就可以死了。” 白凝冰愣住。 “哦?这话怎么说?”旋即,他双眼眯成一条缝,幽蓝的瞳孔中蕴藏着危险的杀机。 “北冥冰魄体自爆,威力强大,虽然你修为薄弱,希望不大,但可战五转强者。自爆之时,你可以控制冰霜走向的吧?”方源笑着。 “我怎么知道?”白凝冰扯了一下嘴角,“我又没自爆过!” “我知道,你可以的!”方源朗笑一声,拍了拍他的胸膛。不由地,在他脑海中又浮现出之前,白凝冰自爆而亡的情景。 还有那句话——“替我活下去,见证这个世间万般之精彩!” “我将留在你的身边,你自爆之后,时机成熟,我便会救你一命,令你起死回生。”方源道。 “万一你到时候不救我呢?” “呵呵呵。”方源淡然一笑,“那你就需要赌一把了。在你自爆之时,我会一直在你身边,如果你怀疑我的诚意,随时可以爆发冰潮杀死我。想必你现在已经感觉到了,没有错,我的修为已经掉落到一转初阶。到那时,我没有任何的抵抗之力。” “但是如果你相信我,那我也有可能是欺骗你,最终也不会让人复活。甚至我根本就没有复活的能力。所以你要赌一把,该怎么选择,不仅看你现在怎么想,也要看你临死之时,怎么想的。” 白凝冰沉默。 方源此话,让他赌一把。其实,方源也不是在赌吗?他把自己的性命,当做了赌注,全看白凝冰如何想法。 “呵呵,真是精彩,真是有趣!那我就只好赌一把了,哈哈!”半晌后,白凝冰仰头,抚掌大笑。 方源没有理睬他,而是专注于血罩外的战斗。 果然如他所料,古月一代陷入下风,被天鹤上人死死压制。 他虽然补充过真元,但用一分少一分,持久战下,怎么可以和天鹤上人拼消耗呢? 况且天鹤上人也已经摸清楚他的手段,更不会让古月一代轻易翻盘。 “真是气煞我也!”又过了片刻,古月一代仰天悲啸,“小贼子,你坏了我的百年大计。今天暂且绕过你,将来必要杀你以泄心头之恨啊!” 撂了这句狠话,古月一代双翅猛振,飞向天边,逃离战场。 “休走!”天鹤上人连忙化光而去,紧追不舍。 没有他们俩的激战声,这片战场立即安静下来。 这本是离开的大好时机,但血幕天华却成了巨大阻碍。 约莫过了两个时辰,血罩渐渐稀薄,眼看就要消失。 但就在这时,一道白光遥遥飞来,化作天鹤上人。 他身上负伤,这道伤口从左肩,一直延伸到他的腰侧,深可见骨,流着紫红色的毒血。但天鹤上人却精神昂扬至极,满怀大仇得报的畅快欢愉之色。 他右手提着一个脑袋,蓬头血面,正是古月一代! “居然真把古月一代杀了?”白凝冰流露出惊异神色。 方源则笑:“看来这老家伙也算是恨极了古月一代了,呵呵,他斩杀古月一代,必然付出了惨重代价。” 说话间,血罩彻底消失,二人再无屏障。 “那个小贼,速速将那两只蛊贡献上来。老夫现在心情好,还可饶你们一命。否则等到这血罩消失,必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!”天鹤上人悬浮半空,傲然俯视,哈哈大笑。 方源和白凝冰对视一眼,淡淡一笑,却不言语。 天鹤上人大怒:“好小子,敬酒不吃吃罚酒,该杀!” 话音未落,人就化作一道白光扑来。 白凝冰昂然一笑,向前迈出一大步:“就等你呢!” 说着,他皮肤完全失去血色,彻底化为一座冰雕。 寒风骤起,呼啸狂卷。冰霜弥漫,无尽冰川升腾。 “这是!”天鹤上人万万没有料到,会有这般变化。被这白凝冰打了个措手不及,被封入冰中。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