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四十五节:你知道的太多了 - 蛊真人

第八百四十五节:你知道的太多了

房功潜伏在豆神宫附近,神情焦灼。 “怎么回事?豆神宫中为何还无动静?是不是出现了什么变故?”房功掐算着时间。 这一次房睇长谋算方源,自然不是他个人的行为,早就和房功等人通过气了。 为了担心身为智道蛊仙的算不尽起疑心,房功一直都在宫外潜伏,防备意外发生。 “大长老,还请稍安勿躁。二长老此次谋定后动,本身实力又在那算不尽之上,再加上宫外仙阵、宫内仙蛊屋辅佐,击败算不尽几乎毫无疑问。再者说,若是二长老若有什么意外,自己无法掌控局面,必定会传信过来的。”一旁的太上三长老劝慰道。 他是一个老者,头发花白,身穿一身黄袍。 “你说的。”房功点点头,就在这时,轰的一声,豆神宫内发生了爆炸。 房功和房化生连忙对视一眼,后者脱口而出:“动手了!仙蛊屋自毁了。” “走,去看看!”房功雷厉风行,立即奔出,闯入豆神宫。 豆神宫原本宫门紧闭,但之前房睇长得到方源辅助,已经炼化了一定的程度,导致房功、房化生二人直接闯入进来。 “二长老!”房功来到宫内,便目光一凝,见到一片仙蛊屋的废墟残骸中,躺着一位浑身是血,受伤相当严重的房睇长。 “二长老你没有事情吧,撑住!”房化生也旋即赶到,立即施展治疗手段。 他是房家蛊仙中,最为擅长治疗的蛊仙了。 果然,得到了他的救治,房睇长缓过劲来,精神明显一振,可以开口说话了。 他虚弱开口:“那算不尽还有隐藏实力,虽然我成功将他暗算,但自己也被他反击,需要休养一段时间。至于豆神宫……” 房睇长话未说完,房功就伸手阻止道:“二长老,别提什么豆神宫了。你是我们房家的智囊,是军师,房家上下可都少不了你啊。你赶紧让三长老治好你的伤。” 房功这话很是暖人心怀。 房化生也随即附和:“二长老,你就别逞强了,你的伤势并不轻微,还是听大长老的吧。来,我扶你回密室去,让我全力给你治疗。” “好。”房睇长说完这句话,就虚弱地闭上了双眼。 他被带到了密室,接受了房化生的紧急治疗。 治疗的过程整整持续了一天两夜。 有了治疗的结果后,房化生来独自向房功汇报。 “情况如何?”房功问。 房化生便道:“禀告太上大长老,应该是没有问题的。我检查了二长老的血统、魂魄、肉身,都是如假包换。再加上宗祖祠堂中的命牌蛊、魂灯蛊等等都无异状,二长老应当还是他本人!” 原来,房化生不仅是为了给房睇长治疗,也担负着检查房睇长身份的秘密任务。 房功点点头:“我当然信任二长老,但必要的检查绝不可少。南疆正道为什么会沦为五域笑柄?就是他们让方源混进去了。算不尽虽不是方源那种层次的魔头,但他毕竟是智道蛊仙,究竟有多少的手段我们还未彻底探查清楚,小心一些也不为过。况且……此番身份的检测也是行动之前,二长老主动要求我布置的。” 房化生笑道:“两位长老真的是多虑,依我看,那算不尽虽是智道七转强者,但毕竟是散修,底蕴是有限的。我们房家身为超级势力,几乎全力来算计他,又自毁了一座草创的仙蛊屋,可谓不惜代价!这样的实力差距,把算不尽除掉,也不是什么难事。” “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我也是没有看到算不尽的尸首、魂魄,这才有些疑虑。”房功目光中还有一丝阴沉。 “哈哈哈,对方是智道,可不是变化道。详细情况二长老就算不说,我也能猜得大概。无非是那算不尽临时反扑,力道极猛,造成更加剧烈的冲突和爆炸,导致自己尸骨无存、魂时道消了。”房化生道。 病床上,房睇长睁开双眼。 “距离房化生汇报,已经过了一天一夜了。看来我是欺瞒过去了!”房睇长暗道。 他已经不是真正的房睇长,而是方源的分身! 时间倒回房睇长暗算的那一刻。 “算不尽老弟啊,我也知道对不住你。” “但是没有办法,房家的处境你也看到了,为了房家的明天,还请你去死。”说着,房睇长对方源深深一礼。 方源慌张起来,破口大骂。 房睇长面色转冷:“你也是房家中人,也算是死得其所了。安息吧。” 话音刚落,他就发动了最后的手段。 毫无动静。 “嗯?”房睇长微微一愣,又再次发动。 还是没有动静! “怎么回事?!”房睇长瞳孔猛地一缩,迅速检查,顿时脸色骤变。 他不可思议地看向方源:“你竟然干扰了这座仙蛊屋!” 方源之前脸上的慌张,陡然消失不见,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的阴笑:“哦,是啊,真是糟糕啊,被你发现了!” “怎么可能?整个布阵都是我亲自操纵的,你只不过是提了几个建议而已!”房睇长说到这里,露出悚然之色,“难道说……” “哈哈哈!”方源鼓掌,“不愧是智道大宗师,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。没错,我虽然只是提了几个建议,但你都采纳了。依照这些建议布置出来的仙蛊屋,在许多方面都切合豆神宫。你布置宫外蛊阵、宫内蛊屋,都是为了渗透豆神宫,强行炼化它。但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讲,豆神宫也渗透到了你的蛊阵、蛊屋中去了。而我,恰恰能够影响豆神宫。” 豆神宫就像是一个宝箱,上着锁。而房家的蛊阵、蛊屋就好像是嵌入到宝箱盖盒缝隙中的铁条,用上巨力,就能用扳手将宝箱的锁掰断,然后让宝箱盖子打开。但与此同时,豆神宫这个宝箱,就像是一张大嘴,将铁条死死咬住。 方源现在做的,就是影响这座豆神宫,让它发力,将铁条咬紧,这就造成了现在的情况——房睇长明明已经发动了手段,但是却无动静。 房睇长死死地叮嘱方源:“你究竟是何方神圣?要做到这一步,可不容易!首先,你要有极高的阵道造诣,其次,你还要有影响豆神宫的隐秘手段。” 方源微微一笑,虽然他的智道境界上不如房睇长,但到底是宗师。阵道境界也是宗师,这就是双宗师境界。 所以,早在房睇长改变宫外仙阵,以及布置宫内仙蛊屋的时候,他就已经看出了房睇长要图谋不轨。 方源没有惊怒,而是惊喜。他按捺不发,将计就计,房睇长自以为局势在自己的掌控之中,其实他早就被方源看穿了。 仙道杀招——因果神树! 方源的肩头、头顶,很快形成袅袅青烟,结成一座巨大的神木。神木枝叶茂盛,青翠葱茏,树叶上有着稀疏的几颗果实。 一瞬间,豆神宫开始摇曳起来。 房睇长瞪圆双眼,又惊又怒,手指着方源:“原来你投靠了天庭!你这个卑鄙小人!!” 因果神树杀招他是熟悉的,因为他曾经和陈衣大战,亲眼见识过这个杀招。 现在他看到这一招重现,并没有第一时间想到方源,而是觉得算不尽投靠了天庭,天庭将因果神树杀招交给了他,让他取回豆神宫。 房家自从抢走了豆神宫,赶跑了陈衣之后,一直都将天庭当做首要强敌。 房睇长额头见汗,他被吓着了。因为他自然而然地想到:若真是天庭的阴谋,那么算不尽必定有接应之人,说不定天庭的八转蛊仙已经潜伏到了大本营福地之外了! 见他误解,方源也不解释,而是猛催因果神树杀招。 这还是他第一次,正大光明地催动此招,方源很快发现豆神宫在应和此招,逐渐放弃戒备,开始接纳他这个杀招的主人。 很快,房睇长就动弹不得。 仙蛊屋本身就有禁锢蛊仙的效用,这个威能本来是房睇长对付算不尽的,结果方源影响力比房睇长大得多了,借助豆神宫施压,导致房睇长成了笼中囚徒。 “好,好一个算不尽!我认栽了,杀了我吧。”房睇长冷笑,毫不畏死。 生死关头,尽显风范。 方源也冷笑:“你想要用死,来引发命牌蛊等等异变,从而通知在外的房功等人?这份精神可嘉得很,可我不会上当的。我会把你抽魂,然后用我的分魂占据你身,你的肉身不会死,你的魂魄也不会消亡,所以命牌蛊不会异变。” “今后,我这具房睇长分身,就会顶替真正的你,潜伏到房家之中。你的魂魄我会搜刮干净,所有的经历、记忆、情报我都会清楚的。” “哼!不可能!你死了这条心吧。”房睇长冷哼,“你以为分出来的魂魄,就无法检查了吗?我的魂魄是何等情况,早已经记录在房家之中,任何的异样,都是你的破绽。” “况且,你的时间太少了。行动之前,我就和太上大长老等人约定了时限。时限一到,他们不见我出去,就会立即杀奔过来支援我!” “到那时,就算你有天庭的援兵,又能支撑几个回合呢?愤怒的房功大长老,必定会首先将你打成一团肉酱!” “所以啊,算不尽,和我房家合作吧。天庭是在利用你,实施此计虽然算计到了我,但根本是罔顾你的性命啊。”房睇长道。 他不愧是智道大宗师,言辞犀利,逻辑严密,竟然反过来策反方源!说得还非常的有道理。 方源微笑不语,深深地看着房睇长。 房睇长本就一直死盯着方源,此时见他这般神情,脸色再变。 因为他想到了一个更加惊悚的真相。 “你将计就计,信心十足,必有缘由。你要完成这个计划,得要有阵道、智道的雄厚造诣,并且魂道上手段还要更加卓绝出众!” “不,你不是天庭派来的!” “你!你是方源!!” 房睇长脸色苍白。 他恍然了。 对方掌握了因果神树杀招,不一定是天庭,因为陈衣就是被方源干掉。这件事情很早之前,就被方源自己捅出来,世人皆知。 啪啪啪。 方源鼓起掌来:“真不愧是智道大宗师呢。” 房睇长连连眨眼,吞咽了一下口水:“方源,咱们可以合作的。没有必要闹到这种程度,请相信我们房家的实力还有诚意……呃!” 房睇长忽然瞪圆了双眼,说不出话来。 他额头青筋直冒,满脸涨红,就好像是被一个无形的手,捏住了自己的喉咙和鼻腔,让他无法呼吸。 和他对话的期间,方源当然一直在发力,影响豆神宫。终于这种影响力,达到了质变的点! “方、方源,一切都……好……商量的……” 方源微笑着摇头:“身为智道大宗师,死了的确可惜。但是你啊……知道的太多了。” “呃。”下一刻,房睇长双眼翻白,呕吐白沫,猛地抽搐了两下,彻底昏死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