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五十一节:第八层、天道 - 蛊真人

第八百五十一节:第八层、天道

这里是一片广袤的草原。 绿草茵茵,蓝天白云。 天空中并无太阳,但是光线明亮。 野花多多,竞相绽放,繁杂绚烂。 空气中飘散着浓郁的花香,和风徐徐,吹拂着方源的面庞。 方源愣了愣。 “这就是疯魔窟第八层?”他不免诧异。 按照疯魔三怪的推算,疯魔窟的倒数三层,应当都是第七层的景象,到处都是道痕堆叠。第八层的道痕规模,必然比第七层还要庞大。而在第九层则有无极魔尊布置的仙阵,这座仙阵的核心便是传说中的九转仙蛊——衍化! 但是方源进入第八层后,却发现这里竟然是一个小小世界。 “难道说,我进入了一片福地?”方源心中浮现出一个念头。 但旋即,他就否定了这个猜想。 他动用侦查手段,脸色浮现出微妙的神情:“这片世界似乎不同寻常,并不是正常的福地洞天。这个世界有点……单薄。” 方源正想着,就听到咔嚓一声巨响。 一道巨大的裂缝,从天空一直贯穿下来,宛如闪电般,横贯整个大地。 刹那间,方源汗毛乍起,心中警钟轰响! 这道巨大的裂缝,带给他极其强烈的威胁感,他可以肯定,只要自己被波及,恐怕就要身死道消。即便是及时撑起逆流护身印,恐怕也支撑不了几个呼吸。 好在裂缝速度虽然极快,但并不是瞄准方源而去。 方源顺利地躲闪开来,然后双耳就听到咔咔的响声。 “这是这个小世界的哀鸣!它在崩溃,即将毁灭了。”方源目光冰冷,冷漠地打量这一切。 那条巨大的裂缝,不断扩张、蔓延,小世界像是被切开了两半,很快就彻底分离开来。 蓝天白云、草地繁花尽皆被裂缝吞没! 然而裂缝中什么都没有,就像是一头凶恶至极的永远饥饿的绝世猛兽。 方源瞳孔微缩:“这是虚道的力量,虚无的裂缝!” 看出这一点,他连忙调度手段,遮盖自身。 裂缝向他逼来,方源却没有躲闪,反而是主动投身其中。 他顺利地进入裂缝当中,并没有遭受到什么毁灭性的打击。 刚刚开始的那一束虚无裂缝,非常危险,但威能扩散开来后,却是可以让方源勉强容身。 小世界越来越少,中间的虚无裂缝则越来越大。 方源顺着裂缝向上飞升,很快就脱离了小世界的范围,来到外界。 “这里是!”他看到的景象,让他身心剧震。 他就像一个水虫,忽然来到了浩瀚的汪洋。这片汪洋就是虚无! 虚无之大,广博浩瀚,不知边际。方源置身其中,微薄渺小至极。 但他并不孤单。 陪伴着他的,是万千的世界! 这些世界像是五彩斑斓的气泡,有的正在成形,有的茁壮成长,有的则在毁灭。 方源刚刚置身的那个小世界,就在毁灭。短短片刻功夫,它就只剩下了两弯月牙般的残片。 心头的震撼,一时间让方源微微张口,说不出话来! 他猛地领悟到,原来这才是第八层的真正面貌。 第七层是海量的道痕,而第八层则是无限的虚无,在这虚无中,时时刻刻有万千的世界在生灭! “咦?这是!”方源捕捉到眼底的一处异动。 他刚刚置身的小世界已经彻底毁灭,但却剩下一条长长的白色丝线。 这条丝线,就算是虚无也无法摧毁,非常的坚韧。 它是道痕! 虽然只是一条道痕,但它非同凡响,闪烁着道痕光晕。 “这是什么道痕?”方源从未见过这样的道痕,他不禁全神贯注地打量。 很显然,这个道痕极其不凡。 因为之前的小世界,有天地必有宇道,有万物的运动必有宙道,有花草则定有木道,有草地就有土道,有白云则有云道。 但是这些道痕都不存在,都被虚无摧毁了,只剩下这条半透明的白色丝线般的道痕。 从这条道痕中,方源看到了宇道,察觉到了宙道,品味出了木道,感应到了云道。 “这是什么流派的道痕?竟有一种包罗万象的器量?”方源一阵惊疑,忽然念头一转,想到了答案。 “我明白了,这是天道!” “天道的道痕!!” 他之前在第七层中奔走时,还在奇怪:种种道痕他都见识到了,包括梦道等等全新道痕。但却独独缺少两种道痕。 一种人道,一种便是天道。 方源见识过人道的道痕,但天道的道痕,他还是首次见到。 “其余的道痕都消失毁灭,只剩下天道的道痕……这预示着什么?”方源双目紧紧盯着这条天道道痕。 丝线般的天道道痕,仿佛在风中漂游,闪烁着莹莹白芒,它的姿态深深地吸引住了方源的目光。 方源谨慎,没有尝试对这条道痕下手。 他跟随着道痕,飘飞一阵后,前方的虚空忽然发生了异变。 暗流涌动,一道漩涡陡然成形,将这条天道道痕吞吸进去。 道痕在虚无的漩涡中坚持了片刻,陡然崩解开来。 刹那间,虚无的漩涡像是被五颜六色侵染,成了一个七彩颜料的疯狂转轮。 漩涡自转不久,波的一声轻响,陡然炸开。 这片地方的虚无,又恢复了平静。但原处有一个蓝白色的气泡,却是凭空而生。 这个气泡起初非常微小,只有方源的小拇指大,但是很快,它就不断地膨胀,体积剧烈扩张。 方源动用侦查手段看去,骇然发现:这个蓝白气泡便是一个刚刚产生的小世界。小世界中,土地扩张,天空蔓延,一切都在遵循中某种奇妙的规律发生着剧变。 等到几十个呼吸之后,这个小世界已经成长壮大到方源可以进入的规模。 小世界的壮大速度放慢,里面的一切都渐渐稳定下来。 方源进入其中。 这个小世界,已经再不是他之前看到的模样。云朵飘飘,一个个岛屿悬浮在空中,在世界的周围,则是无数条的巨大青色藤蔓,相互编织成了内网。 “虽然是同一条天道道痕,但是小世界的模样却是改变了很多。”方源心中震动,有一种东西即将领悟,却还未领悟出来,就像是隔了一层窗户纸。 方源有了一股强烈的预感,只要抓住这份灵感,将其领悟出来,自己必定能得到极大的提升。这种提升是质变的提升! 于是,他开始紧紧盯住这些小世界,看着小世界不断地生灭。 他整个身心都深陷其中,宛若魔怔,不能自拔。 “疯魔窟第七层是衍生道痕,而在这第八层却是在衍生世界!” “不,衍生世界只是表象,他实际上要做的是衍生天道道痕。” 方源细心观察到,每一轮小世界的生灭后,那一条天道道痕通常就会增长一部分。 实际的情况更加复杂。 有时候,不只是一条天道道痕,虚无漩涡吞吸周围,很可能同时吞吸三四条天道道痕。 这些天道道痕打散后,形成的小世界往往更加广阔,底蕴深厚,成长迅速。 但毁灭之后,留下的天道道痕往往只有一条,顶多两条。 而论总的长度,之前三四条的天道道痕总长,无疑要超过之后的道痕长度之和。 “天道道痕也会有折损。” “或者说,我所见到的天道道痕,还不符合无极魔尊的心中标准。” “他要打造的是符合他标准的天道道痕!” 那么他到底要打造出什么样的天道道痕呢? 方源心头一动,猛地想到疯魔三怪的推论——无极魔尊想要追求永生,所以晚年定居疯魔窟,想要寻求到正确的方法。 “无极魔尊想要追求永生,但是天道并不允许。《人祖传》中早已记载,宿命蛊规定世间万物必定死亡,魂归生死门。” 宿命蛊是什么? 蛊是天地真精。 宿命蛊本质上就是一块天道碎片! “无极魔尊想要永生,就绕不开天道。他明白这一点,便直接对天道下手,加以研究。”方源心中猜测。 无极魔尊曾经攻上天庭,但他不是天外之魔,摧毁不了宿命。 但他没有放弃,反而更加奋发,迎难而上,他想要找寻到自己无法摧毁宿命蛊的缘由,想要彻底洞察天道的真相! 如此野心! 如此手段! 即便是方源,也不由地心生敬佩。 “那么我该如何收取这些天道道痕呢?”方源十分苦恼。 他尝试了许多手段,都无用处。 心中更有一股预感告诉他:即便他现在将贼巢取来,也无法拿这些天道道痕怎样。 贼巢不过八转偷道仙蛊屋,还是残破不堪的。而这座仙阵明显是九转,更是无极魔尊亲手布置。 “我应当直取仙阵!”方源又陷入难关。 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,第九层往哪里走! 疯魔窟前七层,路径非常明确,但到了第八层中,方源置身在浩瀚无比的虚无之中,没有任何的标志和线索。究竟该如何进入第九层? 方源根本不知道该选择什么方向。 他只有漫无目的的漂游。 也不知过了多久,他意外地发现了一个世界。 “这个世界是我至今为止,见到的最大的世界了。但很明显,它也快要毁了。先进去瞧一瞧吧。”方源钻入这个世界。 “拜见圣人!!”这个世界竟有生灵,见到方源后,立即叩拜,极其激动。 “圣人你是要拯救这个世界,建立道场吗?” “请圣人收我为徒,收我为徒啊!” 这些生灵都是云雾身体,类似人形,有鼻子有眼,口中嚷嚷不休。 “圣人?”方源皱起眉头,立即意识到这里面的巨大意义,“这么说来,还有类似我的其他圣人了?” “是的。有一位圣人青衫白带,步步生莲,创建了青莲道场。” “有一位圣人,赤足黄衣,仁慈和蔼,保住了黄土大世界。” “还有一位圣人,容貌凶恶,魁梧雄壮,举手投足间有万千兽吼,他打造了蛮荒大世界!” 这些云人争相恐后地告诉方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