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九节:走向各自的命运 - 蛊真人

第一百九十九节:走向各自的命运

?轰轰轰! 冰川剧震崩裂,天鹤上人展开攻伐,短短眨眼功夫,就几乎冲到了冰层表面。 “决不可让这老家伙脱困!”方源低喝道。 白凝冰已经不能说话,他毅然自爆一臂,化为浩瀚霜风。大风席卷,冰川蔓延,迅速将冰层加厚近十丈。 天鹤上人在冰中咆哮,疯狂进攻。 白凝冰又爆去手臂,冰川屡屡盖压,将天鹤上人的一次次突围镇压下去。 在白凝冰的特意操纵下,冰霜如大军,死死地围住天鹤上人。天鹤上人虽然是五转,但杀了古月一代后,他也是强弩之末。他屡次冲杀,但最终还是被困在冰中。 “竟然是北冥冰魄体啊!但是单凭这个,就想杀死老夫,你们是在痴心妄想!”他终于恍然大悟,催动存息玉葬蛊。 一片青色玉光闪耀,笼罩他的全身。然后光芒由虚化实,转为透明的玉棺,将其牢牢护卫其中。 玉棺坚固异常,白凝冰数次努力,皆无功而返。最终只能不断在玉棺周围,加深冰层,形成数十丈高的冰峰。 方源一直精力观望,目睹着全过程。 “不愧是十绝体啊!”哪怕是第二次看,他仍旧禁不住赞叹。 他就靠在白凝冰的身边,此刻白凝冰已经双臂尽是,成了一座冰雕。甚至连面目都开始模糊,渐渐覆盖了冰霜。 一切都表面,他的意识在渐渐消散。一旦消散殆尽,他将彻底死亡。 看着身边的冰层也开始向自己蔓延,方源心中清楚:单靠自己万难脱困,迟早要被封入冰川中冻死! “是时候了。”当即,他便从空窍中取出一对蛊虫来。 这两只蛊虫,一个冒黑光,一个冒白光,相互追逐绕圈,形成一枚太极光球。 正是阴阳转身蛊。 “去吧。”方源心念一动,那冒黑光的蛊虫顿时飞出,投入到白凝冰的冰雕当中。 方源虽然是一转,但空窍中却存储着大量的三转雪银真元,几乎全部用了,勉强催动了蛊虫。 刹那间,黑芒冲天而起,阴气汇聚而来,空气中卷成元气漩涡。一股全新的生机,在冰雕中酝酿而生,继而蓬勃发展。 耀眼的黑光消散,冰雕咔嚓作响,表面开裂成碎片尽数洒下。 依旧是白袍银发,双臂完好的白凝冰,眉目如画,脸颊上带着可爱的红晕,破冰而出。 冰潮戛然而止,寒气也顷刻散尽。方源身边的冰层,蔓延到仅仅离他只有几寸距离,险死还生! “我居然真的活过来了!”白凝冰相当震惊,看着自己的芊芊玉手,又摸摸全身,难以置信又带着狂喜。 “呵呵呵。”方源朗笑,“我方才对你用了阴阳转身蛊中的阴蛊,此蛊能以阳生阴,使得你脱胎换骨,转身成人,焕然一新啊。它是四转治疗蛊,有起死回生的效用。不过它却有个缺点,那就是一旦用了,蛊师资质就会下降一成。” 白凝冰原先是十绝体,就是十成资质。如今下降一成,和方源齐平,便是九成资质了。 但这个消息,对别人来讲,也许是噩耗。对白凝冰来讲,却是喜讯。 “这感情好啊。我资质下降了,就非北冥冰魄体了。哈哈,九成就九成,又有何妨?”她大笑起来。 方源却摇摇头:“十绝体万难改变,此法虽然降低了你的资质,但今后你不断修行,资质也会不断恢复,终有一天,你仍旧将变回北冥冰魄体的。到了那个时候,你就需要剩下来的这只阳蛊了。它能令你再转身一次,资质再下一成。” 说完,方源不顾白凝冰直勾勾的,盯着阳蛊的目光,当着她的面,将其收入自身空窍当中。 “世上的阴阳转身蛊都是一对一对,你已经用了那阴蛊,必须用我手中的这只阳蛊,才能有作用。用其他的阳蛊,不会有任何效果。不要想着抢哦。这阳蛊已经被我炼化,我心念一动,就能令其自毁。”方源施施然道。 现如今,白凝冰仍旧是三转修为。他不过一转,自然需要手段,令白凝冰投鼠忌器,不能对付自己。 “原来如此啊。方源,你真是好算计!”白凝冰长叹一声,“你想要我怎么办,才能得到阳蛊?” “呵呵呵……”方源笑了好一阵,这才正色道,“这青茅山已经成了冰山绝域,三大家族,还有无数生灵都被冻在冰下,不出三五日,就要都死绝了。这等异象,必定会惹来许多人的关注和探索。况且那老家伙也没有死,自封玉棺当中,等待脱困。这青茅山是绝对不能待了,我们必须离开这里。” “而我呢?我现在还有一转修为,蛊虫也不全面,还不能独自闯荡。这样的情况下,就得依靠你的力量了。这天下如此之大,分外精彩,青茅山不过一个小小的角落而已。你跟随我纵横天下,必将分外精彩!” “原来如此。你果真把一切事情,都安排妥当了。哼!”白凝冰咬咬牙,心中高兴和惊喜居多,但也有些无可奈何,但方源的提议恰好也深得其心,“我可以答应你。不过,有一点需要明确。” “什么?”方源问。 “不是我跟随你,而是你跟随我纵横天下!”白凝冰朱唇微翘,傲然一笑。 “哈哈哈。”方源开怀大笑。 “那么,接下来,我们要去何方?你有什么想法呢?”白凝冰问道。 “白骨山。”方源答着,笑声不断。 “你笑什么笑,有这么好笑吗?”白凝冰不解。 方源都笑出了眼泪:“你还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之处吗?” “有什么不妥之处?”白凝冰扬起黛眉,忽然脸色变得极为精彩。 惊讶、恐惧、不解、惊惶、震撼、愤怒……都纠结在她的脸上。 她看着自己饱满圆润的胸脯,大喊一声:“我,我怎么成了女子?!” 声音在青茅山间回响,震落了几许白雪。 “那是当然了!阴阳转身蛊嘛,阴蛊用于男身,便可以阳转阴,成为女子。阳蛊用于女身,便可以阴转阳,变成男儿。阴阳转身,阴阳转身……你以为是什么?”方源理所当然地道。 “我,我……我曹!”白凝冰怒视方源,张口怒骂。这一来,她非得搞到那唯一的阳蛊不可了。 “白兄稍安勿躁,能活下来,就是万幸啦。”方源安慰道。 “万幸个屁啊,换做你变成娘们试试?!”雪山冰川间回荡着白凝冰的咆哮怒吼。 …… 两天之后。 太阳高悬,冰雪融化,一股股清泉在冰山横流。 咔嚓嚓…… 冰裂声响,一道碧光冲天而起,悬在空中,化为一座玉棺。 砰的一声,玉棺炸裂,天鹤上人长啸一声,再见天日,重获自由。 这存息玉葬蛊高达五转,玄妙非凡,只有蛊师有一口气息残留着,就能吊住性命,让伤势延缓。不仅如此,结成的玉棺更是坚固无比,堪称防御利器。 “该死的小贼!”他痛声咒骂,既愤怒又焦躁。 虽然斩杀了毕生的仇敌古月一代,但却没有拿回血海真传,回去后如何向师门交代? 原先记忆处,方源身处的那个冰洞,早就被破开。 “但愿他没有走远!”他怀着侥幸,巡查周遭附近。 他用蛊虫侦察,发现冰层深处,还藏有许多生机残存。 生命顽强,常常能创造奇迹。这冰川白雪只覆盖了两天,时间上还不足以导致全部生灵死亡。 “找到了!想不到竟然躲到这里来,哼哼,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?真是狡诈!”天鹤上人忽然浑身一震,有所发现,惊喜莫名。 他冲入冰层当中,不一会儿,捞出来一个冰块。 冰块中,方正浑身笼罩着一层月光,正是月霓裳。他已经濒临死亡,只含一口气了。 天鹤上人发誓,他此生绝不会忘记方源的相貌。 但他终究是五转强者,看到方正,立即失望了:“这人并不是他,只是相貌酷似罢了。唉……” 他深深叹息,忽然一愣。 “等一等,相貌如此酷似,极可能就是双胞胎!这么说,他就是那个小贼的至亲!”天鹤上人昏花的老眼中,顿时爆发出一阵锐利的精芒。 有了至亲在手,他就能炼制至亲血虫! 正是因为五转的至亲血虫,他才在茫茫的天下,芸芸的众生当中,找到了古月一代。 “师门的任务,我不算完全失败。还是有希望的。这个小子,就是我唯一的希望。必须救活他!” 方正睁开疲惫沉重的双眼,艰难地苏醒过来。 “这是哪里?”他双眼朦胧,只看到眼前一个模糊的身影,同时他浑身酸软,头疼欲裂。 他最后的记忆画面,是在三族大比的山野中,漫天的铁喙飞鹤,身边的所有人都在奔逃。 他顶着月霓裳,却遭到了飞鹤的围攻。战斗之中,一直飞鹤照着他的额头,狠狠一啄。 他当即昏迷过去,从山崖边滚落下去。 “你是那个鹤背上的老者?!”看清楚身前之人,方正惊得挣扎欲起,爬到一半,就又栽倒下去。 “小子,在我天鹤上人面前,你还想逃命不成?”天鹤上人抚须冷笑。 他上下打量了方正一番,又道:“说起来,我还是你的救命恩人呢。不是我,你早就冻死了。我劝你最好不要乱动,掉下去,可不怨我。” 方正打量身边,顿时吓了一跳。 周围云朵飘飘,他正躺在巨鹤的背上,身处高空,行于苍穹。 “你,你到底是什么人?又要带我到哪里去?”方正惊呼。 “我乃天鹤上人,此番自然要回中洲。” “中洲?!”方正震惊得大叫。 (ps:第一大章,完。毫无疑问,后面将更加精彩!)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