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五十五节:我会负责的 - 蛊真人

第八百五十五节:我会负责的

华文洞天。 大江东流,一艘五牙大舰正顺江而下。 “江如碧带横天去,映照人心红丹玉!古文帝才华之卓绝,真是难以想象。想当年,他竟然以七岁之身,就能做出如此之诗。”苏琪涵望着宽阔的江面,喟然兴叹。 她是当朝尚书之女,身姿窈窕,清秀纯美,温文尔雅,书香气质。除了她的美貌之外,她最令人称道的,便是她的才华。她满腹诗论,通晓史籍,能教世间绝大多数的男子都自愧不如。 “小姐,起风了,小心着凉,我们还是回去吧。”她身边的丫鬟劝道。 苏琪涵叹了一口气,却仍旧驻足在船舷内侧,看着江水滔滔。 丫鬟坚持道:“小姐,可是担心接下来的旅程?那恶贼不是被你打跑了吗?照我说啊,当代十大才子中我们已经挑选出了八个,接下来的两个,我们随便选选不就行了么。” 苏琪涵摇头:“你不懂。挑选十大才子的事情,不只是圣旨,还关乎我苏家将来的兴盛。” 丫鬟撅嘴:“小姐,我是不懂朝堂上的大道理,但是你必须把药给我喝了。” 苏琪涵苦笑:“我这身伤,寻常汤药怎能有什么效果。不过是聊以慰藉,不喝也罢。” 丫鬟跺足:“小姐,你休要哄骗我。这汤药对你的伤势是没有什么效果,但你自幼体寒,若是断了一顿温体的汤药,就有冻伤肺腑的忧患了。所以,这药你必须得喝下去。” “好好好,拿过来吧。”苏琪涵对贴身丫鬟没有办法,只得接过碗来,一饮而尽。 她刚刚喝完,就听见一阵狂笑的声音。 随后一个人影,噗的一声,撞破水面,跳到甲板上来。 “什么人?” “又是你这恶贼!” 船上的侍卫们立即出动,围攻来者。 但来人十分强悍,一阵乱打,将护卫们打得七零八落。 “你们不是他的对手,暂且退下。”苏琪涵满脸凝重之色,踏步向前,准备迎战。 来人满脸横肉,虎背熊腰,浑身皮肤青黑之色,宛若鲨鱼的皮,正是鲨皮蛊的效用。 “苏小姐。”他笑着打招呼,露出尖锐的牙齿,更显得狰狞和凶恶。 苏琪涵冷笑:“鲨匪,你前不久就败在我的手中,是受到教训还不够多吗?现在还敢回来!” 鲨匪阴笑一声:“苏大小姐,我不是你的对手,但那是你喝了那碗药之前。现在的你是不是感觉到手脚有点麻呀?” 苏琪涵闻声,顿时色变。 “这药有问题?!”她立即转身看向自己的贴身丫鬟。 丫鬟慌忙摇头,脸色苍白如纸:“这不可能!这药我可是一直盯着,从未离开过半步。小姐,你要相信我呀。” “药当然……咳咳,没有问题。咳咳,不过药材上,咳,老夫却是动了手脚。”就在这时,又一位不速之客,攀登船舷,踏上了甲板。 苏琪涵眉头紧蹙,一颗心沉入谷底:“药魔,你居然没有死!” 药魔看似一位老者,但实际上却只有二十多岁,他专修毒道,一味追寻力量,导致自身遭受反噬,整个人里里外外都是老迈腐朽。 药魔眼中透露出深深的仇恨:“拜你的表哥所赐,我是活不了多久了。但是在临死之前,能够尝一尝苏家大小姐的滋味,那也是值了。” 苏琪涵脸色一白,稍退一步:“你给我下的什么药?” 她感到浑身都开始麻木起来。 药魔哈哈大笑:“当然是——最烈的春药!能教世间最贞洁的女子,变成最淫、乱的荡、妇!” 话还未说完,鲨匪就扑了上去。 轰轰轰! 连声爆炸,苏琪涵节节败退。 “小姐,快走,我来挡住他们!”关键时刻,丫鬟挺身而出,舍弃自己,为苏琪涵争取脱身的时间。 苏琪涵陷入深深的犹豫当中。 “小姐,快走!”丫鬟催动禁术,战力暴涨,但后果却是必死。 苏琪涵流泪,抽身飞退,踏水而走:“鲨匪、药魔,我绝不会饶了你们。朝廷也不会饶了你们的九族!” 江边一亭。 只有两人。 一位是方源的分身李小白,另一位则是他的老师姜先生。 姜先生眺望夜色下的江面,对李小白道:“来,作诗一首,给我听听。限你十步的时间。” 所谓十步,就是正常人行走十步的时间。 李小白本身才情不及本体,但经过这段时间的勤学苦练,已有很大的进展,当即开口,吟诗两句。 随后,思索了一番后,又将下面的两句朗诵出来。 姜先生默然片刻,微微摇头:“小白啊,你这段时间的确大有长进,但是依凭你现在的才情,还是不足以争夺才子之位啊。” “老师,我知道十步成诗,乃是古文帝的考验。古文帝开创才子选拔,每隔二十年,朝廷就会选取十大才子。这十步成诗,便是才子选拔的第一关。我已经通过了,为什么老师您并不建议我参加此次选拔呢?”李小白不解地问道。 姜先生回转身体,看着眼前这位自己最喜欢的学生,微笑道:“小白,你只知其一未知其二。十大才子的选拔,表面上只是一种荣耀和比拼,但实际上却是栽培未来的朝廷命官。” “老师,你是说成仙?”李小白诧异。 李小白当然只是表演,实际上他早已知晓一切。 方源手中的天相杀招,是侦查洞天的强大手段,即便华文洞天中有八转蛊仙坐镇,也奈何不了天相在洞天之外的不断侦查。 在这个华文洞天当中,信道乃是当之无愧的主流,蛊师每作一份锦绣文章,就有洞天的奖赏。 原本,这片洞天中是山头林立,蛊仙各自割据。但后来出了一位古文帝。此人天赋极高,才情卓绝,以惊人的速度修成蛊仙,随后又对其他蛊仙下手,或杀或降,打造出了一个朝廷,将整个洞天世界都纳入统治当中。 他在晚年,又开创十大才子的选拔。挑选出全天下最优秀的才子佳人,授予朝廷荣耀封号。 朝廷选择这些才子中的合适人员,进行吸纳,给予资源,将他们栽培成蛊仙,任命为官。 所以,华文洞天中的朝廷,是最强大的超级势力。每一位一品大员,都是蛊仙,无一例外。 当朝皇帝,当然也是蛊仙。而如今镇守这里的八转蛊仙,就是当今的太太太上皇。 因为涉及到成仙的机会,所以十大才子的选拔,表面上风光霁月,实际上却是暗流涌动,充斥血腥气味。 各方势力都在角逐、比拼,动用各种人脉和关系,阴谋阳谋轮番上演。 “之前和姜先生比拼的申大才子,就是每一届的十大才子之一。但是他政治思想不高,或者说,并不根正苗红,导致如今还是五转巅峰。” “我的这个便宜老师,也是同样的例子。他也曾经是十大才子中的一员,但是没有被征召为官。” “我本身的才情,只是刚刚符合选拔的标准而已。并且又是老师的弟子,受他的影响,朝廷方面本就不喜,就算我选拔成功,也恐怕当不了大官。充其量也只是小官,为朝廷出力出工,延误自身修行。我头上无人,一辈子也就这样被耽误了。” “姜先生、申大才子恐怕就是看到这个未来,所以才宁愿不做官,游离于朝廷之外。一个开私塾,一个四处浪荡。” 李小白心中敞亮,条理分明。 并不是说姜先生、申大才子就没有未来了,他们若是能勘破成仙的奥秘,渡劫成功,自然也就成为蛊仙了。 只是这片华文洞天,相比五域本就狭小,资源有限得很。又被朝廷这个庞然大物把控了几乎所有的仙材,姜先生、申大才子之流要成为蛊仙,实在是困难重重,希望渺茫。 姜先生单独将李小白叫到江边,和他私下交流,是想劝说这位学生放弃此次十大才子的选拔,也是用心良苦。 他知道李小白本身实力低微,虽然达到了最低的标准,但根本没有什么希望。 十大才子的选拔,就是一个漩涡,多少才子因此丧命。姜先生对李小白倾注心血教导,并不想让这位学生被牵连进去,落得个惨死的下场。 他却不知,李小白早就洞悉了一切,甚至如何成仙,李小白都一清二楚。 但戏还是要演的。 李小白先是探究,随后遗憾,又有不甘,最后才郑重其事地感激姜先生,表示愿意放弃这次选拔,甚至将来几届都会放手。 “孺子可教也!”姜先生心怀大慰,放心的离去了。 李小白独自一人,漫布江边,走在回家的路上。 “我单靠自己,就能成仙。但是修行过快,冒然升仙,必定会引起那位八转蛊仙的警觉。他必定会探究,若是发现什么苗头,甚至只是一丝怀疑,我就有丧命的危机了。” 这不是李小白,也不是方源本体想要看到的。 方源既然魂穿,暗中布置下李小白这个分身,就是为了节省时间,让分身尽量打开局面,甚至是独自掌管这片华文洞天。 这虽然只是一步闲棋,但若是成功,必定能为方源节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。 当然,也有备用计划。 比如,当李小白成长到一定的阶段,也可以和本体里应外合,算计八转蛊仙。 “但现在还太早。” “我师从姜先生,算是立足脚跟。这段时间苦学,微有薄名。但接下来,想要继续有所进步,这个环境却不足以推动我了。” “若是我能选拔为十大才子,必定是一个人生跳板。可惜,我无权无势,只有一个老师,要参选必定是被人暗害,根本讨不了好。” “其实,投靠朝廷是最佳的修行途径。朝廷把控了绝大多数的仙材,我将来就算自己成仙,没有这些修行资源,也是举步维艰呐。” 李小白心中苦叹,脚步忽的一顿。 他发现江边的水草丛中,竟躺着一人。 “姑娘,你怎么了?”查明周遭情况后,李小白俯身施救。 当他将昏死过去的女子拖上岸后,惊讶地发现,这人居然是苏琪涵! “怎么回事?” “这位苏琪涵乃是当朝一品大员苏丞相的爱女,负责此次十大才子的选拔和考核。她居然受伤昏死过去!” “苏丞相乃是六转蛊仙,苏琪涵也是将来内定的朝廷官员,必定有仙家手段护持。居然沦落到如此境地,这十大才子的选拔的水,真是太深了。” 华文洞天中,男女不分,皆可成仙,自然皆可为官。许多女子的才学,比男子还要优秀。 更有大量的女子私塾、学府,分布在华文洞天各处。 而十大才子,自然也不只是男性,也包含女才子。 正想着,苏琪涵嘤咛一声,苏醒过来。 “是你救了我?”她看向李小白,眼神火热。 李小白暗想:“这目光怎么有点不对劲?” 他点点头,正要开口。 苏琪涵却是一把捂住他的嘴,猛地翻身,将李小白压倒。 “这,这是要干什么?”李小白浑身一紧,有点懵,这什么套路? 苏琪涵骑在他的身上,开始解他的衣服,火急火燎的。 李小白结结巴巴,手足无措:“苏小姐,苏小姐,还请你自重啊!” 苏琪涵动作一顿,双眼眯起:“你知道我?” 李小白吞咽一口口水,满头冷汗:“苏小姐选拔十大才子,小生当然知晓。苏小姐,小生是姜先生的学生,刚刚和姜先生在江边小亭分别呢。” 李小白是真的害怕,苏琪涵有五转巅峰修为,他完全不是对手。 眼下江边只有他们两人,苏琪涵状态奇怪,李小白自然要搬出姜先生,防止他被暗害。 苏琪涵深深地看着李小白,脸色涌起一抹不自然的嫣红之色,她深深叹息一声:“来不及了,你的老师已经走远了。如今方圆十里,只有你我。” “你想做什么?呃!”李小白被苏琪涵轻轻一点,顿时晕了过去。 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的。 按照他的计划,他能够稳步发展。结果现在,却被沦为板上鱼肉,任人施为。 万一他的秘密被发现,那就糟糕透顶了! 李小白极力想要清醒,但苏琪涵手段独到,他极力挣扎,也无法动弹。 恍惚懵懂之间,他仿佛进入了一个冰寒的洞窟,随后又像是陷入了波涛中,不断起伏。 随后,洞窟中变得温热起来,仿佛暖风拂面,丝雨淋淋,越加温暖湿润。 最后,他仿佛化身瀑布,轰然长响中,他快乐得昏死过去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悠悠苏醒过来。 昏死疲惫至极,从骨子里都透露出一股虚弱。 他连忙查看情况,发现自己衣衫已经被彻底撕破,正躺在一个洞窟当中。 苏琪涵正在旁边穿衣。 “苏、苏小姐……”李小白艰难开口,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多少。 苏琪涵没有看他,仍旧在穿衣服,她的声音很平稳:“距离你我相见,已经过了三天三夜。” “放心,我……”她说到这里顿了顿,终于难掩心情的激荡,声调有了一丝颤抖,“我会负责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