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五十六节:吃鸡 - 蛊真人

第八百五十六节:吃鸡

东海,古族大本营。 大殿中,浩大的酒宴已经持续了数天。 这时,侍者端上了一盘盘的喷香烤鸡。 鸡当然不是寻常的鸡,而是仙鸡,至少是荒兽层次。而古族族长、方源分身吴帅享用的,则是上古荒鸡。 待在这里这么多天,吴帅已经充分感知到了兽人的习俗——大口吃肉、大口喝酒,豪迈近乎狂妄,爽快接近无脑。若是能够得到兽人的认可,那么你就是座上宾,享用最美好的酒宴。若是得不到他们的认可,你就会永远被他们鄙视、厌恶乃至仇恨。 在座的兽人蛊仙们,见到了仙鸡,一个个食指大动,垂涎三尺。 这些仙材可不是平时能够吃到的,往日里都会将它们当中炼蛊的材料,哪里会像今天这般奢侈。 不过根据史料记载,兽人鼎盛之时,这些仙材对于兽人豪族而言都是随便吃,敞开了吃,铺张浪费,奢靡至极。 古族族长将大如磨盘的烤鸡,直接拿到手中。 “吴帅大人,请看。”他说了一声后,旋即催动了某个食道杀招。 杀招起效,古族族长顺势张口,轻轻一吸,就将巨大的烤鸡直接吸入嘴中。 咕咚一声,古族族长喉结滚动,将烤鸡吞入腹内。 他的腹部顿时鼓起来,像是孕妇一般。 古族族长摸了摸肚皮,笑道:“这只上古荒鸡还需要半天的时间,才能彻底消化。在此之间,我的运势将得到增强。这就是我族的食道杀招——吃鸡。” 吴帅点点头,称赞道:“好一个吃鸡,效果优异,能以食道手段模拟运道效用。依我瞧来,你这番增强的气运,似乎偏重于求生求存。” 古族族长敬佩地道:“前辈法眼无差,正是如此。根据记载,我族的蛊仙若是陷入险境或者混战中,往往凭借此招,就能最终幸存下来。” 吴帅点点头,信手撕扯了一块鸡肉,吞入腹中:“接下来,就让我演示一下奴道的杀招。” 这场酒宴当然不简单,乃是方源分身和古族互换传承。 古族拥有变化道、食道传承,愿意用当中的一部分内容,和方源交换奴道传承。 古族已经准备向龙人方向发展,龙人又天生奴道道痕,因此对于奴道传承是有需求的。 方源自无不可。 奴道上拿出一些东西来,就可以换取古族掌握的传承。 他们的传承相当独到,变化道传承具备上古风范,而食道传承也是叫方源都惊喜连连。 说起来,食道本来就是兽人蛊仙所创。 古族潜伏在东海海底,也逐渐发展出了一套较为完整的食道传承。 刚刚古族族长演示的,就是当中的一个杀招——吃鸡。 兽人的风格导致杀招的名字都是浅显易懂,简陋粗糙,但一个个效果都是很实用。 方源和古族的交流合作,正不断地加深。 之前是方源帮助他们改造龙人,现在又互换传承。 方源分身吴帅演示了奴道杀招,在场的兽人蛊仙们都看得心驰神摇,纷纷叫好。 古族族长拍拍手,唤来一队的龙人女子:“还请大人欣赏歌舞。” 这些龙人女子皆是刚刚转变身份的兽人,当即载歌载舞起来,充满了狂野和诱惑,带着上古风情。 当中的一位龙人女仙,更是摇曳身姿,媚态横流。 舞毕,这些龙人女子都未退下,反而齐齐围到吴帅的身边。 “吴帅大人。”古族族长诚恳至极地道,“在下看大人身边并无奴婢服侍,愿将这些女子赠与大人,还请大人赏脸收纳。” 吴帅哈哈一笑,一伸手将那位媚态十足的龙人女仙拉入怀中:“这番好意,我就却之不恭了。我龙人一族的确是人丁稀少,流传子嗣也是我辈重任。此女我将纳为主妃,其余人等尽皆为嫔。” 古族族长大喜,高举酒杯,全场也都跟着欢呼起来,庆祝两家的关系又加深一层。 酒宴过后,吴帅当即带着这些龙人女子钻入龙宫之中,举行大事。 不久后,远在疯魔窟第八层的方源本体,接到了吴帅传递的情报。 “和古族联姻了?这是件好事啊。”他眼中精芒一闪。 吴帅纳妃,自然是联姻。临幸众女,便是让古族安心。将来若有了子嗣,两方的关系将更加密切。 “等到时机成熟,我便可以利用诞生出来的子嗣,不动声色地将这支古族吞并。” 古族想要攀附吴帅,殊不知这一切都在方源的预料当中。 方源打的主意,是将整个古族都容纳吸收。 成熟的人,都知道打打杀杀只是手段之一,处理事情还有很多其他的方式。 方源就打算动用温和的政治手腕,将古族吞并。虽然耗时会有点长,但方式委婉,可以最大程度上保留元气,为方源争取到最大的利益。 “古族手中的传承,还真的不俗。他们手中保留的,必然更加优秀。而拿出来交换的传承,也有不少看头。尤其是食道的传承。” 方源手中本就有食道的源头,开创食道的兽人蛊仙留下的那份传承,最是正统不过。 而古族经过沧海桑田,发展出来的食道传承,也非常优异,许多地方另辟蹊径。比如吃鸡杀招,就能模拟出运道的效果来。 乍一眼看,这份传承就给方源带来不少启发。方源便心念一动,命令宙道分身尝试这方面的推算。 而他本体则坐在花白大鱼上,仍旧在虚无中漫无目的地四下遨游。 花白大鱼的气势,已经和之前截然不同。 经过方源的持续点化,哪怕它灵性有限,也做到了突破,之前困扰它的瓶颈,已经不复存在了。 然而,方源期待中的事情却并未来临。 方源点化花白大鱼,就是借助它,来吸引黄土道场的接应。 结果这么多天下来,连黄土道场的影子都没有发现一丝。 按照花白大鱼的说法,这是机缘未至。 但方源却是嗤之以鼻,他暗中猜测:“机缘、缘分之说,都是唬人的玩意。看来这个黄土道场本身,也有着灵性,或者说自主的意志,识破了我的算计,没有主动露面。” “在坚持探索一段时日,看看情况吧。” 数日后。 “你往哪里走?”方源坐在花白大鱼的背上,发出一声冷笑。 他催动杀招,飞出一只力道大手,一把将一头肥胖的犀牛捉住。 “饶命,圣人饶命!”犀牛大声求饶,不断挣扎,但是力道大手死死地禁锢着它。 方源呵呵一笑,手指一点,犀牛的魂魄顿时被摄出来。 几个呼吸,他就将犀牛一生的经历,知道的种种都了然于胸。 这头犀牛来自狂蛮的道场,和黄土道场差不多,它也是陷入瓶颈,离开世界,寻找突破的契机。 不幸的是,它遇到了方源。 方源二话不说,就对它下手,三两下将这位七转层次的犀牛生擒活捉。 花白大鱼目睹了整个过程,方源恐怖的实力吓得它心肝乱颤。 “碰到我是你的幸运,让我来点化点化你吧。”方源狞笑一声。 犀牛的魂魄又给塞了回去,这次它学乖了,连忙跪拜下来,对方源磕头不止。 又过了数日。 “你们去吧,记得好生修行。”方源看着眼前的花白大鱼和肥胖犀牛。 大鱼和犀牛战战兢兢,齐声道:“恭送圣人!” “争取早日回归,我还会回来的。”方源微笑。 大鱼和犀牛顿时身心狠狠一颤,等到方源彻底消失在它们的视野中,它们这才停止了叩拜,相互对视一眼,均有一种绝境逢生的庆幸和狂喜。 当然,方源临别时说过自己还会回来的话,也化为一团巨大的阴影,笼罩在它们两个的心头。 疯魔窟第七层。 秘谋人小心翼翼地踏出一步,脸色一白。 到达这里,已经是很接近他的极限了。 “先休息一下。”秘谋人不得不这样做。 他盘坐下来,化身成石像,进行休整。 而在他的身后,不是仙、胖山也在休息。 片刻之后,秘谋人挣碎石皮,又站了起来。 “老大,我们回去吧。” “是啊,魔音已经变得毫无规律,不可捉摸。并且也有一段时间,没有魔音传响了。咱们现在这个位置,风险很大。” “是啊,方源不就是我们的前车之鉴吗?” 不是仙、胖山提醒道。 秘谋人叹息一声,无奈地点点头:“好吧,是该撤了。” 方源的死,让疯魔三怪都有些意兴阑珊。 但就在秘谋人刚刚要转身回去的时候,他猛地瞪大双眼,一动不动。 “老大,你怎么……呃!” “方源,方源?是你吗!” 不是仙、胖山震惊地看到方源缓缓踱步,向他们走来。 “当然是我。”方源点头。 “太棒了,你竟然没有死!”不是仙大喊起来。 “但我们怎么没有看到你?”秘谋人疑惑地问。 方源又点头:“那是因为我去了第八层,还得到了尊者留下的提示。” “第八层?!” “尊者提示?!” 疯魔三怪再度震惊。 “是啊,我详细跟你们讲讲。但总结起来,就一句话——要得永生,必毁宿命。”方源一本正经地胡诌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