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六十节:不顾大局 - 蛊真人

第八百六十节:不顾大局

惊变陡然发生,几乎令所有人猝不及防。 夜煞女竟变成千变老祖,一出手石破天惊,当场斩杀了天庭八转蛊仙卫风! 随后,这位千变老祖又左手一挥,打开仙窍门户,将阵内昏死过去的众女仙,尽皆收入窍中。 他右手还抓着卫风的脑袋,此刻猛地用力,噗的一声,就将卫风的脑袋捏爆! 顿时,红的白的飞溅,像是西瓜被捏碎了般。 “这就是你们所有人的下场。”千变老祖咬牙切齿,神情阴狠,一时间凶威赫赫。 他也是一个隐忍的人。正因为有这样的性情,翠波仙子死后,他都没有亲自动手,而是派遣红云舞娘试探敌情。 这个陷阱是他精心布置,专等人上钩。此刻陷阱生效,天庭卫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,成全了千变老祖的凶名。 “可惜,方源没有上钩。”千变老祖颇有些遗地瞥了瞥方源。 这小子太狡猾,始终待在万年斗飞车里,千变老祖根本找不到下手的机会。 天庭三仙震怒! 堂堂卫风,居然在他们的眼前陨落了。 震怒之后,又有一阵的冷汗生出。 别说是卫风,换做他们,在当时的情况下,恐怕也讨不了好。 千变老祖蓄谋已久,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石破天惊,根本不给卫风任何逃生的机会。 冷汗过后,天庭蛊仙满腹疑惑:“这究竟是什么情况?怎么会有第二位千变老祖呢?就算是继承了狂蛮真传,但凭空出现第二位八转,这未免也太诡异了点吧。” 方源操纵着万年斗飞车,悄然拉开自己和千变老祖的距离,同样神情不解:“老祖,你这是什么情况?” 夜煞女所化的千变老祖冷笑一声:“你不是重生之人,也不知道吗?” “老祖,你是太高看我了。”方源哈哈一笑,“我真要能通宵全天下所有的秘密,我早就成就尊者了,怎么会被困在这里呢?” 撇清自己后,他有夸赞道:“老祖手段,果然非同凡响,不愧是狂蛮真传的继承人。一出手就取了天庭八转的性命,远比晚辈干脆利落得多,佩服佩服。” 他挑拨双方仇恨,心中则无一丝疑惑。 “之前出现的千变老祖,应当是万象宫殿所化。真正的夜煞女,此刻就操纵着这座仙蛊屋。而真正的千变老祖,则伪装成夜煞女,一直待在妻妾身边。一方面是保护她们,另一方面是用她们充当诱饵,来哄骗其他人上钩。” 方源五百年前世,五域乱战时期,万像宫殿就曾经大展威风,因此方源对这座仙蛊屋的秘密早就了然于胸。 和其他的仙蛊屋不同,万像宫殿比较特别——它能够变作世间万物。在宫殿中每凝聚一个雕像,这座宫殿就能变作相应雕像的模样,还原种种天赋和手段。 显然,宫殿当中必定有一座千变老祖他自己的雕像。 方源就算知道此事,也装作不知道。这样就不知道我知道这件事情了。将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秘密,结果我知道,这就是优势。 别看这种优势似乎很小,高手之争,就在于这些细节。 优势是怎么来的?就是这样一点一滴积累下来的。 方源对抗天庭,走到当下,远比同期处境好得多。还不是他重生之后,一步步优胜,改变前世过去,一次次将小胜的优势不断累积下来吗? 一口是吃不成胖子。 “你们究竟谁是真的千变老祖!”星野望喝问。 “好教你等知晓,老夫乃是真正的千变老祖,而他便是我的胞弟万化老祖。”真的千变老祖随口扯谎。 万象宫殿变化的万化老祖,淡淡点头:“天庭,你们没有想到吧?你们想要对付我兄弟,却没想到要对付两位八转!我崇尚隐修,本想这一生都隐姓埋名,遗憾如今却被揭破这个秘密。不过付出一位八转蛊仙的生命,也是值了。” 天庭三仙对视一样,默然无声。不管千变老祖说的是不是真的,真相到底如何,如今双方的力量对比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 之前,是方源和千变老祖,对战天庭四大八转。 如今,卫风身陨,却又增添了一位万化老祖,此消彼长,双方是三对三,同样都有三位八转蛊仙。 万紫红忽笑一声,开口道:“我若是两位之一,必会安排一位同伴留守万像沙漠。如此一来,里外皆可接应。不像现在,二位皆落入困境,万像沙漠无人驻守,被我天庭蛊仙长驱直入。哦,对了,不知道万像宫殿二位随身携带了没有?若是落在了万像沙漠当中,可就糟糕了。” 万紫红这番话既是威胁恐吓,又是刺探。 可惜方源却知道秘密:千变、万化两位老祖,不过是千变老者操纵着万像宫殿,两者怎么可能分离? 就算天庭另外派遣了蛊仙,前去万像沙漠抄对方的老巢,那老巢当中必定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。 但千变老祖微微变色,带着怒意和嘲讽:“你们天庭号称人族正统,正道领袖,这就是天庭的作风?” 这番演技,方源也不由地在心中暗赞一声。 千变老祖其实隐瞒不了多久,天庭的紫薇仙子虽然没有亲自到场,但很快就会推算明白。 然而,就像方源隐瞒自己知道的真相,千变老祖也在想方设法地争取每一分微小的优势。 他虽然斩杀了卫风,但在场面上,仍旧处于劣势。 天庭维持着杀招天翻地覆,牢牢占据主动。剩下的力量,也仍旧凌驾于千变老祖、方源之和。 万紫红冷笑:“算了,这次我来主攻,你等务必全力辅助我。” 她嘱咐星野望和凤仙太子。 后两者点头,都没有异议。 论辈分,万紫红最大,论实力,也是这位女仙最强。 仙道杀招——飞花溅血。 万紫红猛地展开攻势,身上气势勃发。 也不见她有什么明显的动作,千变、万化两位老祖的身上,就开始四处冒血。 血液像是花瓣飞舞,从他们的身上钻出来,随意飞溅。 万化老祖虽然是万象宫殿,但此刻也是变作人形,因此也遭受此招伤害。 千变老祖连忙变化形态,不退反攻,从万里变通大阵中暴射而出。 万化老祖并未紧随其后,而是仍旧镇守万里变通大阵。 万紫红将千变老祖杀来,面色不变,徐徐后退。 凤仙太子、星野望飞出,缠住千变老祖。 千变老祖一时间无法拉近和万紫红的距离,便连连变化,遥攻万紫红。 万紫红冷笑一声,又施展一招——无奈花落。 她身边飞旋花瓣,飘零而落。千变老祖的种种攻势,逼近她身边,就被这落花刷下,无法建功。 “千变老祖,接老娘这招后,乖乖去死!”万紫红娇斥一声,伸手一指。 仙道杀招——黄花瘦命! 千变老祖正和星野望、凤仙太子颤抖,忽然面色剧变,身形迅速消瘦,寿命开始快速缩减。 这招黄花瘦命,端的了得,乃是万紫红的杀手锏,虽是木道杀招,但却能影响寿命。 千变老祖中了这招,一连尝试了多种变化,居然都破解不了,只得后退。 星野望、凤仙太子追杀而至,千变老祖迫不得已,只得操纵万象宫殿接应。 万化老祖杀过来支援。 万紫红冷笑,再度施展出黄花瘦命杀招,点在万化老祖身上。 万化老祖也同样身形迅速消瘦,攻防、速度等等尽皆下滑,但他本质可是仙蛊屋,并无寿命可言。因此看起来凄惨,其实并无大碍。 千变老祖真的陷入了麻烦。 这杀招他破解不了,连番尝试了之后,找出了几种变化,能够延缓杀招的威能。 但这样一来,他就不能随意变化,战力被大大克制住了。 万紫红的攻伐手段极为厉害,难怪当年她身为魔道蛊仙,却能被天庭招安。 方源上一世,万紫红缺乏仙蛊,只得沦为治疗蛊仙。这不是她所擅长的,但即便如此,也治疗了许多天庭蛊仙,给长生天带来极大的麻烦。 不过,再连续催动了两招黄花瘦命之后,万紫红的脸色也极为苍白,一时间没有再度攻击,只是狠狠喘息。显然这两招对她而言,也是负担极大,风险很高。若不是卫风丧命,万紫红不会采用如此冒险的战术。 千变老祖被万紫红压着打,暗暗焦急,大喝:“方源,你再不出手,可就迟了。我若倒下,你也逃不了!” 轰轰轰! 方源出手了。 但他并没有支援千变老祖,而是对万里变通大阵猛攻! 没有了蛊仙主持,这座大阵成了不动的靶子,短短时间已经被方源拆得七零八落。 千变老祖回头看到这样一幕,气得满脸血红,眼睛喷火:“方源,你个狗贼!” 他咆哮起来,怒发冲冠。 之前方源把他当做盾牌,也就罢了。后来在一旁不出力,畏畏缩缩打酱油,也算了。 但你这算怎么回事? 啊! 你不对天庭动手,你对我的大阵出手? 这太过分了!! 脑子是有病吧!不知道敌强我弱,还不赶紧地摒弃前嫌,联手抗敌? 你到现在你还窝里斗,你怎么想的? 说你是猪脑子,那是侮辱猪! 你究竟还有没有大局观?哪怕一丁点的大局观?! 千变老祖气急败坏,摊上这么一个“战友”,就连天庭三仙都有点同情他了。 万年斗飞车宛若利剑,射入大阵,方源拆阵很有技巧,万里变通大阵处于崩溃边缘,但没有自毁。 方源连连出手,抓取当中的仙蛊。 然后,又对准梦境出手。 梦境变作纯梦求真体,一手抓着变异仙蛊,一手拿着红云魔女的尸体,投入万年斗飞车中。 “方源小贼,你给死!”千变老祖见方源抢夺了自己的八转变异仙蛊,双眼通红,留着万像宫殿抵抗天庭三仙,自己亲自来杀方源。 方源得手之后,立即催动万年斗飞车撤离。 但千变老祖真的是出离了愤怒,紧追不舍,对万年斗飞车狂轰滥炸。 方源是真的把他欺负狠了,这位八转蛊仙死死盯着方源咬牙切齿,恨不得生啖方源的血肉。 千变老祖的速度,并不如万年斗飞车。但天庭一方却是操纵天翻地覆杀招,阻挠方源去向,帮助千变老祖。 天庭三仙也暂缓出手,乐得见到方源和千变老祖死掐。 “利令智昏!方源彻底惹恼了千变老祖,把他的八转仙蛊夺走,这是死仇啊。” “我心里却有一种不妥之感,这不是方源的风格。若我是他,绝不会这么做。” “等等,他之所以抢夺八转仙蛊,恐怕是早就想好了退路。所以,才有恃无恐。我们要小心!” 天庭三仙暗中交流,并没有麻痹大意,而是更加警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