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六十一节:西漠大局 - 蛊真人

第八百六十一节:西漠大局

方源暗中传音:“千变老祖,你不要追我了。我能破解出一道出路,这样,我带你走,你将变异仙蛊当做报酬给我。如何?” 千变老祖冷笑,回道:“哼,痴心妄想!你开辟出道路,归还仙蛊,我兄弟二人就饶你一命。” 他恼怒之后,也想到了方源夺蛊的举动,说明他有恃无恐。之前的狂怒是真,之后的狂怒却是演技居多。 万里变通大阵被破,千变老祖想要脱离这里,借助方源之力是最好的选择。 就算不能借助,他也不能让方源逃走。 万一方源真的逃走,剩下他和天庭死磕,磕到最后精疲力竭,哪怕逃脱了去,恐怕方源这阴险的魔头,也会在半截路上埋伏自己。 千变老祖深谋远虑,想到的绝不只是眼前的战局。所以,他才对方源紧追不舍,务必跟紧方源。 至于万像宫殿,就算抛弃在天翻地覆杀招中,也只是暂时的。 只要他出了去,就能攻击杀招之外的四座仙蛊屋。 四座仙蛊屋维持着杀招天翻地覆,乃是此招最大的弱点,它们一旦被攻击,被干扰,天庭苦心营造出来的战场就会破绽连连,漏洞皆出,捂都捂不住。 一时间,方源、千变老祖、天庭三方你追我挡,各种手段层出不穷,威能浩荡,震撼天地。 暗地里,他们时刻进行着心理博弈,你来阴谋,我来暗算。 如此僵持了片刻,天庭三仙陡然色变。 从战场外围,忽然冲杀出大批人马,蛊仙众多,包含八转,仙蛊屋多达四座!领首的宫殿,巍峨如山,肃穆庄重,青砖金瓦,散发出浓郁的草木的清新香气。不是豆神宫,又是哪个? 操纵豆神宫的正是房家太上二长老房睇长! 在他身边,站着房功、房化生等房家干将。 仙道杀招——万生春雷! 房睇长什么话都不说,直接操纵豆神宫,就是漫漫的雷球轰炸过去。 碧绿雷球轰炸在天庭四座仙蛊屋上,炸得这四座仙蛊屋剧烈摇曳,无数藤蔓生出,不断渗透蛊屋内部。 天庭阵脚大乱。 “啊,豆神宫!”看到元莲仙尊之物,却被用来对付自己。这次轮到天庭蛊仙们双眼血红起来。 “这些人乃是西漠正道!” “他们怎么会来这里?” “西漠正道并没有全来,只是来了房家、田家、董家、石家、唐家。” 天庭蛊仙们旋即看出了这股人马的来路。 自从房睇长炼化了豆神宫,房家困境就迎刃而解,房家的崛起之势,已经是势不可挡了。 只要展露出豆神宫,西漠正道必定会认清现实,改变立场。 房睇长趁机运作,暗中联络西漠正道。 为了配合本体行动,他必须迅速,同时又要保密。 所以,最终他只集结了田家、董家、石家、唐家这四个超级家族。 这股力量已经足够改变战场局势! 天庭被打个措手不及,他们的布局是内强外弱。豆神宫展现出恐怖威能,天庭的四座仙蛊屋不断颤抖,完全处于下风。 天翻地覆杀招也受到严重的干扰,不能完美维持。 “没想到却很方便!”方源哈哈大笑,顺着破绽,逃到外界来。 “你哪里走!”千变老祖紧追不舍。 方源回首冷笑:“真以为我怕你?” 万年斗飞车陡然掉转车头,破晓飞剑如光如瀑,狠狠刷去。 千变老祖怒吼连连,却一时间奈何不住这座八转仙蛊屋全力出手,又被打回天翻地覆杀招里去。 他又被困住了。 “我去也!”方源朗笑一声,万年斗飞车划破长空,迅速消失。 西漠正道这边一阵骚动,有人想要拦截方源,却被房睇长义正言辞地拦下:“留下方源,此人乃是天庭死敌,与我等将来有利!” 房睇长统领联军,对战天庭。 天庭的处境十分尴尬,内有千变老祖,外有西漠正道。 星野望怒喝道:“西漠诸仙,你们皆是正道之耻,竟然公然帮助魔道蛊仙。” 房睇长冷笑回应:“堂堂天庭,远比我等无耻。明明自己藏污纳垢,收容西漠魔头万紫红,却污蔑我等。” 星野望一时噎住。 凤仙太子声音冰寒:“今日,你等真要与我天庭为难?” 房睇长回道:“不久前,我房家处境难堪,你天庭就在背后煽风点火,推波助澜,狼子野心,昭然若揭。真以为我西漠无智士,无义士?将来界壁消失,五域合一,我西漠会任凭你中洲鱼肉?” 凤仙太子冷哼一声,不再说话。 “嘻嘻嘻,想不到西漠中,出现了这么有趣的一位后辈呢。”万紫红的脸上恢复了一丝血色,她饶有兴趣地注视着豆神宫,然后道,“我们撤罢。” 事不可为,撤退是明智的选择。 天庭撤退了,退得井然有序,不慌不乱。 “不用追击。”房睇长道。 这个命令让其余蛊仙都松了一口气。毕竟他们也不愿意和天庭真正死磕,若是损失大了,其他的西漠超级势力就会让他们好看。 场中留下千变老祖和西漠正道。 豆神宫宫门打开,房睇长站在门口,笑道:“千变老祖,你我有共同的大敌。不久后,五域合一,蛊仙界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大时代。我等愿意和您联手抗敌,不知老祖您意下如何呢?” “这人是个知晓大局的!”千变老祖双眼微微一亮,当即点点头,将房睇长的话记在心底,“我会去寻你的。” “好,有老祖您的力量,天庭必定更加头疼万分了。”房睇长抚掌,哈哈大笑。 “我们走。”他命令一下,西漠正道联军又浩荡卷席而走。 来匆匆,去匆匆。 不过,所有的西漠蛊仙的脸上都残留着兴奋之色。 他们此行击败了天庭! 这可是天庭啊! 唯有房功眼底隐含忧色。 他望着身边的房睇长意气风发,领袖群雄,自己身为太上大长老却沦为陪衬。 他再次感到了压力。 “但这又如何呢?” “我和房睇长之间,不过是内部之争。房家崛起,领袖西漠正道,击退天庭,这是外部之争。我怎会因内弃外,做房家的罪人?就算将来我被夺权,我们房家也始终是房家人的房家!” 房功知道:虽然此战,他们没有任何的实质上的战利品。但经此一役,房家的崛起将无人可用质疑!房睇长收获了他这一生中最大的一笔政治财富! 参与此战的家族,原本关系松散,只是被强行地暂时联合起来。但是经过此战,荣耀凝聚成的向心力,将使得这五个家族开始团结一致。而房家则是这个利益集团中天然的领袖! “房家房睇长,是个人物。”千变老祖望着西漠正道浩荡离去,兴叹一声。 万像宫殿回到他的身边,默默无言。 千变老祖又望了望方源和天庭撤退的方向,咬牙切齿:“方源、天庭,你们给我记着!” ps:1用久违的两更,来祝福大家,平安夜幸福,圣诞节快乐! 2今天刚刚知道,有一首《蛊真人》的同人歌《蛊心》。我听了,是写方源的,唱得很有味道,很赞,今天>3最近不少人问,我的微·信>一个是:蛊真人。发布关于本书的一些东西。时常更新。 另一个是:作者蛊真人。发布关于作者本人的一些东西。偶尔更新。 感兴趣的话,直接搜,点关注就可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