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六十三节:救世主小渡 - 蛊真人

第八百六十三节:救世主小渡

兽灾洞天,圣鹰城。 论规模,圣鹰城远比山崖城要大得多。山崖城只是分城,而圣鹰城却是主城之一。 上一世,方源强攻兽灾洞天的时候,化身牛魔,首先降临的就是此城。 这一世到了现在,圣鹰城的境况也非常糟糕。 整个城池几乎成了泽国,一只只的黄泥鳄鱼,在沼泽中潜伏穿梭,不断猎杀城中的子民。 镇守这里的巨鹰勇士实力颇强,但此刻却是身受重伤。 击伤他的乃是一头太古荒鹰,此刻还盘旋在空中,一旦有什么勇士出现,它就会立即扑下去捕杀。 “怎么会这样!”巨鹰勇士浑身浴血,潜伏在泥泞中,看着城民们惨遭屠戮,惊怒交加。 谁也没有想到,居然会有这么一大群的猛兽突袭巨鹰城。 前一刻还是暖风和煦,一片安定祥和的巨城,此刻却成为了充斥血腥的屠戮场。 “不行,我不能如此眼睁睁地看下去。我要去阻止这一切!”巨鹰勇士挣扎着,想要站起来,但是他身上的伤势很重,令他又一头栽倒下去。 眼看就要摔倒在地,这时一个年轻有力的胳膊架住了巨鹰勇士。 “巨鹰叔叔,你可不能再战斗了。再战斗下去,你会死的。”一个年轻的声音说道。 巨鹰勇士转头看向扶住自己的年轻人,苦笑道:“小渡啊,叔叔谢谢你救了我的命。但是叔叔是圣鹰城主,绝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兽灾肆虐下去,更不能坐视城民们葬送在野兽之口啊。” “巨鹰叔叔,让我来吧!”小渡目光炯炯有神,坚定地道。 “你?”巨鹰勇士看了看小渡胸口上的伤,摇了摇头,“小渡,你不是圣鹰城的人,来这里也是我为了报答你的救命之恩,特地来邀请你游玩的。你为了救我,已经是受伤了,你绝不是兽群的对手,你赶紧走!快走!” “不,我不走。我要和叔叔你并肩作战,打跑这些可恶的野兽。”小渡摇头。 巨鹰勇士感动了,他拍拍小渡的肩膀,欣慰地道:“山崖城主真的是收了一个好徒弟啊。我怎么就没有你这样的徒弟呢。小渡,你还太年轻,前途比叔叔我更加远大。你有大好的未来,你不能折损在这里。叔叔只想让你帮一个忙,你现在离开这里,等到公会援军到达,你来给叔叔收尸。记得,要把叔叔的尸体葬在花园里。” “叔叔!”小渡眼眶红了,泛起了泪花,哽咽地说不出话来。 “快走!!”巨鹰勇士忽然使出全力,甩开小渡的手臂,一飞冲天。 他又变成一头伤痕累累的银白飞鹰,杀向天空中的太古荒鹰。 “这里的蛊仙,还真的是和外界不同。为了凡人性命,宁愿牺牲自己。”小渡心中叹息,颇为感慨。 “但是没有用的。这头太古荒鹰乃是本体特异栽培出来,专门克制你的啊。” 兽灾洞天不是华文洞天,束缚很小。小渡接到了巨鹰勇士的邀请信后,就告知了本体,因此设下了这个局。 这是一个机会。 因为兽灾真传分为几份,分布在兽灾洞天的各个主城中。 方源分身还没有机会,去名正言顺地接触到这些真传。 他原本想要创造机会,但巨鹰勇士却主动把这个机会送到了他的手中。 若是让浴血奋战的巨鹰勇士知道真相,明白圣鹰城遭受如此灾难,是因为自己引发的,不知道又作何感想。 巨鹰勇士并非太古荒鹰的对手,很快就落入下风。 太古荒鹰猛地扑击,就要啄死巨鹰勇士,生死存亡之际,小渡变成的箭尾雕再次将他救下。 “小渡,你怎么没有走?!”巨鹰勇士惊诧,着急万分。 “叔叔,我怎么可能看着你去送死呢?看着万千的百姓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呢?就算我牺牲性命,流尽身体中的每一滴血,也要战斗到底!”小渡坚定无比地道。 “小渡……”巨鹰勇士一时间说不出话来。他虚弱极了,再次还原人身,被小渡的雕爪轻轻地扣着。 小渡和太古荒鹰作战,当然不是对手。 但太古荒鹰本身就是本体棋子,因此小渡处境惊险,常常处于生死一线之间,不断受伤,节节败退。 巨鹰勇士看得心惊肉跳,他自己战斗奋不顾身,但是小渡作战,他关心则乱,常常不能自已地呼喊警告,紧张得不得了。 当他看到小渡浑身浴血,伤口一道道增添,更是心疼不已。 小渡原本就在十二生肖战阵中救过他,是他的救命恩人。如今又救了他两次,还为圣鹰城浴血奋战。这太让巨鹰勇士感动了,对于小渡的秉性和人格,更是万分认同,钦佩无比。 方源对别人狠,对自己更狠。 小渡身为他的分身,自然也继承了这个行事风格。 这是货真价实的苦肉计,把巨鹰勇士整个人彻底感化了。 小渡晋升成为蛊仙,成为战兽勇士并不久,是战兽公会中最为年轻的战兽勇士。按照这样的身份,自然不会是太古荒鹰的对手。 一番纠缠后,他被太古荒鹰狠狠拍下,坠落到城主府中。 这当然也是精心设计的,小渡摔得很重,直接撞破地砖,来到了地下祭坛。 巨鹰勇士当场昏死过去,等到他悠悠醒转过来,就看到身边蹲着的小渡。 “叔叔,你终于醒了!”小渡惊喜地道。 巨鹰勇士看到小渡还活着,也非常喜悦,但旋即他又紧皱眉头,连忙问道:“我昏过去多久了?” “没有多久。公会的援军没有派来,那头鹰怪把我们拍下来后,也没有追杀,仍旧在高空中徘徊。”小渡答道。 “唉!”巨鹰勇士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“看来我们正面,是暂时打退不了这头巨鹰了。” 小渡分析道:“幸好这头鹰怪并不聪明,我们不变化的话,它就感受不到威胁,不会找我们的麻烦了。” “看来我们是无法变成仙兽了。只有依靠其他的变化,尽力拯救城民了。”巨鹰勇士满脸愁容。 不变化成仙兽,就无法直接掌控大局。 只能和那些黄泥鳄鱼巷战,一点点的来拯救城民,这个效率就很低了。 但没有办法,他们只能这样做。 然而,他们刚要走出去,就发现大股的黄泥鳄鱼成群结队,封锁了全部出路。 这里头还有两只荒兽黄泥鳄鱼。 巨鹰勇士和小渡不能变成仙兽,就无法对抗这两头荒兽,只好又退了回去。 巨鹰勇士跌坐在地上,面上一片灰败:“看来我们只好等待援兵了。真希望他们下一刻就来到这里啊。” “不会的。”小渡心说,“按照计划,援军都会在途中遭受阻碍。我还有一段时间可以利用。” 但表面上,小渡眉头紧皱,狠狠地用拳头捣在地上:“可恶!在援兵到来之前,我们岂不是要一直待在这里?这是哪里?怎么还有一个祭坛?” 巨鹰勇士便答道:“这是城主府的地下。至于祭坛……” 他还未说完,就被小渡打断。 小渡扬起眉头:“没想到城主府的地下,还有这么宽敞的一层。有了,我们可以通过地下,绕过那些黄泥鳄鱼群,走出去啊。” 巨鹰勇士摇头:“没有用的。这片地下空层,只是城主府的范围,并不能走出外城。况且那些黄泥鳄鱼,也擅长潜伏在泥沼之中,在地底钻洞的。” “可恶。”小渡咬牙,忽然轻咦一声,“不对啊,叔叔,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?那些黄泥鳄鱼为什么只包围这里,不进来杀我们呢?高空中的那头巨鹰,可能性情高傲,不屑于出手。但这些黄泥鳄鱼却都徘徊在外呢,似乎也要避开我们。” 巨鹰勇士勉强笑了一声:“小渡,你观察得不错。但你不要太过期待了,这些黄泥鳄鱼接近不了这里,是因为这里的祭坛。这座祭坛的来历非常的久远,传说中是初代战兽王特意布置下来的,里面封印着他的一部分力量。” “初代战兽王?他为什么要封印自己的力量?”小渡好奇地问道。 “据说是要留给传人。这样的祭坛还有几座,分布在其他主城中。谁能够把这些力量统统继承下来,谁就拥有了初代战兽王的力量!”巨鹰勇士徐徐地道。 小渡眨了眨双眼:“既然如此,为什么我们不动用这样的力量,来击败外面的兽群呢?” 巨鹰勇士苦笑摇头:“没有用!我所说的都是传闻,并无明确的记载。无数人都尝试过了,从未有人成功过。以此来看,这些传闻恐怕也是虚假的。但这些祭坛的确是有一股神秘强大的力量,怎么也无法毁去,同时野兽们也接近不了。” 说到这里,巨鹰勇士看到小渡跃跃欲试的样子,笑了起来:“你想去试一试,就去吧。不过记住叔叔的话,不要太有期待,没有什么结果,也不要太失望了啊。” “好的,叔叔。”小渡迈开步伐,很快就走到祭坛上。 他绕了祭坛走了几圈,祭坛毫无反应。 又爬上祭坛,祭坛仍旧没有反应。 这一切,巨鹰勇士都看在眼里,这是最正常的情况。 但这个时候,小渡跪了下来,大声地祈祷道:“初代战兽王啊,我不认识你,也从未见过你!但请你帮帮忙,现在外面野兽成群,吞吃城民,每一个呼吸就会有一条人命丢掉。我求求你了,初代战兽王,如果你在天有灵的话,就请你出手吧,出手吧!” 小渡越说声音越大,最后都流下泪来。 “小渡……你真是赤子之心!”巨鹰勇士也眼眶泛红,心中一阵阵的感动。 然后,下一刻。 祭坛竟然泛起了白色的光辉,笼罩在小渡的身上。 “嗯?”巨鹰勇士瞪大双眼,张大嘴巴,完全失态,“这、这怎么回事?!” 轰。 一声轻响,白光全部融入到小渡的体内,随后坚不可摧的祭坛陡然崩溃,碎成了渣粉。 “小,小渡?!”巨鹰勇士结结巴巴。 小渡转过身,一脸的欢喜:“叔叔,你说的是对的。我继承了初代战兽王的力量了!” “奇迹!这是奇迹啊!!”巨鹰勇士反应过来,仰头高呼,陷入狂喜当中。 他哈哈大笑了好一阵,然后猛地看向小渡,以极其认真和灼热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小渡:“小渡,你居然能够继承初代战兽王的力量!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” “什么?”小渡一片懵懂的样子。 “这意味着,你可以继承其余的传承啊。你就是未来的战兽王!不,更准确地说,你将是这个世界的——救世主!”巨鹰勇士神情变得狂热起来。 “没错,你就是救世主。” “救世主小渡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