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六十七节:挑战 - 蛊真人

第八百六十七节:挑战

“三层辅阵安置妥当。”一班的蛊仙纷纷收手,他们立即盘坐在仙蛊屋中,开始闭目休整。 二班接替,开始在三层辅阵的基础上,安置八转仙蛊——镇。 二班的蛊仙有八位,七转、六转皆有,诸仙齐心合力,配合默契,一番努力后,终于将镇仙蛊布置下来。 这里是光阴长河,宙道天地秘境,作为律道仙蛊镇,安置下去并不容易,难度很高。 但八转仙蛊镇,乃是镇河锁莲大阵中的核心仙蛊之一,是八转仙蛊中第一个要布置下来的。只有将它安放下来,才有后续的种种建设。 这时,二班的蛊仙开始休憩,一班的蛊仙又开始出手。 他们却不是继续建设,而是开始拆卸之前亲手铺设的三层辅助蛊阵。 这些蛊阵的作用,就是为了接应仙蛊镇,帮助它准确安置。如今目的达成,就必须将这三层辅阵清除掉,好腾出周围的空间,继续铺设仙阵。 “好,三层辅助已经清除。接下来就是搭建稚火阵。”三班蛊仙连忙接替。 一班的蛊仙疲累欲死,急需休息。 “稚火阵搭建完毕,接下来是纸笼阵。我们上。”二班蛊仙接手。 镇河锁莲大阵若是细分下来,有一百三十八个子阵,稚火阵、纸笼阵便是其中之二。 “小心,光阴长河河面出现变化,有一层巨浪正向我们打来!”有人示警道。 这时候,一班的蛊仙还在休整,分秒必争地恢复状态,二班、三班的蛊仙都在忙于布阵,只有启动应急的四班蛊仙。 天庭为了布阵,将蛊仙分为四班。其中一班的蛊仙布阵能力最强,负责镇河锁莲大阵中最为核心、重要的部分。二班、三班都是辅助,能力相差不多。四班的蛊仙人数最少,有一定的布阵能力,作为应急的后备队。 四班蛊仙纷纷出手,将巨浪打灭。 布阵的二班、三班蛊仙都松了一口气。一边检查大阵有无受到影响,一边开始为接下来布阵做准备。 顾六如、凤九歌分别坐镇刹那台、今古亭。 凤九歌眼神放空,仍旧在体悟着命运。而顾六如则目光深邃,高度戒备着。 “我方发现了石莲岛,这番布阵的动静,必定会被方源捕捉到。” “他一定会过来破坏!” “镇河锁莲大阵还未彻底完成前,就是我方最为虚弱的时刻,也是方源最佳的进攻时机。” “这一次,事关重大!我要一雪前耻,绝不能让方源得逞!” 正想着,一道银光陡然在远处出现。 顾六如的心,顿时提起来。 逡巡在外围的三秋黄鹤台、鲨流撬立即掉转方向,进行拦截。 来者正是万年斗飞车! “顾六如,你们天庭居然想在我的眼皮子底下,取走红莲真传,呵呵,未免想得太美了。”万年斗飞车急速杀来,从中传出方源的声音。 顾六如冷哼,声音响彻这片战场:“方源,你不过是我等的手下败将,上一次接受的教训还不够惨痛吗?” 他本身就是宙道大能,在光阴长河中如鱼得水。换做其他流派的八转蛊仙,要将声音传遍战场可得费许多力气。 “哈哈,有我在,你们休想铺设大阵。”方源话音未落,万年斗飞车周围已经亮起璀璨的光。 这些光交汇成无数的银色飞剑,嗖嗖嗖地飞射过去,直扑尚未建设完成的镇河锁莲大阵。 顾六如的眼神顿时阴沉,他感到头疼,天庭一方最为顾忌的就是这座大阵。 方源攻敌必救,十分毒辣,天庭方面只得严防死守,天然就陷入了被动。 上一次,方源攻击镇河锁莲大阵,天庭可以主动拆除大阵,但这次有了这座红莲石岛,天庭就算付出血的代价,也要保证大阵铺设起来。 轰轰轰! 三秋黄鹤台率先赶到,和万年斗飞车展开交手,余波阵阵,将光阴长河的河面打得水涛炸裂。 随后鲨流撬也赶至。 三座仙蛊屋在光阴长河中激战时,东海气海上空,却是气氛祥和,其乐融融。 既华彩云之后,又有东海的超级势力宋家、苏家、蔡家的蛊仙赶到。 宋家来的自然是宋启元,他带着宋亦诗赶来赴宴。 “这位是晚辈的孙女宋亦诗,听闻前辈风采,向往至极,央求晚辈特来瞻仰前辈风采。”宋启元面带微笑,主动介绍了宋亦诗。 宋亦诗早年丧父,宋启元作为爷爷对宋亦诗很是溺爱,这一次东海盛宴,他特意带宋亦诗前来参加,给她露脸的机会。 “晚辈拜见气海老祖。”宋亦诗恭谨行礼。 她肌肤如雪,明眸皓齿,一袭蓝白宫装,气质清纯,不愧是当今东海蛊仙公认的六大美人之一。 和华彩云一样,宋启元亦带来礼物,是一份宋家收录在库的气道传承,来源于一位历史上的气道八转大能。里面的内容方源看了一眼,比较独特,很有价值。 方源望着台下的宋亦诗笑了笑,露出前辈般的关怀:“宋家后继有人,是一个好苗子。初次来见老祖,老祖可不能没有见面礼。” 言罢,取出一份八转水道仙材,缓缓飘飞到宋亦诗的面前。 宋亦诗毕竟是大家出身,连忙接过这份礼物,恭敬拜谢。 “入席吧。”方源伸手一挥,气流起伏凝聚,转瞬就形成一座,正在他的左手下方。 宋启元见这样的位置,面露欢喜之色,带着宋亦诗入座。 宋亦诗将八转水道仙材收入仙窍,眼观鼻,鼻观心,谦谨得很,一派大家闺秀的风范。 华彩云哈哈一笑,招呼道:“宋启元,老祖可是头一次赠礼呢。早知如此,我也将我的孙子带过来了。” 她来得最早,和方源已经交谈了一阵,因此言语间热络了许多。 宋启元哈哈一笑,暗中得意,觉得自己这次将宋亦诗带来,果然是明智之举。 宋亦诗是头一次见到气海老祖,却已被他气质折服,心想:“这位老前辈不愧是我东海蛊仙第一人,能和天庭龙公作战。果然是一排高人,胸襟宽阔,大气恢弘。” 若是她知道,眼前此人就是方源,方源曾经扮演过星象子,还偷窥她洗澡,把她给看个光光,绝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了。 “青岳安拜见气海老祖。”青岳安是第三位到来的东海八转蛊仙。 “小子青岳至诚拜见气海老祖。”青岳安身后跟着一位年轻人,一身青衫,高鼻宽面,双眼若星般明亮,乃是当今东海蛊仙界的才俊。 “好。”方源赞叹一声,打量青岳至诚,“又是一个好苗子。老祖这里有见面礼。” 他又给青岳至诚一份八转仙材,青岳至诚连忙谢过。 华彩云渐渐看出来,暗道:“这位气海老祖似乎喜欢提携后辈,别的且不说,单从这一点便可看出他的胸怀。” 就在这时,南宫家的蛊仙赶来赴宴,华彩云脸色顿时一沉。 这时因为南宫家的太上大长老这次来,还带来了华安。 华安本是华家蛊仙,但背叛华家,加入带来南宫家。他智道造诣深厚,乃是当今东海蛊仙界的智道三能之一。 有诗验证:双极盘甲丹,南宫藏华安,还有龙首龟,厄海中往还。 华彩云虽然心中不爽,但却未当场发作。这是气海老祖的宴席,她还要亲近这位当今东海的第一高手,因此只得忍耐。 东海正道陆陆续续地到了。 最后一位来到的,是鲛人王庭的大族老。 方源对她宽慰了几句,然后才将她安排在了最末席位上。 鲛人大族老坐下后,暗松了一口气,心道:虽然自己和气海老祖是第一次见面,但这位大能对鲛人的态度似乎不错。 当然不错。 鲛人可是要和龙人密切合作,乃是方源的天然盟友。 方源当然不会对她有所刁难。 看到方源对待鲛人大族老的情景,东海正道蛊仙们都若有所思。 光阴长河。 万年斗飞车已经杀到内围。 仙道杀招——破晓剑! 剑群如蟒,穿梭战场,向三秋黄鹤台绞去。 三秋黄鹤台上亮起宝石般的橙光,将银色飞剑威能一层层削弱下去。 另一边,鲨流撬上喷射出三道寒流,将万年斗飞车船底的光阴河水冻住。 万年斗飞车中传出方源的一声冷哼,银色飞剑群纷纷回射,汇入船底河水中去。 仙道杀招——激流勇进! 万年斗飞车宛若流星飞射,直接撞向还在铺设的镇河锁莲大阵。 轰! 一声巨响,刹那台拦住万年斗飞车,两座八转仙蛊屋硬碰硬了一次。 刹那台稍稍吃亏,而万年斗飞车则冲势瓦解,再次被随后赶来的鲨流撬、三秋黄鹤台缠住。 天庭底蕴雄厚,已经准备了好几个手段,专门来针对万年斗飞车。 万年斗飞车经过之前的几番战斗,手段都已经暴露出来,收效并不高。 就在这时,又有两座宙道仙蛊屋赶来支援。 一座恒舟载着星野望,一座日月观坐着九灵仙姑。 天庭援军赶至! 四位八转蛊仙,六座宙道仙蛊屋! 天庭士气大振。 东海,气海上空。 气流汹涌,形成浩大的云团,气海老祖心念一动,便有无数佳肴和美酒,缓缓从气流中升腾而起。 时候到了,气海老祖正要举杯,宣布开宴,这时一个声音从天边传来:“黑魂海主敬请气海老祖不吝赐教。” 随之而来的八转气息,阴气十足,笼罩全场。 东海群仙微楞,旋即纷纷眼放精芒。 竟有东海八转要来挑战气海老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