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七十二节:大宴终欲入龙鲸 - 蛊真人

第八百七十二节:大宴终欲入龙鲸

东海。 哗哗哗! 水浪湍急,击打在小岛上的礁石,炸裂成无数的白沫。 恶风呼啸,天气阴沉。 这座无人的小岛,在偌大的东海中极不起眼,但此刻却潜藏着四位蛊仙。 四位蛊仙人人带伤,其中一位躺在地上,生死不知,余下三位各自盘坐在地上,加紧疗伤。 片刻后,忽然一人剧烈咳嗽,吐出大口大口的鲜血。 “大人!”还有神智的另外两仙连忙停止疗伤,关切地围拢上去。 咳嗽吐血的便是庙明神。 这位蛊仙专修宇道,七转修为,在东海散仙当中非常有名,人脉很广,影响颇大。 他本身不高不矮,不胖不瘦,容貌中上,五官较为普通,唯有宽阔鼻翼,让人印象比较深刻。 单论面貌,此人毫不出众。但他颇有雄心壮志,擅长屈己待人,可说是富有人格魅力。东海中的三位散仙花蝶女仙、蜂将、鬼七爷都以庙明神马首是瞻,四人形成一个十分牢固的小团体。 但现在,他们当中的鬼七爷却是昏迷不醒,浑身上下的皮肤泛出剧毒紫色,情况岌岌可危。 庙明神擦了擦口中的血迹,脸色苍白,勉强出声道:“我的伤势……咳咳……无关紧要!关键是老鬼的情况。” “是啊,鬼七爷这次可是中了冰毒海星的刺,这种剧毒我们根本就解不了啊。”花蝶女仙满脸忧愁。 蜂将面色如冰:“冰毒海星的毒刺虽然刁钻,但我听闻苏晨、九月仙子都能够救治。” 庙明神摇头,叹息:“九月仙子和任修平关系隐秘,我却早已知晓。苏晨如今正在参加气海大宴,我们更不能前去暴露身份和秘密。老鬼的伤,我们只有依靠自己了。我打算用宙极根来换取阎黄水,有了这种水就能洗掉冰刺海星的毒了。” “大人……”花蝶女仙、蜂将俱都动容。 庙明神哈哈一笑:“区区一块八转仙材,能挽救老鬼性命,那是值当无比的事情。说起来,我们可是还要感谢方源这个魔头,若非他这一次大败天庭,天庭也不会在宝黄天如此疯狂地收购宙道仙材了。” 花蝶女仙点头,感叹道:“是啊,方源这个魔头竟然得到了一份红莲真传,能够操控石莲岛。天庭这一次跟头是栽大了,损失太过惨重!” 蜂将有些担忧地道:“方源这个魔头太过狡诈,天庭原本就拿他没有办法。如今方源又得到了红莲真传,真的是势大了。若不加遏制,方源必将越发恐怖,对全天下都造成威胁。” 花蝶女仙笑道:“阿蜂,你未免太过杞人忧天。方源这等人物高来高去,岂是我们这等人物能够媲美的。天下那么大,我们能碰到他?天塌了,自有个高的顶着。天庭绝不会放过他的,我们只需要看戏就好了。” 这一次,方源利用石莲岛坑惨了天庭,自然也不会放过如此绝佳的机会,再一次将天庭惨败的影像挂在宝黄天中,任凭全天下的蛊仙参观。 如此一来,方源名气、声威又暴涨无数,天庭声威再一次被狠狠打击。 花蝶女仙、蜂将等人知晓这些,也在情理之中。 只不过他们却不知道,早年方源伪装成楚瀛,早就接触过他们,救过他们的性命,方源就在他们的身边。 庙明神幽幽地叹了一口气。 他是一个有野心,不甘于平淡的人。 若非如此,他也不会屈己待人,结交众多蛊仙,将蜂将、花蝶女仙、鬼七爷团结在自己的身边。 作为一个有野心的蛊仙,他对于方源的崛起和强盛是怀着复杂的情绪的。 方源崛起的太快了,一百年都没有,他就从一个凡人蛊师,成长为了七转蛊仙。 而庙明神自己用了多久? 数百年的岁月! 就在这一百年都不到的时间里,庙明神眼睁睁地看着方源崛起,仿佛是看一场大戏。 戏中的主角却不是他。 虽然他自认为修为上,和方源同是七转,但方源却已是能掌控八转仙蛊屋,操纵石莲岛,对天庭下毒手了。 自己呢? 庙明神看看自己,自己真是落魄啊! 此刻身怀重伤不说,鬼七爷也濒临死亡,蜂将、花蝶女仙也是带伤。而造成这一切的,他的大敌任修平定然在外疯狂地搜寻他们。 真的是内外交困。 在这一刻,庙明神甚至有些怀疑:自己这些年的打拼,屈己待人去结交人脉,笼络身边三仙,是不是做错了?若不是做错了,为何自己会落到这步田地? 他旋即又想到了气海老祖。 气海老祖举办气海大宴,宴请整个东海的蛊仙,名气太大,庙明神早就耳闻,并且还想过要去参加。可惜如今被任修平暗算,只能潜藏自己,白白错过了这个好机会。 庙明神对气海老祖是很钦佩,以及羡慕的。 “若是自己也学气海老祖,一味隐修,是否进步会更多一些,也不会遭受任修平这等人的毒手了?” 庙明神微微咬牙,旋即就打消了这个动摇自己斗志的念头。 他吐出一口浊气,对蜂将、花蝶女仙徐徐道:“方源是命好,背后有着数位尊者的影子,修行资源不缺,本身又是天外之魔,掌握春秋蝉。” 顿了一顿,又道:“他离我们还太远,我们先救醒老鬼,然后迅速离开这里。” 蜂将、花蝶女仙点头称是。 庙明神当即神念沟通宝黄天,利用宙极根换了阎黄水。 整个交易过程非常顺利,并无意外发生。 上一世,天庭不仅霸占了光阴长河,牢牢遏制方源探寻石莲岛,同时还和南疆正道联手,在宝黄天中排挤方源,阻击他的各种生意,并且全力收购宙道仙材。 而这一世,天庭的处境可就糟糕多了。虽然仍旧和南疆正道联手,遏制方源在宝黄天中的各种买卖,但是光阴长河失陷,大败亏输,需要抢炼许多宙道仙蛊,更关键的是要防备方源抢炼。 所以这一世,哪怕天庭宙道资源的库存不缺,在宝黄天中收购宙道仙材的力度也变得更加强大。 庙明神交易而得的阎黄水,比上一世还要多一些。 当然,这些他是不知道的。 接下来,庙明神便用阎黄水洗涤鬼七爷全身。 这当中还需要把持程度,毕竟这种阎黄水对于不设防的蛊仙肉身也会有相当的腐蚀。 鬼七爷全身的毒性被洗涤一空,悠悠醒转开来,谢过庙明神。 庙明神又一番言语,把鬼七爷感动得眼眶泛红。 四人终有了喘息之机,便开始思考破局之法,怎么对付外面那个天杀的任修平! 单靠四人本身,定然不行。 那任修平本身就是奴道高手,单凭自身就可以一敌众,这次暗算他们四人,还有其他蛊仙帮手。因此任修平那一方,比庙明神这里还要人多势众一些。 鬼七爷沉思片刻道:“任修平那老贼之所以暗算,对我们下手,无非是大人手中掌握着苍蓝龙鲸的进入之法,关乎一道乐土真传的线索。眼下我们只有借此秘密,广邀同道,先任修平一步,前去探寻乐土真传。若是晚一步,让任修平将这个秘密泄露出去,那我们不仅会失去先机,更会沦为东海蛊仙的众矢之的!” 庙明神点头称是。 虽然不愿意,但眼下只有这个方法了。 有关苍蓝龙鲸的秘密,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。可惜任修平那边算计庙明神,恐怕再过一段时间就会走漏风声。 依照鬼七爷的方法,庙明神一方不仅能团结到一批蛊仙好手,力量大增,抗衡任修平,保护自己身家性命,而且还能进一步探索苍蓝龙鲸,若是获得什么提升,自然是好事。 这个情况下,也只有分薄一些自己将来可能得到的利益,让这个秘密与更多人共享了。 和上一世一样,庙明神四仙一番商量之后,敲定了当中人选,其中就有楚瀛。 方源接到邀请信的时候,他还在召开着气海大宴。 这段时间又有一些东海有名的蛊仙前来参宴。 比如厄海的龙首龟仙人。 各种人物轮番亮相,令方源对东海的局势又增添一份新的了解。席上君神光亦是在收集情报。事实上,北原、西漠、南疆定然也有耳目,潜藏其中,这是不用说的事! 方源的气海大宴,虽然才是第一次召开,却已经影响超凡,令五域蛊仙都为之瞩目挂怀。 东海的修行资源真的太丰富了,期间又有不少蛊仙公开交易仙蛊。 交易每成功一次,也就意味着东海蛊仙界实力上涨一分,君神光等人的心头就沉重一分。 这些仙蛊、仙材,方源若是有意,就让张阴等龙将代替自己出手。 他本人则是打定主意,绝不出手,仿佛是一个背景。 但就是这个背景,让人从始至终都无法忽视。 “时候差不多了,气海大宴就到这里罢。”方源开口道。 众仙大感诧异,又有些莫名其妙,怎么忽然间就要结束了? 方源便温和的微笑:“交易绵绵不绝,要开到什么时候?诸位仙友大多都有要务在身,老夫羁留诸位,却是大大不美。我举办这场大宴,本是方便东海同道,也为结识各路英豪。事已至此,已是圆满了。” 实则是自己有事要办了,你们这些人从哪里来的,就打哪里去罢。别碍着我了。 方源口中说的很客气,东海众仙就算有人不满,也不敢顶撞这位东海第一人。 群仙纷纷起身,和方源告别。 宋启元等人率先离去,他们身为一方势力首领,的确是要务缠身,广阔的领地需要他们镇守。方源一番话可谓说到他们心底里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