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七十四节:入窍 - 蛊真人

第八百七十四节:入窍

“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!”花蝶女仙低呼,浑身冰冷。 “若非周围环境险恶,令我察觉到了细微异象,我绝不会发现这些人的踪迹。快走!”曾落子催促道,神色惶急。 “我们之间有内鬼!分头走!”庙明神面色铁青,已经是明白过来。他目光如电,狠狠扫过土头驮、童画、曾落子,尤其在方源的身上停顿了一下。 显然,他最怀疑的就是这位楚瀛,因为他还未能真传探查清楚他的底细。 “哈哈哈,本来还想一路跟随你们找到苍蓝龙鲸。既然被识破,那你们一个都逃不了。”沈从声说话间,手指弹动,咚咚咚几声音波迅速扩散,追上庙明神等人。 庙明神一群蛊仙被音波笼罩,速度骤然暴降。 嘘——! 沈从声在海底吹起一道长长的口哨。 花蝶女仙惊呼一声,身上被捆上了无数音波丝线,被沈从声一把拽了过去。 “小蝶!”蜂将见到,睚眦欲裂,奋不顾身回援,奈何实力低微,也被沈从声俘虏。 沈从声修为高达八转,一身音道手段十分出众。上一世他在藏龙窟中,甚至能俘虏活擒了八转蛊仙悲风老人。当下擒拿住花蝶女仙、蜂将这样的小角色,自然不在话下。 “你们走!”蜂将怒吼。 但旋即就被沈从声一把掐住脖子,当场昏迷过去。 他冷哼一声:“动手。” 身边的沈家蛊仙,以及任修平早已找准目标,分别出手。 他们跟踪在后多时,显然早就相互商量好,分配好了对手。因此这一次出手,不仅井然有序,而且互有呼应。 向方源出手的是沈家蛊仙沈潭,中规中矩的水道蛊仙。 他发出一道水环,水缸大小,就要罩在方源头上。 方源不愿出手,忽然化作一条小海马,只有巴掌大小,嗖的一下蹿出去,行动如电。 沈潭扑了个空,惊疑了一下,又连连出手,划出三道水环,分别出现在方源的前方。 方源又化作游鱼,左弯右绕,灵活至极,将这三道水环躲闪开来。 沈潭脸色顿时不好,呼唤旁边的任修平:“还请任仙友助我一手。” 任修平对准童画出手,乃是操纵的两头恶鲨。听到沈潭的话,他立即点头:“好说。” 纠缠童画的一头恶鲨,立即掉转枪头,朝方源撞去。 方源闪电般扫视周围,发现自己若是过了这个障碍,就要成为冲在最前头的人。 他便缓了一缓,装作被恶鲨拦截的样子。 被这么一耽搁,沈潭大笑一声,操纵着四道水环,将方源堵住:“看你还往哪里跑?”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堵截的是谁,若是知道是楚瀛的真正身份,恐怕早就浑身发颤了。 方源装作困兽游斗的样子,耐心打量同伙。 土头驮已是被拦截住,他身为土道,本身速度就不怎么样,在海底更是吃亏太多。 童画则被任修平的两头恶鲨纠缠。 曾落子在海底宛若白色幽魂,左右折饶,和沈家的沈泣竞速,暂列前头。 鬼老七和庙明神同行,将沈家两位蛊仙追近,忽然大吼一声:“大人快走,我来挡住他们。” 他猛地停下,对准身后双掌一推。 砰的一声闷响,大片的漆黑浓雾迅速扩散。 沈家两位蛊仙速度太快,一头扎进浓雾当中,消失无踪。 “老鬼,保重!”庙明神心知情势严重,双眼含泪,陡然向上飞冲。 沈从声彻底将蜂将、花蝶女仙镇压,见此冷笑一声:“哪里走?” 说着,数道无形音波闪电般追上庙明神。 庙明神汗毛顿时竖起,心中警钟狂鸣,目光如电爆闪,大吼一声,关键时刻施展出宇道杀招。 他身形陡然消失,随后出现在前方百步之外。下一秒,又陡然消失,再出现时,距离方源等人又多了一百步。 如此闪烁不定,庙明神成功逃脱,冲出了海面。 沈从声轻咦一声,感到意外。 他这手段乃是货真价实的八转,庙明神居然硬生生逃了出去,的确了得。 庙明神是最关键的人物,沈从声当即也顾不得将花蝶女仙、蜂将塞入仙窍,直接甩到其他人手中,飞射而出,追赶庙明神。 庙明神冲出海面,已是满头冷汗。 “我这逃生手段平时一闪,就能闪烁百里之外。在沈从声面前,却只能闪烁百步之远。这便是八转蛊仙的威能吗?” 后方忽然蓬的一声,海面破碎,射出沈从声来。 庙明神身心猛震,瞬间速度骤降,已是在刹那间再中沈从声的杀招。 眼看着自己就要被俘,庙明神极力挣扎,心中却是越来越绝望。 就在这时,忽然一声尖锐的鸣叫。 一头太古雷凰电射而来,扑向沈从声。 太古雷凰来势凶猛,恶风扑面,沈从声神色微变,不敢托大,只好暂时放过庙明神,抵挡太古雷凰。 轰的一声,太古雷凰将沈从声直接撞进海里,掀起爆炸般的碎浪。 庙明神趁机身形再闪,再次逃出生天,浑身已经是被冷汗打湿。 这个时候,他才有了余暇来观察周围。 只见这片海面上空,飓风狂卷,闪电如林,雷声阵阵,阴云如城。 大海癫狂,掀动惊涛骇浪,一道道巨浪简直是要遮天蔽地,每一道足有百丈之高。 大量的飞鸟、恶鹰在电闪雷鸣中尖啸盘旋,相互搏斗厮杀。 漆黑的阴云中,魅蓝电影时时闪现,被太古荒兽雷凰追逐猎食。 情势何其险恶! “我到底是来到了什么地方?!”庙明神倒抽一口冷气。 “追上他们!”就在这时,身后又传来沈潭气急败坏的声音。 原来就在刚刚,沈潭接过沈从声向他抛来的两具俘虏,方源趁机出手,不仅将四道水环击破,而且还帮助他人一手。 童画、曾落子、方源分别钻出海面,飞上高空。 “休走!”沈潭、沈泣以及任修平,紧追上来。 与此同时,天空中划过一片雷电,向群仙罩去。 众仙连忙出手抵挡。 又有一群恶鹰盘旋扑下,打散了人群,场面一片混乱。 “都给我滚!”下一刻,海底深处猛地震荡出汹涌的音浪。 音浪中沈从声暴射出来,刹那间从海水里攀升至高空,他双手一划,两道半透明的音波,宛若两柄利刃,一左一右环绕战场而来。 仙道杀招——长空音刃! 音刃过处,不管恶鹰,还是闪电,都被切分两截,即便是太古雷凰也受创后退。 音刃绕过童画,迅速穿过曾落子的脖子。 曾落子双目瞪圆,立即人头落地。 音刃又追上方源。 方源暗叹一声,陡然方向一转,速度猛地爆发,直接投向最近的一头太古雷凰。 下一刻,他浑身上下都被电成焦炭,当场阵亡。 沈从声看都不看方源的尸体一眼,再次向庙明神扑去…… 苍蓝龙鲸乐土。 接引岛。 方源睁开双眼,迅速苏醒。 “果然是来到了这里。”他站起身来,打量周围。 蓝海白浪,金黄色的沙滩,风和日丽,一片安静祥和。 “嗯?”方源看到了曾落子。 他明明被沈从声的音道杀招杀死,人头落地了。但现在却是躺在不远处的沙滩上,气息平稳,沉睡不醒,脖子上人头安在。 “果然。”方源却无多少意外,“幻境早已开始,在那当中,不管是被谁杀死,都不会真正的死亡。” 方源是被太古雷凰电死的,被接引到了这里。曾落子是被沈从声杀死的,也同样被接引到了这里来。 乐土仙尊在中洲留下的轮回战场,也有相同的性质。中洲十大古派霸占那里,派遣蛊仙在里面交手。不管被谁杀死,都不会真正丢了性命,顶多是死亡次数多了,承受一些伤势。 所以,方才方源一直都没有出手。即便斩杀了沈从声,他也不会死亡,反而是提前将他送进来,还平白无故地令自己暴露了身份。 方源信手一挥,一道气刃斩向曾落子。 曾落子毫无防备,眼看着就要被气刃斩杀,结果气刃在斩中他的那一刻瞬间消失。 方源冷哼一声,转身就走。 当沈从声艰难地睁开双眼,在他的视野还模糊一片的时候,耳畔就传来惊喜的叫声:“太上大长老,您终于醒了!” 然后,他视野清晰起来,看到了沈潭、沈泣等人,还有任修平、庙明神、花蝶、蜂将、童画等人,正紧张对峙着。 “怎么回事?我不是死了么!”沈从声身心一震,不免恍惚。 他身为八转蛊仙,自然是在幻境中坚持最久的人,所以也是最后一个被接引进来。 “太上大长老,这恐怕是乐土仙尊的手笔了,就像是中洲的轮回战场一样。”沈潭说道。 沈从声勉强镇定下来,点点头:“的确像是乐土仙尊的行事风格。” 下一刻,他目光如电,盯住庙明神等人,一针见血地问道:“你们醒来多久了?” “我们也是刚刚苏醒不久。”沈泣答道。 沈从声点点头,他看了看庙明神、花蝶女仙、蜂将,又看看曾落子。 这些人不是被他俘虏,就是被他杀死,结果都活得好好的。乐土仙尊的手段真是深不可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