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七十五节:楚瀛人呢? - 蛊真人

第八百七十五节:楚瀛人呢?

“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?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!”沈从声说着,再度向庙明神下手。 结果杀招虽然催动起来,却无故神秘消失,沈从声闷哼一声,鼻孔顿时流血,承受下杀招反噬的伤害。 “太上大长老,且慢动手,这里似乎禁止彼此出手争斗。怀着拼杀的目的,不管是催动杀招还是蛊虫,都会失败。但若是治疗自身,却不受阻碍。”沈潭道。 “你怎么不早说?”沈从声双眼一瞪。 沈潭委屈,心道:“还不是你动手太快?” 这话当然是不能说的,沈潭只好低头认错。 庙明神等人却是大大松了一口气。 他们也在默默疗伤。 刚刚苏醒时,他们看到身边有沈家蛊仙,想也不想就立即出手,所以也受到了不少反噬。 沈潭等人同样好不到哪里去。 不过,那个时候,沈从声还未苏醒,谁也不知道八转蛊仙会不会仍旧受到限制。 “看来纵然是八转蛊仙,也不能违逆乐土仙尊的布置。”庙明神吐出一口浊气,见到沈从声出手失败,他算是彻底放下心来。 至少暂时他们是安全的。 沈从声听到言外之意,眼中精芒一闪:“看来这就是苍蓝龙鲸的仙窍世界了。” 庙明神既不肯定也不否认。 他身旁的鬼老七则是盯着童画,怒喝道:“童画!你竟然背叛我们!” 童画低头不语,面露惭愧之色。 她此时和任修平站在一起。 庙明神一行人中的内鬼就是她。 之前沈从声催发杀招,特意绕过她的一幕,被很多人看在眼里。 在那一刻,她的身份已经曝光了。 花蝶女仙面色冰冷:“童画仙子,枉我家大人如此信任你,你渡劫之后重建仙窍,他都为出力为你张罗。帮了你不少的忙吧,这一次更是邀请你共探苍蓝龙鲸,你居然做出这种事情,恩将仇报!你为什么背叛我们?你的良心何在?” 童画欲言又止,撇过脸去,不再看向庙明神等人。 反倒是庙明神叹息,拦住花蝶女仙继续发难:“恐怕童画仙子是有难言之隐,也罢,人各有志。” 童画的目光狠狠地波动了一下。 “大人……你就是心肠太好了。这种人怎么可以姑息?”花蝶女仙跺脚。 任修平得意地冷笑起来,策反童画正是他的杰作:“庙明神,你最好要搞清楚当下的情势,到底是谁强谁弱!童画是良禽择木而栖,你们若是投降,奉上一切情报,我们兴许还能绕过你们。” 花蝶女仙心中气愤难平,这本来是他们的机缘,但却被这些人抢夺威胁,当即大翻白眼,怪叫道:“我好怕呀,快对我攻击啊,我怕得浑身都在发抖呐。” 沈从声神色冰冷。 任修平眯起双眼,笑声更加阴冷几分:“小丫头片子牙尖嘴利。你们以为乐土仙尊的手段能护你们一辈子?出了这里,回到东海,你们谁人会是沈从声大人的对手?就算是在这里,难道乐土仙尊的布置真的就完美无缺,没有漏洞吗?” 花蝶女仙神情顿滞。 庙明神等人亦是脸色凝重,尤其是曾落子,看向沈从声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惧怕。毕竟他是被沈从声一招杀死的。 “谁输谁赢,还不一定呢。我们走!”庙明神不愿做口舌之争,率先转身,离开这片沙滩。 “此人能探寻到苍蓝龙鲸的奥妙,知道的肯定比我们多。我们跟上!”沈从声迅速下令。 既然暂时不能出手,那就紧跟着庙明神等人,这准不会错。 两伙人一前一后,在沉默中向前走着。 很快,他们就走出沙滩,来到一片茂密的林地之中。 “这里的树有点奇怪,每一个树叶中间都有一个心形的空白呢。”花蝶女仙疑惑地道。 “嗯,树是普通的树而已。”蜂将查看了一下后,伸出手抚摸了一下树干。 砰的一声闷响,被他抚摸的整棵树直接倒塌下来,碎成一堆堆的木粉。 “怎么回事?”群仙察觉到动静,迅速围拢上来。 “这不是普通的树,是七转仙植云梯木。”沈从声看了看,凝声道。 他们也赶了过来。 看到这位八转蛊仙就站在自己身边,庙明神等人心头一紧,但又缓缓放松下来。 鬼七爷冷笑,傲然道:“沈老怪欺负我们不懂吗?云梯木我恰巧也知道,此木拥有浓郁的木道、云道道痕。每百年生长十寸,十寸为一梯。这怎么可能是云梯木?这样高的树,若是云梯木至少得有百梯以上。也就是说树龄至少要上万年,上万年的云梯木?呵呵呵。” 但沈从声面色一片平静:“这就是云梯木。你只知其一未知其二,云梯木乃是七转仙材,但上万年龄的云梯木的树叶上,就会生长出八转仙材登云梯叶心。一旦登云梯叶心被全部拾取,云梯木就会崩溃成一片木渣,沦为普通蛊材。” 鬼七爷楞了一愣,旋即再度冷笑,手指着前方:“那照你这么一说,这片广阔的密林,都是上万年龄的云梯木了?呵呵,太可笑了。” 沈从声点头:“云梯木的确很罕见,这片密林当然不全是这种奇珍异木。但至少这一株,应当就是云梯木!” 沈从声很肯定,鬼七爷则坚持己见,手指着附近一株完好的树:“那依着沈从声大人的意思,那么这一株,这一株,哦还有那一株,都是上万年龄的云梯木了。哈哈,你们看,它们的树叶上都有心形的空白呢。这么多的云梯木,代表多少八转仙材云梯叶心呢?这种所谓的八转仙材,未免太多了点吧?和农家田地里的大白菜,又有什么区别呢?” 群仙的目光都集中在沈从声的脸上,沈从声脸色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 在这个小岛上,种种侦查手段并不好使,但他已渐渐查探清楚周围。 他疾走几步,一一拍打树干,一株株云梯木被稍稍接触,就崩溃成木粉碎渣。 沈从声暗吸一口凉气,对下属道:“这些都是云梯木,但它们叶片上所有的登云梯叶心都被取走了。这是八转仙材,价值很高,快看看还有无漏网之鱼!” 沈家蛊仙自然信任沈从声,任修平、童画就算将信将疑,也碍于颜面,只得遵从吩咐,四散开来。 结果一株株的云梯木被拍散,众仙死活找不到一片登云梯叶心。 整片密林,都是云梯木组成的,但已经没有一株活树了。 就算是沈从声走出这片死树密林,心里也不由地怀疑起来:这些真的都是云梯木吗?如果真的是,未免数量太多了点吧? 群仙走出树林,就看到一片黄土大地,风一吹,尘土飞扬。 荒芜之地。 这是众人第一眼印象。 “空气中好像飘散着清风草茎的气息。”沈从声却嗅了嗅鼻子,蹲在地上,扒开尘土,尘土中露出一个个的小洞。 沈从声神色微变。 这一次,曾落子也辨认出了蹊跷之处,他低呼道:“这里曾经恐怕栽满了清风草茎,我闻过清风草茎的清新草香,就是这个味道。这里的一个个圆洞,大如拳头,洞壁圆润整洁,就是清风草茎特有的根系驻扎的效果。” 庙明神惊讶:“清风草茎乃是七转仙材,照这么说的话,这里圆洞遍地,曾经是有一片清风草茎的草原了?” “虽然有些匪夷所思,但别忘了,我们可是在苍蓝龙鲸之中呢。这里可是乐土真传的所在啊!”花蝶女仙一番话像是一块巨石,砸落在群仙的心湖中。 沈从声眉头紧皱,忽然看向庙明神,问道:“你们一伙人里,怎么少了一个面孔?” 庙明神一惊,难怪自己刚刚感觉有点不对劲,被这么一提醒,彻底恍然——是啊,是少了一个人。 “楚瀛不在!”蜂将沉声道。 “他到哪里去了?” “说起来,他也死得挺快,早该被接引过来了啊。” “莫不是提前苏醒,还将这里的仙材都搜罗一空了?” 群仙都是精明人物,之前因为相互对峙,气氛紧张,又紧接着探索小岛,没有细想。 这一讨论,顿时大家都焦急起来。 沈从声也不顾再跟着庙明神了,当即往前疾走。 庙明神犹豫了一下,还是跟了上去。 群仙很快就来到一个大坑前。 这个坑洞方圆十多里,深达数十丈,坑洞里有些碎屑。 土头驮拾取这些碎屑,定睛一瞧,顿时大吼出声:“我的天!这是七转仙材雄鸡铁啊。被哪个王八蛋都挖走了,只留下这些碎屑?” 土头驮瞪大双眼,哇哇大叫。 “雄鸡铁必定是露天铁矿。雄鸡一唱天下白,这么一大片的雄鸡铁,风一吹,便会震荡鸣响,逐渐产生八转仙材天下白雪铁!”沈从声的声音透着一股冷酷,“我们得快点找到那个楚瀛了。” 群仙都焦急起来。 眼前的一笔笔仙材,很有可能是被楚瀛挖去了, 他们必须找到他! 他们迅速四散开来,口中呼唤,始终没有发现方源的半个身影,却只是看到了一个个坑洞,干涸的河道,大量花草树木被直接拔走的痕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