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节:各怀异志 - 蛊真人

第四节:各怀异志

?“神捕大人乃是战死,这是铁家男儿荣耀的归属。若男小姐,还请节哀。”身后的一位青年蛊师开口劝着。 雪地上,铁若男跪着,哭声渐弱,双肩颤抖,双手紧捏,白雪在她手心中化为了水。 青年蛊师紧皱着眉头,继续道:“这些天来,我们查探了整片战场。看到了一些人为的残留痕迹,有少量生还者逃脱了这片战场。神捕大人的来信中,说了血海传承的事情。我现在很担心,这些生还者中是否有那位,继承了血海传承的魔道蛊师。” 铁若男闻言,哭声顿止。 她从冰冷的雪地上站起来,一阵寒风吹来,她憔悴的面庞上却显现出一抹坚毅之色:“杀父之仇,不同戴天!不管这魔道蛊师是否还活着,我们都应该顺着痕迹,追踪下去。父亲是怎么死的,究竟死在何人手中。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!” 少女声音嘶哑,但说话间,目光暴涨,语气极其坚定。 青年蛊师轻叹一口气:“追踪搜查是一定要做的,我们铁家寨的人不能死的不明不白。然而,若男小姐,你就不必去了。来此之前,族长关照过我们,务必要将你安全带回山寨。” 铁若男顿时瞪眼:“什么,你休想赶我走!” 青年蛊师微微一笑,抬头看向天空。 蔚蓝的天空中,漂浮着几朵白云。 铁若男还要争辩,忽然瞳孔猛地一缩:“你……” 还未说完,她双眼一合,软倒在雪地上,就此沉沉睡去。 “鬼一。”青年蛊师开口道。 “在。” “命你们小组,护送若男小姐回去。” “是……”鬼一迟疑了一下,“那么公子您呢?” “我?我自然得顺着黄龙江,追踪下去了。”青年蛊师傲然一笑。 …… 黄龙江水滔滔,疾风拂面,数百只的六足鳄群,陆续登上浅滩,向方源和白凝冰二人发起进攻。 “可恶……”白凝冰咬牙,感受到一股沉重的心理压力。 若是之前,这支鳄群,她根本不放在眼里。一记冰刃风暴,就能搞定。但现在,她只有天蓬蛊,锯齿金蜈,同时也没有了北冥冰魄体质。 蓝眸快速地扫视周围一番,白凝冰怒骂:“都是你选的好地方!这里三面峭壁,匆忙间怎么攀登逃脱?” “你慌什么?这还只是百兽群,不是千兽群。若是千兽群,我们必死无疑。百兽群,却还有一线生机,可以拼杀。”方源快速地收起衣服、铁架、铁锅,退到白凝冰的身后。 方源胸有成竹的样子,让白凝冰心中微微一定。 “你看什么看,快顶上去杀啊!”方源扫了她一眼,催促道,“要不然我借给你蛊虫干嘛?你可别忘了,阳蛊在我的手上。” “混蛋!”白凝冰顿时瞠目,心中郁愤,狠狠地咒骂一声。不知道是骂六足鳄,还是骂方源,或者两者皆有之。 但不管如何,她终究手持锯齿金蜈,顶上前去。 嗡嗡嗡! 银边锯齿狂转,三转蛊暴躁的气息散发出来,立即令六足鳄群冲势一滞。 “一群丑陋的爬虫!”白凝冰冷笑,反冲上去,狠狠一劈。 一只六足鳄被击中背部,惨叫一声,火花四溅,被硬生生锯成两半。 鲜血飞溅到白凝冰的脸上、衣服上,她受到血腥气的刺激,脸上开始涌现出战意。 刷刷刷…… 锯齿金蜈横劈竖砍,挥舞成风。二十多只的六足鳄,接连丧生。 情势一片大好,方源脸色却变得沉重,高喊道:“避免六足鳄的背甲,攻击它们的腹部!” “哈哈哈,真是好霸道的蛊虫,比冰刃蛊带劲多了!我喜欢!”白凝冰却充耳不闻,大声狞笑。 她化为女性,本来盛颜仙姿,如冰雪仙子。但一战斗起来,尽显昔日豪情,男儿澎湃,更近乎癫狂。 但渐渐的,她攻击的频率开始缓慢下来,攻击效果也越来越弱。 “怎么回事?先前一击,就能将一头六足鳄拦腰锯断,怎么现在,连续三下,都只能令其重伤?” 白凝冰竖起锯齿金蜈细看,只见银边锯齿参差不齐,锋锐程度大大降低。 她生来聪颖,顿时联想到方源刚刚的提醒,不由撇嘴“切”了一声。 一头六足鳄大步地冲到她的面前,忽然纵身一跃。 血盆大口张开,阴影笼罩白凝冰。 “找死!”白凝冰迅速矮身,高举锯齿金蜈,顺势在六足鳄的肚皮上一划。 哧。 一声轻响,六足鳄肚皮被白凝冰轻而易举地割开来,形成一道恐怖的伤口。 这只倒霉的六足鳄还在空中,大量的鲜血就从伤口中喷涌而出,内脏器官也抛洒出来。 扑通一声,它终于落到沙滩上,瞬间染红周围一片沙硕,身躯剧烈地抽搐两下后,彻底不动弹了。 它死的不能再死了。 “这么容易?”看到如此良好的攻击效果,白凝冰惊异地挑了挑眉头。 六足鳄背甲坚硬厚实,相比较而言,它的腹部,却极为柔软。白肚皮是它们的弱点所在。 这些信息,方源拥有五百年经验积累,自然一清二楚。而白凝冰生长在青茅山,从未出去过,受到的教导内容也狭隘,自然懵懂不知。 吼! 群鳄嘶吼。 六足鳄被杀了数十头,兽群如此受挫,同伴的死亡激发了它们的愤怒和狂野。 无数双血红的眼睛,都狠狠地盯住白凝冰。 野兽智慧有限,狡电狈有类人智慧,但它在庞大的野兽中,只能算是特例。 这些野兽,都是将危险性最高的敌人,当做第一戒备,首先要铲除的对象。至于缩在后面一直没有动手的方源,它们都渐渐忽略了。 “来吧。”白凝冰不退反进,她并非不知变通之人。刚刚那一击讨到便宜,立即改变战斗方法。 蜈尾噗的一声,扎在沙滩上,然后身躯猛缩,带动锯齿忽然抽扬。六足鳄的腹部被轻易割裂,鲜血和内脏喷涌而出。 一头头的六足鳄倒在地上,白凝冰大杀四方。 “照这样杀下去,鳄群不足为惧。看来我真正的威胁,并不是这股兽群,而是方源啊。”情势大好,白凝冰心中思量,不由地生出其他心思。 阳蛊在方源的手中,令白凝冰投鼠忌器,不得不听命方源。 但他是白家天才,心高气傲,怎么可能甘心认命? “如果我斩杀方源,能否得到那只阳蛊呢?”白凝冰眼冒寒光,心中冒出一个念头。 但这个念头刚出来,就立即被她打消。 她了解方源,就像了解她自己! 依方源这种人的性格,简直是刚硬如铁,手段狠辣,心思缜密。哪怕他真的死定了,他也绝对会毁掉阳蛊。这是百分之百的,没有任何其他的可能。 “况且,我手头上没有任何一只蛊虫。不管是天蓬蛊,还是锯齿金蜈,还都是他的……不行,不管如何,必须要搞到属于自己的蛊虫!” 方源嘴角微翘,注视着面前的战场。 白凝冰动作略显迟疑,眼中精芒闪烁的样子,他自然看在眼里。 对白凝冰的这点小心思,方源心中透亮。 方源并不奇怪,他甚至理解白凝冰,换做是自己,必定也会有如此心思。 他们两人都是心比天高之辈,怎可能甘于被他人摆布? “然而,形势比人强,纵然是天才又如何呢?呵呵呵。”方源心中冷笑。 方源自信——有如此重大的把柄落在自己手中,白凝冰就是落到蛛网中的蝴蝶,前期挣扎几下,是应该的,也是必然的。但最终,她将落到自己的掌心中,认清现实,被自己驯服,成为一枚得力的棋子。 战斗在继续着。 大量的六足鳄尸,倒在这处浅滩上。 白凝冰气喘吁吁,大汗淋漓,攻势缓慢下来。 她体力不足了! 力量方面,一直都是她的弱项。以前和方源对战,她就屡次因为方源的双猪之力,而在硬拼中吃亏。 如今激战了大半个时辰,她渐渐体力不支。 毕竟先前不眠不休,在竹筏上漂流了整整五天五夜。之前的休整,也太短暂了一点。 更令她难以启齿,心生烦躁的是她胸部的两团球。每次腾挪跳跃,这两个累赘也在随之波动,让她很不习惯! “方源,你还不出手吗?!”她大口喘息着,叫道。 说话间,她狼狈地躲开一只六足鳄的扑杀,旋即强撑酸软的膝盖,踉跄地站起身。 方源声音冷酷:“我一出手,势必就会引来六足鳄的攻杀。你想要我死吗?我死了,你绝对得不到阳蛊。” 三只六足鳄包围上来,白凝冰不得不后退几步。 她几乎要累得晕倒了,体力达到了极限,两眼一阵昏暗。锯齿金蜈显得极为沉重,不断地要把她拉向地面。 她咬牙切齿:“方源,我若死了,你还能活?” “你放心,有我在你身后呢。”方源好整以暇,倚在峭壁上。他心念一动,血月蛊便从他掌心飞出,投向白凝冰。 “接着吧,好好运用它。” 血月蛊起源于月光蛊,白凝冰自然熟悉得很。上手就用,几记鲜红的月刃射出去,立即稳定了岌岌可危的局面。 然而好景不长,白凝冰虽然缓了一口回来,但是空窍中的真元却渐渐的不够用了。 (ps:不好意思,今天的更新迟到了。月末都会忙一些,以后更新迟了,都会在晚上9:30左右补上。谢谢一直支持我的诸君!)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