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九十三节:黑火 - 蛊真人

第八百九十三节:黑火

道痕不互斥! 至尊仙体的优点也是最大的弊端,在这一刻显露无疑。 一直以来,方源都刻意避免这个缺陷,但此刻沈伤的杀招着实诡异,实在叫人防不胜防。 谁能想到夜歌杀招只是一个陷阱? 沈伤被万年斗飞车追杀,催出这样的杀招来隐藏自己,是非常正常且自然的事情。 若方源不动用侦查手段,就只能任凭沈伤躲藏在黑暗中,攻势陷入僵滞。 方源伤口上的人道道痕在迅速增长! 落在沈伤身上的轻伤,因为两败俱伤杀招的缘故,同样影响到了方源。 而在方源身上,因为道痕不互斥的缘故,轻伤就变成了重伤。 不过好在世间的种种治疗杀招,放到方源身上,效果也能完全发挥出来。 当即,一记强大的治疗手段用在自己的身上,方源转瞬恢复。 仙道杀招——重伤! 沈伤狞笑,竟又开始自残,并且力度比之前还要大得多。 方源身躯狠狠一震,眼前发黑,七窍都开始流血。 “不行!要论治疗手段,我还是比不上沈伤,须得另辟蹊径。”方源明悟过来,脸上涌出一抹坚毅之色。 仙道杀招——重伤。 仙道杀招——重伤。 仙道杀招——重伤。 沈伤不断自残,逐渐疯狂,他哈哈大笑,张开的大口中血液飞溅。 他重伤自己,又迅速恢复,然后又继续。 这种罕见的战斗方式,让观战的蛊仙们都目瞪口呆。 庙明神等人脸色难看,十分担忧。 沈家蛊仙们则振奋不已。 虽然他们没有看到方源的状况,但是飞剑群自行崩解,万年斗飞车不断后退是眼前的事实。 “沈伤先祖竟能逼退方源!了不起。”沈从声兴奋不已,他仿佛已经看到沈家崛起的一幕。 庙明神双眼精芒四射,暗道:“不妙。方源虽有万年斗飞车,但沈伤的攻击手段似乎能够直接绕过这座仙蛊屋,正好克制了方源。方源到底只是七转,而沈伤却是货真价实的八转啊。” 鬼七爷、土头驮等人非常疑惑:“这个沈伤当年被乐土仙尊镇压,一直活到现在,这本来就极不寻常。” “更叫我疑惑的是,他似乎不缺仙蛊!当年乐土仙尊镇压他时,没有把他的蛊虫收走或者摧毁吗?” “呃!”就在这时,沈伤的狂笑忽然顿住。 他的脸上出现了一抹震惊和疑惑。 他对方源的感应正在迅速减弱。 方源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 怎么会这么快,他就能破解了自己的手段?! 仙道杀招——洁身自好。 洁身自好杀招能够将身上的不利道痕逐渐消除,方源凭借这个仙蛊和杀招,正在迅速消除身上的人道道痕。 沈伤眼中血光迅速闪烁,他更加疯狂地自残,好使得方源身上的人道道痕迅速增加。 只要有一丝人道道痕在方源的身上,他就能感应到方源,绕过万年斗飞车,继续攻击方源。 但这时方源已经稳定了局面。 万年斗飞车缓缓飞近,从中传出方源的声音:“该轮到我了,沈伤。” 十二生肖上古战阵! 轰。 一声巨响,体型庞大的灰石巨人再次登场。 巨人速度极快,两手张开,向沈伤抓去。 沈伤眯起双眼,冷哼一声,飞速后退,企图和巨人拉开距离。 灰石巨人在方源的指令下,只是捕捉沈伤,并不猛打硬功。 灰石巨人的攻伐威能极其厉害,虽然在这里不如光阴长河,但也是八转之巅。 关键是他的这个打法,以擒拿为主,并不是要杀伤沈伤,立即让沈伤退避三舍。 战局开始僵持。 沈伤一边躲避十二生肖战阵,一边催动杀招自残。 而方源一边操纵万年斗飞车,一边治疗自己,一边用洁身自好消除身上的人道道痕。 万年斗飞车和灰石巨人不断配合,对沈伤围追堵截。 沈伤原本躲避万年斗飞车,就吃力勉强,此刻多了一个灰石巨人,立即落入下风。 每当要被捉拿的时候,沈伤就发出一声声的咆哮,音波爆炸开来,为他炸开一条通路。 双方你来我往,在战场纵横,余波殃及庙明神人等,还有沈家群仙。 花蝶女仙和蜂将率先支撑不住,传送回去,脱离了战场。 随后是童画、土头驮、鬼七爷等人。 再之后,便是沈家群仙和庙明神、任修平。 最终,战场上只剩下沈从声还留在这里,八转之争,不是谁都有资格观战的。 沈从声脸色越来越难看。 战局在向方源迅速倾斜,沈伤的处境越来越不妙。反观方源却是越加从容。 “此子有雄厚的智道造诣,脑海中念头此起彼此,层出不穷,一心多用。这方面,我落后太多了。”沈伤死死咬牙,战至此刻,他感到自己就像是落入了沼泽里,全力挣扎仍旧越陷越深。 战局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! 忽然,方源走出船舱,出现在船首。 他对着沈伤一指,一记宙道杀招发出。 沈伤猝不及防,难以躲避,中了这招后,立即动作骤缓,自身时间流速被放缓了一倍。 灰石巨人趁机一把抓住沈伤,手掌缓缓收缩。 沈伤哈哈大笑,乱发飞舞,双目通红,毫无畏惧:“尽管捏死我吧!” 方源冷哼一声,命令灰石巨人,后者双手并拢,形成一个十指囚笼,将沈伤牢牢束缚,令后者暂时动弹不得。 明白了沈伤的攻伐手段,方源就能对症下药。只是拘束并不杀伤,那对他自己就是无害的。 沈伤不断挣扎,疯狂嘶吼,却是挣脱不得。 沈从声见势不妙,想要出手施救,结果再一次遭受反噬,他始终受到乐土仙尊的手段约束。 “终于得手了。”方源吐出一口浊气。 沈伤无愧于他的身份,能够引出乐土仙尊亲自出手镇压,的确是有几把刷子的。 他的手段奇怪诡异,令人很难防范,方源也一度落入下风。 当然,方源掌控着一部分战局,他的种种底牌仍旧扣在他的手中。 就算再不济,方源还能传送回接引岛。有这一点保障,方源便始终处于不败之地。 “啊啊啊……”沈伤嚎叫,面色扭曲。 方源眉头开始皱起。 沈伤此时的状态变得有点奇怪,他大笑不止,疯狂地挣扎,却不动用任何的仙道杀招。 下一刻,他通红的血眸尽数转成一片漆黑,黑色迅速扩散,直至充斥他整个眼眶。 蓬的一声轻响,一团黑火从他身上忽然燃烧起来。 火焰中,沈伤身躯不断猛颤,仿佛癫痫一般,口水四流,张牙舞爪,口中发出野兽般的嚎叫尖啸。 沈伤身上的黑炎并不起眼,但却蔓延到灰石巨人的双手时,灰石巨人遭受火焰灼烧,立即发出痛苦的咆哮。 他的双手沾染了黑火后,开始迅速融化,竟是对这个古怪的黑火毫无抵御之力。 方源目光越加冰冷,黑火强大诡异,远超他的想象。 见机不妙,方源立即撤销了上古战阵。 灰石巨人消失了,十二个太古年兽出现在半空中。 其中两头太古年兽,却是沾染了黑火,它们失去了理智,在半空中打滚,发出惨痛的哀嚎,拼命挣扎。 幸存的十头太古年兽,仿佛见到了天敌,甫一得到了自由,便惊惧不已地四散而逃,离黑火越远越好。 方源、沈从声眉头紧锁,神情凝重。 这团黑火太过古怪,他们两人竟都无法侦查出这黑火是何流派! 与此同时,两人又同时感到一股强烈的威胁感,这种威胁感甚至令他们头皮都微微发麻。 黑色的火焰仿佛是一切生命的天敌! 两头太古年兽已经被火焰覆盖,它们一边嘶叫,一边从空中坠落下去。 方源有一种强烈的预感,一旦这两头太古年兽落入海水当中,黑火必定会酿成更大的惨剧。 但他没有出手,而是驾驭万年斗飞车不断后撤。 没有了灰石巨人束缚的沈伤,悬浮在空中,仍旧狂笑,疯子一般。 沈从声呼唤了几声老祖,但沈伤充耳不闻。见到这般诡异的情形,沈从声也开始明智地后退。 就在那两头太古年兽要接触到海面的时候,忽然海底大阵喷涌出一道白金光柱,将这两头太古年兽托住,不断向上升起。 仅剩四成的海底大阵,发出史无前例的轰鸣声,正全力运转! 白金光柱猛烈膨胀,又将沈伤囊括进去。 黑色的火焰在沈伤、两头太古年兽的身上,不断燃烧,但白金光柱将它们严密地禁锢住。 如此异变,让沈从声愕然。 方源忽然出手,破晓剑群再度飞射,纷纷穿透白金光柱,刺中沈伤。 “住手!”眼睁睁看着自家先祖被方源怒射,沈从声急躁大吼。 方源冷笑一声,飞剑催发得越加凶狠。 这古怪的黑火明显危害极大,这点从海底大阵主动出击,似乎生怕海水碰上黑火,就可看出来。 沈从声只能干瞪眼。 方源心头一动,飞剑群飞出两股,又对自家的太古年兽下手。 黑火在破晓飞剑的攻击下,仍旧燃烧,势头衰减的幅度很是微小。 破晓剑可是八转杀招,居然近乎无效! 方源坚持喷射,黑火陡然发生变化,化为一团团的银白水气。